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八四四章懷念的味道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時候都窮,家裡哪有那麼多的瓜果梨桃小食品的,榆錢兒、槐樹花可是他們童年時打牙祭的美味。自己在樹上吃個飽,再揪點回家做榆錢兒餑餑吃。 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榆樹越來越少了,就是在靠山村改造之前...

老吳同志也算忙裡偷閒了,在這邊跟著查理他們一起玩了三天這才一同返回美國。…,這三天里老吳也沒閑著,拿著相機拍起了鄉村風光。

這也就是靠山村的鄉親們這些年見識得多了,要不然碰著這歪帶個帽子,叼根雪茄,背著相機走到哪裡拍哪裡的主,都該打110了。

打發走了這些人,劉雲軒也開始專心致志的釀起了桃花酒。今年的桃花那叫一個多,不僅僅梁樹安排人收集了,查理他們這兩天也沒閑著,都幫著弄呢。就等著劉雲軒多釀一些好帶回美國去。

好在人多,那些保鏢們也是熟門熟路了,搗桃花,拌蜂蜜,一個個的也都幹勁兒十足。

「哎,這麼多的酒,都得走審批手續了,要不然人家還得以為咱們走私呢。」劉雲軒看著堆滿好幾個屋子中那成箱的桃花酒無奈的說道。

桃花酒太多了,這還是外邊的。劉雲軒的空間里還堆了一摞,這是他用空間蜂蜜配空間桃花釀造的桃花酒。反正現在酒也多,到時候自己拿出來喝誰也不知道咋回事。

「安迪叔叔,這個桃花瓣蜂蜜好好吃。」邊上的帕卡琳娜美美的吃著桃花蜜說道。

小芳芳和小豆豆都跟著回去了,她們也要開學了,所以小帕卡琳娜就成了劉雲軒的小跟屁蟲。而她吃著的桃花瓣蜂蜜就是做桃花酒剩下的,桃花搞得太多了,倒是讓小傢伙飽了口服。

「你可不要吃太多,每天只可以吃這小半碗兒。」劉雲軒看著吃得香甜的小傢伙說道。

蜂蜜確實是好東西,營養高、易吸收,可是中老年人的最佳補品。可也正因為過於易吸收了。這吃多了也不行,尤其是小孩子。

蜂蜜中的葡萄糖和果糖含量很高,這就是易被吸收的營養成分。吃得多了,血糖就會快速升高,如果過量就會導致胰島素分泌不足,這糖尿病就是妥妥的了。

所以無論是芳芳還是帕卡琳娜。劉雲軒更多的是跟她們沖蜂蜜水喝,很少讓她們抱著碗吃。偶爾的一次還成,要不然那不是寵孩子,是害孩子呢。

「安迪叔叔,帕卡琳娜知道呢,可是這個比蜂蜜水好喝,裡邊帶著桃子的味道。」帕卡琳娜點著小腦袋說道。

小傢伙很乖,劉雲軒這邊好吃的也多,可她都是規規矩矩的。從來不貪嘴。都是按照營養師給搭配的食譜來。只不過這桃子味兒的蜂蜜還是第一次吃,小傢伙也有點不好意思。

「好了,帕卡琳娜這麼乖,晚上想吃什麼,安迪叔叔都給你做。」劉雲軒看著乖巧的帕卡琳娜說道。

小傢伙難怪有那麼多的人喜歡呢,平時真的很乖巧。如今可是遠離她的家庭,就跟著自己在華夏,還沒有小芳芳她們陪著。小傢伙卻從來都沒有吵鬧過。

「安迪叔叔,可以吃那個酥酥的魚么?連魚刺也可以一起吃的那種?」帕卡琳娜眨著大眼睛問道。

孩子們的愛好也不相同。芳芳最愛吃的就是海鮮,大螃蟹一頓能吃倆。帕卡琳娜就喜歡吃魚和肉,尤其是劉雲軒弄的糟魚。小阿福的鐘愛食物還有待慢慢觀察,不過現在這小子比較中意水果。

小傢伙點了菜譜,劉雲軒自然照做。不過他可沒有親自去取,而是打發傑克去採購食材。因為葛大爺太熱情了。但凡見到劉雲軒以後就會先感謝一番。

也不僅僅是他,葛紅凱兩口子也是。在他們的心中劉雲軒就是他們寶寶的救命恩人,為了救自家孩子還把人家車給砸了呢。

「我看以後傑克就是在華夏鄉村中生活也沒什麼問題了。」蜜雪兒抱著小阿福看著傑克的背影說道。

傑克是很有上進心的。來到靠山村這麼久,人家也是努力的學習靠山村文化。學習靠山村的俚語、體驗大棚中的勞動,村民們對這個愛說、愛笑、愛幹活的老外也挺喜歡。

「得虧後來選了傑克當助理。要是繼續用澹臺,還不知道誰助理誰呢。」劉雲軒搖著腦袋無力的說道。澹臺繕佫工作很認真負責不假,可以忒調皮。哪裡像傑克這麼好,讓幹啥就幹啥的。

「爸爸,吃瓜、吃瓜。」這時候呆著蜜雪兒懷中的小阿福伸著小手指著邊上堆放著的西瓜說道。

「你啊,玩累了就讓媽媽抱,閑夠了就想著吃,看你將來長成個小吃貨怎麼辦。」劉雲軒捏著阿福的小胖臉說道。

小傢伙吃西瓜也挺有意思的,不用打成泥,自己就能小口小口的咬著吃。開始的時候劉雲軒他們還挺擔心的,很怕小傢伙囫圇的吞進去再卡到嗓子,沒想到這小傢伙吃的時候小嘴兒咀嚼得很仔細。

剔除了西瓜籽,切成適合小阿福吃的大小,這小傢伙可是美得不行。不僅僅自己吃,還順便的賞了劉雲軒一塊。這一下可是給劉雲軒樂得不行,跟蜜雪兒顯擺了半天。

「傑克,你這是弄了多少啊?」劉雲軒看著騎著小三輪車回來的傑克好笑的問道。

傑克騎的不是別的,就是常用的那種倒騎驢,這個是傑克在靠山村中的座駕。他很喜歡這種交通工具,路程稍遠一些的時候他就會騎著倒騎驢過去。他認為這個不僅能代步,還能運貨物,很不錯。就是技術不太好掌握,開始騎得太快拐彎的時候還摔了一跤。

「老闆,這是一個我看著很眼熟的人讓我幫給您帶過來的,說是這個做『餑餑』好吃。對了,老闆,『餑餑』是什麼?」傑克先從車上搬下來魚和肉,又遞給劉雲軒一個蛇皮袋子后說道。

「哦,一種小吃,這麼輕,到底是啥東西埃」劉雲軒隨口的解釋道。這袋子看著挺大,劉雲軒一隻手都能拎起來,還真不知道裡邊裝的是啥。

「喲,晚上你們算是有口服了。這東西我都有十來年沒吃過了,想吃可不那麼容易埃」劉雲軒打開袋子后先是眼睛一亮,這才感慨的說道。

「安迪叔叔,這個是什麼花么?好多啊,還很好看,有粉的有綠的。」帕卡琳娜也探頭過來看看這裡到底是啥東西。

「這可是好東西啊,這個在以前的時候可是救過不少人的命呢。」劉雲軒從蛇皮袋中抓出一把榆錢兒深深地嗅了一口後放進嘴裡品嘗著說道。

如果不是別人給自己送來,自己早已經忘了它的嘻小的時候還經常的往榆樹上爬,摘榆樹的花,也常常被鄉親們稱為榆錢兒或是榆樹串兒吃。

那時候都窮,家裡哪有那麼多的瓜果梨桃小食品的,榆錢兒、槐樹花可是他們童年時打牙祭的美味。自己在樹上吃個飽,再揪點回家做榆錢兒餑餑吃。

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榆樹越來越少了,就是在靠山村改造之前,整個村子里已經沒有榆樹了。這童年的美味,他也是一直都沒有記起來。

「安迪叔叔,這個是藥材么?」帕卡琳娜也學著劉雲軒的樣子抓了一把,先是嗅了一口,然後胡亂的塞進自己的小嘴兒里,大口大口的嚼著。這個也很好吃啊,有著淡淡的甜味兒,還有一股清香的味道。

「這個也算是藥材吧,能清心降火、解熱去痰。叔叔說它能救命,是因為很久以前很多人的家裡都很窮,吃不飽飯。然後就用這個和著玉米粉當食物,才讓他們度過了好多艱難的日子。」劉雲軒摸著帕卡琳娜的小腦袋說道。

「安迪叔叔,那我們就吃一點點吧,剩下的留著給人救命用吧。」帕卡琳娜看著袋子里的榆錢兒可憐兮兮的說道。

「小丫頭啊,現在人們生活都好了,對於這個可不是那麼需要了,不過這個做出來的餅子確實很好吃,晚上叔叔就給你做好吃的。」劉雲軒點了點帕卡琳娜的小鼻子說道。

這小丫頭,太乖巧了。看來自己也得努力了,趕緊的再生個閨女。這閨女可是爸爸的小棉襖,阿福這臭小子將來還不定咋氣自己呢。

「這個不錯,還挺新鮮呢,看樣是今天剛摘下來的。我們老家那邊倒是有一些,不過要是弄到這邊也該蔫了,不好吃。」梁樹過來也抓了一把放到了嘴裡。

他們這一代人,對於以前的事情還有些記憶,或是從老輩哪裡聽到的事情。對於這種東西那也是百吃不厭,並不是這東西味道有多甘甜鮮美,而是這裡邊有這獨屬於他們的懷念的味道。

邊上的傑克看著劉雲軒和梁樹兩個人在那裡憶苦思甜的樣子,是即高興又著急。

高興的是,這東西貌似老闆很喜歡,那自己就給拿對了。著急的是,他根本不知道那個人是誰,這要是一會老闆想感謝人家一下,自己上哪兒找去。

也是沒辦法,傑克雖然會說華夏語了,可這段時間見到的華夏面孔也是太多。每天都有那麼十幾二十個的人到劉雲軒這邊來坐坐,自己哪裡能記得住靠山村中這麼多的人。如果老闆要是追問的話,自己就挨家敲門問問去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