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二七章太慘了下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 「傑克沒過來,你幫我想著點兒。回去以後讓克拉克發動他的所有人脈,搜集任何跟野生動物製品有關的情報。尤其是得克薩斯紅狼相關的信息,哪怕是撲風捉影,也不要放過。」劉雲軒對著侯星宇說道。 ...

畫面太慘烈了,慘烈得讓人不敢直視。●,

雙眼所見,將近五十米的距離內橫七豎八的躺著很多的狼屍,周圍的樹榦上也布滿了彈痕和血跡,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血腥味。

而在樹林的深處,剩餘的四十幾匹狼都圍著得克薩斯首領狼和板栗蹲在那裡,靜靜的看著,彷彿在為它們的子女、父母、兄弟、姐妹,哀悼。

劉雲軒將身上背著的槍遞到了侯星宇的手中,他能感受著這些狼對於人類的敵意,現在也就自己能湊上前去了。

隨著劉雲軒的前行,也吸引了狼群的注意。板栗站起身來,有點跛的向著劉雲軒這裡小跑了過來,而其餘的狼中,甚至有幾匹狼對著劉雲軒亮出了獠牙。

直到得克薩斯首領狼長嘯了一聲后,它們才再次的蹲坐在原地。

迎上板栗,劉雲軒輕輕撫摸著它的腦袋。板栗身上的傷口應該也不照大黃少多少,但估摸著都是皮外傷,沒有大黃那麼嚴重。

可就當劉雲軒想要用內力幫著板栗探查一下身體的時候,卻愕然的發現,自己的內力沒了,無論他如何的催發,也是不見一點蹤影。

劉雲軒的心中驚駭莫名,他不知道自己以後是否還能再次擁有內力這種玄之又玄的能力。他心中有個可怕的猜想,也許就是在空間中拚命的催發之下,就像武俠小說中描寫的那樣,破功了。

板栗的舌頭和周遭的血腥氣味,提醒了劉雲軒,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這個事情的時候,有也好、沒有也罷,那都是將來的事情。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將這些狼如何帶回去。

這一路行來劉雲軒也是注意到,這些狼屍分佈得也很有規律。越靠近外圍的越多,越靠近裡邊的越少。而且這些狼屍的分佈也是一段一段的,這些段落的中間,僅有零散的幾匹狼屍。

劉雲軒嘆了口氣,很容易就想象出來。一定是這些狼在被圍追堵截撤退的時候。有些狼捨棄了生命來斷後。怪不得這些狼回到牧場中后還要回來,它們得過來看它們的同伴埃而不讓大衛他們靠近,就是不想人類碰觸這些同伴的屍體。

「咱倆也算是老相識了,看到這樣的場面我也很痛心。」劉雲軒坐到首領狼的身邊攬著它的肩膀說道。

首領狼有些不耐煩,還是板栗湊過去在它的臉上舔了幾下,才沒有掙脫劉雲軒的胳膊。

「我知道你能大概聽懂我所要表達的意思。」劉雲軒繼續說道。

「牧場中的狼得到了救治,你放心我會讓它們恢復正常的行動的。也許它們無法再陪你征戰天下,但它們總能正常的生活。大黃的傷也好了,現在活蹦亂跳的。在牧場里等著你們回去呢。」

「你放心,這事兒不會就這麼算了的。看見我帶來的這些人了么?」劉雲軒攬著頭領狼的腦袋,抬手指著遠處的人說道。

「這些人都是來幫你們的,你們的戰鬥已經結束了,剩下的交給我們。總不能讓它們都躺在這裡,你們也不能總在這裡看著埃相信我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劉雲軒說到最後的時候,都有了一絲哽咽。看著這滿地的狼屍。縱然是鐵石心腸的人,都會心痛不已。真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下得去手。在劉雲軒的心中,給他們的評語就是連畜生都不如。

彷彿真的聽懂了劉雲軒的話語,首領狼用腦袋碰了一下劉雲軒的肩膀,然後站起身來,對著天空長嘯了三聲。聲音中充滿了凄涼、充滿了無奈、充滿了悲壯。

狼群中剩下的這些狼等首領狼長嘯過後,也跟著紛紛長嘯起來。整個山谷中都在回蕩著狼嘯聲。足足一刻鐘的時間,才慢慢的停歇。

遠處的人們看著這些狼,心裡也都很不是滋味兒。舉著攝像機拍攝著的吳宇森更是雙手顫抖,畫面都很是搖晃。

悲傷的氣氛不斷的瀰漫、不斷的加濃,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忍受不祝哽咽的哭了出來,瞬間哭聲連成了一片。就是侯星宇和康尼他們這些鐵漢,眼圈也是通紅。

吳宇森的攝像機和布林斯利他們的執法記錄儀忠實的記錄下慘烈的現場,布林斯利更是輕聲的將現場的情景向上邊彙報了過去。

他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些人這麼大動干戈了,換成是自己,知道了這樣的事情,也會加入進來。

等大家平復了一下情緒后,開始將這些狼的屍體搬到車上。大家的動作都很輕緩,都十分的注意,很怕它們的屍體再受到傷害。

狼群們就蹲在一邊靜靜的看著,看著這往日的同伴們一一的裝車。劉雲軒也跟它們一起看著,他怕這些狼又控制不住,對大家發起攻擊。

可是看著看著,他卻發現了不對勁兒的地方。狼的屍體數量不對,有點少,而且這些狼的屍體中,竟然沒有一匹得克薩斯紅狼的存在。

這兩年的繁衍下來,有著劉雲軒的空間水幫助,得克薩斯紅狼的規模也擴大了好多。跟著首領狼在外邊活動的,總也得有個二十幾匹。

可是現在跟在首領狼身邊的,連十匹都沒有。而且,牧場中那些經過救治的,也沒有得克薩斯紅狼。

劉雲軒心中發苦,自己的猜測應驗了。竟然真的是有盜獵份子盯上了這些得克薩斯紅狼,為了它們的毛皮,不惜犯下這滔天的罪行。

他很自責,自責於自己的疏忽與狂妄。他以為因為這些狼都在自己的地盤,沒有人敢動它們,也就任由它們在外邊玩耍,最終成了這些人槍下的亡魂。

越想越是自責,越想心中越是苦悶。「噗」一口逆血湧入口中噴了出去,劉雲軒的身子也跟著晃了晃,因為有首領狼身體的支撐才沒有倒下。

劉雲軒吐血,也讓侯星宇緊張得不行,雖然離得遠跟著康尼也是向這邊大步的跑來。

他們的行動,引起了首領狼和狼群們的注意。狼群四散開將劉雲軒給圍在了中間,展現出了攻擊隊形。

「讓它們撤下來吧,這都是咱自己人。」劉雲軒先是拍了拍首領狼的肩膀輕聲的說了一句,這才向著侯星宇他們喊道,「沒事,吐完血,身體輕快多了,不用擔心。」

隨著首領狼的輕嘯,狼群退了下去,不過它們仍然關注著侯星宇和康尼,只要他們做出什麼危險的動作,就會群撲而上。

「好了,板栗,一會兒咱們坐車回家。你可別再舔了,再舔下去我的臉都得被你舔破了。」劉雲軒輕輕拍了一下正在給自己舔著嘴角血跡的板栗說道。

「雲軒,你沒事吧?」侯星宇來到近前緊張的問道。

「沒事,告訴大家不要擔心。動作加快一些,讓後邊的車趕緊過來,好帶著這些狼們一起回去。」劉雲軒擺了擺手有些虛弱的說道。

找到了狼群,行動也將結束,沒有了進行下去的必要。這些盜獵分子得手后肯定遠遁千里了,才不會傻呵呵的等在這裡等著自己報復呢。

「運輸車也快到了,離著牧場不是很遠,接到消息后就出發往這邊趕了。」侯星宇點了點頭說道。

「傑克沒過來,你幫我想著點兒。回去以後讓克拉克發動他的所有人脈,搜集任何跟野生動物製品有關的情報。尤其是得克薩斯紅狼相關的信息,哪怕是撲風捉影,也不要放過。」劉雲軒對著侯星宇說道。

聽到劉雲軒這麼說,侯星宇也瞬間就反應了過來,知道了造成這個事件的罪魁禍首到底是誰。

「安迪,你沒什麼事情吧?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么?」這時候曼蘇爾從後邊走了過來問道。

他與劉雲軒相識,正是被大黃和板栗獵兔的身姿所吸引,所以對什麼都不太關心的他這次也跟了過來。

剛剛看到劉雲軒吐血,他也是往這邊趕。畢竟他的身體素質沒有侯星宇和康尼兩人的強,這時候才趕到這邊。

「曼蘇爾,這次這些人的目標就是得克薩斯紅狼,你幫我打聽一下,富豪圈中有沒有特別喜歡收集這類稀有野生動物製品的。」劉雲軒看著曼蘇爾說道。

正是因為得克薩斯紅狼的稀少,才會引起這些盜獵分子的注意。而能成為他們買家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貴。沒有一定的財力支撐,那裡能買得起存世數量就這些的得克薩斯紅狼。

「好,回去我就回沙特去,親自去調查這件事。只要是有流入阿拉伯半島的哪怕一件,我也會查清的。」曼蘇爾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

自己有錢不假,可人脈也就在那邊。這次他也是發了狠了,一定幫著出一份力。哪怕使力使不上,那就幫著出錢。

其實劉雲軒倒是不認為那邊兒的土豪是買家。那邊的土豪基本上都知道自己與曼蘇爾的關係。再一個,這些土豪們喜歡的都是活的,好豢養起來。

只是在現在沒有任何頭緒的情況下,劉雲軒也只能廣撒網。就像他說的那樣,哪怕是撲風捉影的消息,都是關鍵的。未完待續。。

ps: 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