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二五章太慘了上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5-07-21 08:20  |  字數:3454字

大家都很關心劉雲軒,說著說著也不等吃完飯了,就拉著劉雲軒來了一通檢查。,23wx

還成,各項身體指標都很不錯。至於為何頭髮會變成這樣,暫時還沒有個科學論斷,只能先歸到他擔心大黃這件事情上。

其實劉雲軒也是有些隱瞞的,那就是他今天總有一種若有若無的無力感,感覺力氣沒有以往那麼大了。感覺身體裡邊空牢牢的,不過這事兒他也沒提。

他覺得這還是因為自己在空間中太累的緣故,說出來沒得讓家人擔心。而醫生們呢,又不會檢查他的力氣現在如何了,也就沒人注意到這一塊。

「好了,現在大家都放心了吧,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飯菜都涼了。」回到餐廳後劉雲軒聳了聳肩膀說道。

「臭小子,這不是大家都擔心你么。」劉母拍了一下他的肩頭沒好氣的說道。

現在大家的心才算徹底的放了下來。昨天都跟著大黃擔心呢,可算是得到好消息,大黃醒了過來,看著精神頭還不錯的樣子。誰成想,劉雲軒又有了狀況。

「老闆,剛才我們也給大黃重新檢查了一下身體,感染已經好轉了。而且它腿部受傷的那個部位,恢復得也不錯,不會影響它將來正常的奔跑。」等著吃完飯後野生動物保護基地的總獸醫師菲利普?納爾森跟劉雲軒彙報了一下。

昨天最累的就是他們了,給動物做手術的嚴苛程度一點也不比給人類做輕鬆多少。最主要的,受傷得太多,而且還得經常給那些腿部肌肉已經壞死的狼進行截肢。

平時進行野生動物救治的時候或是救治那些附近牧場意外受傷的動物們也經常會進行截肢手術,那是啥頻率,也許幾個月才有那麼一個倒霉蛋。

可昨天呢?連著二十多匹狼進行截肢啊。有的是槍傷感染嚴重,有的是被捕售夾夾的,雖然傷情不一樣,可為了給它們保命只能做截肢手術。那些感情比較脆弱的志願者們,都流下了眼淚。

然後就是大黃,大黃雖然不用截肢反而是傷勢最重的。一台手術下來也做了三個多小時。萬幸的是,大黃終於恢復了過來,得到這個消息他也是趕忙的帶人進行詳細的檢查。

在他檢查完出來的時候,大黃還舔了他一下,讓他覺得再累也值了。

「納爾森,昨天謝謝你了。」劉雲軒站起身來擁抱了一下納爾森並且用力的在他的後背上拍了幾下後感謝的說道。

雖然救治大黃起到最大最用的是在空間中,還可能是小阿福鼓搗的。但是,如果沒有納爾森他們幫著大黃緊急搶救、吊命,恐怕自己回來後看到的只有大黃那冰冷的屍體。納爾森團隊是功不可沒的。他的感激也是真心的。

「老闆,這就是我的工作,唯一遺憾的是,還有好些的狼四肢沒有保住,有幾匹回來得還是有些晚了,沒有搶救過來。」納爾森低下頭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

其實對於這些狼,他們這些獸醫反而是最熟悉的。

自打這些狼跟著得克薩斯首領狼到洛磯山脈中打天下以後,那也是經常的負傷。回到牧場中休息的時候。這些傷口也都是納爾森他們幫著處理的。

這些狼中,最容易受傷的也就是那麼些。因為它們太兇猛,戰鬥的時候總是沖在最前邊,也是光顧他們這裡次數最多的。

來得多了,混得也熟悉了,他們還給一些特徵明顯的起了名字,每次幫著處理完傷口。也不管它們聽不聽得懂,還得囑咐幾句。

可昨天,有好些熟悉的狼都沒有看到它們的身影,他們知道,這些狼恐怕凶多吉少了。因為別的熟悉的狼。傷勢都很嚴重。截肢的算是正常的傷了,昨天沒搶救過來的那幾匹狼中,就有他最喜歡的一匹狼,他給它起的名字叫「壞小子」。

因為這個「壞小子」每次必來,開始的時候脾氣還不好,只是後來混熟了,還經常的給他叼只兔子啥的。

「納爾森,帶我去看看那些在牧場中的狼去吧。」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昨天他光記掛著大黃,根本沒有時間去照顧別的。現在大黃脫離危險,他也能看看這些狼了,如果有那垂危的,自己也能給喂點空間水,救治一下。

「傑克,通知賽麟工廠那邊一下吧,暫時我是過不去了。」劉雲軒臨出來的時候又對著傑克說道。

那個任性的汽車工廠可得溝通好了,而且他現在身體還不知道具體啥情況,也沒法進行測試,再說他現在也沒那個心思。

當劉雲軒來到野生基地這邊的醫院,看到在病房中這些狼的現狀後,大黃恢復帶來的那一絲好心情,灰飛煙滅,憤怒的火焰再次的燃燒了起來。

這些狼們都虛弱無力的躺在病床上,身上同樣纏滿了繃帶。相同的是,它們都做了截肢手術,有的是一條腿,有的是兩條腿。最慘的是有一匹狼,整個的四條腿都被截肢了。

它們都是重傷號,失去了行動的能力,或者說失去了戰鬥的能力,才會被狼群給留了下來。其餘的都被得克薩斯首領狼和板栗它們給帶走了。

小孩子們是最受不得這個的,尤其小芳芳,平時也是經常跟這些狼們一起玩的。看到它們的狀況後,抹著眼淚跑到它們的跟前挨個的查看。

「傑克,找找那些做義肢的廠家,看看哪一家能過來幫著這些狼安裝上好的義肢,別怕花錢。」劉雲軒轉過身來對著傑克說道。

這些狼本就喜歡四處遊盪的生活,現在他們失去了肢體,即使將它們救治過來,恐怕將來也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