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二三章發生了什麼?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5-07-20 16:04  |  字數:3421字

劉雲軒這一覺睡得很舒服。,23wx

這幾天連續的飛行,到智利後又不間斷的給水塔換水。得到大黃受傷的消息後,也一直都沒有休息。他的精神一直都處於緊繃的狀態。

當人的身體承受不住的時候,就會進入昏迷進行自我修復,可劉雲軒呢?為了救治大黃,強迫自己不昏過去,甚至不惜拿刀子割自己。

直到自己真箇的承受不住才昏過去。他也算是沾了小阿福的光了,那些光不僅僅幫助了小阿福和大黃,有一些也灑到了劉雲軒的身上,讓他的身體也得以稍稍的修復。

劉雲軒睡得正香,就覺得這臉上濕漉漉的,他以為這是做夢呢。隨手揮了一下,耳邊卻聽到了大黃那熟悉的哼哼聲。

他猛的睜開雙眼,正對上大黃看著自己的眼睛,然後就看到大黃張開嘴,大舌頭一下子甩了出來,糊在了自己的臉上。

心中驚喜的劉雲軒,根本來不及反應。愣了那麼一會兒後,在確定了大黃確實恢復了生機,猛的坐了起來。

躺在他懷中睡覺的小阿福就比較倒霉了。同樣睡得正香的他被劉雲軒這一起身,就直接給帶到了地上,還滾了那麼兩下。

在美夢中被驚醒,小阿福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正好看到自己的親親老爸,傻愣愣的看著自己。

劉雲軒當然迷糊了,在他昏迷前保留的記憶中,自己應該是抱著大黃坐在水坑裡的。可現在呢,小阿福又莫名其妙的亂入,大黃也恢復了過來。自已也換了個位置。

他不知道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傻愣了一會兒後就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向自己沖了過來,一下子撞進了自己的懷抱中。

劉雲軒悶哼一聲,他覺得,好像被一顆小炮彈給擊中了一樣。胸口很疼,而在感受到了胸口疼以後。又覺得渾身疼。

不過他還是沒有看自己,而是親了自己兒子一口後,就開始仔細的查看起大黃的傷口來。

大黃的傷口已經結痂,就是大腿那裡的傷口還差一些,有一層紅色的膜。不過大黃的精神看著還很不錯,在劉雲軒給他檢查的時候,還伸出自己的舌頭舔了他的手幾下。

大黃也沒有忘記小阿福,在劉雲軒鬆開它後,就將身體探到了邊上坐著的小阿福那裡。伸出舌頭這頓舔啊。給小阿福痒痒的不行,一直「咯咯」笑個不停。

小阿福和大黃互動的歡樂場面,也感染了劉雲軒。現在大黃沒事了,他心中所有的負擔也全都放了下來。幫著大黃抓住小阿福,讓大黃好好的舔了一頓,小阿福樂得是胳膊腿兒的齊飛舞。

玩鬧了一會兒後,劉雲軒才想起來檢查自己的身體。昏迷前還在自己的腿上戳了幾刀呢。那時候不管不顧的,就想著別昏迷過去。為了達到最大的疼痛感下手也沒個輕重。

可是他這一看,傻眼了。不是因為他刀戳的那幾個傷口也癒合結痂而傻眼。而是他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裡,到底在自己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右邊大腿那裡就不用說了,原本就被自己用刀子將褲子給割開了,這邊的褲管本就是壞的。可是左邊的大腿呢?為什麼這邊的褲管也是一綹一綹的。

自己的上衣呢,為什麼也破得不成樣子。自己這滿身的青青紫紫的傷痕,到底是怎麼出現的呢?怪不得自己感覺渾身疼。都搞成這樣了,能不疼么。

「爸爸、玩一會嘛。」小阿福可不管自己老爸在合計啥,他對於自己老爸如此的遭遇也是沒有任何歉意的,現在老爸醒了,大狗狗也醒了。正是玩耍的好時機嘛。

腦袋迷迷糊糊的劉雲軒抱著小阿福站起來後,仔細的大量了一下空間後,再次的傻眼了。

這還是自己熟悉的那個空間?牧草東倒西歪的、原本插好了架的黃瓜、豆角、西紅柿,也都散亂了一地。

桃樹、茶樹那邊呢?枝條也掉地上了好多。大桃子更不用說了,掉得是滿地都是。這情景,不比上次湖底事件後空間中的情況好多少。

「爸爸,我們跟大狗狗一起玩嘛。」這時候小阿福又搖晃著劉雲軒的胳膊說道。

「阿福啊,你先等爸爸一會兒,爸爸看看再說,你先跟阿黃玩一會兒吧。」劉雲軒看著笑眯眯的小阿福頭疼的說道。

雖然他不知道咋回事,但他覺得,這幅場景就是小阿福給鼓搗出來的。小阿福衣襟上的桃子汁水還有些粘粘的感覺呢。

等他仔細的查看了一圈兒以後,也證實了自己心中的猜測。那牛蹄子上粘著的西紅柿和黃瓜就是妥妥的證據啊。更可氣的是,有一頭牛的角上還掛著一個布條,那明顯就是自己外套上的啊。

他不知道阿福是怎麼鼓搗的,反正空間和自己身體的遭遇,都是小阿福給弄出來的這是可以肯定的。

回到小阿福的身邊,看著他跟大黃玩得很開心,劉雲軒還能說啥。這是自己的親親大寶貝,別說給自己造得滿身青紫了,就是再嚴重一些,也得受著。

而且他看著現在大黃的精氣神兒那麼好,除了那些傷仍在,完全就跟平時沒有任何的區別。他覺得,這沒準也是小阿福進來鼓搗的。要不然自己都昏迷了,大黃咋會恢復得這麼快。

來到大黃和阿福的跟前兒,跟著他們玩了一會兒。空間里就先這樣吧,現在的他可沒心思清理這邊,天大的事兒也比不上大黃健康來得重要。

「啪」,跟阿福玩了一會兒的劉雲軒猛的拍了一下腦門,心中暗道一聲「糟糕」。光想著大黃康復了,自己竟然連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