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二一章猜測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5-07-19 23:10  |  字數:3455字

「板栗的情況怎麼樣?」劉雲軒沉默了一會兒後問道。◎,23wx

「板栗還可以,沒有受傷。」羅德里格斯肯定的說道。

劉雲軒點點頭,無論大黃和板栗遭遇了什麼,這都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他相信羅德里格斯的判斷,狼都是記仇的,更何況還是牧場中的這些狼。

「老闆,我覺得大黃它們這次是遇到了有預謀的襲擊了,而且可能它們遇到的還不止是一次。」羅德里格斯看著正皺著眉頭輕撫大黃的劉雲軒說道。

「怎麼說?」劉雲軒停下了動作,轉過身來通紅的雙眼盯著羅德里格斯問道。

他心中一直惦記著大黃的傷情,腦中一片混亂。回到牧場後看到大黃的慘樣,更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雖然剛才他跟羅德里格斯在對話,可他心中一直在想著如何對大黃進行救治。目前看獸醫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了,可是情況並不樂觀。

剛才他撫摸大黃,也是想探查一下大黃的身體,可是羅德里格斯的話卻將他整個的思維都抽調了回來。

面對著劉雲軒那彷彿擇人而噬的眼睛,羅德里格斯這個跟劉雲軒無比親密的人都感到很強大的壓迫力。

可他更知道,有些東西無法隱瞞。因為老闆和這些動物們的感情同樣很深,可從來沒有把它們當成寵物對待,那就是家人的一份子。

「老闆,這些獸醫們在檢查傷口的時候發現,這些槍傷有新有舊,最早的槍傷恐怕都要有一周以上的時間了。」羅德里格斯稍稍低下了頭說道。

「最近的那些槍傷基本上在兩天以前,而且……而且這次回來的狼群數量比以前少很多。恐怕沒有回來的那些狼,凶多吉少了。」

「就是現在在牧場中休養的那些狼,有些都做了截肢處理。它們都是最早受傷的,只能截肢幫它們保命了。」

動物的口水有很強的治癒能力,可是再厲害也架不住受得傷多。再加上現在的高溫天氣,它們又經過了連番的戰鬥。傷口基本都發炎感染了,能夠逃命回牧場實屬不易了。

「砰」一聲悶響在房間內響起。剛剛發泄完憤怒的劉雲軒在羅德里格斯的注視下從牆壁上將拳頭拔了出來,根本無視拳頭上正往下滴的鮮血。

屋內的響動也驚起了整個主屋的人。動靜太大了,還有那隨時待命的安保人員,都湊了過來。

羅德里格斯來到房外沒有說什麼,只是對大家擺了擺手、搖了搖頭,就轉身回了屋內。也不管劉雲軒同不同意,就給他的拳頭清洗傷口,包紮了起來。

「讓克拉克那邊抽調人回來。加入搜尋保護工作。牧場中的保衛工作只要能正常運行就好,將咱們的人手盡最大的能力全部投入進去。」劉雲軒閉著眼睛沉聲的說道。

「讓克拉克聯繫他認識的所有人,搜集各個方面的消息,看看有沒有人說過被狼群襲擊。不管是誰,已經欺負到咱們的頭上來了,不管他有多大的勢力,這次咱們都跟他們死磕到底。」

雖然羅德里格斯沒有繼續說下去,劉雲軒已經大概的猜測到了大黃他們被圍捕的原因。

普通的打獵遭遇。沒有人會瘋了一樣對狼群下手。他以前也打過獵,那些老獵人們告訴的第一條。遇到狼群能跑多遠跑多遠。狼群的戰鬥能力,可不是十來個人,七八條槍就能對付的。

而大黃它們還遭遇了如此慘烈的圍捕,只有兩個原因。

要麼是富人們組織起來的大型圍獵活動,富人們有錢,人多勢眾。火力強勁的情況下,才能夠與狼群周旋,並佔據上風。

要麼就是有人盯上了得克薩斯紅狼,想用它們的毛皮、幼崽牟利。這幫野生動物走私份子都是無法無天的存在,為了利益。他們同樣可以不顧一切。

不管是什麼原因,得克薩斯紅狼被報道了那麼久,都知道它們是瀕危保護動物,基本上也都知道這就是自己家的。就這樣,還有人敢對它們遞爪子,沒有強大的勢力支撐,是做不起來的。

「我已經聯繫克拉克了,他現在也在搜集消息。咱們的人手也正陸續的趕回來,明天早晨就能全部就位。」羅德里格斯一邊給劉雲軒包紮傷口一邊說道。

劉雲軒又沒有經過特殊的訓練,只是他的力氣大一些而已。剛才含憤之下出手,只是想將自己的苦悶發泄出去,這拳頭上自然是一片血肉模糊。

好在都只是皮外傷,他又有強大的恢復能力,經過羅德里格斯的包紮後已經止住了血。就是這樣,羅德里格斯都撒了不少的藥粉,創面太大,裡邊還有木屑。

他本想勸一下劉雲軒,這邊牧場要多安排一些人手。如果有人真的毫無顧忌的襲擊牧場怎麼辦?現在蜜雪兒又在懷孕中。有了任何的閃失都將是一生的憾事。

可話到嘴邊還是被他咽了下去。這次老闆太憤怒了,不將人手全撒出去,他不會心安的。自己只能提醒留守在牧場中的人,警醒一些吧。

「再聯繫國內那邊,讓他們調撥一些人手過來,將他們的工作關係轉到這邊的安保公司來。」劉雲軒抬起手臂活動了兩下後接著說道。

既然敢有人過來玩,那就玩得大點吧。自己啥都缺,就是不缺人。他已經做好了全面戰鬥的準備。理由都想好了,那就是保護得克薩斯紅狼。

反正得克薩斯紅狼遇襲,自己這邊就佔據著主動、佔據著名分。管他對方是幹啥的,先把這個名頭給他們安上。

羅德里格斯嘆了口氣,點了點頭。這次的事情想善了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