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八五七章雁娘的求救電話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道。 他知道雁娘這些年雖然工作也挺賣力的,但也沒有攢下多少錢。在那邊仍舊是租房住呢。孩子的花銷也不少,現在估計也是斷了經濟來源才會求到自己這裡。 「蟈蟈啊,過來,先別幫你媳婦支招了,有...

飯後的娛樂活動,自然就是劉雲軒開始時提議的國粹娛樂打麻將。※%,這都是跟著村子里的娛樂室借的,要不然這麼多人,可湊不到那麼多的麻將牌。

傑克他們也是不含糊,這東西也經常的跟著玩,現在已經達到了抓牌不用看牌的境界,憑著手感就能感受出牌面是啥。再配上那叼著的雪茄,也有了那麼幾分賭王的氣勢。

不過雖然這氣勢有了,可這手氣卻不太好,兩圈兒牌的功夫,傑克已經放了三炮了。嶄新的一元小票也是點出去了好些張。

劉雲軒也在玩牌,而且他們這桌上的牌局只能用慘烈來形容。他的三個對手,芳芳、豆豆、帕卡琳娜,人家三個帶串通的,還帶往回拿的,劉雲軒到現在才胡了兩把,還是小屁胡。

「大大,來電話啦,大大來電話啦……」好不容易讓帕卡琳娜給點了個小炮,這電話還響了起來,趁著他接電話的功夫,那張牌又被她給偷了回去。

「哈哈,雁娘,怎麼想起來過節給我打電話啦?」劉雲軒掃了一眼電話號碼,接通后笑著說道。

「軒子啊,這次我可是打算投奔你了。」電話那邊傳來了雁娘有些低沉的聲音。

「我說雁娘,這可不容易啊,早就想讓你和石頭過來幫我,你們都不過來。說說吧,咋回事。」劉雲軒在電話中笑著說道。

上次同學會的時候他就邀請過兩人,這是自己非常鐵的哥們,想讓他們來幫自己,倆人都沒同意。以後打電話聯繫的時候他也是不時的發出邀請,兩人都沒答應。沒想到這次雁娘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我不是在東莞這邊工作么,前段時間的掃黃活動,我們的大老闆被查到了,也波及到了我所在的分公司。」雁娘苦笑著說道。

雁娘這麼一說,劉雲軒就明白怎麼回事了。主要是當初這邊的活動太大,受到了社會各界的關注。事件發生的當天。這相關的新聞一天內就達到了將近十萬篇。

「哈哈,雁娘啊,你總算被掃出來了,這就證明群眾的眼睛是雪亮滴。」劉雲軒在電話里幸災樂禍的說道。

「去死,你就說吧,能不能幫著在你們公司找份兒活干,找我能幹的。找不到我就帶著老婆孩子天天端著碗到你門口要飯吃去。」雁娘沒好氣的說道。這件事已經被同學們取笑好久了,都說自己是隱藏在人民內部的害蟲。

他也想在那邊再繼續找別的工作,不過目前看就業的環境那是非常的不景氣。用人單位也是提高了標準降低了薪水。實在沒辦法,他也只能求到劉雲軒這裡。

其實他也知道,讓劉雲軒幫著找工作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只是他也想用自己的本事換薪水,不想劉雲軒因為念在同學的關係上照顧自己。

「雁娘,趕緊帶著老婆孩子打包過來吧,正常的應聘,反正我這邊正擴大規模呢,能賺多少薪水就靠你自己了。」劉雲軒也收起了玩笑。正色的說道。

他知道雁娘這些年雖然工作也挺賣力的,但也沒有攢下多少錢。在那邊仍舊是租房住呢。孩子的花銷也不少,現在估計也是斷了經濟來源才會求到自己這裡。

「蟈蟈啊,過來,先別幫你媳婦支招了,有個事兒跟你說一下。」跟雁娘又閑扯了幾句掛斷電話后,劉雲軒對著給澹臺繕佫在邊上助威的郭諾喊道。

「劉總。你不會是讓我替你上場吧?」郭諾過來后笑著問道。

劉雲軒這一桌這麼奇葩的牌局,大傢伙也都知道,估計也就這三個小丫頭能降伏得住他了。

「想得美,一會兒我還得跟她們報仇呢。」劉雲軒看著三個小傢伙那鼓鼓的錢摞很有戰鬥欲.望的說道。

「這次是想著給你推薦一個人選,專註會計行業十幾年。我的一個老同學。等過來的時候你面試一下,也不用考慮我們的關係。你要是覺得他可以,就安排到你那塊兒。不行我再給他調配到別的地方。」

雖然他跟雁娘說不會照顧,又怎能真的不照顧。現在自己的各個產業,在財務這一塊兒用的人都很慎重。各個分公司中招聘過來的人也是經過層層考核的,都是比較穩定的人員。

如果現在給雁娘安插過去還真沒有特別合適的職位,要是過於的照顧他,他的心裡也不是那麼容易接受。而郭諾這邊屬於自己的新興產業,人員都還沒招募呢,雁娘過去應該是正好合適。

不過自己也答應過郭諾,這邊的事情全歸他一個人管,所以只是推薦一下,最終能不能成還得他定。

「哈哈,劉總,您的同學那可都是高材生。我這塊兒才剛剛起步,將來要是搞不成,您可不能埋怨我。」郭諾笑著說道。

工作了這麼久,又不是真的不諳世事。劉雲軒推薦的同學行不行都得收著,反正財務部門的崗位也很多,到時候再根據他這個同學的能力安排工作唄。

「行,這個事就先這麼說著,現在這傢伙就處理那邊的事情呢,最晚的話後天也能趕到咱們這邊兒。」劉雲軒笑著說道。

「對了,我可能還會幫你推薦一個人,也是我同學,留校任教呢。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興趣兒過來,晚上的時候我打個電話問一下吧。」

這還是他剛剛想到的,以前的時候邀請石頭過來,他說沒有相關的工作,不好上手。現在這教育事業可是他的老本行了,要是他有興趣兒的話,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真的嗎?這可太好了,其實咱們公司現在還真缺這樣的人。」郭諾高興的說道。

在他的心中,劉雲軒后推薦的這個人員他可是比雁娘還要重視。劉雲軒讀的是名牌大學,在這樣的大學能留校任教的人,那絕對是有真材實料的。如果這樣的人過來幫著自己一把,自己的擔子也能輕鬆一些。

劉雲軒將所有的權利都下放給自己,這可是自己人生當中第一次擔這麼大的擔子。有動力,也有壓力,很怕搞不好。

如今自己的媳婦已經是國內公司的老大了,自己原先負責培訓基地那塊兒倒是沒啥。現在不同了,自己有了專項分管的業務,如果幹的不出彩兒,不好見人埃

「哎,你先別高興這麼早,誰知道這傢伙舍不捨得放棄現在的工作埃他現在的待遇可是很不錯的,到時候趕著來吧。」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現在自己都是一廂情願呢,想著將小石頭也給忽悠過來。這樣的話以後這些好兄弟見面的機會也多一些。就是不知道小石頭看不看得中自己這邊的產業,要是他將來想著在學術方面發展,留在大學里才是最好的選擇。

跟著郭諾說完了事情,劉雲軒再次投入到了跟三個小傢伙的戰鬥中。今天過節,估計是雁娘沒辦法才給自己打的電話,小石頭那邊還是晚些再聯繫比較好。

雖然劉雲軒很想在牌桌上大殺四方,將三個得意的小丫頭都給收拾了。可殘酷的現實再次跑出來猛刷存在感,劉雲軒的錢摞是越來越薄,而三個小丫頭的錢摞是越來越厚。

其實後來的時候人家三個小丫頭都是老老實實的玩的,因為她們覺得劉雲軒輸得太多了,三個小傢伙心軟,就想著不再耍賴。誰知道三個小傢伙的運氣太好,每次的牌面都不錯,三抓兩抓的人家就上聽了,想不胡都難。

最終的結果劉雲軒輸個精光,他準備的那些零錢,全被三個小傢伙給收割了。

「我悔啊,早知道這樣,我就跟著軒子玩了。」胖子故作哀憐的說道。

平時玩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劉雲軒贏的次數最多,沒想到這次被三個小丫頭給收拾了。胖子合計著,這麼一次羞辱劉雲軒的機會就被自己白白的錯過了。

「趙,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我們以前哪次玩的時候,老闆的牌運都很好的,也許只有跟著小孩子們玩,上帝才不會站在老闆這邊兒。」傑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安慰的說道。

別看他們都給劉雲軒打工,在工作上,他們都會乖乖的老實聽話,可在玩樂上,那可是一點不會讓這他。也都想著打牌的時候從老闆那邊搞點零花錢兒花花,錢不在多少,只要是贏得老闆的錢,就已經很值得開心了。

「你們那幾桌咋樣?」劉雲軒看著兩人笑著問道。

「梁爺爺贏了,手太壯了,攔都攔不祝」胖子佩服的說道。

他是跟梁爺爺一桌的,幾個鐘頭的牌打下來,梁爺爺是一點兒疲憊的狀態都沒有,越打越精神,德都能自摸。

「你們以為我老頭子好欺負,哼哼,在省城的時候,我沒事也是跟著一幫老頭們經常打牌的。」梁爺爺得意的說道。

梁爺爺玩得很開心,開始的時候這幫後輩們還照顧自己,後來可就都是真刀真槍的了,這樣的牌打著才有意思嘛。未完待續。。

ps: 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