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六三章沉默的葬禮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下來。 九點多鐘的時候。傑爾鎮長和馬丁治安官帶著棕泉鎮的鎮民們和蜜雪兒牧場的人也趕了過來。不管怎麼說,得克薩斯紅狼都是棕泉鎮的吉祥物,也算是趕過來送它們最後一程吧。 「把棺蓋都打開吧,...

清早起床,美美睡了一覺的劉雲軒可是很精神。彷彿卸下了什麼重擔一樣,現在感覺整個身子都是通泰無比。

稍稍試著催發一下內力,仍然沒有任何的效果。劉雲軒知道,內力真的失去了,也許將來機緣巧合之下還有獲得的機會。不過目前看來,希望渺茫。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劉雲軒也只好用這句在華夏耳熟能詳的話語來安慰自己。

到小阿福的房間給他鼓搗起床,爺倆又鬧了一會兒才去洗漱。這是每天的固定程序,要麼是劉雲軒去鼓搗小阿福,要麼小阿福早起過來鼓搗劉雲軒。

下得樓來跟著大家一起享用美味的早餐。布洛克和阿什兩人昨天都沒有離開,因為今天他們會跟著參加一場比較特殊的葬禮——狼的葬禮。

在那些狼皮被運回來以後,傑克就聯繫人幫著與它們的身體縫合在一起。

這也是技術活,首先你得分辨出對應的狼的身體與皮,而且還要手藝好的,要不然劉雲軒那關鐵定過不去。

一天的趕工,總算完成,花多少錢劉雲軒不在乎,能讓這些狼沒有任何損失的入葬,也算了了自己的一宗心愿。

那塊狼群遇襲的地方,也被布洛克在會議上通過,無償的贈送給了劉雲軒的野生動物保護基金。

提議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反對,左右地方也不大,劉雲軒也不會用這個地方來牟利,順水推舟的也就都通過了下來。

九點多鐘的時候。傑爾鎮長和馬丁治安官帶著棕泉鎮的鎮民們和蜜雪兒牧場的人也趕了過來。不管怎麼說,得克薩斯紅狼都是棕泉鎮的吉祥物,也算是趕過來送它們最後一程吧。

「把棺蓋都打開吧,讓這些狼們再看它們的同伴最後一眼。」臨裝車前,劉雲軒對著傑克說道。

隨著這些棺蓋的打開。看著一匹匹狼安靜的躺在棺木中,劉雲軒的心頭也是有些發酸,蜜雪兒帶著孩子們更是低泣起來。

首領狼先是帶著狼群來到劉雲軒的跟前,集體的躺在地上,亮出了自己柔軟的腹部,這是這些狼對劉雲軒所要表達的謝意。

邊上的人們看著都很受觸動。誰說野獸無情?只是因為相處的少,雙方之間少了那一絲理解與溝通。

「去吧,跟你們的兄弟姐妹們告別吧,以後它們再也不會受到傷害了。」劉雲軒擦了一下眼角滴下的淚水,對著狼群說道。

狼群們重新站起身子。在這些棺木之中依次走過,最後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不同的棺木旁,低著頭,輕輕舔著棺木中的狼屍。

雖然狼群中沒有多少的家庭概念,可這些狼畢竟不同。它們都經常的回牧場中喝一些空間水,有些狼更是從小的時候就跟著喝。要不是如此,它們可能真的被那些人全都給收拾了。

狼群再次的長嘯過後,劉雲軒讓工人們合上館蓋裝車出發。

這次的車隊同樣的浩大無比。因為這次給這些狼來送行的人更多。牧場中除了留下看守牧場的保衛人員,其餘的人全都跟過來了。

對於這些狼大家都很熟悉,只要這些狼回來的時候。大家或是看熱鬧,或是找一些相熟的狼,總會過去看一看。

在他們的眼中,這些狼一點都不兇狠,反倒感覺很調皮。在它們高興的時候,也會讓你湊過去偷偷的摸一把。即使不高興。頂多也是起身離開,從來不會對你露出兇惡的表情。

車隊在前行。道路前方的車輛也會自發的讓開道路,有些生活在附近的人。自動的加入到送行的隊伍中來。

這是一支特殊的送行隊伍,只有車輛引擎的轟鳴聲,你聽不到任何鳴笛的聲音。雖然很多的人都沒與這些狼接觸過,可從新聞上看到它們悲慘的遭遇也是很同情。

因為這麼久以來,在野生動物保護區區域內,沒有任何一宗狼傷人的報道。即使在山中打獵與這些狼相遇的時候,它們也是保持警惕的慢慢撤離,從不會發起攻擊。

等著來到距離那個山谷不遠的山腳下,大家才發現,這裡竟然還聚集著很多的人。這裡邊有很多的熟面孔,都是基金會的會員。

不知是誰將消息散發了出去,才會讓這麼多的人也趕過來參加這次的葬禮。

「謝謝大家1劉雲軒嘴角扯動了半天,也僅說出了這四個字。

大家也只是點頭以沉默回應,此時說什麼都顯得很蒼白。

寂靜無聲的前行,棺木雖小,仍有四人相抬,狼群緊隨其後。林間的小動物們彷彿也感受到了氣氛的凝重,都是躲在遠處觀望,就連鳥兒都沒有發出叫聲。

狼屍很多,所以墓室挖掘的範圍也很大,劉雲軒不想它們休息的時候太憋悶。

「大大,咱們的狼還會像以前那樣多嘛?」將棺木並排的放進墓室中時,芳芳拉著劉雲軒的手哽咽的問道。

「芳芳不哭,咱們的狼會越來越多的。以後它們再也不會隨意的被人欺負了,都會好好的活著,生一堆小狼。」劉雲軒擦著芳芳的眼淚安慰的說道。

牧場中跟這些狼最親近的就是小芳芳,這些狼剛到牧場中的時候就是它們陪著芳芳一起玩耍。更是有好些的小狼,剛生下來不久,芳芳就找它們一起玩。

劉雲軒不能認清每一匹狼,可芳芳能。每次有新的狼加入狼群的隊伍,芳芳都會過去跟著檢查一下,順便的幫它們起個名字。

雖然跟劉雲軒一樣,芳芳起名字也有些費力與糊弄,甚至有很多都是重複的,可她還是能分清每一匹。

自打狼群遇襲以後,她都不知道偷偷的哭過都少回,直到幫著那些狼參加恢復訓練,才慢慢的好了起來。

這些劉雲軒都知道,可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小芳芳。有些事情只能靠她自己去經歷、去感悟,這是成長所必須的代價。

雖然有了劉雲軒的安慰,芳芳的心情也沒好多少,反倒哭得更大聲,因為放到墓室中的棺木越來越多。

受到芳芳的感染,小阿福的心情也不怎麼好。他這一心情不好了,大家原本就比較沉重的心情,又增加了幾分。

「蜜雪兒,你帶著阿福到車上休息一會吧,別再累壞了身子。」心裡知道怎麼回事的劉雲軒對著蜜雪兒說道。

蜜雪兒點了點頭,心情沉重之下,也是覺得有些疲憊。

「去吧,留下你們的印記,這裡將永遠屬於你們,我不會讓任何人隨意的過來打擾。」覆好土,又將準備好的樹木栽種上后,劉雲軒拍了拍首領狼的腦袋說道。

劉雲軒的準備很充分,早就讓人刻好了多塊記錄著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的石碑,也會讓人定期的到這邊來查看。

他不想隨著時間的流逝,人們就將這裡發生的事情遺忘。哪怕將來自己去世了,他也想人們記得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

在首領狼的帶領下,狼群四散開來,在這邊區域中留下它們獨有的氣息。這裡是它們的安息之地,容不得任何野獸的侵犯。

四散的狼群匯聚后,發出經久不息的長嘯聲,直到它們的聲音發啞,才慢慢的停下來。整個葬禮的過程大家都很沉默,也唯有此時的狼嘯宣告著這場葬禮的結束。

跟過來的吳宇森也是將全程都記錄了下來,這是他所作的宣傳片的最後一個部分。可拍攝到這裡,他竟然有些不知道如何取捨,不知道該剪去哪一部分。

「woo,這裡就單獨做個短片吧。」特拉沃爾塔拍了拍吳宇森的肩膀說道。

他的心中同樣的震撼,也知道這時他才稍稍的理解了一些劉雲軒的心情。自己還是個局外人呢,作為這些狼主人的劉雲軒,該是怎樣?

「芳芳,咱們回去吧,這些狼也得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劉雲軒來到抱著首領狼大哭不止的芳芳跟前勸說道。

「大大……我……我很想它們。」芳芳一邊擦著不停留下的淚水,一邊斷斷續續的說道。

「好了,不哭。芳芳是最乖的孩子,回到牧場后,芳芳要好好的照顧它們。」劉雲軒將小芳芳抱起來幫她擦著眼淚說道。

小芳芳這次也是太傷心了,返程的路上哭得太累了,伏在劉雲軒的懷裡沉沉睡去。可就是如此,她還經常的抽噎一下。

「安迪,我們先離開了,將來你的電影拍攝的過程中,有需要我們這邊配合的,直接告訴我們就可以。」回到牧場中后布洛克來到劉雲軒的跟前說道。

「謝謝你們,等過幾天的開機儀式,你們要是有時間的話也過去參加一下吧。」劉雲軒將小芳芳交給自己的弟弟后看著兩人說道。

這次影片的拍攝可能需要阿什幫忙的地方多一些,因為按照老吳的意思,這次電影的取景地也很多,而且有些也是在保護區之內,到時候阿什過去幫忙溝通會更加方便一些。

「沒問題,只要有時間我們一定會過去的。」阿什點了點頭說道。

這都是小事兒,劉雲軒將這天大的功勞都讓給了自己,過去捧捧場,也是應該的。未完待續

ps: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