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五五章胎記?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蜜雪兒看到劉雲軒沒有反應開口問道。 「呃,我也不知道啊,你看看吧,這也不像是燙的啊,瞅著倒像是胎記,可小阿福都這麼大了,咋才出來埃」劉雲軒也是不知道這是啥情況。 這肯定不是燙的,也不像...

回到安迪牧場中的時候天還沒黑呢,先是過去看了看那些受傷的狼們。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雖然幾天沒見,它們對假肢的適應又好了一些。裝得少的那些已經與正常時候無異了,當然了這指的是生活方面的,要是還出去干仗的話可不成。

從這邊一拐彎兒就是和和美美的豪宅,小阿福這可是有些日子沒見它們倆了,到這邊后就直接拐了進去。等劉雲軒他們過去的時候,小傢伙正騎著和和玩呢。

「阿福,咱們還得吃晚飯呢,給和和美美帶過去好不好?」劉雲軒只能跟小阿福商量。

現在小傢伙的脾氣也有點倔,打擾了他玩耍的興緻就給你哭鼻子。看現在這狀態,暫時的跟和和美美是分不開了。

帕卡琳娜的父母看著自家的閨女跟著大熊貓那也很熟悉的玩耍,心裡也是不住的感慨。

能夠遇到劉雲軒真的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這樣跟著大熊貓背靠背坐著一起玩耍的機會,可不是你有多少錢或是有多大的權就能實現的。

而自家閨女不僅僅實現了,在這邊每天還都是好吃好喝的,接受著高級家庭教師的輔導,那些貴族家庭的孩子們恐怕都沒有自家的閨女過得滋潤。

既然小阿福回來了,還要將和和美美也帶到主屋那邊一起玩耍,他的那些小夥伴們自然全都召集個遍。

小阿福老大都搖旗了,這幫小動物們哪敢不響應號召?腿長的地上跑,腿短的跟著坐電瓶車。這也就是過來的時候開的電瓶車多,要不然這幫小動物們想搭順風車都坐不下。

等著帕卡琳娜的父母看到這麼一大幫的小動物們給孩子們簇擁在中間,他們也算是知道為啥自己閨女不想著到別的地方去玩耍了。

別說是自己閨女了,要是自己沒有工作的話,成天的吃喝不愁,剩下的就是跟這些小動物們一起玩,沒事的時候欺負一下小老虎或是小獅子。恐怕自己都會想著賴在這裡。

晚上用餐的時候,外邊的天空就開始慢慢的陰了起來,牧場中的工人們可是很興奮。

最近的旱情越來越嚴重,這要是能下一場大雨。不僅僅能緩解一下旱情,牧場上的牧草長勢也能更好一些。

「今天回到家中,咱們就品嘗一下我們華夏的菜式。」開飯的時候劉雲軒對著帕卡琳娜的父母說道。

他可沒把這兩人當成外人,因為帕卡琳娜的關係,更像類似於好朋友一樣的存在。主要是帕卡琳娜的小嘴兒太甜。人也乖巧。

「上次帕卡琳娜回去的時候就說在你這裡吃到好多的好吃的,看來今天我們也能享受一下了。不知道你這裡有沒有你們華夏的白酒?我也要好好的品嘗一下。」經過兩天的相處帕卡琳娜的父親也算是放開了,拿出了屬於戰鬥民族的豪邁。

「哈哈,別的沒有,白酒有的是,管夠。」劉雲軒高興的說道。

他現在心情稍好,每天也就小酌一下,主要是他想放開了喝也沒人陪他埃這下好了,帕卡琳娜的父親這喝伏特加長大的人,這酒量應該沒的說。

邊上的傑克也有點小期待。

自家老闆的酒量。單打獨鬥的情況下好像還沒有碰到對手呢。真的希望帕卡琳娜的父親堅挺一些,給老闆拿下。他甚至都想著是不是開個盤口,跟查理他們聯繫一下。

菜是好菜,酒是美酒,雖然有一幫小動物們來回的在桌子底下搗亂,也是無法阻擋兩人喝酒的興緻。

帕卡琳娜的父親酒量確實不錯,如今也是一斤多下肚了,僅有幾分微醺之色。孩子們可沒工夫聽他們喝酒聊天的,逮著自己愛吃的一頓猛吃后就跟著小動物們玩了起來。

「看來今天晚上能下點雨了,這可真不容易埃」聽著外邊轟隆隆的雷聲。劉雲軒將碗里的酒喝下后說道。

「老闆,我吃好了,先出去看一下,看樣子今天晚上的風也不會校」羅格里格斯介面說道。

他早就想著去外邊看看了。雖然他也知道工人們能將外邊都弄好,可他就是這個性子,不親眼看一下,他就不能放心。

牧場大,要是趕上大風雨的話需要照看的地方也多。尤其是在這段時間一直都很乾旱的情況下。

「行,順便的告訴動物園那邊。要是下雨的話這些小動物們就留在這邊陪孩子們玩吧。」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孩子們跟動物們玩的時候這笑聲就沒有斷過,尤其小阿福,一會兒欺負一下這個,一會兒欺負一下那個的,可是真開心。

別人看到小狗熊的時候,多少都有一些害怕的。可是帕卡琳娜的父親看到它可一點都不怕,甚至還往小狗熊的食盆里送了一大塊肉。小狗熊很高興,很是禮貌的站起身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是小狗熊跟劉雲軒學的,感謝誰、對誰表示友好,要麼拍肩膀,要麼給你來個熊抱。

「我的小祖宗啊,你可別往外跑。這雨可大,再給你淋出病來。」劉母看著小阿福要往外出溜一下子就給他逮了回來。

盼望已久的雨水終於降了下來,還不小,外邊的工人們也是嗷嗷怪叫的慶祝著。小阿福就是聽著這個了,想著到外邊看看發生了啥事。

「奶奶,癢。」小阿福一邊撓著自己的小屁屁一邊說道。

「來奶奶看看,是不是蟲子給咬了。」劉母扒開小阿福的褲子說道。

小阿福成天跟這些動物們混在一起,雖然這些動物們也都是按時清潔檢疫的,但也備不住哪隻身上就可能有個小蟲蟲。

劉母仔細的檢查了一番,小阿福白白的小屁屁上連個紅點都沒有,也就沒往心裡去。這小傢伙本來痒痒肉就多,不定怎麼蹭著了呢。

喝好,可不是要喝倒。劉雲軒和帕卡琳娜的父親兩人喝了三瓶,都過了癮,喝得剛剛好。有著白酒助興,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拉近了好多。

也聊了一些俄羅斯國內的事情,對於這些劉雲軒也是在新聞上看過報道。只能跟著說些吉祥的話,這些事情,他就更是有心無力了。

酒喝得也不算少,聽著外邊的雷聲和雨聲,這困意也是頻頻的襲來。其實這也主要是因為劉雲軒最近的精神一直都沒有得到太好的放鬆的關係。

說白了他現在看著沒事人似的,也是損傷挺大的。內力到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他也死了這條心了,估摸是沒指望了。

原本用的好好的內力,這突然之間就沒了,在劉雲軒的心中,跟小阿福失去心愛的玩具或是小動物的感覺也差不多。今天喝了不少酒,再加上狼群事件也到了即將收尾的時候,所以這心情也好了一些。

不過他正在床上找周公的時候,卻傳來了砰砰地砸門聲音。看看鬧鐘,才晚上九點多鐘,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打開房門一看,好嘛,原來是小阿福這臭小子抱著玩具熊貓站門口呢。

「阿福,怎麼不睡覺啊,今天不是有好多的小動物們么。」劉雲軒蹲下身子將小阿福摟進懷裡問道。

「爸爸,屁屁癢。」小阿福睡眼惺忪的撓著自己的小屁屁說道。

「來爸爸給阿福看看。」劉雲軒說完就給小阿福抱進了屋裡。

晚餐的時候,他吃飯也聽到了小阿福跟自己的母親說過屁屁癢,不過也就那麼一陣。現在小傢伙又說癢了,可得重視起來,別是啥皮膚病之類的。

可是他揭開小阿福的小睡褲后,卻有點傻眼了。原本小阿福白白嫩嫩的右半邊屁屁上,現在正有一個圓形的暗紅櫻

「雲軒,怎麼啦?」躺在床上的蜜雪兒看到劉雲軒沒有反應開口問道。

「呃,我也不知道啊,你看看吧,這也不像是燙的啊,瞅著倒像是胎記,可小阿福都這麼大了,咋才出來埃」劉雲軒也是不知道這是啥情況。

這肯定不是燙的,也不像是啥皮膚玻因為這個印記上的皮膚跟別的地方一樣,仍舊很光滑。劉雲軒碰了碰,小阿福也沒有任何的不適。

「阿福,一直癢么?還是一陣一陣的癢?」蜜雪兒過來查看了一下后又對小阿福問道。

「外邊響,就癢。」小阿福想了一下后說道。

小阿福剛說完,外邊又傳來了一陣雷聲,還挺大,就像是在主屋上空炸開一樣。雷聲響起后,小阿福的小手就撓了撓小屁屁。

兩口子這下子傻了,面面相覷的不知道說啥。這還第一次聽說這打雷還能打出印記的,還能讓人發癢的。

「雲軒,這個……這個是不是跟小阿福出生時的那道閃電有關啊?要不然小阿福怎麼會跟動物們的關係這麼好呢?」蜜雪兒有些猶豫的說道,可說完以後她又趕忙的搖頭,「也不對,以前也打過雷啊,小阿福都沒事呢。」

劉雲軒聽到蜜雪兒的話,心中猛的一動。

有了蜜雪兒的提醒,他才察覺到,今天晚上紅色的閃電貌似多一些。而只有這紅色閃電劃過,雷聲響起的時候,小阿福才會說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