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七六三章要適當的放鬆一下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肯定不會那麼輕鬆,因為這老世界工藝釀造的葡萄酒品質跟葡萄的年份關係太大了,將來自己種出來的葡萄還不定是啥樣的呢。 「現在不直接灌到我們訂製的那些橡木桶中么?」劉雲軒跟著將混合好的葡萄汁過濾灌裝...

送走了劉在石他們這幫人,劉雲軒帶著家人直接趕往芳芳的葡萄園。路小說

昨天晚上黑眼圈不知道跑到哪裡玩兒去了,不過早晨的時候又回到了這邊,美美的享用了一小桶空間水泡的小魚後跟著芳芳她們玩了一會兒才再次離開。

這下劉雲軒心裡是有了底了,最起碼現在黑眼圈雖然沒把這邊當成家,當成飯店也不錯,時間久了,它也不會亂跑了。

飛機上的小芳芳可沒閑著,小嘴兒不停的說著當初是如何跟著一起采葡萄釀葡萄酒的,還讓自己的奶奶猜是如何將葡萄榨成汁的。

雖然曼蘇爾不喝酒,不過也是專心的聽著小芳芳在那裡講解,因為這小芳芳連說帶比劃的也挺有意思。

「趙叔,這邊忙完了,你是在牧場這呆幾天還是過去看看岩子去?」劉雲軒來到趙叔的身邊坐下后問道。

「到那邊看看點點,然後就到給他買的那個小島上拾到拾到去,估計這小子也沒咋管理那邊。」趙叔笑著說道。

他也是有些想念自己的寶貝孫子了,現在小傢伙也正是猛長的時候,得過去看看,別時間久了再不認識自己了。而且既然買了海島,不說打理成劉雲軒這邊一樣的好,也得弄得差不多埃

「喲,ray,你今天怎麼還這幅打扮?用得著這樣么?」來到葡萄園后,劉雲軒看著身穿白色唐裝的raymond打趣兒的問道。上次進酒窖的時候raymond穿著還很隨意呢,現在這一身明顯是特意打扮的。

「安迪,這將是我事業新的開端,我必須以虔誠的心態來做這件事情。」raymond正色的說道。

「raymond叔叔,芳芳也要換衣服嗎?」小芳芳來到raymond的身邊緊張的問道。自己可沒有這樣的衣服呢。到時候raymond叔叔可別不讓自己進去埃

「叔叔穿著就好了。我們一起去調製紅酒吧,到時候按照叔叔說的將酒以一定的比例混合就好了。」raymond看著鬼精靈一樣的小芳芳說道。

來到酒窖后,對於第一次過來的這些劉雲軒的長輩們來說看著可是很新奇。這一排排的酒桶陳列在這裡看著煞是壯觀。

現在他們每天也都要喝一些紅酒,因為劉雲軒說了,這樣對身體好。不過他們還從來沒有看過具體的紅酒釀製過程。

「ray,這些桶里裝的酒再過些日子就可以灌瓶喝了么?」劉母指著酒桶問道。

「左邊的這些可以,右邊的這些用老工藝釀造的還需要多一些的時間。今天過來就是給它們進行最後的調製混合。」raymond笑著說道。

「爺爺。你快看,這邊的是芳芳做的葡萄酒呢。」芳芳笑嘻嘻的拉著劉父來到自己釀造的那些葡萄汁前顯擺的說道。

「咱們家芳芳可真厲害,釀了這麼多。都夠爺爺奶奶們喝好久了。」劉父欣慰的說道。

「這可不一定,小傢伙也送出去了不少。估計到時候能省下一桶就不錯了。」劉雲軒揭了芳芳的老底。

「大大壞,都說答應給芳芳一桶酒了。」小芳芳紅著臉說道。

「angela姐姐,現在我們能喝么?」帕卡琳娜扒著酒桶的邊緣看著裡邊的葡萄汁吧嗒著小嘴兒問道。

她還不知道啥紅酒不紅酒的,在牧場中經常喝各種果汁,還以為這些都是甜甜的葡萄汁呢。

「你現在要是喝了估計會打醉拳呢。一會兒叔叔的酒里給你們都分一些,然後讓raymond叔叔幫著調好,等將來酒好了你就可以送給自己的父母了。」劉雲軒拉著帕拉琳娜的小手說道。

小孩子們心裡對於物品的價值感觀不是很大。他們也從來都不會考慮這東西是否值錢。或是自己真正的喜歡。他們唯一在乎的,就是小夥伴有了。自己有沒有。

所以平時劉雲軒在這上邊就很注意,剛才小芳芳可是臭顯擺得不行,為了讓豆豆和帕卡琳娜將來不吃醋,就得給她們也分一些。可不能因為這個影響了她們小夥伴之間的友情。

聽到劉雲軒的話后,兩個小傢伙的表情馬上就鮮活了許多。反正她們現在知道這次自己也能參與進來了。

raymond可沒有時間管劉雲軒這邊處理孩子們之間的平衡問題,來到酒窖后也是專心的品嘗起桶中的葡萄汁。

「安迪,你可以過來嘗一下。」raymond閉目回味了一會兒后將剛剛取出省下的赤霞珠葡萄汁遞給了劉雲軒。

劉雲軒仔細的品嘗了一下,酸、澀,這可跟以往品嘗的紅酒口感差好多。

「怎麼樣?」raymond看著劉雲軒問道。

「你確信這個發酵的程度已經可以了?是不是太酸澀了一些埃」劉雲軒有些疑惑的說道。

「哈哈,記住這個口感吧,跟我配方中預想中的口感是一樣的,將來你要是自己釀酒的話可以根據不同的口感進行嘗試。」raymond開心的說道。

現在他的信心更加的足了,等著這些葡萄汁按照自己的配方充分的調和熟制后一定會釀造出口感更加醇厚的美味紅酒來。

劉雲軒對這些是啥也不懂,反正就按照raymond說的去做。三種葡萄汁每次品嘗完一種,都是在腦海里努力的記憶這種口感,然後用清水漱口后再次品嘗下一種。

將來自己在海島上可是要釀造自己的葡萄酒,他可沒有raymond那麼多的時間來鑽研,反正工藝也學得差不多了,到時候按著記憶中的口感來發酵應該問題不大。

不過他也知道將來肯定不會那麼輕鬆,因為這老世界工藝釀造的葡萄酒品質跟葡萄的年份關係太大了,將來自己種出來的葡萄還不定是啥樣的呢。

「現在不直接灌到我們訂製的那些橡木桶中么?」劉雲軒跟著將混合好的葡萄汁過濾灌裝到新的橡木桶中后好奇的問道。

當初為了這些銘牌也是費了不少的腦細胞呢,可那些打著銘牌的小桶還是放在一邊沒有使用。

「最少還要經過三次的換桶。才會最後封存到小桶中。」raymond笑著解釋道。「雖然這次已經調製完畢,不過酒液中還是有很多的雜質,需要時間來沉澱。」

其實這一次次的過濾沉澱,也是紅酒的一個催熟過程。因為每次灌裝的都是新橡木桶,這些新橡木桶可是貯存美酒的上佳容器。

「對了,安迪。這些酒我打算分成不同的批次上市。看看不同的熟制時間下,口感會不會更好一些。」raymond又接著說道。

一切都在摸索中。雖然他有著以前的一些經驗,可是那也是以前的。今年的這些葡萄帶給他希望的同時也給他帶來了一些小煩惱。

因為這些葡萄樹被劉雲軒澆灌過空間水,結出的葡萄與原先相比也是有了一些不同。所以raymond在時間的把控上也就沒有了那麼多的依據。

「ray。早就跟你說過。這邊的事情全部歸你處理,我們唯一的目標就是釀造出口感最好的紅酒來。時間上早一些、晚一些的無所謂。」劉雲軒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這次也算是我們積累經驗的過程。將來能否在這上邊有更好的發展,可全看這一次了。」

「反正那些新世界工藝釀造的紅酒完全趕得上你的紅酒評定會,你也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越是在乎,有的時候往往給自己的壓力就越大。有壓力是好事,有壓力就有動力,可是壓力太大,也容易把人壓垮。

raymond最近也算是大起大落了。開始的時候知道自己的眼疾。為了釀酒都差點不去接受治療;上次過來又表現出了對這次釀酒的狂熱,這次過來他又表現得這麼鄭重。劉雲軒可不想他的神經得太緊。

「你說的這些我都懂。可我每天想著的就是這些酒將來的品質將會有如何的表現。」raymond苦笑著說道。

有些事情說都會說,也能夠理解得清清楚楚。可是真正的放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就不是那麼好搞定的了。

知難行易埃他也知道自己最近的狀態有些不老對頭的,因為這每天他都要來酒窖中看個幾遍才會放心。

「你要是沒什麼事情,我給你找點活兒干吧。」來到外邊后劉雲軒笑著說道,「帶一些工人群上去,反正現在你也是沒什麼事情,就到那邊幫我歸置出一小片葡萄種植區來。」

「離得也不遠,這邊有什麼事情也能快速的趕回來。就當給自己放一個小假期散散心,還能幫我們喂一下我們剛剛收留的小海豚。」

要是讓raymond留在這邊估計他老得惦記這個事情,現在就先給他安排點別的事情,也能分分心。

「你的那個海島附近還有海豚么?這可不錯埃」raymond笑著說道。

「raymond叔叔,黑眼圈一家很可憐的,它們家所有的親戚朋友加一起才一百多頭呢。你過去的時候一定要多喂它吃小魚埃」芳芳在邊上說道。

「黑眼圈是給那頭海豚起的名字,國寶級的小傢伙,小頭鼠海豚,整個種群瀕臨滅絕,現在只有一百多頭。」看到raymond疑惑的目光劉雲軒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好吧,我就過去散散心,給芳芳好好的喂黑眼圈兒去。」raymond點了點頭說道。

他也是覺得現在給自己放鬆一下比較好,現在的自己可是比當年第一次親自釀酒還要緊張一些。

「雲軒,我們帶一個橡木桶回去吧,我看阿福對橡木桶很是喜歡,剛才還扒著橡木桶仔細的聞味道呢。」蜜雪兒來到劉雲軒的身邊說道。

剛才都忙著釀酒調酒,就沒有人注意這娘倆。而小阿福來到酒窖后就對這些橡木桶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兒。

蜜雪兒雖然當媽了,不過也是有些調皮。看著這些橡木桶內部打磨得很好,就將小阿福給放到了裡邊。

沒想到小阿福一下子開心得不得了,靠著桶底坐著還不時的扭過頭來聞一下橡木桶的氣味兒。

「他要是喜歡就給他帶一些回去吧,到時候再找匠人幫著做一下能夠讓他抱著玩的小桶。到時候給他擺一圈,應該挺有意思的。」劉雲軒拉著阿福的小手說道。

自己的兒子不一般,這喜歡的東西也是非主流的,誰知道他還喜歡上橡木桶了。不過只要他喜歡的自己就得幫著弄,到時候不僅僅是橡木桶,還要給他弄個橡木盆,給他放海上去,到時候好跟黑眼圈兒玩去。

「你們倆啊,真是不知道是養孩子呢還是養玩具呢。」劉母聽著兩人的對話沒好氣的說道。

她現在都有些同情自己的小孫子了,碰上玩心這麼重的爹媽也是沒轍。未完待續。lwxs520。o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