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一九章有人膽大包天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黃和板栗可以說也是小芳芳給養大的。劉雲軒剛出國的時候,陪伴著芳芳玩耍得最多的就是大黃和板栗了。 在芳芳的童年中,它們也是鐫刻下了深深的印記。現在聽到大大說大黃都有了生命危險,她不自禁的就想起了...

「,這土樣也是真不少啊,這麼老多也是夠布萊克他們忙活一陣兒了。︽,」劉雲軒看著回來后帶著好幾袋子土樣的raymond笑著說道。

「這邊種植的葡萄品種太多了,袋子裡邊都有我寫的標籤。也不用太著急,在這邊春天來臨之前研發出來就可以了。」raymond點了點頭說道。

自己再厲害也得有優質的葡萄才成。他可不知道葡萄園中還有劉雲軒的空間水在起著作用,他還以為這全是有機肥料的功效呢。

布里格斯很健談,午餐的時候也是給大家講了一些最近這幾年他們所成交的大型牧常一個是就餐的時候打發時間,另一個他也是想著再吸引一下劉雲軒的興趣兒。

小阿福吃得快,今天對他胃口的不多。小傢伙吃完以後就跑到沙發後邊跟火烈鳥玩兒了起來。

不過一通電話打擾了大家就餐的好興緻,劉雲軒掛完電話后,臉沉得都很嚇人。

「雲軒怎麼了?」蜜雪兒放下刀叉后關心的問道。

「傑克,趕快安排車輛,跟花旗銀行聯繫,我們的飛機要用最快的速度起飛趕回美國。」劉雲軒先是對傑克吩咐道,這才轉過頭對蜜雪兒沉聲說道,「剛才是羅德里格斯打來的電話,大黃被獵槍打傷了。」

「應該是霰彈槍,傷口部分有感染,現在牧場中的獸醫們正在搶救。聽他話里的意思,大黃很危險。」

聽到劉雲軒的話,大家也都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在場的這些人中,除了布里格斯不知道大黃和板栗在劉雲軒心中的地位。大家心裡可都是明鏡似的。

大黃、板栗還有小狐狸們都是劉雲軒從國內帶過來的,那可是劉雲軒的心頭肉啊,誰要是敢動它們,那就是在劉雲軒的胸口戳刀子。

現在聽說大黃不僅僅受傷了,而且還有生命的危險。大家就知道,這要出事兒了。還得是大事兒,有人膽大包天了。

依著大黃和板栗的聰明勁兒,它們肯定不會去主動攻擊人類。而這又是霰彈槍,你要說是遠距離誤傷的話那純屬扯淡。

這屬於近距離殺傷武器,基本上超過五十米就沒什麼威力了。得有多強的身手能接近大黃它們五十米範圍內而不被發現,更不用說還有那麼多的狼跟著它們呢。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大家哪裡還有心思吃飯啊,都趕緊的放下餐具回樓上收拾東西去了。

「ray,這邊的事情交給你了。有什麼需要的就直接跟美國公司聯繫。老寧會留在這邊幫你辦理相關手續,該花錢的地方就花。」劉雲軒對著raymond囑咐道。

「辦理那些鴕鳥手續的時候,也將這四隻火烈鳥的手續給一起辦了吧,我會讓彼得斯跟你聯繫的。」

「安迪,你也別太擔心。既然到了咱們牧場中,就能及時的得到救治,大黃會平平安安的。」raymond點了點頭后安慰的說道。

他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安慰劉雲軒,只能是撿著好聽的吉祥話說著。

「大大。大黃一定會沒有事情的對吧?」小芳芳看著劉雲軒說道,說著這眼淚也流了下來。

大黃和板栗可以說也是小芳芳給養大的。劉雲軒剛出國的時候,陪伴著芳芳玩耍得最多的就是大黃和板栗了。

在芳芳的童年中,它們也是鐫刻下了深深的印記。現在聽到大大說大黃都有了生命危險,她不自禁的就想起了大大當初救自己時那後背滿是鮮血的場面。

「芳芳沒事的,大黃它們太調皮了,有了這次的教訓。它們也能在牧場中好好的呆著了,省得它們沒事就往外跑。」劉雲軒用手給芳芳擦了下眼淚苦澀的說道。

他的心裡可沒有他說的那麼樂觀,要是事情不那麼緊急,羅德里格斯怎麼會給自己打電話過來。

而且剛才聽他說話的語氣,對這件事情還是有所隱瞞。估計是怕自己這邊太擔心了。具體的情況也只能等趕回牧場中再說了。

「老闆,可以出發了,花旗銀行那邊已經幫咱們溝通好了,航線已經申請完了,咱們隨時都可以起飛。」傑克滿頭大汗的跑過來說道。

剛才他也被劉雲軒的表情給嚇著了,今天劉雲軒的表情可是比上次聽到納斯特在海島被襲時死亡的表情還要可怕一些。

跟著劉雲軒接矗自然能理解劉雲軒每個表情所要表達的意思。這個要是都理解不了,那私人助理做得也忒不稱職了。

如果說要是讓傑克給劉雲軒的憤怒等級按著由低到高、一級到十級的量化一下,傑克會果斷的給個十級。

自己的老闆發怒的時候要是大吵大叫的,甚至罵你幾句,這都沒事。他罵完了也就完了,甚至過後的時候可能還會感到抱歉,給你在別的地方做些彌補。

可要是像現在這樣,沉默得像那就要爆發的火山一樣,那就是真的怒了,而且這也是要動真格的了。

「哈哈,傑克,花旗銀行還真是挺厲害的。走著,咱們回去瞅瞅大黃這小子去。」劉雲軒拍了拍傑克的肩膀笑著說道。

傑克的心理發苦。完了,現在的憤怒等級已經達到十二級了,火山已經開始爆發了。老闆這時候還能開玩笑,除了有那抑制不住的憤怒,可是沒有別的能解釋得清。

不過他也不敢說什麼,連茬都不敢搭,他很怕被這噴發的火山給傷著。自己還是趕緊的幫著那東西裝車是要緊的。

小阿福正坐在地上跟大火烈鳥玩呢,他也很喜歡它們那粉色的羽毛,還伸著小手不時的撫摸一下。

「兒子,咱們該走了,raymond叔叔會幫你把鴕鳥和火烈鳥都給運到咱們牧場的,到時候你還能跟它們一起玩。」劉雲軒蹲到阿福的身邊說道。

「不,我要跟大鳥玩,我不走。」小阿福玩得正開心呢,搖晃著自己的小腦袋說道。

劉雲軒又勸了幾句,可是小阿福玩得正起勁兒根本都不搭理他。失去耐心的劉雲軒直接將小阿福從地上拽了起來,抱著他就往外邊走。

小阿福哪裡肯依,拍打著劉雲軒的肩膀,哭個不停。可是這次以往無所不利的大殺器失效了,自己的親親爸爸根本都不管自己,直接抱著自己坐到了車中。

蜜雪兒看著哭紅眼睛的小阿福有點心疼,可她也知道這是劉雲軒在惦記著牧場中生命垂危的大黃,所以來到車上后默默的將小阿福抱進了自己的懷中,給他擦著眼淚。

她是真心疼啊,尤其是小阿福現在伏在自己懷裡抽抽搭搭的樣子。可她也知道別看劉雲軒平時總捉弄小阿福,那也是比誰都關心。

這次的事情,忒不好處理了。如果大黃沒事還好,要是真的有什麼不幸,她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會向什麼方向發展。

劉雲軒也知道剛才傷了小阿福的心,可他真的沒有任何的耐心慢慢的勸小阿福離開。他都恨不得現在就出現在大黃的跟前,看看它的傷到底怎麼樣了。

小阿福抽噎的聲音響在他的耳邊,看著小阿福在蜜雪兒懷中理都不理自己的樣子,劉雲軒嘆了口氣,沖著蜜雪兒給了一個歉意的眼神。

胖子上來后拍了拍劉雲軒的肩膀,沒有說什麼。他知道說啥都白搭,自己的心意表達到就好了。

花旗銀行這次是真給力,汽車行進機場后,連安檢的程序都沒有,就直接放行。

坐到飛機上的劉雲軒很後悔,剛剛真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自己多說一句,問一下能不能直接將火烈鳥裝上,哪怕到美國的時候再補辦一下手續也成埃何至於這一路上小阿福都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呢。

想到這裡的劉雲軒狠狠的瞪了傑克一眼,那意思,你這個助理幹啥吃的,我沒想到你就不興幫著問一下埃

傑克算是遭受無妄之災了,不過他的心裡倒是沒有太擔心。經驗告訴自己,這個沒事,老闆轉身就該忘了。

「阿福啊,爸爸錯了,下次再也不這樣了,等回到牧場爸爸帶阿福開飛機到天上玩好不好?」飛機起飛后劉雲軒將小阿福抱起來讓他站到自己的腿上討好的說道。

人家小阿福這次可是真生氣了,小腦袋一歪,小嘴兒一撅,就是不看你,人家正生氣呢。

劉雲軒剛想再好好的討好一下自己的寶貝兒子,卻聽到從阿福的口袋裡,傳出來了小火烈鳥的鳴叫聲。

現在飛機上還是比較安靜的,畢竟都知道劉雲軒有了煩心事兒,都坐在那裡休息。現在聽到這叫聲也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小阿福好像也才想起,自己吃完飯又扮演起了媽媽的角色,趕忙扒開自己的口袋看。

劉雲軒苦著臉將他口袋中的兩隻小火烈鳥寶寶給掏了出來,這心裡也是發苦。

好嘛,大的倒是沒帶過來,這小的倒是給帶過來了。可這剛剛出生還沒到一天的小傢伙兒,這可咋餵養埃

兩隻小火烈鳥寶寶可不知道它們這兩天恐怕要斷了口糧,剛才在阿福的口袋裡也是悶壞了,現在總算能透口氣兒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