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一二七章 變化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前,只要劉雲軒一瞪眼睛,都嚇得灰溜溜的。 「先等兩天再看看情況吧,實在不行讓你嫂子勸勸吧。估摸著現在也就她和小阿福的話軒子才能聽得進去。」侯星宇苦笑這說道。 現在小阿福就是唐深深的小小...

readx

習慣的力量很強大,使得現在的劉雲軒已經開始慢慢的習慣了沒有睡眠的生活。看小說首發推薦去反正也就是視力和聽力受到點影響,正常生活無礙。

每天晚上到樹林里溜達一圈也成了必備的課程。來到樹林中,他先是瘋狂的打一陣拳,直到筋疲力盡為止。

他想通過這樣的方式看看在自己極度疲憊的情況下能不能進入睡眠狀態,不過有些可惜的是,每次確實都是真正的放鬆式休息,卻不會進入睡眠狀態。

不過也有些好處,現在他也能感受到自己的體力恢復速度要比以前快了好多,這可能就是每天增加了很多運動量的附屬禮物吧。

打完拳、休息好,剩下的時間就是到空間中呆一會。

問題的根源就在空間中,他想通過在空間中長時間的觀察,看看空間有沒有什麼細微的變化,來對自己身體現在的狀況做一個應對。

可同樣是無功而返,倒是在空間中碰見了幾次小阿福,這臭小子說是自己做夢夢到空間,然後就進來了。

空間中的氛圍是安靜、祥和的。即使是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來到空間中以後都舒服了好多。光線不刺眼了,小阿福和牛群們玩耍時的笑聲也不刺耳了。

除了自己仍舊無法睡眠,倒是與以前的生活無異。所以這到空間中來的時間也是逐漸的加多,因為這裡是他的身心能夠放鬆的唯一一個地方。

再一次掐算著時間出來以後,劉雲軒就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

他不知道是不是在空間中的舒服和來到外邊世界以後嘈雜的感覺對比,讓他的心越來越煩悶。

而且現在的情緒也非常的容易激動。醫生們說這就是長期缺少睡眠的後遺症,心情焦躁是必然的反應,因為你的大腦得不到休息埃

可現在這種情緒越來越明顯,昨天小阿福跟小貓咪們玩捉迷藏的時候聲音大了一些,自己都差點去呵斥他。

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小阿福闖了天大的禍,自己都會去幫他擦屁股。更別說僅僅是玩鬧的聲音大了一些。

雖然有醫生的解釋,他還是覺得這種情況不太對勁兒,可是哪裡不對勁兒他又說不清楚,因為從資料上來看。人家醫生說的是正確的。

那些失眠了幾天的人,都會脾氣暴躁的亂髮脾氣,自己這可都快半個月沒有睡過哪怕一分鐘、一秒鐘了。

慢跑著回主屋的時候,路上遇到的那些早起出來工作的牛仔們都是跟他點頭打招呼。他們知道自己的老闆現在對聲音比較敏感,所以這問候的程序就免了。還是讓老闆清靜清靜吧。

動物們的感覺也是敏感的,它們好像也知道最近劉雲軒的心情不咋地,所以看到劉雲軒過來后,也都是離得遠遠的,並不會靠得太近。

也就是小鬍子在劉雲軒坐在沙發上休息的時候會蹦到他的懷裡躺一會兒,因為小鬍子走路是無聲無息的,並不會吵到他。

「星宇大哥,你最近有沒有一種感覺,好像靠近我哥的身邊后,就很不舒服。怎麼說呢。就像我哥的氣場很強大,使人不敢靠近的那種?」看著劉雲軒小跑進主屋后,劉雲海來到侯星宇的身邊說道。

「是啊,現在雲軒給人的感覺很不好。沒有了以前那種陽光,反倒有一絲陰冷。而且在失眠的刺激下,他的感覺也很敏銳,你知道么?現在他的聽力一點都不照咱們牧場中的那些狼差。」侯星宇苦笑著說道。

他是劉雲軒的貼身保鏢,開始劉雲軒晚上到森林中打拳的時候,他還跟著來的。不過被劉雲軒給直接攆走了,都是在自己的牧場中。能有啥危險。

可他不放心啊,就合計你不讓咱在明面上保護,咱就在遠處偷偷的跟著唄。你現在這狀況也不老好的,要是有啥危險呢。

可就是他自認為很高明的藏匿之術。在很遠的地方就被劉雲軒給發現了,而且那時候劉雲軒還在打拳。

當在月色下,對上劉雲軒掃過來的那有些陰冷與無情的眼神后,他竟然都有了一絲害怕的感覺。

當年在戰場聲出生入死那麼多次,很多時候都是直面死亡的威脅。他早已經忘記了什麼是害怕的感覺,現在竟然有重新的體會到了。

他覺得不可思議。也在自我檢討。是不是太平日子生活得太久了?讓自己變得膽小了呢?

而且讓他尤為詫異的就是,遇到這樣的情況第二天的時候,劉雲軒總應該說一下,可是劉雲軒並沒有。

「哎,也不知道我哥啥時候能回復正常的睡眠,可真是給他折磨得夠嗆。現在都跟換了個人一樣,以前的時候好歹還過問一下生意上的事情,現在是一點都不管不顧了。」劉雲海皺眉說道。

這是劉雲軒自打失眠以後慢慢有的變化。

第一個變化是他性情上的,變得有些陰冷,頂多能對孩子們和蜜雪兒露出笑臉。現在別說自己了,就是對自己的父母露出的笑臉都少。成天的戴著墨鏡,也很難發現他的真實表情。

第二個變化就是自己剛剛所說的,對什麼事情都不上心了。水姑娘的比賽、小野正雄的應約、新牛種的培育,包括前幾天剛剛說過的到超級遊艇上玩的事情,現在是一點都不提。

好在公司所有的事情他以前也都沒有參與過,頂多是了解一下情況,並不影響公司的正常運作。

「那個,星宇大哥啊,你說我哥會不會是撞上啥不幹凈的東西了?要不然咱們找幾個先生啥的給看看?」劉雲海有些心虛的問道。

這是他自己的想法,連自己爹媽都沒說呢。因為這個迷信的東西么,畢竟有些拿不上檯面。

「雲海啊,我勸你死了這條心吧。無論你找誰幫著看,都得到你哥跟前兒吧,我都擔心出人命埃」侯星宇苦笑著說道。

「咋?不會吧?」劉雲海有些后怕的說道。

「哎,啥時候你有時間了,找個借口到你哥練武的那個地方看看去吧,這才多少時間啊,好些個樹榦就被你哥用拳頭給打出坑來了。」侯星宇無奈的說道。

這就是劉雲軒目前的第三個變化了,武力值飆升了好多,也是侯星宇最擔心的一個。

他就偷偷的過去看過,劉雲軒經常打拳的那片地方,已經快被摧殘得不成樣子了。而且通過他的經驗判斷,這都是憑著**的力量給弄出來的。

本來有一棵不是特別粗的橡樹,已經讓劉雲軒練背靠練得有些歪斜了。反正侯星宇自己憑感覺來判斷,要是讓自己來靠這棵樹,達到現在的這種效果,沒有半年以上的時間,沒戲,而且每次靠的時候還得用盡全力才行。

所以他判斷,憑著劉雲軒以前的功夫底子,再加上現在每天不停的練功,這武力值飆升的太快了,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他一招半式的。

現在呢,劉雲軒的情緒又有些不穩定,你要是真把這些江湖上的先生帶到他面前,他要是心氣兒不順了給來一拳或來一腳的,最好的結果也得丟掉半條命。

「這可咋整,那些醫生們到現在也沒有個解決辦法,現在連我哥的身體檢查都不敢做了。」劉雲海愁眉苦臉的說道。

不知道劉雲軒是不是厭煩了每天一早一晚的兩次檢查,反正這已經有兩天沒有做過了。醫生們也不敢太上前,只要劉雲軒一瞪眼睛,都嚇得灰溜溜的。

「先等兩天再看看情況吧,實在不行讓你嫂子勸勸吧。估摸著現在也就她和小阿福的話軒子才能聽得進去。」侯星宇苦笑這說道。

現在小阿福就是唐深深的小小情報員。有什麼事情需要向劉雲軒彙報的,唐深深已經不敢上前了。都是寫到紙上,交給小阿福給傳遞過去。

沒辦法啊,劉雲軒這眼睛瞪起來她也是有些害怕。可有些事情自己能幫著做主,有些事情也不行埃

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只要劉雲軒不恢復睡眠,自己能跟他少接觸就少接觸。萬一這傢伙狂性大發咋整,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可干不過他。

「也只能這樣了。不過我看我哥對小阿福和兩個小丫頭倒是真挺上心的呢,每天陪著孩子們的時間都很多。就是二丫頭哭鬧啥的,我哥也沒有半點的不耐煩。」劉雲海點了點頭說道。

現在兩個小棉襖的名字都沒起呢。別說大名了,就是乳名都沒起,就這麼大丫頭、二丫頭的叫著呢。

沒辦法啊,想起名字就得跟劉雲軒溝通,可你咋溝通?現在都這個情況了,本來他起名字的水平就不咋高,一著急生氣的,再來個惱羞成怒咋整。

「放心吧,你嫂子也感覺到了。現在每天都是抱著孩子跟在軒子的身邊呢,軒子暫時應該還是沒啥事兒,就是不知道以後這樣的情況會不會惡化下去。」侯星宇也是沒有半點辦法的說道。

這樣的情況他也是生平僅見,主要是劉雲軒的變化在這幾天的時間裡太大了,讓他有些無所適從。未完待續。

ps: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