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九一三章要進軍全線產品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也很不錯,看來現在的莊園主也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的。」行進到酒庄后,劉雲軒讚揚的說道。 他就喜歡私密性好的地方,要不然買海島的時候也不會選來選取的最終選擇了塞拉爾沃島嘛。 這個葡萄園在卡...

因為這裡是冬天,早晨的天氣也有些陰冷潮濕。,不過劉雲軒他們可不在乎,反倒覺得有那麼幾分愜意的感覺。如果陽光能夠再明媚一些,那麼就更好了。

「其實我們要是十月的時候再過來就好了,那時候在智利南部的瑪格達萊納企鵝島上,會有上萬對的企鵝到島上來繁衍後代,即使人們離得近些觀看它們都不害怕。」蜜雪兒有些小鬱悶的說道。

動物園中現在的動物品種和數量還不是很多,更多的是一些自然界中存量比較少的陸生動物。

企鵝也不是沒有,不過比較少而已,才十二隻,怎麼能跟上萬隻企鵝在一起的壯觀場面相比埃

「以後咱們有時間的,跟著漁船出去上南極溜達一圈兒,那邊看企鵝才過癮。」劉雲軒安慰著蜜雪兒說道。

野生動物園在野生動物基金會的名下,那裡邊的動物們都是會員們在網上投票選出來的。所以裡邊的一些觀賞性比較強的,但不是重點保護種類的動物們可是沒有多少。

現在看到蜜雪兒有些小失落,劉雲軒覺得回去的時候應該自己出錢搞一批,讓自己的妻子待產的時候心情也舒暢一些。

這有錢了也不能總顧著自己吃喝玩樂啊,自己的妻子也得好好的照顧一下。

小阿福估計這兩天的連續飛行下也是有些累了,窩在劉雲軒的懷中不停的打著小哈欠,小眼睛也是有些睜不開。

「智利這邊的野生動物和馴養的動物因為氣候的原因還是很多的,就像咱們過去的葡萄園那邊,野生的鳥類和鴕鳥就很多。」布里格斯笑著說道。

「有時候那些鳥還會到葡萄園裡來啄葡萄吃,每年夏季的時候都要工人們好好的看護才成。」

通過這兩天的接觸。他也是發現這一家子對於動物們有著莫名的好感。牧場里養著一堆,還有野生動物保護基金和野生動物園。

再看看人家孩子跟動物們相處的場面,這次過來要不是因為這邊沒有私人的機場,估計那四隻鸚鵡還會帶過來。

說說聊聊的一路前行,太陽也從雲層中鑽了出來,毫不吝嗇的將陽光灑下。當大家趕到卡薩布蘭卡山谷的時候。看著葡萄園上空籠罩著的那淡淡的霧氣在萬道陽光下的美景,彷彿仙境一般。

「這邊的霧氣會在中午的時候被海風吹散,使山谷的葡萄整個的沐浴在陽光中。但因為霧氣的影響,溫度又不會升高得太快。」布里格斯介紹到。

「這種氣候條件使葡萄生長緩慢,又有利於積累葡萄酚類物質。好的氣候,再加上釀酒技術的提高,所以這些年卡薩布蘭卡山谷成了智利最好的葡萄產區。不過我想raymond先生一定了解得更多。」

這些資料他也是過來之前現了解的,畢竟他不是專門干這個的。你過來了,總得稍稍的介紹一下吧。

「其實智利這邊最早的釀酒技術就是源自於西班牙。他們的釀酒裝置直至二十世紀初才換成橡木桶發酵。」raymond笑著接過了話頭。

「智利釀酒業的第一次發展時期是十九世紀六十年代,根瘤蚜蟲害席捲歐洲的時候。那時候好多法國的釀酒世家不甘失敗,來到南美洲尋找新的機會,同時也帶來了先進的經驗和技術。」

「從那時開始智利這邊的釀酒技術傳承了波爾多體系。進入二十世紀后,因為智利政局動蕩,苛政和高額稅收,使得當時發展火爆的釀酒業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直至新世界釀酒技術的興起,再加上智利這邊得天獨厚的氣候環境。智利的釀酒技術才再次的蓬勃發展起來。」

對於這些知識,raymond不說信手拈來也差不多。作為一名釀酒師。而且還是一名有著雄心壯志的釀酒師,可不能僅僅只關心自己的那一畝三分地,其餘這些產區的情況也都得了解一下。

就像智利的中部山谷產區,前幾年的時候還不聲不響的呢,僅僅有那麼一兩款代表作品。可現在呢?卡薩布蘭卡山谷竟然被評為了「十大傑出葡萄酒之都」。

每次葡萄酒評選,這些產區之間也都是競爭關係,誰都想自己釀造的葡萄酒獲得的評分最高。這要是不好好的了解對手的產品質量咋行。

「以前的時候我就說過術業有專攻,ray在這方面絕對是專家級的。」劉雲軒讚許的說道。

「哈哈,看來這次的交易我又能省下好多的麻煩了,有raymond先生在,這邊的情況都不用我去操心。我只要跟著你們好好的欣賞風景就好了。」布里格斯聳了聳肩膀說道。

他現在對於raymond也是高看一眼。就像劉雲軒說的那樣,術業有專攻埃raymond在介紹這邊情況的時候,是照本宣科還是成竹在胸,那是很輕易就能看出來的。

現在他也算是明白了劉雲軒的產業為何發展的這麼快、發展得這麼大,因為人家手底下有能人埃

與別的了解劉雲軒的人一樣,他現在也是有些羨慕。人家多省心,啥都不用管。所有的事情手底下的人都給料理好了,自己呢?還得跟著忙前忙后、跑東跑西的。

要是自己手底下也搜羅了這麼多人才,估計自己也可以悠閑的搞幾個牧場,沒事的時候遊山玩水了。

要是劉雲軒知道布里格斯的想法,一定會祝他將來玩得開心。自己之所以發展的這麼迅速,這些兄弟們的努力工作是一方面,最主要的還是空間的存在。

「這邊的私密性倒是也很不錯,看來現在的莊園主也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的。」行進到酒庄后,劉雲軒讚揚的說道。

他就喜歡私密性好的地方,要不然買海島的時候也不會選來選取的最終選擇了塞拉爾沃島嘛。

這個葡萄園在卡薩布蘭卡山谷的深處,即使在這邊也算是比較可以的葡萄園了。而且讓劉雲軒很歡喜的是,這裡邊的那兩座三萬立方米的水庫。

這邊是新世界的釀酒工藝,澆點水啥的可不怕,對於葡萄的產量可是能夠給予強力的支持。

因為現在是冬季,已經過了釀酒期,整個酒庄中也只剩下了一些看守酒庄和酒窖的人。酒窖中的存酒也不少,不過這些人家到時候都會拉走,倒是能讓劉雲軒省些心。

「ray,這邊的葡萄酒品種看著很多啊,到時候你能忙得過來么?」從酒窖出來后,坐在外邊曬著溫暖的陽光,劉雲軒有些擔憂的問道。

剛才他可看到了,在大酒窖中,也是被分割成了各個區域,每個區域中都有一款葡萄酒存放。

當初納帕谷那邊的葡萄園,raymond搞赤霞珠葡萄酒都來回調整了好幾次的配方和工藝,現在這邊的品種這麼多,他真擔心raymond忙不過來。可別忘了,法國那邊還有兩個酒庄需要他打理呢。

「安迪,沒關係的。其實這邊主要是以白葡萄酒為主,佔據了酒庄總產量的七層左右。」raymond自信滿滿的說道。

「對於長相思和霞麗多這兩個品種我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她們都是原產於法國波爾多地區和勃艮第地區,都是傳統的釀造白葡萄酒的品種。」

「而且這邊與咱們其他葡萄園區採摘和釀造的月份正好錯開了,我也能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這邊來。」

raymond的信心隨著對於劉雲軒牧場中產品的了解得越多,也越來越增長著。最起碼,牧場技術種出來的葡萄,大致的搭配下來口感就不差,自己需要做的就是把握那微妙的口感,調整好最佳的工藝。

所謂失之毫釐,謬以千里。也許正是那一絲口感的差異,就是劃分頂級與普通之間那不可逾越的鴻溝。

他的信心也是源自於他最近的發現。不僅僅是發現了牧場中產品互相搭配后那難得的香味,更是因為他發現自己現在對於口感的把握上。

當酒液滑進口中的時候,他彷彿能感受得到不同的味蕾對酒液進行著精確的測量一樣。自己可以根據反聵出來的結果,進行細微的調整。

所以說對於今年納帕谷那邊的釀酒,他也抱著很大的期望。他想借著這個非常不錯的年份,通過老世界工藝的方式釀造出一款名酒來。

「哈哈,你有信心就可以。到時候咱們把所有品系的葡萄酒都搞一款出來,咱們要佔領全系列的市常」劉雲軒高興的說道。

「讓每一個喝葡萄酒的人,以後首先想到的都是咱們。將來你的名頭就是全系釀酒師,嘖嘖,多麼響亮埃」

自信也是能擴散的。raymond的自信也激發了劉雲軒,讓他對未來在葡萄酒事業上的發展更有動力。

兩人的對話也沒背著布里格斯,這是他們自信心的表現。

劉雲軒的自信心源於空間水和有機肥對葡萄品質的提升,raymond的自信心源自於自己的能力。

對於這些布里格斯都不了解,他也不知道這兩人為何有這麼強大的自信,要向整個葡萄酒全線產品進軍。

不過有一點他是知道的,這次的買賣又成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