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八二一章輿論力量很強大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怎麼會真的不將公司的事情放在心上,畢竟公司創造的利益最大的受益人還是他,而且海島那邊的建設也得陸續的投錢進去。 現在網路上的輿論風向可是慢慢的變了味,因為田園公司的產品賣得都比較貴,網上好多人...

「安迪叔叔,好香埃,」掀開鍋蓋,菜香混合著餅香鋪面襲來,讓邊上的小萌娃帕卡琳娜都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

「別著急,跟芳芳去洗手,等你們洗完手就能開飯了。」劉雲軒一邊用菜刀在餅上划著一邊對著饞得不行的小傢伙說道。

餅太大了,要是不給切成小塊大家可是沒法吃。劉雲軒也是細心,將靠著鍋邊的那一圈兒直接給切了一圈兒下來,到小盆子里,讓一邊洗手一邊不時探頭向這裡張望的小芳芳很是滿意。

「嗯,這個味道不錯,滋味很足,而且這個餅還有這麼多層。」艾倫一邊大口的吃著餅一邊誇讚的說道。

他現在也算是知道了為啥小芳芳念念不忘的想吃餅了,這個餅確實很好吃。帶著菜香和面香,口感還好。

「其實這餅也是有幾百年的歷史了,一直都是我們錦市地區很受歡迎的一道美食。有一家餅店還作為錦市美食的代表上過央視的宣傳片呢。」劉雲軒笑著說道。

「好了,你也不要賣關子了,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蜜雪兒看著劉雲軒那臭屁的模樣忍不住好笑的說道。

老夫老妻了,對於雙方的性格都很了解,他也知道劉雲軒對於華夏一些代表性的美食都能說出一些來歷,就像自己對別的知識了解的那樣。

「其實這個餅就跟叫化雞一樣,都是情急之下搞出來的產品,受歡迎以後才慢慢的改進的。」劉雲軒給芳芳和帕卡琳娜的碗里各添了一條燉得酥爛的排骨后這才緩緩的說道。

「當時也是打仗呢,一家餅店的老闆因為反抗**的朝廷,得罪了權貴被發配到錦市。就搞了一家餅店為生。」

「咱們錦市從古至今都是戰略要地啊,當時的清太祖努爾哈赤就帶人攻打錦市呢,不過那時候雖然朝廷**不過咱們錦市這邊的城防做的也挺好,努爾哈赤的軍隊就被守城的給打敗了。」

「事情就是這麼巧,努爾哈赤他們的大營就在餅店的附近,所以那店老闆一合計。反正這朝廷也是挺**的,還是慰問一下這些攻城的吧。」

「然後這餅就端上來了?」胖子啃了口排骨后插口問道。

沒想到換來的卻是大家的注目禮。剛才大家都是認真的聽著呢,都覺得劉雲軒說得挺有意思的,就連小芳芳和帕卡琳娜吃飯的速度都降了下來。

「呃、我吃飯,你繼續。」被大家盯著胖子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趕緊沖劉雲軒說道。

劉雲軒將胖子對準目標正要下手的一塊排骨夾到王明遠的碗里作為小小的報復后這才繼續說道,「當時哪裡有餅啊,那時候餅是餅菜是菜呢。而這個店家準備的菜就是排骨燉豆角,那時候東北苦寒。燉菜吃著熱乎埃」

「打仗可是個力氣活,小店的人手又少,那麼多的士兵等著吃飯,這店家情急之下就將準備烙的餅直接丟到鍋里了。」

「他當時是想著這總也能煮熟了,管它好吃不好吃呢,也能充饑埃沒想到等著菜熟的時候,這餅晶瑩如玉,口味爽滑。讓那些大兵們都吃得讚不絕口。吃得飽了,這人也有力氣。一鼓作氣的就將當時的錦市給攻了下來。」

「所以這道既能當菜又能當飯的美食就流傳了下來,經過這些年的發展變化,也是不斷的改良。」

「哇,大大好厲害。」芳芳滿眼小星星的說道。自己的大大就是厲害,啥都懂,還講得這麼好聽。

「你埃這鍋邊上的餅好吃歸好吃,也別吃得太多,不太好消化呢。」劉雲軒看著小丫頭說道。

小孩子不知道深淺,逮著好吃的就吃個沒頭,這要是不看著點。她們的小肚肚晚上可該遭罪了。

現在是三月份,東北的氣溫還是很涼的,不過這熱乎乎的餅與燉豆角可是讓大家吃得酣暢淋漓。兩大鍋菜在這幫人的努力下,那是一點都沒剩。

王明遠畢竟下午還有工作,在這邊稍稍的休息了一會兒就趕回了市裡,他這個市委書記總不能帶頭遲到。

「澹臺啊,把這些年咱們公司做的那些慈善事業都匯個總傳到咱們官網上去,有時候這做好事不留名還真不行。」飯後休息的時候劉雲軒對著澹臺繕佫說道。

他又怎麼會真的不將公司的事情放在心上,畢竟公司創造的利益最大的受益人還是他,而且海島那邊的建設也得陸續的投錢進去。

現在網路上的輿論風向可是慢慢的變了味,因為田園公司的產品賣得都比較貴,網上好多人都說這是黑心的公司,公司的老闆自然也是黑心的老闆。以前的時候他做慈善,是想著回饋一下社會,既能幫助需要的人,又能為自己的公司減免一些稅款。

可是現在不行了,也不能光做好事不留名,要是自己不拿出點實際的東西來,這公司還不定被說成啥樣呢。

「嘿嘿,我早就想給掛出來了,還怕太惹眼,說我們是在炒作。」澹臺繕佫捂著嘴笑著說道。

她也早想這樣做了,只是按著華夏人的傳統,你做了好事還大叫大嚷的,人們總會覺得你這就是圖稀名聲呢,你這叫偽善,所以她才沒有行動。

「咱們這也是沒辦法啊,以後咱們就得大張旗鼓的宣傳一下,要不然咱這黑心的名頭可得頂一輩子。」劉雲軒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這要是做了宣傳,輿論肯定又得將自己的公司推上風口浪尖,可是沒辦法,自己公司正面的形象也得要埃

「也不知道現在的人們都怎麼了,好些事情都不會自己去認真的考慮,跟風的太多了。」邊上的胖子瀏覽著消息也是有些感慨的說道。

「其實這也是從古至今都存在的問題,只不過以前的時候沒有網路,資訊不那麼發達才沒有現在那麼強大的力量。」劉雲軒笑著說道。

「老話說『舌頭是殺人不見血的刀』、『唾沫星子淹死人』,這就是在形容輿論的壓力呢。現在的人們更多的使用電腦、使用手機,輕輕的點那麼幾下,信息轉播的也快。也許他們是無心的,可他們並未對消息進行求證,也正是這種無心之舉,對人造成了傷害。」

「是啊,前幾年的時候,網上不流傳一個后媽虐待孩子的事情來著么,當時我看著都跟著氣啊,誰知道那孩子竟然是自己身上有嚴重的疾玻」胖子點了點頭說道。

這件事情當年可是很轟動的,甚至那個被冤枉的后媽被評為「史上最毒后媽」,有些激動的網友甚至對她發出了死亡威脅。

那時候胖子也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家裡也有倆錢,都差點直接坐車過去呢。那期間在網上也說了不少惡毒的語言,直至事情澄清,胖子也是有些後悔。可後悔也沒用啊,對無辜的人已經造成了傷害。

所以以後的時候胖子上網的時候很少對這些網傳的信息進行評論,他就怕再因為自己的無意之舉而傷害到無辜的人。

「哎,輿論力量就是一把雙刃劍,有時候確實能起到正面的作用,揭露一些社會的黑暗面與不公。可也正是這強大的力量,讓有些心懷不軌的人開始肆無忌憚起來。」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這次的事情也許在那些人的眼中,他們都化身成了正義的使者,正在對自己這個黑心的老闆進行著討伐呢。

「好了,都安排下去了,現在正在將咱們搞捐贈活動時候的合影掃描呢,也跟著軍區那邊聯繫了,他們也同意咱們將捐助的情況公布出來。」這時候澹臺繕佫安排完後跟劉雲軒過來彙報。

對於一些組織或是個人的捐贈還好說一些,涉及到軍隊的事情都得慎重。現在田園公司所過之處擁軍優屬的事情都是做在前邊,這個的範圍可就有點大了。

「澹臺啊,你和郭諾的婚禮籌備得咋樣了?」劉雲軒也不想大家再在這件事情上費心就岔開了話題。

「我們已經商量好了,還是不舉辦婚禮了,不過您可得多給我們批一些假期,我們要旅行結婚。」澹臺繕佫笑嘻嘻的說道。

她和郭諾是青梅竹馬,雙方的家長早就已經認可了他們,所以他們就認為結婚擺喜酒也就是那麼個儀式,還會給大家折騰得挺累的,不如借著這個機會到外邊好好的溜達溜達。

「看樣子我倒是省下了,最起碼這酒席不用幫你們籌備了。」劉雲軒打趣兒的說道。

「酒席不辦,您這紅包可得厚實點兒,我們這小年輕的可沒有您這大老闆腰粗,這錢都得精打細算呢。」澹臺繕佫露出白森森的小牙說道。

「你們還精打細算?你們要是出去玩一趟都得精打細算的,那別人是不是吃飯都得成問題了?」劉雲軒沒好氣的說道。

一個是華夏田園公司的老總,一個是高管,這倆人的年薪可都不低,就這還哭窮呢。未完待續。。

ps: 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