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四九章 怪病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弄得滿走廊都是。 雖然仍舊沒有多少力氣,劉雲軒還是將門用力的關上,挪蹭著腳步,躺到床上等著醫生們的到來。 躺到床上的劉雲軒又開始胡思亂想,否定了前邊好多的推測。 手掌變黑跟身體...

海島上的人慶祝歸慶祝,可是對於周邊海域的警戒卻一直都沒有放鬆。▲∴,好在這幾天都是風平浪靜的,大家所預料到的可能會出現的惡劣情況並沒有發生。

第二天早起的劉雲軒,覺得頭有點沉,就像沒睡醒一樣。

他沒有在意,以為這僅僅是因為昨天高興之下酒喝得有點多,又加上自己也是好久都沒有飲酒了,所以才會這樣。

可等到下午的時候,睡了午覺起來他卻發現有些不對勁兒。整個人都覺得有些虛弱,左邊的身子發麻,竟然是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了。

劉雲軒害怕了,他是真的害怕了。

睡不著沒事,那頂多是精神方面出了點小問題。而且那所謂的第二人格,這幾天也很消停,自己都能好吃好睡的。

可是現在自己的身體機能方面竟然出了問題,他又怎能不害怕。

而讓他感到更為可怖的是,他無意中看到左手傷口處原先一點點大的淺黑色,現在竟然已經擴散了大半個手掌。

現在的他還是在靜室中休息,因為他在將那枚阿茲特克金幣的問題徹底的解決掉之前,他不想跟家人們過多的接觸。

這下好了,現在的情況就是,沒有人會過來叫他起床。因為大家知道他缺覺啊,缺了一個月呢,缺了這麼長時間,你得補埃

所以呢,你想睡就睡,想啥時候起來就啥時候起來。人們都關心他埃就不會過來打擾他補覺。

這間房子之所以叫靜室,就是後來為了讓劉雲軒好好的休息,又重新做的隔音。別說現在劉雲軒很虛弱了,就是他精神兒的時候,在這裡邊喊叫,外邊也聽不到聲音。

悲劇的他現在是叫天天不應。喚地地不答。心中的恐慌,竟然比發現阿茲特克金幣的時候還要大。

萬般無奈的他只好進到空間里,打算在這裡等等沒事兒就進來玩的小阿福。這樣的話,讓小傢伙能夠通知一下大家。

自己現在的狀況不好,而且還是非常不好的那種。自己也不想死啊,還沒看著小阿福娶媳婦,還沒看著自己的兩個小棉襖長大呢。

來到空間中的劉雲軒也是直皺眉。因為在他剛剛進到空間的那一瞬間,感受到了一股阻力。不是很大,就是進來的時候有一些遲滯。

他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想這個。先是在空間里踅摸了一圈兒,看看有沒有小阿福的身影。讓他有些失望的是,小阿福並不在這裡。

劉雲軒心裡苦笑一聲,小阿福只有想玩的時候才會到這裡邊來,現在他有了水晶頭骨當玩具,哪裡還會有空到這裡來溜達埃

好在這裡還不用走路,控制著自己的身體飄到湖水旁,灌了一肚子空間水。這是他目前唯一的指望。

他再次的失望了,除了肚子灌得有點漲之外。喝下空間水后,他的身體竟然沒有任何的效果。

控制著將自己翻過來,看著天上的三個太陽,因為在他的心中,那就代表著自己的三個孩子。

要是早些將空間的事情告訴蜜雪兒多好啊,那樣的話。也許自己最後的時刻,就能跟著蜜雪兒帶著孩子一起度過了。

「還別說,這三個小太陽看著倒是越發的明亮了。這要是三個孩子一起圍著小太陽飛,得多好看。」胡思亂想了一會兒,劉雲軒將視線停留在三個小太陽說自言自語的說道。

「咦。不對勁兒啊,那三個小太陽邊上的是啥?」他剛說完,就發現三個小太陽邊上有三個虛影,同樣是小太陽的輪廓。

他不知道空間中這種變化是啥時候產生的,這段時間他都在忙著阿茲特克金幣的事情,再加上前段時間的失眠,他根本都沒顧得上空間這邊。

有了這個發現,他又稍稍的注意了一下。不僅僅是小太陽這裡,如果用精神去感應到話,在整個空間周圍的虛空中,彷彿有一種力量,在吸收著空間里的生機。

空間邊界處的植物已經有些萎靡,牛群們也離著邊界遠遠的。

這種力量很微弱,而且也不是持續的那種,彷彿有一股特殊的頻率。如果不是他剛才認真的去感應,他都發覺不了。

有了這種情況,他更不知道怎麼辦了,不僅僅是為自己擔心,也是為自己的孩子們擔心。

抽取空間的能量,頂多給自己抽空。可是小太陽旁邊的那三個虛影是不是也在抽取著小太陽的能量?那可是自己孩子們住的地方啊,你都給抽沒了,孩子咋辦?

原本以前的時候心中就有了猜測,那個人讓自己當跑腿的,肯定是有目的的,那就是謀奪自己的一切。

開始的第二人格,那是謀奪自己的身體。現在抽取空間的能量,誰知道他是用來補充什麼的,沒準就可能是為了施展他的計劃做補充的。

而自己樂顛顛的獲得了空間,美滋滋的享受著空間給自己帶來的好處,現在恐怕就是給人家回報的時候了。

他的心中唯有苦嘆,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埃該來的總歸會來,而自己卻如此的無能為力。

自哀自怨了半天,他又發現按著自己的設想,又有一個解釋不通的地方。

如果這個人是為了謀奪自己的身體,那個所謂的第二人格,這段時間怎麼這麼老實呢?一點都沒有出來搗亂。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他應該是完全佔據上風,甚至取代自己才對埃人家是會法術的,自己就是個小普通人兒,一步步都是按照人家設計來的,還不得隨便人家揉搓。

喝了空間水還是有用的,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吸收,體力充盈了一些,最起碼現在勉強的走出去喊人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回到了外邊,勉強掙扎著坐了起來,又費力的走下床,連換衣服的力氣都沒有了,就這麼穿著睡衣,直接的走了出去。

「哎?軒子,你咋了?感冒了?」路過的胖子正好看到劉雲軒走出房門,看著他那虛弱的表情,還有滿腦門的汗關心的問道。

「你別過來,找醫生,我可能感染什麼病毒了,先把這裡封鎖。」劉雲軒靠著房門有些虛弱的說道,說完還向胖子亮了一下有些發黑的左手。

看到劉雲軒左手那有些烏黑的一半,胖子也嚇個夠嗆。活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病症,想要過去扶一下劉雲軒,又有劉雲軒的話提醒,他也擔心這個是啥傳染性的病毒。

在原地焦急的轉了兩圈兒,就轉身去找醫生去了。

「先別告訴老人,等檢查結果出來的再說。」看著胖子的身影,劉雲軒虛弱的喊道。

也不知道急火火的跑去找醫生的胖子有沒有聽到,他也不能老站在這裡埃要是這種病毒會通過空氣傳染呢,這不得弄得滿走廊都是。

雖然仍舊沒有多少力氣,劉雲軒還是將門用力的關上,挪蹭著腳步,躺到床上等著醫生們的到來。

躺到床上的劉雲軒又開始胡思亂想,否定了前邊好多的推測。

手掌變黑跟身體虛弱應該與那名男子的關係不大,更大的嫌疑人,可能就是那枚阿茲特克金幣。

因為按照自己前期的推測,那個男子應該是想謀奪自己的身體,也就是說將自己取而代之。

可現在自己手掌上的黑色面積好像在逐漸的擴大,他總不會將自己變成個小黑人,再給自己佔了吧?

而阿茲特克金幣的傳說就是詛咒。無論在什麼時候,詛咒所表達的,都是負面的、黑暗的能量,跟自己手掌上的顏色正好符合。

以前也玩過遊戲,好像遊戲中最常用的詛咒就是虛弱之類的。基本上打**oss的時候一直都給他掛著,現在自己就很虛弱,又是一條相符的。

沒準自己身體現在的這種狀況,跟那名男子,還有阿茲特克金幣都分不開關係,沒準就是他們倆一起努力的共同結果。

他現在的心思就是天馬行空,想到哪裡是哪裡,反正也沒有一個準確的概念。一會兒心裡咒罵那名男子,一會兒叨咕叨咕阿茲特克金幣,他已經認定了這倆就是元兇。

最後他又開始埋怨起胖子來。讓你找個醫生,你咋就這麼蘑菇?不知道哥在生死線上掙扎呢么?

其實他冤枉胖子了,胖子早就找到了醫生。

可他跟胖子說的是,自己可能感染了能傳染的病毒。他都這麼說了,醫生們當然得重視起來。

消毒,找防化服,再將這個樓層封鎖,還不能動靜太大,省得引起島上人們的恐慌。畢竟剛剛打撈上來沉船,還發現了那麼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一套活全都忙下來,一個多小時也過去了。

等著兩名身著防護服的醫生進來的時候,劉雲軒就是不能動,要是能動的話,他都能蹦下床去親他們一口。

「老闆,您放心,這兩天跟您有過接觸的人我們安排別的人正在做檢查。」一名醫生沖著劉雲軒說道。

劉雲軒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剛剛灌的那一肚子空間水的能量已經被他用得差不多了。未完待續。。

ps: 這是第三更,後面還有第四更。吃了感冒藥,瞌睡一下睡過頭了。俺先去吃飯,吃完了繼續碼,繼續更月底了,大傢伙看看票夾,票票富餘了,就賞忘書哇/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