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二九章 兄弟情,千金不換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所以明天你就安心的接受催眠治療吧。」蜜雪兒揮了揮手勝券在握的說道。 「哈哈,借老婆的吉言了。我已經想好了,不管有用沒用,這次都要好好的陪老婆玩一玩,到時候咱們一起潛水去。你可...

路上的走得並不快,因為大家也都發現在車上劉雲軒的心情還是很不錯,最起碼能跟著大家說說笑笑了。,

你要是忽略他那略顯疲憊的面龐和那布滿血絲的雙眼,這就是正常版的劉雲軒,甚至還跟查理他們打電話溝通了一下跟小野正雄賭局的事情。

其實根本都沒用胖子到那邊做什麼特別的挑釁事件,人家小野正雄可是等著這次跟劉雲軒算算賬,將當初輸的那些錢全都贏回來。所以別看這次只有一場賭局,可是賭注就比較大了,2億美金。

胖子打趣兒的說,人家這是準備連本帶利的贏回來,就是不知道這次要是再輸掉,小野正雄還有沒有信心繼續不久以後的下一常

而且估計小野正雄這次為了好好的打一下劉雲軒的臉,這次的對賭會在賭船上舉行,他已經邀請了很多的朋友為這次的賭局做見證。

對此,劉雲軒自然是樂見其成的,甚至還直接打電話給小野正雄,商量一下是不是再增加一些賭注,奈何小野正雄不上套,就是2億美金,任憑劉雲軒如何的刺激,人家也不加了。

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是我們偉大領袖開國太祖的戰術思想,劉雲軒同樣貫徹到底。

不知道這次小野正雄為什麼這麼有底氣,該做的防備工作也不能放鬆。康尼那邊又給水姑娘身邊和lucy身邊增派了十多名好手,甚至有兩名女性貼身保鏢,24小時的保護lucy。

劉雲軒擔心小野正雄玩盤外招,反正這老小子啥事兒都幹得出來。只要不將他徹底的打敗、打垮,這些保鏢就是lucy和水姑娘的常規配置了。

這都是劉雲軒在旅途中短短的行程上處理的事情。大家都很開心,好像頭頂上的陰霾也散去了一些。

可是等著來到海島上以後,當劉雲軒再次架起墨鏡的時候,整個人又慢慢的散發出那種陰冷的氣質。

「侯大哥,軒子在來的時候不是挺樂呵的么?這現在咋又帶搭不理的了?」看著抱著兩個小丫頭走進城堡中的劉雲軒胖子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問道。

「估計是有啥條件反射之類的吧,軒子帶上墨鏡可能就會想起失眠的事情。這心情就不老好的。」侯星宇無奈的解釋了一下。

這事兒你讓他上哪裡解釋去?他唯一知道的一點,這麼長時間沒有睡眠,放誰身上的心情都不會美麗。

「對了,深深姑娘聯繫的那個催眠大師過來了么?」侯星宇又向胖子問道。

現在大家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這個催眠大師身上了,胖子又是提前到島上來的,自然得跟他問一下。

「過來了,那老傢伙確實挺厲害的。我都稀里糊塗的不知道咋就中了招,給他端茶倒水外加捶腿捏肩的服侍了半天。」胖子非常鬱悶的說道。

他對於這方面是不怎麼相信的,他覺得那都是影視作品中給誇大了的緣故。他又是個藏不住心思的人。人家過來以後自然也看出來了。

不過人家也沒惱,估計是遇到胖子這樣的不相信的人多了,就跟胖子打了個小賭。那就是如果驗證了催眠真的很神奇的話,胖子就免費的當半天的傭人。

老爺子是上午到的,然後下午的時候,胖子就規規矩矩的服侍了一下午。大家還以為胖子見證了催眠的神奇,願賭服輸呢,誰知道等晚上吃飯的時候。胖子竟然對自己下午做了什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一下子大家對於這個催眠大師是真正的信服了,因為大家都知道胖子和劉雲軒的關係埃胖子不可能故意的配合著人家忽悠劉雲軒的錢。

「哎,希望這次的錢不白花,哪怕再多花一些也行埃」侯星宇嘆了口氣說道。

唐深深就是在車上聯繫的,人家老爺子出場費就五十萬美金,當然這中間也涵蓋著封口費。如果真的能夠讓劉雲軒安穩的睡眠,後邊的錢數可是不會少的。

劉雲軒現在不差錢。哪怕再多的錢,就是一個億,能將失眠的毛病解決掉,他也認頭。現在的他也算是完全的體會到了當初曼蘇爾的痛苦,要不說自打幫著他調理好身體后。跟自己的關係一直都這麼好呢。

可對曼蘇爾身上的那一套放在自己身上就沒有一點作用,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差了那一層內力的關係。

兩個小丫頭再可愛,在孩子們的眼裡也就是三天新鮮。現在來到了海島上,小阿福也是去看望自己的黑眼圈兒小夥伴去了,同行的還有芳芳和豆豆。

「雲軒,屋裡的光線沒有那麼明亮,要不你還是把墨鏡摘了吧。」蜜雪兒安置好兩個小閨女,看著劉雲軒試探的問道。

劉雲軒倒是很順從的摘下墨鏡,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也不想一直戴著墨鏡,不過這兩天我總有一種感覺,好像總是有人在窺探我一樣。有了這個墨鏡,我就能更加冷靜的思考。」劉雲軒緩聲的說道。

這是他心裡的小秘密,從來都沒有跟人說過,因為他怕說出來以後給人無稽之談的感覺,因為這個理由有點扯,很難讓人相信,還不如當初怕光的借口好呢。

他不知道是不是長期沒有睡眠引起的錯覺,還是自己疑心生暗鬼,反正他就有一種感覺,有人在觀察著自己,改變著自己。

他也不想自己變得冷冰冰的那樣,在車上的生活很好、很開心。可他今天真的有點承受不住了,而唯一能夠訴說的就是自己的妻子。

他甚至都考慮過,是不是把空間的事情告訴給自己的妻子,讓自己的妻子幫著參詳一下。不過他又放棄了。他倒不是怕蜜雪兒給他泄密,而是不想給蜜雪兒的生活增加負擔。

當初自己獲得空間的時候有些懵懂,稀里糊塗的也就接受了。如果換成現在的自己,恐怕都會給自己嚇得半死。

「我有預感,這次會幫你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所以明天你就安心的接受催眠治療吧。」蜜雪兒揮了揮手勝券在握的說道。

「哈哈,借老婆的吉言了。我已經想好了,不管有用沒用,這次都要好好的陪老婆玩一玩,到時候咱們一起潛水去。你可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潛水很厲害的。」劉雲軒打趣兒的說道。

他已經決定了,管他啥的,只要光線不是太刺眼的時候,自己就不戴墨鏡了,愛咋咋地吧。反正不能讓自己的家人跟著擔心了,這段時間小阿福臉上的笑容都少了好多呢。

別看小傢伙小,那可是很懂事的,對於家裡的氣氛也能感受得到。

「軒子啊,你放心吧,那個大師說明天早晨再見你,雙方先不提前見面,省得有心防也不啥的。」胖子看著劉雲軒摘下了墨鏡,用他以往慣有的語氣說道。

「胖子啊,我跟你說哦,我估計我得的是吸血鬼病,所以怕陽光,咋樣,要不讓哥們兒咬你一口試試?」劉雲軒看著胖子故作輕鬆的樣子打趣兒了一句,可這心裡是滿滿的感動。

自己最近喜怒無常,可大家這段時間都是想盡一切辦法順著自己的心思來,即使是胖子,前幾天也是在電話里被自己吼過。

都說患難見真情,雖然自己這次不是啥生死之難吧,可大家仍能如此的對待自己,能夠交到這些朋友,自己知足了。

這是兄弟情,千金不換。

「嘿嘿,這個想法不錯,到時候您老人家下嘴輕點兒,我怕疼。」胖子搞怪的說道。

「真是的,你還真當真了埃哪有啥吸血鬼之類的,跟我好好的念叨一下這次過去日本那邊的見聞吧。」劉雲軒白了胖子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這貨說得雲淡風輕呢,可你那眼睛來回的踅摸啥,不就是窗帘都掛著,屋裡的光線暗了一些么。

「咱們日本的漁業公司打理得很好,現在市場佔有率在緩慢的提升。雖然跟小野家族的其他漁業公司有點小衝突,不過也沒事,都被解決掉了。前田浩一這老小子在日本的人脈還真挺廣的。」胖子開口說道。

「對了,上次帶回來的黑雞蛋我們偷偷的分著吃了,沒給你,誰讓你在電話里吼我來著,想想我就來氣。」

「胖子,抱歉啊,你也知道我最近這脾氣自己都控制不祝套句流行語,『發起脾氣來,我自己都害怕』呢。」劉雲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多少年的老兄弟了,雖然胖子是自己的下屬,可那是工作上,在生活中那是自己的發小埃從來都沒紅過臉,卻被自己毫無理由的跟亂噴一通。

那個黑雞蛋其實自己也吃著了,只不過胖子故意當作不知道罷了,要不然怎麼會給小阿福的包里裝了足有二十多個。

「看你現在這樣我倒是放心一些了,希望明天那老頭能拿出真本事來。只要能讓你老實的睡覺,給他當一年、兩年的僕人都成埃」胖子嘆了口氣說道。

劉雲軒的情況,大家都很掛心,主要是這幾年在劉雲軒身上發生的稀奇古怪的毛病太多。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