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四四章 打撈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都想吐了。」蜜雪兒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第一枚金幣就是在骷髏里發現的,當初自己就是覺得有些臟,才沒有上手。現在聽劉雲軒這麼一形容,那個場面也是浮現在眼前,她就覺得一陣反胃。 劉雲軒...

「哎我去,軒子,這一晚上你咋這憔悴埃」早晨起來后,心中惦記著那些金幣的胖子看到劉雲軒現在的樣子,直接hold不住了。

劉雲軒現在的狀態就是雙目無神,面容憔悴。一張臉苦巴巴的,跟昨天完全是叛若兩人。哪裡還有昨天那種得意洋洋、意氣風發的樣子。

「昨天鼓搗了一宿這些金幣,挨個的擦拭清洗過了。不過這畢竟是深海里的物件,誰知道它們以前啥狀況,你們玩的時候不要離著口鼻太近,也要帶上手套。」劉雲軒將裝著金幣的小口袋仍給胖子后說道。

昨天他確實是鼓搗了一宿,而且這一宿的時間還有點長,他是在空間里鼓搗的。因為他突發奇想的,想用萬能的空間水試試,看看能不能把這些金幣上沾染的可能具有的詛咒給洗掉。

為了穩妥一些,他是在裡邊掐算著時間出來的。因為心中過於的擔憂,在空間里也沒補充食物,這時間太長之下,這樣子也就不咋好看了。

「哈哈,軒子就是好,辛苦辛苦。」胖子接過袋子打開來看了一眼后喜滋滋的說道。

「我先去吃飯了,別忘了讓深深幫著聯繫一個比較專業的打撈公司。還有,查理他們玩的時候也提醒一下。」劉雲軒沖著胖子說道。

他現在是盡量不跟大家有任何的肢體接觸,誰知道這個詛咒能不能傳染啊,要是一傳一大片咋整。

而他急著吃飯去可不僅僅是因為餓,如今有詛咒跟著,他可沒有多少時間想這些口腹之慾了,他是想找小阿福看看。看看這小傢伙對自己的態度。

現在他並沒有將那枚阿茲特克金幣戴在身上,如果小阿福還是那麼的厭煩自己,估摸事情要大條了。

來到餐廳的時候,小阿福正用小勺子舀粥喝呢,看到劉雲軒過來后,皺了皺小眉頭。不過卻沒有離開。

劉雲軒長出了一口氣,看來雖然對自己還有影響,但那枚金幣不在身上,這影響也不是很大,要不然小阿福早跑得遠遠的了。

「嘿嘿,老闆,打撈公司已經聯繫好了,今天他們就會派打撈船過來。您看,那金幣能不能賞小的一枚?」這時候唐深深很是殷勤的給劉雲軒盛了一碗粥。然後可憐巴巴的說道。

昨天看著劉雲軒他們出去的時候,她就上了心了。她才不會相信這幫人大晚上的不睡覺去打魚玩,那就是個借口。

果不其然,等晚上回來,竟然發現了沉船,沉船上還有金幣。

她本人就對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很好奇,現在看這金幣應該還不少,要一顆過來把玩把玩。這應該沒啥,反正劉雲軒平時很大方的嘛。

「深深埃到時候看看情況吧,看看能有多少。」劉雲軒皺著眉頭,喝了一口粥后含糊不清的說道。

這些金幣不處理「乾淨」,他哪裡敢隨便的往外邊發,這發發的可就容易出事兒了。

「哼,小氣巴拉的。」與自己預想中的結果不一樣。唐深深扭著小腰甩著兩條大長腿,嘟嘟囔囔的坐蜜雪兒邊上吃飯去了。不過看那架勢也是告狀的樣子。

劉雲軒唯有苦笑,這丫頭還生氣了,可這情況也沒法說啊,真說出來。沒準倒讓人家誤會,找借口都不找個好點的。

吃過了早飯,劉雲軒又溜達到自己的閨女跟前兒,這剛剛走進,兩個小丫頭就哇哇的大哭了起來。

一下子讓劉雲軒早餐是那多少放下的心又提起了兩公分。小阿福稍微大一點,有他的忍受能力,這倆小丫頭可是不管那些的,感到不舒服就得表達一下。

現在看來,雖然阿茲特克金幣沒放身上,因為跟它接觸過,自己真的有些不「乾淨」了。

「期待啊,期待。就等今天打撈船過來,看看這海底下沉船的廬山真面目了。」坐在外邊曬太陽的時候,胖子笑眯眯的說道。

這是劉雲軒提議的,他反正也是找不到別的辦法了,就想用太陽光的紫外線,殺一殺,萬一要是有用呢。

「還不知道底下的船上有沒有值錢的東西呢,沒準打撈上來一艘空船,裡邊一點值錢的東西都沒有呢。」劉雲軒苦笑著說道。

打撈船隻的價格可不便宜,而且他現在也怕這船上真的還有阿茲特克金幣的存在,這東西可不是啥好東西。

「咦,軒子,你這手上的傷口咋了?感染了么?」胖子扭過頭來剛想開幾句玩笑,卻瞥見他左手傷口的那個部位有些發黑,趕忙問道。

得到胖子的提醒,劉雲軒抬起左手,盯著那本已經好了的傷口處看了一下,確實有些發黑的跡象。他又用手指擦了幾下,不疼不癢的,那層淡黑色彷彿就在皮膚下一般。

「沒啥感覺,估計是當時啥東西沒洗乾淨吧,一會兒我再找醫生們看看去。」劉雲軒皺了皺眉頭說道。

他這麼說也就是安慰胖子,當初清洗的時候可是清洗得非常的乾淨。他猜測最大的可能也是有些感染之類的或是跟那枚金幣有啥關係。

醫生們也是一溜的檢查,各種化驗的結果卻是一切正常。就彷彿那有點黑色的皮膚,原本就應該存在,而且劉雲軒本人也是沒有任何的不適。

檢查不出結果,只能留待繼續的觀察。本來是想取點兒組織啥的化驗一下,不過劉雲軒拒絕了,還是等有變化了再說。

打撈公司的人過來得很快,劉雲軒也是帶著大家乘坐著雙子星號在前邊引路。打撈沉船的場面可不常見,不管底下有沒有東西都可以跟著開開眼界。

「到時候金幣就給深深一枚玩吧,反正咱們留著這麼多也沒啥用,給大家分分唄。」劉雲軒正坐在甲板上閉目養神呢,蜜雪兒湊過來輕聲的說道。

「我又沒說不給,總得找個專業的人士在不損傷這些金幣的情況下給清洗一遍,誰知道它們是不是跟一堆爛肉阿腸子啊啥的在一起呆過。」劉雲軒睜開眼笑著說道。

「瞧你,說得這麼噁心,我都想吐了。」蜜雪兒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第一枚金幣就是在骷髏里發現的,當初自己就是覺得有些臟,才沒有上手。現在聽劉雲軒這麼一形容,那個場面也是浮現在眼前,她就覺得一陣反胃。

劉雲軒就是故意的,拒絕也不好,能用別的借口多拖延一點時間是一點吧,要是實在拖不住了,再看情況。

人家這打撈公司確實專業,直接派下去三台水下機器人,將海溝底部的狀況勘察得清清楚楚。

昨天劉雲軒所抵達的那個位置,僅僅是海溝表面上的一點點。這條海溝是屬於斜斜向下的那種,在延伸了八百多米的位置,也就是最深處的將近兩千米的位置上,竟然有一個火山口。

目前來看還不知道這口火山是死的還是活的,詳細的資料得找墨西哥官方查詢一下。但可以肯定一點,那艘船就非常倒霉的碰到了火山噴發。

而那個鑲嵌在石頭中的小箱子也有了解釋,被岩漿給包裹了唄,因為在水下,開始時岩漿可能也不太熱了,所以箱子里的東西也得以倖存。

不過劉雲軒現在倒是希望當初這個箱子直接被岩漿給燒成灰灰,要麼就是直接給掩蓋起來埋在石頭裡,這樣的話,自己也不用跟那枚阿茲特克金幣操心了。

甚至劉雲軒現在都在想,這艘船遭受火山噴發的惡難,是不是跟那枚阿茲特克金幣的詛咒之力有關係。

因為就是這海底的火山噴發,他也是有預兆的埃可看現在這艘船的狀況,明顯就是被突然噴發的大石頭給擊裂了船底,整個的斷成兩截翻了下去,恐怕這一整船的人無一倖免。

「老闆,現在沉船的打撈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直接用船給拖拽上來,能節省一些時間,但對於船體和船內的物品影響大。另一種是先大致的清空船內,然後再拖拽上來,需要浪費一些時間。」唐深深走過來目無表情的說道。

「讓他們先放機器人到船艙內不看看吧,看看有沒有有價值的物品。有的話咱們就慢慢來,沒有的話就直接給弄上來。」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劉雲軒知道,這丫頭還計較著今天早晨的事情呢,不過也懶得說了。要是都解決了,給她兩枚金幣,她就該眉開眼笑的了。

其實他們在說的時候,打撈公司的人也對船艙內部進行著探查。裡邊的骸骨不少,在船艙的兩側一共有三十多門火炮。船艙的地面上還散落這一些刀劍和火槍之類的武器。

斷成了兩截的船體內部破損也很嚴重,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破洞。衣物之類的,基本上已經被海水給泡腐蝕了。

在船尾的貨艙部位倒是有十多個箱子,不過打撈公司的人倒是沒有去碰,只是做了一下標記。在船的前半截,也是有一些箱子,有個散落開來的裡邊有一些生活用品,竟然都是純金製成的。

這就是整艘船的大概情況,看到這些后,胖子和查理他們在雙子星號上直蹦高。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