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二八章令人髮指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片中顯示著這個屋子裡還有大大小小的籠子,在籠子的四周灑滿了血跡,有些血跡早已乾涸,不知道經過了多久。而在不遠處倒翻的裝著內髒的桶,和屋內倒伏散亂的桌椅表明著他們離開的時候很匆忙。 「屋子留人了...

回去的路上,坐在運輸車中的劉雲軒緊緊的抱著板栗。←,他已經下定了決心,這次說什麼都不讓板栗和大黃再跟著它們出去了,太危險了。

康尼他們沒有回來,帶著那些上過戰場,有著熟練的偵查技能的人,在事發附近搜索,看看能不能再發現一些別的蛛絲馬跡,也搜尋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別的狼屍。

回到牧場中后這些狼一下車就直奔動物醫院那邊跑去,回來了,它們也要看望自己的同伴。

「雲軒,這些狼都帶回來了么?」蜜雪兒看到劉雲軒下車后,緊張的問道。

「都帶回來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我們這些人類來做吧,讓它們在牧場中好好的修養一下。」劉雲軒攬著蜜雪兒的腰說道。

「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一切的一切都讓我來處理。你的任務就是指揮好咱們捐贈物資在賴比瑞亞那邊的運作。」

他得給蜜雪兒找點事情干,要不然她肯定得上火。田園公司在賴比瑞亞捐贈的救助中心,如今早已搭建完畢,就讓她關心一下這方面的事情吧。

雖然說這個事情想要對蜜雪兒整個的隱瞞下來也是不可能的,慢慢的滲透吧,要不然蜜雪兒還真容易發生意外。

「爸爸,喂吃飯。」這時候小阿福從主屋中跑了出來,手裡還端著小盆子臨時做的鳥巢,讓劉雲軒給兩隻小火烈鳥寶寶喂飯。

「阿福,先回屋去等著爸爸,爸爸得給咱們家的狼群準備點吃的,給它們弄好后就喂這兩個小傢伙兒。」劉雲軒蹲下身子對著小阿福說道。

從智利回來的時候已經傷了一下小阿福的心了,他可是不敢再讓小傢伙傷心。就跟他商量著。

「爸爸,臭臭。」小阿福很是通情達理的點點頭說道。

這小傢伙的鼻子也靈,雖然劉雲軒嘴角的血已經被板栗舔乾淨,不過他的口腔中還有殘留的血腥味,被小阿福給聞了去。

「你個小鬼頭,先跟媽媽回去。爸爸馬上就到。」劉雲軒點著阿福的小鼻子寵溺的說道。

剛才回來的路上,抱著板栗,他才有時間考慮自己的身體狀況。仔細的思索后,他都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真的像自己猜測的那樣破了功,那昨天可就太危險了。看來小阿福來到空間中,不僅僅救了大黃,也救了自己。

以前的時候自己還擔心小阿福這隨意進出空間的能力,現在看來,如果不是這樣。自己恐怕都會交代在空間里。

哪怕自己能在空間中恢復,要多久呢?要是再躺上幾個月,現實世界中的家人還不都得瘋了。

看著在自己懷中皺著小鼻子、不斷扭著小身子的小阿福,劉雲軒真想好好的親他幾口。不過他也知道小傢伙討厭自己嘴裡的味道,只好放棄了。

來到醫院這邊,這些狼們也都趴在病床的旁邊,大黃也來到了這邊,跟它的妻子依偎在一起。

劉雲軒暗嘆一聲。他不知道大黃和板栗的孩子們有沒有在這次的事件中喪生。現在的他已經分不清哪些是它們的孩子了,他只知道一點。這次得克薩斯紅狼被捕獵走的不在少數。如果不是有著狼群的捨命相救,恐怕全都得交代在那裡。

還好,雖然內力消失了,但並不影響對於空間的掌控和使用。讓工人們給端來一盆上好的牧場牛肉,劉雲軒親自幫著切成小塊兒,方便這些狼們進食。

這些狼們也真是餓了。僅僅是回到牧場中求救的時候順便的吃了點兒東西。又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奔波,吃著食盆中的牛肉都是狼吞虎咽的。

這些牛肉劉雲軒在切的時候也都加入了空間水進去,即解渴又解餓。他本來想直接用食盆給裝滿空間水的,還怕這些狼們光喝空間水不吃牛肉。

劉雲軒沒有在這邊呆太久,他想留給狼群們互相舔傷口的時間。這時候的狼群也是孤們需要互相的安慰。

「老闆,咱們基金會的相關信息已經開始滾動播出,彼得斯正在基金會那邊召開記者招待會,同時會在會上公布賴比瑞亞那邊的一些事情,以及咱們的捐款行動。」等劉雲軒出來后,傑克來到他身邊說道。

「好,一會兒你提醒一下彼得斯,將所有基金會和賴比瑞亞那邊的消息都放出去。」劉雲軒邊走邊說道。

「好的,老闆。那麼……關於這些狼的事情呢?」傑克有些遲疑的問道。

剛才劉雲軒在這邊忙活,他也找大家打聽情況去了。看到視頻中播放的慘狀,他都覺得手腳冰涼。

「這個事情先沉沉,看看克拉克他們後續的情報搜集得怎麼樣。」劉雲軒停頓了一下后說道。

「如果收集得不好,我們再召開個發布會,懸賞收集信息,這次一定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

「對了再幫我聯繫阿什主管,讓他有時間過來一下,務必讓他親自過來。」剛剛說完劉雲軒又補了一句。

阿什在野生動物管理局,他在偷獵、販賣野生動物方面所掌握的情報應該更多一些。今天忙三道四的,倒是把他給忘了。

其實最該優先聯繫的就是他,得克薩斯紅狼的保護工作在他的管轄範圍之內。不過現在聯繫也不晚,最起碼到時候還能藉助一些官方的力量。

他這次是真的發了狠了,無論是黑的白的,都要幫著這些狼們討個公道。要給它們一個交代,也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回到主屋中,先跟著小阿福給兩隻小火烈鳥喂好食,他也是趕忙的收拾自己的個人衛生,順便的好好的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

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他發現,除了內力無法運用以外,自己身體的各個方面與往常無異。氣力恢復了,行動還是那麼敏捷,只不過少了內力的加成而已。

曼蘇爾也沒有在這邊停留,他知道事情的緊迫性。打回來后就開始讓阿比阿德收拾東西,現在看到劉雲軒忙完了,也是跟他過來告辭。

「安迪,如果有任何的需要,都直接給我打電話。」曼蘇爾拍了拍劉雲軒的肩膀后說道。

「曼蘇爾,你也不用這麼趕的,還是先處理好你家裡邊的事情才是重要的。」劉雲軒隱晦的說道。

老國王的身體狀況一直都是秘而不宣,外界知道的也就是劉雲軒和蜜雪兒兩個人。現在還有別人在,他也不好說明。

「你自己也要保重身體,不要傷神,你現在的狀態可不怎麼好。」曼蘇爾看著劉雲軒關心的說道。

頭髮一夜變白,雖然看著很帥氣,可這不是正常現象埃再加上今天在樹林中吐的那一口血,要是相信劉雲軒的身體沒有一點問題,那是傻子。

劉母那邊早就說完了,跟劉雲軒告別完,曼蘇爾也是轉身離去。

「大大,咱們的狼狼怎麼這麼少了啊?」這時候芳芳從外邊跑進來后依偎著劉雲軒問道。

這小傢伙等著狼群們歸來后也跑到醫院那邊看去了,她就覺得狼群的數量少了好多。以前的時候都會圍在自己身邊屬都屬不過來呢。

「狼群遇到一些事情,現在正在處理。沒關係的,等明年這時候,又會有一大群的狼陪你一起玩。」劉雲軒將芳芳抱到腿上說道。

「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讓它們跟你一起拍電影。要不然想找它們拍電影都抓不到它們的影兒。」

那些拉著狼屍體的車直接停到了遠處,沒敢拉到這邊來。他怕拉過來以後,家裡人受不了這個刺激埃

「好了,上樓溶弟和帕卡琳娜她們玩兒去吧,大大跟康尼叔叔說點事情。」劉雲軒看到康尼進來后對著芳芳說道。

「老闆,您要有個心理準備。」康尼面色陰沉的說道。

「這是我們在距離事發地點四十多公里處山裡的一個木屋中發現的。」康尼將電腦遞給劉雲軒后說道。

看著電腦中的照片,劉雲軒就覺得這腦袋「嗡嗡」的響個不停,雖然有了心理準備,可看著這些令人髮指的圖片,還是無法接受。

照片中的這個小屋彷彿人間煉獄一樣。在屋子的一側掛著血淋淋的十三具無頭狼屍。劉雲軒知道,這些就是自己家的得克薩斯紅狼。

它們無頭、無爪僅剩下的軀幹也表明,它們的皮被剝了去,留著製作標本販賣。

其餘的照片中顯示著這個屋子裡還有大大小小的籠子,在籠子的四周灑滿了血跡,有些血跡早已乾涸,不知道經過了多久。而在不遠處倒翻的裝著內髒的桶,和屋內倒伏散亂的桌椅表明著他們離開的時候很匆忙。

「屋子留人了么?」劉雲軒合上電腦閉著眼睛問道。

「已經留人埋伏了,但基本上沒有什麼希望。」康尼點了點頭說道。

「把這個給老吳送去,讓他跟今天的錄像一起剪輯出來。如果有需要,再帶他過去補錄。」劉雲軒緩緩的說道。

看到這些照片,他心中對於那些人的恨意又增添了幾分。雙手不自覺的捏緊,手中的電腦發出「咯吱吱」的響聲。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