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四三章 金幣 下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上。 估計是這艘船遇到了變故,沉到了海底,而外邊的那幾具骸骨就是船上的人為逃生做的最後努力。 劉雲軒不是沒想過,下去好好的探查一下。可這次過來的時間也不少了,再呆下去,他都該有些受不住...

「軒子,趕緊裝好再看看別的地方,估摸著這附近真有沉船呢,身份還不能低,要不然可不會有這麼多的金幣。,」胖子聽到劉雲軒的話后在上邊說道。

「好好,我馬上就過去,下來的時間也是有點長了,只是我怕前邊太深,我潛不下去。」劉雲軒從箱子里將金幣掏出來看也沒看的就放到了包包里后說道。

他畢竟不是專業玩這個的,如果今天探查不成功的話,明天就得開著小型潛艇過來了,反正就說今天玩的時候發現的也能有個說辭。

「胖子啊,恐怕咱們今天是真沒啥希望了。」劉雲軒來到下一個階梯處向底下張望的時候無奈的說道。

而船上的人們看著通過攝像頭傳回來的畫面,也是不知道該說啥好了。

再下一個階梯處,有一艘,也可以說是半艘船翻過來后斜斜的插進了泥土中,而那另半截也是斜搭在邊上的小山丘上。

估計是這艘船遇到了變故,沉到了海底,而外邊的那幾具骸骨就是船上的人為逃生做的最後努力。

劉雲軒不是沒想過,下去好好的探查一下。可這次過來的時間也不少了,再呆下去,他都該有些受不住了。

反正這邊也是他的地盤,這些東西也都是他個人的,明天找個打撈公司的人過來幫助操作吧。

人家的設備還是比較專業的,也不知道這倒扣著的船裡頭都有啥,不過從邊上那探出來的炮筒來看,好像還是一艘戰船。

「安迪,你先慢慢上來吧。咱們捕兩網魚,然後讓咱們島上的護衛到這邊守著來。」查理在上邊說道。

經過了剛才的興奮后,他也開始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而且你真讓劉雲軒將這艘大船給探查明白,那也是技術活。

「呼,還是上邊的空氣好埃」來到水面上,摘下頭盔劉雲軒長出了一口氣后說道。

上升可是比下潛還要慢。要不住的調整潛水服中的壓力。就是現在,劉雲軒都覺得有些心跳加速。

「軒子,讓我看看那些金幣。」胖子來到劉雲軒的身邊迫不及待的說道。

「著啥急,先幫著打魚。這些金幣在海底下這麼久了,還不知道有沒有啥髒東西呢,等回去清洗完了你再看。」劉雲軒拍掉胖子的手后說道。

發現第一枚金幣的時候那是自己見獵心喜的直接用手去抓,現在的他想想都有些後悔。誰知道那枚金幣啥時候鑽骷髏裡邊去的,沒準當時還粘了不少的身體組織啥的呢。

打魚就比較簡單了,反正這邊也多。隨便的一網下去就撈了不少。多了也沒用,島上沒有那麼多的人,又不是人人都喜歡吃魚,這些魚足夠劉雲軒這邊和莫斯的工程隊那邊一起加餐了。

沒等多久,海島上的巡邏快艇就開了過來。

「這地方給我看住了,有外來船隻過來直接招呼,每個人這個月工資翻倍。」劉雲軒看著巡邏艇上的人高聲的說道。

今天晚上他們得在這邊吹一宿的海風,可不是那麼好受的。要不是怕動靜太大。他都想將雙子星號直接開過來了。

「好了,乖兒子。咱們這就回去了。」劉雲軒安排好巡邏的人後,對著小阿福招手說道。

「哼,爸爸是壞蛋,再也不跟爸爸好了。」小阿福一點都沒給面子的說道。

劉雲軒這個愁啊,剛剛給小傢伙哄好沒多久,這又生上氣了。看來明天得琢磨點好玩的東西,好討小傢伙的歡心。

他鬱悶了,胖子他們可是很開心,回去的路上不停的逗著小阿福。反正小阿福是打定主意了,爸爸就是壞爸爸。說啥不理。

「這小傢伙咋又生氣了啊?」回到城堡中蜜雪兒看著氣呼呼的跑回自己房間中的小阿福好奇的問道。

可是還沒等劉雲軒回答呢,房間里的兩個小祖宗又扯著嗓子哭了起來。

本來胖子還打算看看劉雲軒新撿上來的那幾枚金幣啥樣,現在一看得了,有得這兩口子忙的了,還是明天再說吧。

劉雲軒現在很頭疼,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空間的小太陽之間的聯繫,小阿福跟自己生氣,這兩個小東西也跟著生氣。反正自己想過去抱著哄哄的時候,她們哭得就更來勁兒。

「哎,看來今天晚上我還得自己睡埃」劉雲軒有些無奈的說道。

「噗哧」看著劉雲軒的樣子,蜜雪兒笑出了聲。現在她可是找到對付劉雲軒的法寶了,以後就鼓搗孩子們欺負他。

劉雲軒也沒急著休息,反正現在的他睡不睡的都行,真要是有那種困得不行的狀態他反倒更高興呢。

裝著金幣和銀幣的小包一直就掛在他的腰間,趁著這個時候他就打算給這些金幣好好的沖洗一下。

可是當他將這個小包里的東西倒出來后卻愣住了。

在那個骸骨的身下發現了四枚金幣、三枚銀幣,在那個小箱子里又發現了一枚金幣,而這枚金幣卻與其餘的金幣不同。

別的金幣上的圖案是頭像,而這枚金幣上的圖案卻是一枚骷髏,在骷髏的周圍是放射狀的紋路,向四周擴散。

他覺得這枚金幣有些眼熟,自己以前的時候一定在哪裡見到過,可一時又有些想不起來。

想著想著,劉雲軒的眉頭越皺越緊,因為他想起來了自己在哪裡看到過這枚金幣,也正是因為他想起來了,他才更加的擔心。

為了驗證心中所想,他趕忙的打開電腦到網上搜索。等到看清楚電腦屏幕中與自己手上那枚金幣大致相同的圖案后,深深地嘆了口氣。

這枚硬幣不是別的,正是在加勒比海盜中有過出場的那枚傳說中受了詛咒的阿茲特克金幣。

他的心裡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懊悔。慶幸的是,自己找到了傳說中的東西。懊悔的是,伴隨著這個傳說是那可怕的詛咒。

這枚金幣不可能是現代的工藝品,再加上那詭異的埋進了石頭中的鐵箱子,無疑證實了這枚金幣確實有年頭了。

自己又是有空間在身,所以對於詛咒這種東西還是很忌諱的。你空間都有了,憑啥詛咒就不能有?

而且他現在回想一下,自打自己撿了第一枚金幣開始,小阿福就說自己是壞蛋,兩個小閨女也不讓自己靠近。

今天過去那邊以後,小阿福由開始的興緻勃勃到後來的充滿厭煩,和再次看到自己后又叫自己壞蛋不理自己。

這些狀況已經很輕鬆的說明了,自己恐怕真的中招了。

小阿福和兩個小丫頭,擁有空間中的小太陽,也許他們本身的感覺就很靈敏。當自己接觸過這些金幣后,自己身上可能就沾染上了這些不幹凈的東西,被小傢伙們給感受到了。

現在他有些慶幸,當初發現第一枚金幣的時候,蜜雪兒沒有直接用手抓來看,胖子也是在自己的提醒下沒有接觸。

剛才回來的時候也是因為自己怕這些金幣比較臟,才沒讓胖子他們看。要是他們也跟著這些金幣接觸,沒準就是害了他們。

盯著這枚金幣看了良久,劉雲軒也沒看出來什麼名堂。他只能期盼,影片中關於這枚金幣的傳說是真的,那樣的話,可能還有緩和的機會,因為自己並沒有把這枚金幣花出去。

可他又很苦惱,這枚金幣怎麼處理又成了一個新的問題。只能是先跟大家隱瞞下來,打撈那艘沉船的時候,也得讓打撈公司的人注意點,還得全程監控,省得有人私藏金幣。

到時候打撈完了,這些人要是因為這個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自己恐怕一輩子都難心安。

這可不是你付給他們金錢了,就與你沒什麼關係了。沒有發現這枚阿茲特克金幣還好,既然已經發現了,肯定就得對他們隱瞞。

他又在網上搜索了一些關於這枚金幣的介紹,版本都是大同小異,估計是都來自於同一個出處。唯一可以肯定的一點,目前自己手中的這枚應該是存世的唯一一枚。

要不就是有的人也有,跟自己的選擇一樣,都是秘而不宣類型的。不過他覺得,這樣的情況應該很難發生。

要不是自己有空間的存在,恐怕都會第一時間的告訴蜜雪兒,告訴自己的朋友們去。這可是大事件啊,發現了傳說中的東西呢,怎能不跟好友分享一下。

「難道這也是你提前的指引么?」劉雲軒自言自語的說道。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跟自己猜測過的那樣,所有的事情都是那個「人」給安排好的。可要說是他安排好的,又有點說不通,他總不能用這個來害自己吧?

這樣的事情不能求證,也無法求證。哪怕是真的跟自己猜測的一樣,自己也得全部承受下來。

苦思無果的他,將這枚阿茲特克金幣仔細的擦拭了一番,放到了雪茄盒的底下。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大家看到這枚金幣,今天時間太倉促了,明天得找個地方好好的藏一下。這東西的危險性太大了,它要是發威了,釀成的可就是悲劇。未完待續。。

ps: 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