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七六八章第四權力中心下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受人之託來找自己以前的這些同僚們,為委託人圖利。」 「在過去的20多年中,隨著遊說活動專業化、信息化、職業化的程度不斷的提高,已經從以前的半遮半掩、模模糊糊的灰色地帶。一躍成為公眾矚目、不容或...

「還是干咱們的老本行,投資牧常」查理笑著說道,「你不是打算開發保健品市場么,到時候可以在那邊大規模的種植藍莓,三年的時間怎麼也夠打好基礎了。」

「到時候算上牧場中的管理工人,再加上口服液生產工廠的工人,這五千人的就業崗位應該沒什麼問題。」

他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現在趙岩已經回國考察學習保健品產業方面的運營。等他回來后就該籌備這方面的事情了。

現在加利福尼亞州這邊的條件就是解決就業崗位,相對於政治獻金之類的要好辦一些。反正自己這邊保健品產業也要開展,還不如直接就將分公司給立在加利福尼亞州。這樣的話也算一舉兩得了。

「行,到時候你跟趙岩把計劃做出來就可以了。需要的資金你們自己張羅吧,我是沒工夫管了,對了別花利索了,得給我留點錢買遊艇。現在這邊也快竣工了,等明年我就會搬這邊來了,住海島沒有遊艇可是不成的。」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這還真不用自己操心了,到時候胖子直接從加利福尼亞州做起,將來與當地的關係也能更緊密一些,為將來的合作打下堅實的基矗

「這些還用你說,火焰孩子的那些錢我們根本都沒算到收益裡邊來。」查理撇了撇嘴說道。

因為現在劉雲軒給大家的分紅太高了,所以在計算產業盈利的時候查理和羅伯特也都很仔細。火焰是劉雲軒的私人財產,人家的孩子賣來的錢,那就是劉雲軒個人的。

雖然這些企業也都是劉雲軒的,但公是公、私是私,劉雲軒個人填補的那些錢到時候也得另外計算。

「約翰。我很好奇,作為你們說客來講,是否也像《紙牌屋》中的雷米那樣?」劉雲軒看著約翰好奇的問道。

因為自己公司招募說客為公司服務,所以在看紙牌屋的時候他也是很注意劇中說客黑人雷米的戲份。他看過之後就真的感覺很神奇,給他的感覺,就是這些利益團體在不斷的交換著利益。各取所需。

而說客在中間的作用無疑是巨大的,他們可不僅僅是傳個話那麼簡單。他們也得有自己的考慮,如何能讓兩邊都滿意,最終達成一致。

「其實也差不是很多吧。」約翰笑著說道,「說客現象被好多人形象的稱為『旋轉門』現象。就是說好多的政府官員離職之後加入說客公司,受人之託來找自己以前的這些同僚們,為委託人圖利。」

「在過去的20多年中,隨著遊說活動專業化、信息化、職業化的程度不斷的提高,已經從以前的半遮半掩、模模糊糊的灰色地帶。一躍成為公眾矚目、不容或缺的高級政府公關門類。」

「如果說紐約的華爾街是國際金融中心的話,那麼華盛頓的k街就是風雲變幻的國際政治中心。」

「k街就是遊說一條街,在這條街道的兩側有高達上千家的公關公司、遊說機構和一些民間組織。今年的統計結果,目前正式登記在冊的說客是12281人。這就意味著平均每位美國參眾兩院議員的身邊,都有20多名的說客出沒。」

「而且隨著每次換屆大選之後,都會有新的政府官員加入到說客組織,因為說客業務也可以被稱為『權利的提款機』。」

「要是不涉及到什麼隱秘的事情,你可以多說一些。我聽著很感興趣,這可是比看《紙牌屋》還過癮埃」劉雲軒饒有興緻的說道。

他也是平常人。有著一顆八卦的心,偶爾的這八卦之火也會熊熊的燃燒一下。更別說這種類似於政治隱秘的事情了。

「安迪先生,之所以會說是『權利的提款機』就是因為加入到這個行業的政客太多了。以前他們從政的時候受到各方的關注,他們的收入是有限的。因為任何一個污點都可以讓你的職業生涯毀於一旦。」約翰繼續說道。

「而他們離職了就不同了,可以通過前期的人脈積累更好的開展說客活動。就相當於以前的工作是將權利儲存了起來,而現在就是開始收穫的時候。」

「前明尼蘇達州州長離職后加入了一家金融機構作為說客主管工作。他前兩個月的工資就是他當州長時年薪12萬美金的兩倍多。也正是因為有這麼豐厚的回報,才使得越來越多的政客加入到了說客的組織中。」

「不過這說客、政客的身份也是經常互換的。就像我前邊說的那樣,這就是一個旋轉門。你推門過去了,換了一個身份,再推門回來的時候。身份又換了回來。主要就是看你更看重哪邊的利益。」

「因為k街上的遊說集團過於龐大,因此被人們戲稱為這裡是除了行政、立法和司法之外的『第四權力中心』。在這裡可不僅僅只有遊說美國政客的業務,好多公司也都開展著國際遊說的業務。」

對於這一點約翰倒是認為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他不同於那些說客公司的員工,他屬於單幹的。也可以說如果劉雲軒認同他,他就會只效忠於劉雲軒的公司,不會去外邊再接額外的任務。

這樣的好處是,最起碼自己有了一張長期的飯票。劉雲軒的公司規模兩年的時間內膨脹了很多。缺點也是有的,那就是任務比較少,中間的抽頭少一些。也算是各有利弊。不過他賭的就是將來劉雲軒公司發展的將會更加的巨大,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業務將會更多。

「哎,這裡邊的彎彎繞太多了,所以我以前的時候就不怎麼想在這方面有所接觸。」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可是你要想不接觸也不行,公司發展大了以後,你就不可避免的會與他們產生交集。」

「現在大家都在這麼做。咱們憑什麼不做?」查理搖了搖頭說道,「咱們只是為咱們公司爭取一些正當的利益而已。」

「這已經是美國政治的一個外在表象。奧巴馬當初還頒布過有史以來最嚴格的遊說行業準則呢,可這又如何,還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他的三名內閣成員,都在兩年內有過說客的經歷呢。」

他一直都覺得劉雲軒放著大好的資源不去利用太可惜了,要不然現在公司的規模還能擴大一些。

「約翰。你對hr公司了解的多麼?」劉雲軒沉默了一會兒后看向約翰問道。

hr公司一直是自己心中的一根刺,雖然他們現在偃旗息鼓了,誰知道啥時候又會發起瘋來。

「安迪先生,hr公司與您的一些衝突我也有些耳聞。」約翰笑著說道,「這個公司怎麼說呢,他們屬於遊離在說客公司之外的存在。」

「他們很多的任務並不是通過不停的利益交換所獲得的,更多的是憑藉著手中所掌握的資源給目標施壓,來達到他們的目的。而且這家公司最主要的還是為自己的股東們服務,有時候布局也很長遠。因為他們所獲得的利益有可能是幾年以後才會體現出來。」

對於hr公司的所作所為約翰是有些不恥的。因為他們已經算是脫離了說客這個行業的行業標準。

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標準。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也都會謹守著這個標準來行事。不過hr公司的背景太強大了,即使他們不按照規矩來別人也是沒有什麼辦法。

「不過我最近聽到的一些消息,hr公司確實不承接您這邊的相關業務,尤其是在您這個海島的恐怖襲擊解決了以後。」約翰又隱晦的說道。

渾的怕橫的,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劉雲軒雖然現在的資產沒有那些人的多,可是劉雲軒手裡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武力也很強悍。

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給劉雲軒逼急了,不管不顧的放出這些人來。就是hr公司背後的那些人都得好好的考慮一下。

對付劉雲軒可以,但一定要一下子拍死。不能給他喘息的機會。因為只要給他喘息的機會,就會有無窮的後患。這與hr集團現在的利益不符,所以他們也是放出了風,做到了當初的承諾,不接受關於劉雲軒公司的相關業務。

其實現在說起來,劉雲軒公司在商業的地位。反倒沒有在美國政界這邊的高。

「約翰,我看你也是一名資深的說客,為什麼想要來到我的公司呢?」劉雲軒笑著問道。

聽到劉雲軒的問話約翰打起了精神。他知道剛才的事情都是扯閑篇呢,劉雲軒現在的問話才是最重要的。也是自己的最終面試題。

「安迪先生,我所看重的就是您公司發展的前景和您公司現在所擁有的人脈。」約翰正色的說道。「以前的時候我也給議員做過幕僚,與說客接觸的多了,我發現他們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而且您這邊的薪水也是很高的,不比那些說客公司差。在給您服務的時候,我會完全的忠誠於您。如果我將來要是再次走上政治的道路,也會與您這裡保持非常友好的關係。」

約翰沒有任何的隱瞞,他知道跟這些人如何去交談,你就得表達出你所需要的。他們不會在乎你有沒有野心,只要你回報給他們的對得起你的收穫就ok了。

「好吧,約翰,希望我們以後能合作得愉快。」劉雲軒給約翰點燃了他一直拿著的雪茄后說道。「以後你可以在公司中招募自己的人手,成立專門的公關部門了。」

「謝謝您,老闆。」約翰高興的說道。

劉雲軒的話語就證明了,他已經通過了面試。現在正式的加入到了劉雲軒的團隊中來,所以他也是適時的改口了。

「薪水方面我不會過問,這些你跟查理去談。」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你只要知道一點,在咱們公司,你收穫的,永遠比你付出的要多得多。」

他這也是給約翰交底兒,只要你付出了,不要擔心利益的回報。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