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四零章野生動物走私之王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息,也算是咱們比較幸運吧,這次咱們扣押的兩個人,有一個竟然屬於他們的內部人員。今天我就會返回去,調撥人手徹底的追查這個事情。」 康尼說完后就掛斷了電話。這次主要就是告訴老闆一下,有詳細的消息了...

三天的時間,就在劉雲軒焦急等待中緩慢的度過。√∟,有了希望,他就跟著期盼,可遲遲沒有消息傳回來他又跟著擔心。

卑翊和李明哲他們都被劉雲軒給打發走了。開玩笑,現在李新月的肚子里有了孩子,你這要不回去,估計李老爺子都得拎著棒子過來削自己。

有些抱歉的是,恐怕李新宇的婚禮這次劉雲軒沒法過去參加了。這次蜜雪兒懷的是雙胞胎,劉雲軒也不敢帶著她進行這麼老遠的飛行了。

除了李新宇有點小遺憾以外,李明哲倒是沒認為有啥。那也就是走個過場的事情,劉雲軒去與不去的,有這份心就中了。再說了,等著李新宇結婚完了,就得到美國這邊主持肉製品廠的事情來,小哥倆以後相處的時間也長著呢。

這三天里阿什主管也都在這邊,甚至順手給劉雲軒幫了個小忙,那些鴕鳥和火烈鳥已經運送了過來,而且在阿什的特批下,提前結束了隔離期。

這一下子小阿福可是美得不行,自己的坐騎又來了啊,當天就騎著自己的那頭鴕鳥滿牧場的瘋跑開了。

在小阿福的心中還是比較中意鴕鳥坐騎的,因為它們腿長、站得高。自己看著周圍的東西也遠,而且這鴕鳥飛奔起來的速度可一點都不慢。

現在當然不會像在智利那樣沒有絲毫的準備,讓這牧場中的工人們給這些鴕鳥設計好了全套的騎乘配件,現在孩子們騎著這些鴕鳥那是更穩當了。

不過也有點小意外。那兩隻小火烈鳥寶寶有點不認爹媽,估摸著這段時間都是跟著阿福媽媽混的,就以為這個就是自己的媽媽了。而那些大的火烈鳥呢,也有些不敢認它們的孩子。

劉雲軒也只好由著阿福繼續扮演他的媽媽角色。就是不知道這倆小火烈鳥寶寶在阿福的養育之下將來長成什麼樣子。

「老闆,康尼那邊有消息傳過來了,他要跟您親自說。」劉雲軒正看著小阿福騎鴕鳥玩呢,傑克氣喘吁吁的從遠處跑過來說道。

聽到傑克的話劉雲軒的心裡就是一震,這肯定是康尼有好消息傳過來了,要不然他不可能跟自己親自彙報。沒消息的話。他也不會想著聯繫自己了。

「快,咱們快回去。」劉雲軒讓陪著的保鏢幫著照看一下阿福后,就跟著傑克向著主屋裡跑。

留下的保鏢有點鬱悶,老闆交給自己的這個任務太重大了。現在自家的這個小公子是那麼好看著的么?再說了人家現在是有坐騎的人,鴕鳥的大長腿甩起來自己也追不上埃

而且別看小公子現在年紀不大,懂得也挺多的,還古靈精怪的,今天這個任務可不照著地獄魔鬼訓練的強度差多少。

果然,他還沒想完呢。小阿福就沖他笑了笑,然後就騎著鴕鳥跑開了。他有啥輒,在後邊追唄。好在還有電瓶車能代步,只要小公子不跑出自己的視線就好了。

劉雲軒可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小阿福都成了保鏢們認為最難看護的存在,快步的跑回主屋后就撥通了田園救助中心那邊的視頻電話。

「老闆,有好消息了。」看到劉雲軒后,康尼很是興奮的說道。

「好,說說。怎麼個情況。」劉雲軒滿意的點點頭后問道。具體如何獲得的他不想知道,也用不著知道。他只要知道結果就好。

「老闆,那兩個人是大馬國的人,他們的組織者也是這個國家的人,也許說出來一個名字,阿什主管和特利一定不會陌生。」康尼看著站在劉雲軒身邊的阿什和特利兩人說道。

「康尼,你就別賣關子了。快快說吧。」劉雲軒無奈的說道。不過他現在心裡也是大定,康尼手裡頭肯定是掌握了非常了不得的證據了。

「哎,沒想到竟然會是跟他有關係。」還沒等康尼開口,特利嘆了口氣說道。

「看來特利先生已經想起來是誰了,正是大馬國在2011年被判刑的那個黃良。」康尼在視頻中點頭說道。

「老闆。您放心吧,我這邊已經挖出來了一些信息,也算是咱們比較幸運吧,這次咱們扣押的兩個人,有一個竟然屬於他們的內部人員。今天我就會返回去,調撥人手徹底的追查這個事情。」

康尼說完后就掛斷了電話。這次主要就是告訴老闆一下,有詳細的消息了,省得他擔心。而特利也知道那個黃良,那麼自己就更省事了,連介紹都不用了。

「哎,這個黃良當年也是攪起了很大的風浪,被稱為『全球頭號野生動物走私犯』。」特利探了口氣說道。

看到劉雲軒有些疑惑,特利就將對於黃良了解的信息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當年他就是負責追查野生動物交易的,對於這個黃良那可是一點都不陌生。

黃良,這是一個在走私販子中類似於王者的存在,卻是令各國警方和野生動物保護組織深惡痛絕的人。

因為在他的運作下,他控制的全球野生動物走私網路,每年的交易額佔據了整個200億美元交易額中很大的比例。他利益的主要來源,就是走私全球範圍內的瀕危野生保護動物。

只要是能夠讓他們獲得利益的,不管是那個國家的,也不管這個動物是大還是小,只要能賺錢,沒有他們不走私的。

他的走私公司將澳大利亞、馬達加斯加、紐西蘭、華夏和南美的瀕危野生動物走私到歐洲、日本和美國市常

最神奇的是,這個人當初在美國被抓到一次后,回到大馬國,竟然還受到了當地政府的支持,你說這上哪裡說理去?

其實黃良的手法很簡單,打著圈養繁殖的幌子,收買、賄賂各個國家各個層級的相關管理人員,進行著走私活動。

將瀕危物種走私進自己的圈養繁殖公司,然後轉身找人補辦好手續,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售了。

這一進一出的,高額的利潤就都進了他的腰包。他所收買的官員中,就有他們國家類似於阿什這樣的職務,可想而知,他的利益鏈得有多麼的大。

「只能說他或是他的人打錯了主意,竟然找到了這些得克薩斯紅狼的頭上。可能正是因為這些狼都是屬於你的,所以他們才想著直接獵殺。畢竟標本被買家買了去,隨便找個地方一放就可以了。」特利有些遺憾的說道。

聽完特利的講述大家都陷入了沉默。難怪這個組織運作得這麼嚴密,人家是有經驗的埃這麼些年的運作下來,再加上黃良的被判刑,他們肯定將作案手法進行升級,以免再次露出馬腳來。

劉雲軒也是暗自慶幸,自己留個心眼還真對了。要是將這個消息放出去,恐怕就會被他們察覺而早有準備。

他們以前掩蓋罪行的主要手段就是收買、賄賂,現在他們同樣會如此。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站在金錢的面前,堅挺的說「不」。

而且現在又是全球各個國家多個部門聯合起來追查他們的蹤跡,要不是因為自己好運氣的在賴比瑞亞那邊發現了線索,恐怕所有人都無法將他們聯繫起來。

「安迪,在這件事上,你全權處理吧,最好也幫我們查一下,看看在我們的內部有沒有蛀蟲。」沉吟了許久的阿什主管沉聲說道。

他現在也是有些后怕。這要是因為自己這邊的關係將消息泄露了出去,恐怕到時候急瘋了眼的劉雲軒都不會給自己好果子吃。

只能說自己的運氣還是比較好的,這消息是劉雲軒這邊掌握的,有很強的把控能力。

「恐怕這次咱們也要打個硬仗了,就看看他們的人都窩在那裡吧,看看能不能將他們連根拔起。」劉雲軒憤恨的說道。

他最怕的,就是這個組織的那些人都隱藏在大馬國,到時候將會給自己這邊的行動增加很多的阻力。

那邊是人家的主場,收買的官員肯定會更多。自己的人過去又無法攜帶武器,無法進行大規模的清剿工作。

「老闆,我倒是覺得,雖然康尼沒有說詳細的情報,估計他們在美國這邊還是有據點兒的。而咱們的那些得克薩斯紅狼毛皮,也沒有交易出去呢。」傑克在邊上輕聲說道。

「動物毛皮製作成標本是需要一定時間的,要不然不將毛皮處理好,他們也無法進行運輸。咱們的動作又很快,現在已經給出重賞全面的監控所有的走私通道,他們估計也不敢這個時候搞運輸。」

他說這些也沒背著阿什,就是說給他聽呢。他怕阿什無意中將消息給泄漏出去,到時候自己這邊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這麼說就是跟阿什證明自己這邊的實力,我們這邊有足夠的能力查清任何的消息。

劉雲軒不知道傑克想得這麼多,他倒是很認同傑克的分析。即使他們再隱蔽,也會使用走私通道,這些可都是保留在不同勢力手中的。

現在看來,最壞的結果,也是能將這些紅狼的毛皮給找出來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