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六零章喝多犯錯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婦啊,昨天我又喝多了,到底咋了?」劉雲軒十分心虛的問道。 這得問好了,然後才能有針對性的哄老婆,要不然人家一問你知道錯了?錯哪了?自己咋說埃 「咋了?你自己看看吧。」蜜雪兒給小阿福整理...

一夜的喧囂過後,睡得迷迷糊糊的劉雲軒覺得渾身疼,尤其是胳膊,麻麻的木木的,好像都沒有了知覺。

睜開眼睛一瞅,好嗎,小阿福正枕著自己的胳膊呼呼大睡,臉上還掛著淚痕。還不止小阿福,二貨的腦袋竟然也枕在了自己的胳膊上邊,現在正四仰八叉,舌頭掉在外邊,看那樣睡得也挺香。

在向周邊看了一下,大黃、板栗、首領狼,還有幾匹得克薩斯紅狼,滿滿的躺了一屋地。

劉雲軒用力的搖晃了一下腦袋,再仔細一看,這是自己的房間啊,蜜雪兒也在床上睡覺呢,可自己咋就跑地毯上帶著阿福跟這些狼們睡一起了呢。

腦袋有點疼,他知道了,這是自己又喝斷片了。

現在只恍惚的記得,好像是昨天看完了那些視頻,然後就跟著大家狂歡。好像還告訴了傑克和羅德里格斯他們,今天放假一天繼續慶祝也不怎麼的。

然後剩下的記憶就是喝酒、不停的喝酒,好像帕卡琳娜的父親被自己灌多了,再然後,就不知道了。

再看看床頭柜上的鬧鐘,竟然都已經下午三點多了,怪不得覺得這麼熱呢。現在天氣本就熱,再加上這邊這些狼都擠著自己睡,自己沒出痱子都是萬幸了。

費力的從二貨的身下將胳膊抽了出來,將睡得美美的小阿福放到了床上蜜雪兒的懷裡。沒成想,一下子倒是把蜜雪兒驚醒了。

「你啊,以後可別再這麼喝酒了。一喝多了誰的話都不聽。」看著劉雲軒那略帶討好的表情,蜜雪兒蹙著眉頭說道。

劉雲軒一看,這是要遭啊,女皇大人這次好像是真生氣了。以前的時候頂多甩自己一眼鏢,現在這帶搭不理的。昨天自己到底是做了啥天怒人怨的事情埃

「那個,媳婦啊,昨天我又喝多了,到底咋了?」劉雲軒十分心虛的問道。

這得問好了,然後才能有針對性的哄老婆,要不然人家一問你知道錯了?錯哪了?自己咋說埃

「咋了?你自己看看吧。」蜜雪兒給小阿福整理了一下睡衣。將晾著的小肚皮給蓋起來后,就將平板電腦丟給了劉雲軒。

對這人她也是很無語,不過這次一定得給他個深刻的教訓,要不然這人以後還得喝得胡天胡地的。

劉雲軒接過平板電腦打開后,就看到桌面上有個視頻文件。文件的名字就叫「點我」。這一下心裡多少有了點底,雖然老婆留下了自己的「罪證」,但還能開玩笑,證明只要自己態度誠懇,還是能取得老婆大人的原諒的。

等著劉雲軒將整個視頻看完的時候,他這汗也下來了,不是熱的,嚇的。昨天晚上太胡鬧了。就是把自己老婆這關過去了,自己老媽那一關也難過。

自己昨天確實又喝多了,犯下的罪過也很大。喝多了的自己。不僅僅給身邊的那些小動物們倒酒喝,還給小芳芳她們喝,就連小阿福都給灌了一點點。

開始的時候,有著大家的阻攔,沒有成功。可看著這些小動物們喝得過癮,再加上桃花酒的香氣。小芳芳她們也忍不住了,都偷偷的就著自己的酒碗喝了一大口。

這下好了。小阿福是最快醉倒的。小臉紅撲撲的,走路也離了歪斜一個勁兒跑偏。向著蜜雪兒走去的時候摔了好幾個屁墩。

小芳芳她們也沒堅持多久,也是坨紅著小臉,坐在那裡傻樂。小嘴裡叨叨咕咕的也不知道說的是啥,說一會兒笑一會兒的。

而小阿福呢,雖然也喝多了,小傢伙卻很精神,說啥不睡覺,你要想給他抱著睡覺,他就哭個不停。

雖然後邊的視頻沒有了,估摸著也是蜜雪兒生氣拍不下去了,不過腦補一下也知道,自己肯定是抱著小阿福帶著狼們回樓上睡覺的。

「那個,老婆啊,我以後喝酒頂多喝一斤成不?以後保准不再多喝了。」劉雲軒繞過床頭,來到蜜雪兒的身邊可憐巴巴的說道。

「你啊,以前喝酒也沒看你這樣,以後再這樣,將來我們娘三自己過去。」蜜雪兒點著劉雲軒的眉心,拿出了自己的殺手。

你愛改不改,不改也成,頂多咱不跟你一起過了,看你一個人咋辦。

看到自己的老婆終於有所緩和,劉雲軒也是不停的點頭繼續認錯。

可他還沒認完錯了,睡夢中的小阿福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句「喝,幹了」,讓蜜雪兒這陰轉多雲的臉上,立馬又是多雲轉大暴雨,有可能還伴著颱風與海嘯。

劉雲軒傻眼了,這小阿福忒能折磨人了,雖然昨天晚上自己說的這個「喝」字和「幹了」也比較多吧,你學啥不好,偏把這兩句給學了去呢。

看著橫眉冷對自己的蜜雪兒,劉雲軒也不知道再說啥了,只好討好的笑了笑,還是趕緊閃人,把這一身的酒氣洗掉吧。

看著橫躺豎的狼們,他也是愁,這些狼肯定也都喝多了,要不然憑著它們在野外生存那警覺的性子,自己都起來這麼半天了,早就把它們驚醒了。

不過也沒工夫管它們了,先讓它們睡著吧,自己把難關先渡過去再說吧。

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人也精神了好多。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二貨同志正在向自己這邊張望,只是那小眼神兒也是有點迷離,看著就透著傻乎乎的。

劉雲軒先是伺候著正在生氣中的親親老婆起床洗漱,又將小阿福鼓搗醒,給他來了一杯涼爽的西瓜汁,讓小傢伙也清醒一下。

還行,小傢伙昨天喝的不是挺多,現在酒勁兒也過去了,又美美的睡了一大覺,在涼爽的西瓜汁刺激下,一下子就精神了起來。

小傢伙這一精神,就從床上爬了下來,找地上正睡覺的這些狼還有大黃和板栗它們玩耍。只是因為它們昨天都是第一次喝酒,確實醉得厲害,雖然被小阿福給搖晃醒了,不過也都是無精打採的看著小阿福,頂多伸著舌頭舔他的小手一下。

「爸爸,它們都不起來玩。」小阿福委屈著小臉,跑到劉雲軒跟前兒來告狀。

「阿福啊,它們還沒睡醒呢,它們都比較貪睡,爸爸帶你下去找別的動物們玩去。」劉雲軒在蜜雪兒的注視下,有些尷尬的解釋著。

他總不能說,這事兒怪爸爸啊,爸爸把它們都給灌多了,就連你昨天都被灌多了。

可等他帶著小阿福來到樓下的時候,就更傻眼了。

樓大的大廳中各種動物更多,睡姿也是千奇百怪的。有幾隻小老虎還跑到了小狗熊的身上睡覺,完全把他當成了熊皮墊子。

「里爾教授、y、勞爾,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啊?」劉雲軒將小阿福丟給那些游隼和鸚鵡們后對著坐在客廳中正喝茶閑聊的幾人問道。

「什麼時候呢?好像我們上午就來了,還在這邊吃的午飯,下午又聊了這麼半天。」里爾教授喝了一口茶后揶揄的說道。

他們也是得到消息,那個盜獵組織的人落網了,想著過來這邊跟著慶祝一下,誰成想來到這邊就看到一堆動物霸佔了客廳睡覺的場面。

跟傑克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昨天都被無良的劉雲軒給灌多了,一直鬧騰到早晨才睡覺。

「嘿嘿,昨晚一時興起,有些失態。對了傑克,沃克咋樣了?」劉雲軒嬉笑了一句有對著傑克問道。

剛才看視頻的時候也看到了,沃克是最早被自己灌多的人,被傑克帶人給扶走休息去了。

「沃克還在樓上睡呢,估計也快醒來了吧。」傑克笑著說道。

他是僅有的幾個沒被劉雲軒灌到的人。他見機的比較早,看到老闆上樓又搬下來兩箱桃花酒以後,他就知道,今晚上這幫人要遭殃了。所以借著扶沃克休息的時候就直接遁了。

不過他可沒有走遠,只是讓劉雲軒看不到自己而已。他怕劉雲軒有什麼緊要的事情吩咐自己再給錯過了,隨後他就看到劉雲軒連人帶動物的都給灌翻了。

不過他也看到了自家老闆可愛的一面,被老夫人拎著耳朵教訓,他也是乖乖的坐那裡傻笑,看著也挺有意思的。

「傑克,你想啥呢?」劉雲軒看著傑克明顯的神遊物外的狀態好奇的問道。

「哦哦,沒什麼。對了,今天早晨的時候李先生也打來了電話,在華夏的圍剿行動也開始了,今天還會打電話過來的。」傑克趕忙的說道。

剛才想起自己老闆的樣子,這不知不覺的就有點走神。

這可不能讓自己的老闆給發現了,要不然自己的小鞋不定得穿多久呢,就像昨天老闆讓人喝酒一樣,那話都一套一套的,你要是不喝你都會愧疚的。

「不知道能不能在華夏將他們一網打盡,這幫人太可恨了。」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雖然還沒有華夏那邊確切的消息,可看到美國這邊他們的據點情況也能推斷出個差不離來。

美國這邊僅僅是他們的一個周轉地,華夏那邊可是他們的獵殺地埃未完待續

ps: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