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七八一章鴿人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劉雲軒的腳邊倒是有幾隻鴿子是白羽的,他理所當然的就以為這都是一樣的,就喊了出來。 雖然這些鴿子們對小阿福有些好感,不過也沒有在這裡停留得太久,沒呆一會兒就撲扇著翅膀又飛回了廣場上,再次的遛...

「真不愧是世界時尚之都啊,那些耳熟能詳的時尚品牌在這裡是隨處可見。,」遊逛在米蘭的蒙特拿破崙大街上,劉雲軒看著周邊那些舉世聞名的時裝店不禁感慨的說道。

「當然了,雖然在四大時裝周中米蘭時裝周崛起得最晚,但卻是如今影響力最大的時裝周。我們來的晚了,要不然去年也能欣賞一下時裝周了。」蜜雪兒有些遺憾的說道。

「我就很不理解,為什麼時裝周上的衣服都是那麼誇張、那麼另類,這要是真穿到大街上,倒是真的能吸引眼球了。」劉雲軒吐槽的說道。

他是真的搞不懂,衣服的實用性就不說了,還都是千奇百怪的樣子,反正給他的感覺,時裝周上的衣服沒有最誇張,只有更誇張。

「笨蛋啊,時裝周上的衣服只是展示流行的趨勢,又不是真的拿出去做成衣服來賣。」蜜雪兒白了劉雲軒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邊上聽著的查理也是偷笑不已。他發現這兩口子也是真的有意思,劉雲軒是口無遮攔,逮啥說啥。蜜雪兒就不停的糾正他的錯誤觀點。這一路走下來倒也熱鬧。

雖然幾人逛的店挺多,出手購買的次數倒是不多,僅僅是蜜雪兒買了些裙子和涼鞋。剩下的劉雲軒和查理他們本就對穿著不是特別的在意,現在穿的也可以,就沒有了購買的欲.望。

「應該給胖子也喊來了,這邊可是有兩支頂級球隊呢,估計他能玩得很開心。」劉雲軒笑著說道。

現在的胖子可是很輕鬆,美國這邊的保健品產業處於起步階段事情沒有那麼多。現在可是經常的往英國跑,不為別的就是追著阿森納現場看球。

「米蘭可不是僅有藝術和足球,在這裡還有這很濃厚的宗教氣息。這邊的米蘭大教堂,也叫『杜莫主教堂』,是世界五大教堂之一,1805年拿破崙就是在那裡加冕的。」蜜雪兒再次給劉雲軒普及著人文知識。

「嘿嘿。查理,看著沒,只要帶著蜜雪兒出來玩,還買啥旅遊手冊埃反正咱們也沒事,就到這大教堂見識見識去。」劉雲軒得意洋洋的說道。

對於蜜雪兒時不時的給他普及知識的行為,他並沒有感到任何的羞愧,反而很自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這可不是你惡補一頓知識就可以的。蜜雪兒也是通過從小到大大量書籍的閱讀積累下來的。

再說了,這樣的老婆帶出去才有面子。這可是胸有錦繡的存在,沒準不定啥時候還能混頓兒飯吃呢。

人啊,就容易得意忘形。劉雲軒這想著想著呢,就很自然的描向了蜜雪兒的胸部。他呢是想著蜜雪兒的錦繡才華呢,可是蜜雪兒不知道埃

誰知道這人又犯了哪門子瘋,這大庭廣眾的就盯著自己的胸部猛瞅。雖說這老夫老妻的了,可這場合不對埃

「抱著阿福,大白天的竟瞎想。」蜜雪兒粉紅著臉將嬰陌1隼礎H進劉雲軒的懷中沒好氣的說道。

「哎,好。其實他在車裡不挺好的么。」劉雲軒摸不著頭腦的說道。小阿福剛才在嬰兒車裡玩得可挺美的,這咋就讓自己抱著了呢。不過沒辦法,老婆大人吩咐了,自己執行就是了。

「查理,你笑啥?」等著他將小阿福掛在胸前後看到查理在那邊曖昧不明的笑著就更加的迷糊了。

「沒事,我很高興。繁忙的工作之餘還能出來遊玩,我們去看大教堂吧。」查理擺了擺手說道。

「真是的,都神神秘秘的。」劉雲軒詢問無果搖了搖頭說道。他覺得估計是自己誇媳婦,然後蜜雪兒有些不好意思了,這才讓查理看了笑話。嗯,一定是這樣的。

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劉雲軒也就不再想了。他倒是忘了,以前也沒少誇過蜜雪兒,人家可是從來沒臉紅過呢。

「我個去,這教堂上得有多少塔埃」來到米蘭大教堂后,劉雲軒看著那林立著的尖塔感慨的說道。

「塔尖最高108.5米,135座,每座塔上都有一尊雕塑,整個教堂一共有6000多尊雕塑,是世界上雕塑最多的哥特式教堂。」邊上的蜜雪兒說道。

「老婆,你太厲害了,啥都知道。」剛才無故的惹惱了媳婦,現在劉雲軒也是趕緊的小馬屁拍著,反正這多說點好話准沒錯。

蜜雪兒聽到后漂亮的大眼睛翻了翻,有時候劉雲軒這小無賴的樣子她也是一點轍都沒有。

雖然不是旅遊的旺季,來這邊參觀的遊人也很多。在排隊的時候劉雲軒也是拿著相機不停的給這座大教堂拍照。

雖然他對於宗教不是很理解,可他也知道這些形態各異的雕像後邊都會有一段不同的故事。

他在這裡的照個不停,可是讓他胸前掛著的小阿福著腦個不行。人們都看著周圍的建築和雕像呢,也就沒有人搭理他了,這讓他有點不高興。在劉雲軒拍照的時候他的小手就往上邊推了推,讓劉雲軒一下子拍到了藍天。

「阿福啊,乖哦,爸爸拍照呢。你也想拍嗎?可是你不會埃」劉雲軒抓著阿福的小手說道。

「爸爸,拍。」小阿福可不買賬,雖然他不知道劉雲軒說的拍照是啥,也想繼續跟他搗亂。這樣的話最起碼能有個人陪著玩了。

不過劉雲軒也是突發奇想,要是以小阿福這個年紀的視角來拍照的話,會有什麼效果呢?

雖然他的想法挺好的,可這小阿福還沒一周歲呢,哪裡知道他所要表達的那麼複雜的意思,更別說快門那裡也不是現在的小阿福能按得踉菩將相機放到小阿福面前的時候,小阿福也是按照以往的習慣想著啃一口。

現在阿福的牙口雖然也很厲害,嘴裡有幾顆乳牙,不過這相機可不是以前他啃的那些東西,一下子給小傢伙就給硌哭了。

他這一哇哇大哭不要緊,周圍的遊客們可是都將視線集中了過來。不僅僅如此,在廣場上遛彎的那些肥肥的大鴿子也是撲扇著翅膀飛了過來。有幾隻飛得稍高一些的還向著劉雲軒的身上撲來。

這一下可是給劉雲軒嚇壞了,鴿子這東西可不像蜜蜂,能夠在小範圍內懸停的飛。這幫自認為是廣場主人存在的肥鴿子們可是不怕人,現在受到小阿福哭聲的吸引整個的湊了過來,沒準這爪子或是翅膀就會傷到小阿福。

劉雲軒也沒有時間多想,將相機往身後一甩,就用自己的雙手給小阿福的頭部給護住了,他怕鴿子們傷到小阿福的眼睛。

事情發生得很快,等著人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倒是見識到了一番奇景。有相機的拿相機,沒相機的拿手機,對著劉雲軒的方向拍個不停。

「雲軒,你先別動,讓我也拍幾張。」蜜雪兒一邊掩嘴笑著一邊舉起自己的相機拍了起來。

這些鴿子因為小阿福的哭聲受到了莫名的吸引,它們也挺好奇的,就飛過來看。而劉雲軒雙手環抱著保護小阿福,這支起的手臂倒是成了他們落腳的地方。

此時的劉雲軒頭頂一隻鴿子,右肩膀上蹲著一隻鴿子,雙臂上還以左三右四的順序站了七隻鴿子,腳下還有十多隻在咕嚕嚕的叫個不停。

「白、白」小阿福用力的撐開劉雲軒的胳膊,看著地上的鴿子們喊道。

在牧場中的時候他也是見識過類似的生命,那就是白頭海雕一家子。芳芳就經常管它們叫大白小白的,所以他也是記住了個白字。現在劉雲軒的腳邊倒是有幾隻鴿子是白羽的,他理所當然的就以為這都是一樣的,就喊了出來。

雖然這些鴿子們對小阿福有些好感,不過也沒有在這裡停留得太久,沒呆一會兒就撲扇著翅膀又飛回了廣場上,再次的遛起了彎。

而有幸抓拍到剛才這一幕的人都是紛紛的對劉雲軒豎起了大拇指。旅遊拍照留念嘛,不一定非得拍攝當地的景物,這樣的「鴿人」奇景,可不是你逛多少地方都能遇見的。

劉雲軒對著這些人報以苦笑,他是有苦自知,剛才頭頂上的鴿子還給了他一份臨別贈禮。在那隻鴿子踩著自己腦袋飛起來的時候,頭皮上不僅僅感受到了爪子的尖銳,還感受到了一絲溫熱。

「蜜雪兒啊,拿紙巾給我擦擦吧,估計我是中招了。」劉雲軒蹲下身子向著蜜雪兒說道。

等蜜雪兒和查理他們看清了劉雲軒頭頂上的那一小坨黑、白、褐三色間雜的不明物體后,也都是樂得直不起腰了。蜜雪兒更是拿著相機來個了多角度的近景實拍。

「好了吧,拍也拍完了,趕緊給我擦了吧。」聽著頭頂上想起的拍照聲后,劉雲軒無奈的說道。

不過劉雲軒也不是善茬,趁著蜜雪兒他們注意自己頭頂的時候,邊上的遊客們又再次觀看起周圍的建築,他就將不遠處的那幾隻疑似兇手全都給收進了空間。

剛才他也是沒有注意到具體是那一隻,不過他知道它們大概落的地方,說不得回去的時候就得給它們來套滿清十大酷刑。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