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零六六章善意的謊言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親的身份,我們最好做一下處理。」克拉克想了一下后說道。 「無論他的母親是什麼身份,在當初都是極其隱秘的,有那麼多的合法身份,可能是某國政府的特殊人員。」 「而我們在調查的過程中,完全沒...

爺倆在小貓咪們的房間玩的時間挺長,連著洗澡的,再陪著小貓咪們玩耍,等他們下來的時候劉雲海已經來到了牧場中。△↗,

「哥,喊著我們兩個回來有什麼事情么?小貓咪都這麼大了埃」劉雲海笑著問道。

小貓咪太可愛了,下來的小阿福這懷裡還抱著一個。而小鬍子可是有點不放心,就在小阿福的腳邊亦步亦趨的跟著。

那就是隨時準備著,啥時候小阿福玩夠了,好趕緊把自己的孩子搶回去。不能再讓它落入別人的魔爪。

「這次叫你過來,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也許咱們可能會在西非那邊投資一個咖啡種植園,到時候需要有個人過去坐鎮,傑克會輔助。」劉雲軒坐下后緩緩的說道。

接著他又將昨天跟查理商量的事情簡單的複述了一遍。這也算是在徵求劉雲海的意見,公司別的人外派的時候都會徵求一下呢,更別說自己的親弟弟了。

「可以,正好也到非洲那邊去欣賞一下風景,前段時間到澳大利亞玩得不錯。」劉雲海稍一沉吟就點了點頭說道。

「不過,在技術人員的配備上一定要給我加強一些。咖啡種植畢竟是咱們第一次搞,沒有強大的技術支持,我可是玩不來。」

既然公司需要開展那邊的業務,自己過去是應該的,對於公司現在的人員調配情況他也是很清楚。

而且即使過去那邊,也就是三兩年的時間而已,等著基業穩固了,就可以全盤的交給傑克去打理。

自己哥哥的產業,需要人的時候,自己不上。誰上?打仗親兄弟么,這商場上的博弈,跟戰場差不多,這也算是開疆擴土了。

「過去的話也不會太急,看看查理他們今天會談的情況吧。你們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在美國多陪陪芳芳。」劉雲軒笑著說道。

「看來等明年我們再次啟動旅遊計劃的時候,可以選擇到非洲那邊看看去了。」邊上的劉母聽著兩人的對話后開心的說道。

如今自己的兩個兒子是真正的出息了。現在做生意都找著人家國家談合作呢。至於說對於劉雲海將遠赴海外工作的事情,劉母的心裡是完全沒有任何的負擔。

已經從小山村中走出來了,眼界也開闊了,見識的東西也多了。雖然距離看著遠,可這不是有飛機么。

想兒子了就過去看看不就得了,反正等著蜜雪兒孩子再出生以後,老年旅行團還得繼續呢。小阿福被兒子和兒媳婦教育得不錯,將來的兩個孫女也差不了。

一家人也算是好久都沒有這麼安安靜靜的坐在一起聊天了,平時的時候經常的牧場中都會有很多的人。

現在加西亞和羅德里格斯兩人都圍著自己的媳婦轉悠呢。整個大廳里就自己一家人帶著一幫小動物們,倒是有了幾分當年在靠山村中的味道。

雖然小阿福很想跟著小貓咪一直的玩耍,不過也是被小鬍子趁著他不注意將自己的孩子偷偷的給叼跑了。

害得小傢伙生了半天的氣,一個勁兒的說小鬍子太小氣了,以後都不帶跟它玩的,還從來沒有看過這樣從自己身邊偷小動物的呢。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查理他們也趕了過來,隨同著他們一同過來的還有克拉克。

「查理。跟他們談得怎麼樣?」劉雲軒看著查理問道。

「初步的意向是確定了,詳細的還沒有談。賴比瑞亞農業部會給咱們發過來邀請函。邀請咱們過去談細節。不過看得出,對於咱們的投資,他們還是很歡迎的。」查理點了點頭說道。

「哎,咱們這邊也該開始做準備了,看來明天我還得去蜜雪兒牧場一趟。得邀請里爾教授出山啊,要不然可沒有得力的人選了。」劉雲軒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賴比瑞亞那邊的動作真是太快了。留給自己這邊的準備時間不是很充裕。物資方面的倒是好說,這人才方面的有點難。

「一會兒我跟國內那邊聯繫一下吧,現在也得讓他們動起來了。估計到咱們正式的派人過去,不會超過四個月的時間。」劉雲海也是在邊上說道。

既然已經接下來這檔差事,就得做好嘍。需要注意的事情。今天哥倆兒聊天的時候,劉雲軒也都給了提點。

四個月的時間看著挺多的,可準備準備的也就過去了。那邊可是一切都是從零開始,要是指望賴比瑞亞當地的支持,那是別想了。

他們還指望著公司過去帶動當地的發展,解決人民的吃飯問題呢。

「克拉克,你這邊也得抽調幾個熟悉當地情況的情報員跟著一起過去,要是有什麼變故,咱們也能提前收到消息。」劉雲軒點了點頭后又對著克拉克說道。

也得長個心眼兒,自己這是沒過去投資呢,他們當然是高舉雙手的歡迎。可是等著資金落地以後,要是有人刁難之類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軟實力方面,就得靠著克拉克的情報員幫著掌控,硬實力方面就得指望將來從國內調撥過去的那些安保人員了。

「老闆,人員方面我們也正在選拔,這次過來主要是想跟您彙報一下關於愛德華父母的消息。」克拉克輕聲的說道。

「哦?已經查清楚了么?」劉雲軒笑著問道。

克拉克聽到劉雲軒的問話點了點頭,不過面上卻沒有多少高興的表情。

「怎麼情況很不樂觀么?」劉雲軒皺起了眉頭。

「他的父母已經去世了,我們也探尋到了墓地在哪裡。只是有些麻煩的是,他的父母好像捲入了一些事情,才會被人殺害,這方面的消息,我們就查不到了。」克拉克嘆了口氣說道。

大家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沒想到愛德華的父母好像還有一些非同一般的身份,而且還是被人殺害的。

現在大家也算是理解了克拉克的為難。這樣的消息要是交給愛德華好像有些不好,畢竟他的父母是非正常死亡埃

「他的父親是一名普通的法國人,問題出在他的母親身上,查到的資料全都是化名和假的,現在就連她是哪國人都不好確定。」克拉克又接著說道。

當年愛德華父母捲入的事件應該不小,但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紙質文件。經常搞情報的克拉克就知道,這件事情不簡單了。

現在所獲得的消息,都是通過一點點的蛛絲馬跡拼湊出來的。而愛德華那謎一樣母親的詳細身份,就一點都查不出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們確實是被人所殺害的,而他們的墓地也是被人提前給買下來的。至於購買的人,當初也是沒有留下任何的文件,是買通了當時的墓地管理員偷偷埋的。

現在那位墓地管理員早已經去世了,所以也是更無從查起。

「那愛德華父親那邊還有什麼直系親屬之類的么?」劉雲軒接著問道。

「沒有了,原本他還有個姑媽的,不過也在十幾年前生病去世了。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後人,有些線索還是我們在他姑媽的遺物中發現的。」克拉克搖了搖頭說道。

劉雲軒也是有些犯愁。當初是想著幫愛德華一個忙,最起碼能幫他找到父母,無論生死,對他的心愿也是一個了結。

可現在問題出來了,找到是找到了,可卻引出來一個更大的難題。到底該不該跟愛德華將情況都講清楚?要是說的話,該如何去說?

「你們大家覺得呢?」劉雲軒看著眾人問道。

「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跟愛德華將情況說一下,不過關於他母親的身份,我們最好做一下處理。」克拉克想了一下后說道。

「無論他的母親是什麼身份,在當初都是極其隱秘的,有那麼多的合法身份,可能是某國政府的特殊人員。」

「而我們在調查的過程中,完全沒有受到任何一點的阻礙,就證明了當初整個事件的參與者基本上都不在了或是愛德華母親的檔案根本都沒有留存,僅是一位『不存在』的工作人員。」

對於這些克拉克門清的很,如果真要是涉及到某國政府的事情,在自己那麼大張旗鼓的調查之下,肯定會有人過來警告或是設置障礙的。

可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這也就從側面說明了,無論當初發生了什麼,都已經被湮滅在歲月的長河裡。

「克拉克,你就做一份資料吧。反正也是無法查到詳細的資料了,讓愛德華的心裡也舒服一些吧。最起碼,咱們這個也不算騙他,就算是偏,也算是善意的謊言吧。」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愛德華現在的生活很不錯,如果將實情全部告訴他,肯定會增加他的心裡負擔。自己撒出去了那麼多的人,都沒有查清詳細的情況,愛德華就更不用指望了。

與其讓他的餘生都背負著包袱,還不如讓他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大家想想,也確實是這麼個道理。好在現在已經找到了他父母的墓碑,也算是有了一個祭奠的地方。未完待續。。

ps: 第四更了,忘書沒有食言。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