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一三零章 殺死一個自己?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5-09-24 03:36  |  字數:3599字

readx

房間中有些昏暗,窗戶都用厚實的窗帘擋著,只有牆壁上的兩盞壁燈發出微弱柔和的光芒。strongRemenxs/strong

沙發邊的香爐中飄出淡淡的幽香,纏繞在劉雲軒的鼻端,聞著很舒服,讓他的心裡很平靜。不過老劉同志以前沒有玩過這個,不知道這裡邊燒的是啥香料。

他心裡想的卻是,這個不錯,等一會兒完事兒的,跟老頭諮詢一下,看看要是沒啥副作用的話,自家也買點。

對於今天的催眠治療他同樣很期待。跟醫療組的那些醫生們也諮詢過,可以一試。因為他們判斷劉雲軒這種亢奮無法入眠的狀態還是神經引起的,而催眠師在這方面還是有一些強項的。

開始的時候之所以沒有提出來,也是有著他們自己的顧慮。跟中醫里流傳的人蔘殺人無過,砒霜救人無功,是同樣的道理。

劉雲軒的身份不同,不能任由大家隨便的做實驗。只要是出現了一點點的問題,等待大家的都沒有好果子吃,所以大家也只能是盡量去尋找那些穩妥一些的辦法。

不過這次是劉雲軒這邊提出來的,也是他找的人,那就沒關係了。大家也希望催眠能夠有些效果,這樣大家在後續的治療上也能有一些參考。

「安迪先生,您可以叫我史蒂芬,不知道您對催眠治療的看法是什麼樣的?」坐在對面沙發上的史蒂芬笑著說道。

聽到他的問話,劉雲軒也從享受著片刻安寧的狀態中走了出來。

「史蒂芬先生,也許您的催眠功夫很高明,但我不希望您在我朋友的身上做手腳。抱歉。」劉雲軒不知道是厭煩於他拿胖子找樂還是厭煩於他打斷了自己的享受,說話的火藥味兒,很重。

然後他也是意識到這一點,又趕忙道歉。畢竟人家是來給自己治病的,他跟胖子之間也是名正言順的對賭。

「ok,安迪先生,我向您道歉。等治療結束我也會跟您的朋友道歉的。您還沒回答我您對催眠術的看法呢。」史蒂芬毫不在意劉雲軒的語氣,仍舊笑眯眯的問道。

「看法?我倒是沒有什麼別的看法,只是希望你儘快的在我身上試一試。」劉雲軒聳了聳肩膀說道。

他也不知道為啥,看到史蒂芬那笑眯眯的臉龐就想給他一拳。沒有任何緣由,心裡就是有這股衝動。

「哈哈,安迪先生,跟您聊天其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其實在您走進這個屋子的時候我們就已經開始了,您沒有注意到牆壁上的掛鐘。已經過去了好久了么?」史蒂芬仍舊笑眯眯的問道。

有了史蒂芬的提醒劉雲軒才扭頭看向牆壁上的掛鐘,雖然光線不是那麼明亮,劉雲軒也看得很清楚,自己卻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自己是剛剛吃完早飯進來的,那時候還沒到八點鐘呢,可是現在,竟然已經十一點多了,中間的三個多小時去哪兒了?

自己進屋後僅僅是跟這老傢伙打了個招呼,然後就享受起香爐中的香料,覺得很舒服。可在自己的感受中,這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而已啊?

他是真的驚駭了,因為掛鐘上的時間不可能是史蒂芬快速撥動的,那這段時間自己到底是睡著了還是沒睡呢?想到這裡他就將探尋的目光看向史蒂芬。

「安迪先生,可以說剛才您睡著了,也可以說沒睡著。」史蒂芬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說完後又解釋起來。

「我所掌握的催眠術屬於快速催眠術,在您踏進這個房間的時候我就通過環境和肢體語言對您催眠。現在我已經有了我的診斷結果,不知道您是否想聽一下。」

「ok,你跟我說一下吧。然後我在考慮是否告知我的家人,在這一點上,醫患保密的制度可以執行吧?」劉雲軒點了點頭問道。

他現在急於搞清楚自己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而這個老頭從這裡偷走了三個多小時。現在的態度又這麼篤定,肯定是有所發現了。

他有些期待又有些恐懼,這是對未知的恐懼,所以他也要慎重。

「安迪先生,從目前的情況看,您的身體中有著雙重人格。」史蒂芬點了點頭後沉聲說道。

劉雲軒蒙了。他是真的蒙了。史蒂芬的話就像晴天霹靂一樣,自己竟然有了雙重人格?這種情況他在電影《致命id》里看過啊,可那電影中的事情竟然發生在了自己身上。

難道要想治好自己的失眠,就得殺死一個自己?想到這裡他不寒而慄,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哪個才是真的自己呢?會不會誤殺?

「安迪先生,您也不要緊張,現在只是處於初期階段,還是能夠有效的控制的。」看出了劉雲軒的緊張史蒂芬趕忙說道。

這種雙重人格的激發源很多,通過對劉雲軒情況的了解,他也知道劉雲軒的那個第二重人格貌似很暴力的那種,他怕真箇的給刺激到,再激發出來,自己估計要倒霉。

「那麼我的第二人格,現在還能有效的控制住么?」劉雲軒緊張的問道。

「安迪先生,並不是我要推脫,而是這樣的病例處理起來很複雜,並不會那麼快的見效。」史蒂芬輕聲說道。

「您之所以無法進入睡眠狀態,就是當您的主人格想休息的時候,第二人格想爭奪您身體的控制權。而您的主人格又過於強大,發現了危險就自發的進行抵禦。」

「但第二人格既然已經漸漸產生,對您還是有一些影響的。所以最近一段時間您的情緒比較不穩定,也會經常的發一些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