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零六一章陰魂不散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雖說這樣的事情也是經常發生的,不過多少讓人心裡很不愉快。 現在自己公司這邊還得儘快的將這塊白松露處理一下,要是不能馬上賣掉也得找人幫著好好的封存,將來為了收藏用吧。 松露的保鮮期...

基金會這邊又能有一個創收的項目,蜜雪兒的心情可是好了不少。○看著邊上小心翼夷劉雲軒,好看的大眼睛意味深長的眨了眨。

她本就很聰明,剛才只是因為擔心野生動物的事情而分了心。現在回想起來劉雲軒自打回來以後就一直陪著小心的在自己身邊說話,自然也是想明白了他打的啥注意。

不過嘛這次畢竟是給自己這邊出了不錯的主意,暫時的就先原諒他吧,如果下次再犯的時候再加倍懲罰。

小阿福可不知道自己的老媽差點就讓自己的老爸好看,也可能這個只是延期了一下,將來也許會更好看,回來以後也是滿屋的跑,召集自己的小夥伴們。

人家小阿福現在手底下的小動物們可是涵蓋著海陸空全系的,只要那小手一招,但凡有看見的,就紛紛來投。

這不,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屋子裡各種各樣的小動物們又擠得滿滿登登的。

「媳婦啊,你說小阿福以後上學的時候可咋整,會不會也將這些動物們都給帶過去,我估摸著這些能飛的就是你攔著也得跟過去。」劉雲軒稍稍有些頭疼的說道。

「那有什麼辦法,這些小動物們都很有主意的,你就是管著它們,它們就能聽話了?」蜜雪兒好笑的問道。

牧場中的動物們確實挺聽話的,可也分什麼時候。在小阿福的事情上,那就不那麼好辦了。

尤其是那些游隼,小阿福可是它們妥妥的正牌主人,從來都是以小阿福為第一原則。別說劉雲軒了,就是小芳芳有時候都指使不動它們。

「羅德里格斯。你也別老在牧場里轉悠了,不是說了么,給你也放假,陪著你媳婦去。」劉雲軒看著在門口經過的羅德里格斯說道。

他媳婦也就這三兩天的事情了,這傢伙還忙著牧場中的事情呢。不知道的還得以為自己虐待他,不給他安排假期呢。

「老闆。沒關係的,今天上午做檢查了,可能是後天。主要是我有些閑不住,呆不慣。」羅德里格斯喜滋滋的說道。

如今自己也算是成家立業了,自己的小寶寶也該降生了,如今只要好好的幫著老闆打理好牧場中的事情,這家財萬貫也是早晚的事情。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還應該再追求下啥了,好像以前的那些願望都已經慢慢的實現了。所以現在的他,最喜歡的休閑方式。就是滿牧場的逛游,欣賞牧場的景色。

「哎,不管你了,早晨沒吃多少,中午讓廚房那邊做點打滷麵,好好的吃一頓兒。」劉雲軒擺了擺手無奈的說道。

反正也都在牧場中,就是他媳婦那邊有啥動靜也能及時的趕過去,還是好好的研究一下中午的吃食實在一些。

說到打滷麵。劉雲軒也是有些流口水。好久沒吃了,這段時間吃的都是大魚大肉的。這爽滑勁道的麵條,配上香濃的鹵子,再咬兩口大蒜,嘖嘖,開胃埃

中午的時候小阿福看著劉雲軒大蒜咬的香,也想跟著嘗嘗。不過還沒等送到嘴裡呢,就捏著小鼻子直搖頭。

這蒜也是牧場中精心培育的,「蒜香」比較濃烈,小阿福連煙臭、酒臭都受不住呢,更別說這濃烈的大蒜味兒了。

大蒜確實開胃。劉雲軒一氣兒幹了兩大碗。搞得小阿福很是迷惑,這麼多的東西都裝到哪裡去了呢?自己可就吃了一小碗都好撐,爸爸都吃那麼那麼多。

飯後的時間,自然是帶著小阿福睡美美覺,可劉雲軒睡得正香呢,就接到傑克的通報,甘戈提納過來了。

「甘戈提納,早知道你今天也會過來就等著你一起了。」劉雲軒迎接到甘戈提納后笑著說道。

不用說這是給自己送錢來的,沒想到他們那邊的速度也是挺快的。

「安迪先生,這是那塊白松露的拍賣款,二百三十萬美金的支票,請您收好。要跟您說一下抱歉,這塊白松露沒有傭金返點。」甘戈提納苦笑著說道。

「哦,沒關係,你們也有一些老顧客需要照顧的。」劉雲軒理解的點了點頭說道。

自己這邊能夠給足額的傭金返點,這買方自然也會有傭金的減免,或許這次的拍賣得標者就是屬於那種老顧客里的。

「安迪,不是這樣的,其實這次的這塊白松露,算是我們拍賣行買下的,所以沒有傭金。」甘戈提納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說得我有些糊塗了?你們用不著這樣幫我抬高價格的。」劉雲軒皺著眉頭說道。

這樣的方式不是他想要的,因為這給他一種弄虛作假的感覺,任由那些競拍者拍賣這成交價格也不會低的。只要超過二百萬美元,這都是創紀錄的價格。

看著劉雲軒反倒有些誤會,甘戈提納只好將事情的整個原由,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

原來,那名通過電話競價的購買者,在付款期限到期之前,也沒有付款,也就是說,這個人毀約了。

按照蘇富比拍賣行的交易規則,既然已經拍到了二百三十萬美元,所以這筆錢就得他們來出,這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傭金可言了。

「不是,這種拍賣也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你們不是應該對每個競拍者都嚴格的審查的么?」劉雲軒很是好奇的問道。

「安迪先生,這樣的事情不僅僅會出現,而且還是經常的出現。去年我們拍賣出去的那顆世界第一粉鑽,不還是我們自己買單,雖然說她的價值現在也增長了好多吧。」甘戈提納搖頭笑著說道。

那顆鑽石的價格可是八千三百萬美元呢,這塊松露的價格跟那個也是沒法比的。不過雖說這樣的事情也是經常發生的,不過多少讓人心裡很不愉快。

現在自己公司這邊還得儘快的將這塊白松露處理一下,要是不能馬上賣掉也得找人幫著好好的封存,將來為了收藏用吧。

松露的保鮮期也不長,不論是黑的還是白的,只有剛採摘的幾天內才會最美味。現在那個競拍者明顯的晃了自己這邊一下,最起碼他以後的拍賣權是會被全面封殺的。前期的保證金,也別想要回去了。

「那這個價格還算是這塊白松露的成交價格么?」邊上的蜜雪兒好奇的問道。

「蜜雪兒夫人,這個價格已經作廢了。」甘戈提納苦笑著說道。

要是正常的拍賣,安排公司的工作人員給送過來就好了,或是直接打到協議上留著的基金會的賬號上。

可這次不正常了,這不僅僅是耍自己這邊一道,更是間接的耍了拍品主人一道,所以他才親自過來跟劉雲軒解釋清楚。

錢是一分不差足額的給付了過來,可這事畢竟好說不好聽的,要是劉雲軒再遷怒自己公司這邊,這一千多萬的傭金返點可就白花了。

「甘戈提納,這個競拍方是什麼人?方便透露么?」劉雲軒好奇的問道。

他是純粹的好奇,估摸著能參與拍賣的人所交付的保證金也不會太少,可人家就是不在乎,就是這麼任性的玩一把。

昨天他也在現場來著,後來的拍價都是膠著的上升的,這不可能是那個人腦袋一熱,嘴滑了才報出這個數字來。

而且既然有心思購買的,肯定在財力上也不會差。干出這樣的事情,恐怕這大大小小的拍賣,他都難參與了。

反正劉雲軒是覺得,這樣的行為是得不償失的,因為二百多萬的美金在他現在看來,真心一點都不多。

「這倒是沒什麼,也許過幾天媒體也會將這個人的消息給報道出來。他是日本的一名富商,名叫小野寺,以前的時候倒是在我們這邊競拍過不少的藝術品。」甘戈提納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小野兩個字,劉雲軒的腦子裡自然的就聯想到了小野正雄,沒準這就是一家子的,要不然咋會這麼巧呢?

「甘戈提納,這個小野寺的家裡是做和牛生意的還是漁業生意的?」劉雲軒詢問道,他想確定一下,因為甘戈提納這裡肯定有競拍者的大概資料。

「安迪先生,難道您認識他?他的主要業務就是和牛的養殖。」甘戈提納反倒有些驚奇的說道。

這下換成劉雲軒苦笑了,蘇富比這邊應該是跟著吃了自己的瓜落了。

不過他心裡也是跟著來氣,這個小野家族還真是陰魂不散。原本就打算找個機會將來將他們連根拔起呢,現在這心思就更加的迫切了。

「哦,我是隨便的猜一下的,畢竟在日本本土上還是這兩個行業的富翁多一些。不過以後對這個家族,多少也得關照一下了。」劉雲軒搖了搖頭敷衍的說道。

自己跟小野正雄對賭的事情,外界知道的人很少,小野正雄也不會滿世界的嚷嚷去。但既然他冒了出來,自己要是不表明一下態度,在甘戈提納這邊會覺得有問題。

反正以後就是對小野家族出手,也算是有了個好借口。雖然這個借口在外界看來會有些小肚雞腸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