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二零章詳細情況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又出去了。那些能動的都跟著走了,攔都攔不祝」 說道這裡的時候羅德里格斯有個停頓,注意了一下劉雲軒的臉色。劉雲軒目無丙繼續說下去。 「我想可能是它們去報復襲擊它們的人去了,就安排咱們牧場...

有了小火烈鳥寶寶,阿福總算是暫時的原諒了自己的壞老爸,坐在劉雲軒的懷中看著他手上捧著的兩個小傢伙。,

「雲軒,這兩個小東西可怎麼餵養啊?」蜜雪兒坐過來,擔心的問道。

你這要是小貓小狗的,沖點奶粉怎麼也能就和一下,可這小鳥,蜜雪兒也是跟著抓瞎。

「到時候給那蝸牛肉打成肉糜喂它們試試吧。它們的父母能吃,估摸它們也差不多。」劉雲軒看著這兩隻還沒睜開眼睛,趴在自己手中的兩隻小傢伙說道。

「大大,喂它們吃麵包屑不可以么?鴿子都很喜歡吃的。」小芳芳也湊過來說道。

「它們長大些可能還能勉強吃點,現在太小了,那個吃了它們消化不了。沒事,你們放心吧,大大一定給它們照顧好的。」劉雲軒看著圍過來的小傢伙們保證的說道。

小孩子們對於養育小動物都是很有興趣兒的,更不要說芳芳她們這些陪伴著好多動物一起長大的孩子們了。

劉雲軒就想著,實在不行就拿空間水吊著吧,到時候趕緊辦理火烈鳥的手續,快些運過來,鳥媽媽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埃

「老闆,我已經跟raymond和彼得斯聯繫好了,相關的文件正在準備,明天差不多就能起運,到美國后也會儘快通過隔離審查的。」這時候傑克過來彙報道。

剛才都跟著吃瓜落了,現在可得醒目點兒,都沒有用劉雲軒吩咐,傑克就像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很好。等處理完事情好好的休息一下,到時候看看海島上哪輛車比較喜歡,咱們有富餘型號的挑幾輛回家開著玩去。」劉雲軒看著傑克讚許的說道。

人憤怒的時候就很容易遷怒於人,剛才自己就是太憤怒了,責怪於傑克沒給自己提醒。現在緩和了這麼一段兒,也是覺得傑克挺委屈的。

跟著自己這段時間。傑克那是跑前跑后的,所有的事情都給安排得妥妥貼貼的,更是為了跟自己好好的交流努力的學習中文。也不能老讓老實人跟著吃虧,所以也得給點補償不是。

「謝謝老闆。」傑克也沒客氣,照單全收。

他的心中也是暗喜,自己的預料果然沒有錯,這就是老闆給自己的補償。他現在心裡都在琢磨著到時候挑兩輛什麼車好。

雖然老闆說了讓自己挑幾輛,老闆不在乎,自己可得有分寸。兩輛就夠了。挑多了也開不過來。

他現在很期盼,希望以後這樣無關痛癢的事情,老闆再發怒幾回,那樣自己也能多賺點好處。就差跟劉雲軒說:「老闆,以後有氣你就對我撒吧。」

小阿福這鳥媽媽的責任心還挺強的,劉雲軒給兩隻小火烈鳥寶寶做食物的時候他也是眼巴巴的在邊上看著。

兩個小傢伙兒都是不點點大,一隻大蝸牛估計都夠它們吃一星期的了。打成肉糜,又趁著人們不注意添加了點空間水兒。為了討好小阿福。劉雲軒決定把餵食這個重任交給他了。

小阿福很開心,總算給了劉雲軒一個笑臉。還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撥出了小小的兩部分,指導著小阿福給喂下后,這下子小阿福算是徹底的原諒了自己的親親老爸,坐在他的懷裡一邊看著小火烈鳥寶寶,一邊嘀嘀咕咕的說個不停。

畢竟哭了一大通,小阿福也是有些累了。說著說著打了兩個小哈欠后就睡著了。不過他這小手還是緊緊的抓著劉雲軒的手指不鬆開。

給阿福放到床上,幫他梳理了一下身體,讓他舒服點。又將用盆子臨時做的鳥巢放到他的床邊,劉雲軒這才輕輕的退出房間。

「你啊,以後要多注意一些。小阿福還什麼都不懂呢。」劉雲軒出來后,蜜雪兒白了他一眼說道。

「哎,我心中擔心大黃埃」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我知道,我先睡去了。身子乏了,你也別睡太晚。」蜜雪兒關心的說道。

飛機也飛行了幾個小時了,大家也是有些疲憊都回去休息了。蜜雪兒知道劉雲軒心中有事,也沒有強硬的讓他去休息。

劉雲軒又哪裡有心思睡覺,將傑克也打發走後,就來到飛機上的書房中,將整個身子都埋進沙發里。

他又給羅德里格斯打了個電話,現在大黃身體里的小鋼珠已經通過手術取了出來。不過因為感染的有些嚴重,現在還沒有清醒。究竟能不能熬過這一劫,就得看大黃自己的身體素質了。

主要是傷口拖的時間太久了,已經出現了化膿。估計這還是以前被劉雲軒精心的照顧,喝了不少的空間水,要不然大黃這條命可能還沒趕回牧場呢,就得沒了。

心中牽挂著大黃,劉雲軒這雪茄也是抽了一根又一根。好在飛機上的換氣系統比較好,才沒有觸發警報。

抵達牧場的時候剛剛是美國時間晚上九點多鐘,一直沒有休息的劉雲軒雙眼通紅,胡茬也從下頜上冒了出來。

「哎1看著劉雲軒的樣子,抱著還在熟睡中的小阿福出來的蜜雪兒嘆了口氣。

等候在機場中的羅德里格斯看到劉雲軒後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現在說啥都沒用,還是等老闆先看看大黃的狀態,然後再詳細的彙報吧。

開往主屋的車上人們都沉默著,只有發動機的引擎在轟鳴。其實大家都有些擔心,很怕看到可怕的一幕,霰彈槍近距離的殺傷力可是很大的。

來到主屋,真正的看到大黃的樣子后,劉雲軒脖子上的青筋都起來了,牙齒也咬得吱吱作響。雙拳握緊再放開、再握緊、再放開,反覆了幾次,深深地呼吸了幾口空氣后才平復了下來。

大黃的樣子太慘了。身上纏滿了紗布,現在還在昏迷,只有肚皮在輕輕的浮動,證明著它還有一口氣在。

「雖然沒有傷到內臟,不過感染得挺厲害的。尤其是右後腿上,挖掉了很大一塊腐肉,恐怕大黃恢復以後,也會影響他的行動。」羅德里格斯輕聲地說道。

他也是撿著好的說呢。大黃這兩天能不能挺過去都是兩回事呢,反正牧場中所有的獸醫都不看好。

「大大,大黃好可憐埃」跟著過來的芳芳看到大黃的樣子眼淚再次的流了出來。

「芳芳,沒事的,回去好好的睡一覺,沒準明天大黃就會好起來。」劉雲軒看著芳芳說道。

「大大和羅德里格斯叔叔說點事情,你要乖乖聽話。明天你還得幫著阿福照顧那兩隻火烈鳥寶寶呢。」

「嗯,大大,明天要叫我起床,我要早早的過來看大黃。」小芳芳抹著眼淚用力的點頭說道。

「你們也都休息去吧,都在這裡也解決不了問題,等明天的咱們再好好的商量一下。」劉雲軒又轉過頭對著大家說道。

看著大黃的樣子,劉雲軒的心中是最苦的。現在大家都圍在這邊,彷彿在參加大黃的遺體告別儀式,他心中的苦悶又增加了幾分。

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哪怕大黃真的挺不過這一關了,他也想獨自一人,靜靜的陪伴著大黃走過這最後一程。

「羅德里格斯,板栗和那些得克薩斯紅狼呢?」等大家離開后,劉雲軒向羅德里格斯問道。

大黃和板栗都很聰明,那些得克薩斯紅狼在經常的喝空間水后也很聰明。它們當初都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劉雲軒給圍攏起來呢。

現在大黃的傷情這麼嚴重,它們怎麼可能拋棄大黃不守在它的身邊?可是劉雲軒打回來后就沒有看到它們。

只有二貨帶領著一幫狗狗和一直生活在牧場中的得克薩斯紅狼趴在過道的兩邊,守候著大黃。

聽到劉雲軒的問話,羅德里格斯的心裡一沉。心想,老闆終於問到了這個事情。

「老闆,大黃就是被板栗背回來的。」羅德里格斯輕聲的說道,他的心裡也在琢磨如何措辭,才能讓老闆好接受一些。

「回來的時候,有些狼的身上也都有或輕或重的槍傷。有幾匹狼的腿上還有步槍的貫穿傷,也不知道它們是怎麼堅持過來的。」

「下午的時候,獸醫們挨個的給它們處理傷口,敷藥。可是都處理好以後,它們就在那匹得克薩斯首領狼的帶領下,又出去了。那些能動的都跟著走了,攔都攔不祝」

說道這裡的時候羅德里格斯有個停頓,注意了一下劉雲軒的臉色。劉雲軒目無丙繼續說下去。

「我想可能是它們去報復襲擊它們的人去了,就安排咱們牧場中剩下的那些安保公司的人帶著武器跟著它們進行保護。」羅德里格斯接著說道。

「不過最後的一次聯繫,反饋出來的信息,它們還在漫無目的的尋找著,咱們的人也只能遠遠的跟著。離得近了,這些狼就做出攻擊姿態。」

「可能是這次的事件對它們影響太大了,它們的攻擊性很強,尤其是那些得克薩斯紅狼。」

羅德里格斯最後又補充了一句,要不然他說什麼也會將這些狼給留在牧場中。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