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零九零章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里。劉雲軒也沒在意,這個佛像的味道聞起來確實挺舒服,估計是小傢伙第一次聞才會有舒服的感覺。 「可是你睡著了,它會硌著你的,到時候你睡覺會不舒服哦。」劉雲軒勸著說道。 對於孩子,你就得有...

大長老送的禮物劉雲軒也是拿出來給大家欣賞了一番。,

確實很不錯,應該也是屬於老物件的範疇,以前的時候把玩得不錯,無論是雕工上還是包漿上做得都很好。

而且人家這木料也不賴啊,這種淡淡的香彷彿有著一種寧神的作用。反正小阿福可是很喜歡,直接就將那一大串的手鏈掛到了脖子上,將那個小佛像放到了自己的包包里。

這就是宣布主權呢,這就是咱的了,你們別人就別再打它們的主意了。

連飛行帶溜達的,這一天也是挺疲憊。用過了晚餐,大家也都早早的休息。明天的才是正事兒,畢竟賴比瑞亞國家層面的官員們會過來,到時候還得跟他們談一談這採伐許可證的事情。

「阿福啊,這個先放到邊上吧,咱們得早早睡覺啦。」劉雲軒洗漱完畢看到小阿福竟然還抱著小佛像在床上玩呢。

「不要。」小阿福搖晃著腦袋說道,「爸爸,抱著它很舒服呢。」

說完好像為了驗證一下,還將這個佛像塞到了劉雲軒的懷裡。劉雲軒也沒在意,這個佛像的味道聞起來確實挺舒服,估計是小傢伙第一次聞才會有舒服的感覺。

「可是你睡著了,它會硌著你的,到時候你睡覺會不舒服哦。」劉雲軒勸著說道。

對於孩子,你就得有點耐心。尤其是小阿福,你要是不給他商量明白了,那小脾氣上來,也是不管不顧的。

「不嘛,我就要抱著睡。」小阿福仍舊搖著小腦袋說道。

說完了還不放鬆。人家是立馬的鑽出被窩站在床上。那意思,你要是不同意,咱就站一宿。

「哎,好吧,不過要是不舒服的時候就跟爸爸說埃」劉雲軒無奈得只能點頭同意,先順著他吧。要不然還不定鬧騰到多久呢。

聽到劉雲軒同意,小傢伙這才喜滋滋的抱著小佛像再次鑽進了被窩,緊挨著劉雲軒躺了下來。

劉雲軒也是真乏了,今天這出去的時候在車上晃晃悠悠的就有些想睡覺。這一躺在鬆軟的床上,疲憊也一下子涌了上來。

現在不比以前,以前的時候就是疲憊了,有內力在身,稍稍的梳理一下身體,都能減輕不少。現在只能是靠著以往打下的很好的身體素質來扛。

劉雲軒睡得正香呢,就覺得自己懷裡的小阿福拱啊拱的。

「阿福,是要上廁所么?」劉雲軒拉開床頭燈,看著自己懷裡瞪著圓溜溜眼睛的小阿福迷糊糊的問道。

剛才瞥了一眼,都快半夜十二點了,現在看到小阿福還這麼精神,劉雲軒就知道了,這小傢伙一直都沒睡呢。

「爸爸。阿福好熱。」小阿福皺著小眉頭說道。

這一下劉雲軒可是睡意全無。因為他也接著微弱的燈光,看到小阿福腦門上一層的細汗。而且現在小阿福的小身子也是有些滾燙。

他害怕小阿福是不是到這邊染上了什麼玻用自己的手試了一下小阿福額頭的溫度。都有點燙手了。

「阿福,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劉雲軒緊張的問道。

現在他的心裡就是自責。不應該把阿福帶過來,明知道現在這邊還不是很安全,就應該把阿福留在牧場里。這要是小阿福染上了ebola病毒,恐怕自己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爸爸,屁屁也癢。」小阿福說著還用自己的小手伸到屁股後邊撓了幾下。

聽到小阿福這麼說。劉雲軒趕忙將小阿福的小褲褲給扒了下來,那次顯現出來的印記果然又顯現了出來。

劉雲軒用手摸了一下,也是燙燙的,比小阿福身體別的地方的溫度還要高一些。

不過他多少放下了心。這是小阿福的身體自己在搞怪了,並不是感染上了啥亂七八糟的病毒。這還是屬於可控的。估摸著就是像電池充電一樣,沖得時間長了,自然就熱了。

不過他轉念一想,又不對埃今天外邊可沒有打雷,而且窗外月華如水,從窗口灑進來的月光看著也有幾分清亮的感覺。

對於這樣的情況,劉雲軒也是沒咒念。本來上次的事情就稀里糊塗的,他還以為僅僅是那種紅色的閃電能幫著沖電呢,誰知道這次小阿福又吸引了啥埃

跑到衛生間里打了盆涼水,他是想著不管咋滴,幫著小阿福用涼水擦擦身子也能讓他舒服些。而且這事兒還不能驚動別人,要不然小阿福身體的狀況太難解釋了。

「阿福,把這個放下吧,爸爸幫你擦擦胸口,能更舒服一些。」將側身躺著的小阿福後背和屁屁擦了一下后,將小傢伙翻過來后劉雲軒看著小阿福緊緊抱著的佛像說道。

「阿福,這樣爸爸沒法給你擦胸口,來,拿……見了鬼了。」劉雲軒還沒說完就說不下去了,還差點喊出來。

因為當他的手搭到小阿福那緊抱著的佛像的時候,他的手感是涼爽的感覺。怪不得小阿福說抱著舒服呢,現在小阿福身子滾燙,抱著這個涼爽的佛像,當然舒服了。

現在劉雲軒也知道了,引起小阿福古怪狀態的,沒準就是這個大長老送的佛像。而小阿福睡覺前說抱著佛像舒服,也不僅僅是因為佛像散發的味道,而是因為他們倆之間可能有著某種聯繫。

將窗帘拉好,將房間的門反鎖上,熄了燈,劉雲軒抱著小阿福連帶著佛像,一起閃身來到了空間里。

這邊是小阿福的大本營,不管是什麼狀況總該跟空間有點關係,空間的問題,還是到空間里解決靠譜一些。

而剛剛進到空間中以後,他就被空間里明亮的光芒給晃了一下。

現在天上的那三個小太陽,好像真的化身成了太陽一樣,放出強烈的光芒。唯一好的一點就是,只是亮度高一些,並沒有太陽的那種炙熱的感覺。要不然空間這些農作物還有那些牛牛和蜜蜂們,估計早就被曬得趴窩了。

「爸爸,我要去洗澡。」來到空間中后,小阿福果然精神了許多,在劉雲軒的懷裡指著前邊的小湖說道。

這也就是在劉雲軒的懷裡呢,多少還是有點衝突,要不然估計這小子都能直接蹦湖裡邊去。

兒子大人發話了,劉雲軒自然照辦。不過他也沒著急,先是將當初給大黃療傷用的那個大坑裡的水弄到了外邊,又往裡邊搗蹬進犬,這才給小阿福丟了進去。

泡在湖水裡的小阿福,這下子可舒服了,在裡邊不停的撲騰,不過他抱著的那個佛像可一直都沒有撒手。

看到小阿福滿臉舒服的表情,劉雲軒才算真正的放下心來。剛才小阿福的身子可是太燙了,雖然這是他身體自己在搞怪,劉雲軒也擔心把小阿福給燒壞了。

不過這時候,他看著小阿福懷中抱著的那個佛像有一絲錯覺,好像那個佛像也在往外散發著光芒。而這種光芒並不是被天上的三個小太陽照射后反射的光芒,反倒是像它本身發出來的一樣。

仔細的觀察了一會兒后,劉雲軒又發現了一絲不尋常的地方。

那就是天上的那三個小太陽發出的光芒,並不是一直都是明亮的,而是像會呼吸一樣,一亮一暗。只不過這種暗是相對於最亮的時候來說的,不容易被發覺。

小阿福懷裡的那個佛像呢,劉雲軒也確定了,那確實是人家自己在發光。

因為當天上的小太陽們稍稍暗下來以後,那個小佛像的光芒就會強一些,反之,就會暗一些,正好跟天上的小太陽們形成了互補。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這個無意中得到的小佛像,竟然還跟著天上的小太陽們形成了互動。

等著小阿福在湖裡撲騰了一會兒后,劉雲軒試著再次感受了一下小阿福的體溫,總算恢復了正常,而且現在小阿福的皮膚看著那叫一個好啊,摸起來比以前更滑溜。

劉雲軒在給小阿福擦身子的時候,就多摸了兩把,給小阿福痒痒得一直咯咯的笑個不停。

「爸爸,它空了。」等劉雲軒給小阿福穿好衣服后,小阿福單手抓著佛像遞給劉雲軒說道。

劉雲軒接過來佛像,手感上確實比以前輕了許多,而且這個佛像的身上,還布滿了細密的裂紋。

劉雲軒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是啥朝代的物件,他對這個不了解,但怎麼看也不是現代的工藝品,而且這還是大長老贈送的。

至於裡邊含有啥東西,被小阿福給吸收了,他同樣是不知道。信手的捏了一下,「嘎巴」一聲,整個佛像竟然順著紋路裂了開來。

看著小阿福那有些跨的小臉,劉雲軒有些尷尬。雖然有了裂紋,小阿福對於這個佛像還是很喜歡的,現在竟然被自己給捏壞了。

「爸爸,不好玩,這裡邊是空的。」小阿福指著劉雲軒手中的佛像說道。

劉雲軒低頭一看,在這個佛像的內部,竟然是空的,自己捏開以後,竟然有像滑石粉一樣的粉末從裂縫處漏了下來,灑落在地上。

劉雲軒蒙了,就是傻子現在也知道,這個佛像裡邊原來藏著東西,而現在也不知是被小阿福給吸收了,還是年代太久遠,已經腐朽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