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二八章 病急亂投醫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能好好的睡一覺。現在看著你好疲憊的樣子,讓人心疼。」蜜雪兒輕輕摸著劉雲軒的臉頰,看著他那因為長期沒有睡眠而通紅的眼睛心疼的說道。 「沒事,這不也都這麼多天了么,要不是嫌麻...

「爸爸,我們出去玩吧,我想黑眼圈了呢。」小阿福抱著劉雲軒的大腿撒嬌的說道。

這是唐深深鼓搗小阿福過來說的,因為這都過去好多天了,上超級遊艇上玩的事情卻沒了下文。

她自己不敢過來問,又怕劉雲軒事後想起來再遷怒自己。眼瞅著水姑娘的第一場比賽也沒幾天了,憋不住的她只好跟小阿福求救。

「是啊,雲軒,咱們也該到遊艇上玩玩了。前段時間可是給我憋瘋了,現在總算解除封印,要好好的玩一玩。」蜜雪兒也是在邊上說道。

對於劉雲軒性格上的這麼一點點的變化,她是最先感受到的。不過她沒太往心裡去,醫生們早就說過,長期的不睡覺,總會有影響。

這樣的影響在她看來是小事兒,劉雲軒身體沒有什麼別的不好的變化,可是讓她鬆了一口氣。要是長期的失眠下去,身體素質再降低了,可是很容易得病的。

「好吧,那咱們就去玩玩。」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劉雲軒說要去大船上玩,小阿福趕忙蹬蹬的跑出去,跟唐深深彙報工作去了。

「媳婦啊,你說我現在讓人看著很害怕么?」劉雲軒看著阿福小跑的身影,扭過頭來對蜜雪兒問道。

他同樣知道自己的性格有了那麼一點點的變化,因為他越來越喜「靜」了。而且現在的他對於別的事情還真有些不太上心,就好像除了自己的家人,他都能冷眼旁觀一樣。

胖子過去日本那邊跟小野正雄已經談好了,會繼續對賭。這些回來跟他一說他就讓胖子和查理他們張羅去了,要是以往他可是非常有興趣兒的。

「你埃成天戴著墨鏡,誰也不知道你心裡想的是啥,再加上你現在情緒波動大,都很怕你發脾氣呢。」蜜雪兒白了他一眼說道。

這人,這不是明知故問呢么,你現在這個樣子。誰敢沒事過來招惹你埃

另一邊接到小阿福的彙報,唐深深也是趕忙的行動起來。

車隊早就準備好了,那種大巴改裝成的房車。她又趕忙的跟查理他們聯繫,通知劉雲軒的最新動向。

因為劉雲軒現在心裡的想法你只能靠猜,誰知道他到時候會不會對賭局再次有興趣兒起來,安排不好就是自己的失職了。

這次過去的車隊規模也不小,醫療人員也得跟著,雖然劉雲軒現在不怎麼用他們,萬一有個啥狀況呢。再加上孩子們多。隨行的保鏢也相應的多了一些。

「深深,以後有事情就直接找我說。」劉雲軒丟下一句話后就抱著自己的閨女們登上了房車,剩下在邊上的唐深深有些小凌亂。

她不知道這是劉雲軒態度變好了,還是對自己的工作提出了間接的批評。

要說是批評吧,這可是劉雲軒這段時間以來主動的開口說話。你要說是態度變好吧,他這語氣里又沒有任何的感**彩。

即使她在心理學上很下功夫,可看著剛才劉雲軒的大墨鏡,也判斷不出他當時的表情啥樣。也分辨不出劉雲軒所要表達的真實情緒。

她現在可是比所有人都希望劉雲軒快快的恢復過來,那樣的話她的工作也能輕鬆一些。省得自己還得猜來猜去的。

車上的氣氛略顯沉悶,除了孩子們偶爾的說兩句話,看一下車窗外的風景,劉雲軒是只顧著照看自己的兩個寶貝閨女。

「雲軒,咱們孩子的名字你是不是也該給起一個了?」蜜雪兒給愛動的二丫頭將被子又蓋了一下后說道。

她可不想自己的兩個閨女也像小阿福一樣,要到好大以後才會有自己的名字。看著今天劉雲軒心情還比較不錯。趕緊問問他,家裡邊的老人們也比較惦記這個事兒呢。

「要不就叫大毛、二毛吧,現在她們的頭髮也是毛茸茸的,等著將來碰著鄭秀晶她們也是挺有意思的。」劉雲軒嘴角扯了扯,表示自己在笑后說道。

老老實實坐在一邊的唐深深聽后。嘴角也跟著扯了扯。如今總算是見識到了老闆起名字的強大能力,這要是將來再生孩子,是不是得叫三毛了啊?

而這時候呢,兩個小丫頭不知道是不是也知道了這是關於自己的終身大事,覺也不睡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自己的父母親。

「我又不是問你她們的乳名。」蜜雪兒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到。

大毛和二毛她倒是認為沒啥,反正是喊順嘴了就可以了。現在她對於華夏文化的了解可不少,也是經常的聽劉母她們念叨,乳名起的越不好,這樣的孩子越不容易得玻反正她不知道這個有沒有啥科學依據,為了自己孩子將來好,她是寧可信其有。

不過這個乳名不是重點好不好,自己這麼正兒八經的問是想問問她們的大名。這個可不能讓劉雲軒隨便的亂起,要是起的不好趕緊再想別的。

「哈哈,你以為我這幾天沒有想么,早就想好了,你覺得叫馨雅、馨瑤怎麼樣?」劉雲軒將墨鏡摘下來攬著蜜雪兒的肩膀說道。

別的可以馬虎一些,給孩子起名字可不能馬虎。這幾天反正他也不管別的事情,每天更多的都是琢磨自己姑娘們的名字。早就想好了,就是想給蜜雪兒一個驚喜。

「哎,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能好好的睡一覺。現在看著你好疲憊的樣子,讓人心疼。」蜜雪兒輕輕摸著劉雲軒的臉頰,看著他那因為長期沒有睡眠而通紅的眼睛心疼的說道。

「沒事,這不也都這麼多天了么,要不是嫌麻煩,我都想申請吉尼斯世界紀錄去呢。」劉雲軒笑著安慰說道。

坐在車中偷偷打量劉雲軒的唐深深和侯星宇看到劉雲軒現在的樣子長出了一口氣,這還是像以前的劉雲軒一些。

「雲軒,這兩個名字可是很不錯,聽著就有一股淡雅的味兒。」侯星宇罕有的拍了一句小馬屁。

這可不容易,活這麼大,他可從來沒跟人家遞過小話。就是以前在部隊中的時候,那也都是直來直去的。也得虧是在部隊中,要不然就他這脾氣,估計早就被人給排擠地沒地方呆了。

「星宇大哥、深深,這段時間你們辛苦了。我的性格我知道,可能是因為長期沒有睡眠的原因,現在呃……有點怪。」劉雲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車窗有窗帘擋著,車中的光線也比較柔和,劉雲軒摘下墨鏡后並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而他自己呢,在摘下墨鏡后,彷彿是摘下了一個面具一樣,心境也平和了不少,就是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奇怪。

「軒子啊,你可千萬別這麼說。大家都知道你最近才是最辛苦的,反正換成是我要是這麼長時間不睡覺,肯定早瘋了。」侯星宇苦笑著說道。

在部隊的時候他們也接受過這方面的訓練,他可是知道這一直不睡覺對於精神上的壓力是多麼的恐怖。要不然現在的審訊手段中,也不會有疲勞審訊這麼一說了。

「哎,現在的身體啊,都好像不是我的一樣。」這裡沒有外人,他也多少能倒一些苦水出來,要不然說自己過得很開心,他也沒人信埃

「那個,老闆啊,你有沒有試試催眠的效果行不行?」邊上的唐深深有些吞吞吐吐的說道。

她覺得還是幫著老闆想盡一切的辦法,讓他恢復正常的比較好。現在該試的手段也都試得差不多了,也沒啥好的選擇了。

藥物方面肯定是不行了,再加大劑量的話,對人體的損傷太大。想讓他自然的睡眠也不行,那根本就睡不著。

「這個倒是沒試過,不過被催眠后的狀態屬於睡眠么?」劉雲軒問出來一個本質的問題。

好像看影視作品中被催眠的人也是有著思想的,只不過這個人的主思想不知道。而且自己現在的狀態能不能被催眠成功都是兩說的。

「雲軒,要不然咱們就試試吧,萬一要是可以呢。也許你現在興奮的狀態一被打斷,就會好起來呢。」邊上的蜜雪兒也是眼睛發亮的說道。

反正也沒有別的辦法可行了,就用這個試試吧。這也算是病急亂投醫,反正即使沒有啥效果,對劉雲軒身體也沒啥損傷。

「深深,一會兒你聯繫一下,找一個比較權威的那種催眠師,到海島上的時候咱們試試吧。」劉雲軒稍稍的考慮了一下后說道。

他也是沒辦法,雖然他有些不希望別人給自己催眠。因為催眠以後他怕自己有的沒的說出來一堆,好像自己了解的催眠都是任人擺布一樣。

「ok,我這就聯繫,然後將人給送到海島上去。」唐深深點了點頭說道。

她挺開心的,要是自己這個建議能夠成功的話,說不得老闆恢復以後會多給一些小錢錢花。

「爸爸,妹妹們的名字叫馨雅、馨瑤么?」這時候小阿福湊了過來看著嬰兒床中並排躺著的兩個小妹妹問道。

「是啊,以後這個就是她們的名字了,你是哥哥,要好好的照顧他們哦。」劉雲軒給小阿福抱進自己的懷裡說道。

從小就得給小阿福灌輸這個信念,要不然等著小丫頭們長大一些的,沒準三個小東西會打架玩呢。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