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七四三章泉水煮蛋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有一番風味。」前田浩一打開保溫盒后指著裡邊的黑色雞蛋介紹道。 「大大,這些雞蛋怎麼黑黑的。」還沒等劉雲軒說話,芳芳探著腦袋看著保溫盒中泡在溫泉水裡的黑殼雞蛋好奇的問道。 聽到芳芳的喊聲...

遊玩了一天,又泡了舒爽的溫泉,這回來后自然得美美的睡一覺。↑,不過這也只有蜜雪兒能享受得到,苦逼的劉雲軒惦記著自己的寶貝兒子,這是空間里、現實中來回的看埃

奈何小阿福就是不如他的意,人家在空間里玩得那叫一個嗨皮。熬到後半夜的時候劉雲軒也是有些堅持不住了,這才沉沉的睡去。哪想到剛睡著,要命的小阿福卻中氣十足的哭了起來。

「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的。」劉雲軒一手扶著奶瓶喂著阿福,一邊碎碎念的說道。

「阿福今天怎麼吃奶這麼晚我還以為他以後晚上不會吃了呢。」蜜雪兒也是被阿福的哭聲吵醒,趴在床邊問道。

「估計是今天走的地方多了,白天沒有咋睡覺,這晚上的時候他的生物鐘也有點亂吧。」劉雲軒敷衍的說道。實情他知道,可是不能說埃

小阿福可不知道自己的老爹正跟自己頭疼著呢,他是真的餓壞了,也是用自己的小手扶著奶瓶咕嚕嚕的喝個不停。

幣黃磕蹋可是小阿福仍無睡意。好像是想起來在空間中跟自己老爹的玩耍,伸著小手就想像在空間中那樣爬過來。

可這在外邊的世界中,他哪有這樣的能力了,只能是干伸手蹬腿的卻是挪不了地方。

「不行,這以後我要多帶帶小阿福,你看他現在只知道找你玩兒。」蜜雪兒看著小阿福的樣子有點小吃醋的說道。

這小傢伙忒不夠意思了,說的第一句話是喊爸爸,現在不睡覺也是找爸爸玩,對於在旁邊的自己都不帶多看幾眼的。

劉雲軒聽得是哭笑不得。他是有苦自己知,他現在倒是盼望小阿福找蜜雪兒玩呢,那樣自己也能趕緊爬床上睡覺去了。

小阿福也沒有折磨劉雲軒太久,跟著劉雲軒玩了一會兒后也是打了兩個小哈欠就睡覺了。不過他睡覺歸睡覺,這睡著了他的小手還緊緊的攥著劉雲軒的手指。

好在這邊幫著準備的嬰兒床夠高,劉雲軒也不用到地上陪著。他愛攥就攥著吧,只要這個小祖宗能老實睡覺就行。

「雲軒,你醒醒,快看,阿福會爬啦,快起來看埃」劉雲軒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呢,就聽到了蜜雪兒驚喜的聲音。

他睜開眼睛順著蜜雪兒的手指看去,就看到小阿福在寬敞的嬰兒床中爬得這個諱然爬得不是很穩當,有些踉踉蹌蹌的。偶爾的還會摔一跤,不過這也真是會爬了。

劉雲軒估摸著這是小傢伙在空間里的時候將這個爬的動作掌握得熟練了,有了身體記憶,才會在外邊的世界中真正的學會了爬。

劉雲軒看了看床頭的小鍾,沒想到已經九點多了。還是因為昨天太累了,才一氣睡到現在,而阿福平時醒得都早,估計看自己和蜜雪兒沒有醒這才自己玩了起來。

「劉桑。昨天晚上睡得怎麼樣?」等著劉雲軒和蜜雪兒來到外邊的時候,就看到劉霖和前田浩一正在這裡喝茶聊天呢。就連小芳芳都已經起床了。

「哎,昨天太累了,小阿福又鬧了一會兒,起晚了,恐怕要耽誤今天的行程了。」劉雲軒笑著說道。

本來還想著今天繼續去遊玩呢,不過已經這個時辰了。估計去哪裡都來不及了。看來還得在這邊多休息一天。

「劉桑,沒關係的,一會正好邀請您品嘗我們這裡的健康美味。」前田浩一擺了擺手說道。

反正也是陪著劉雲軒遊玩,時間上他自己掌握就行了。自己這個陪客只要安排好接待的事情就ok了。

「告訴你們個好消息,我家的阿福已經會自己爬了。」劉雲軒坐下后將小阿福放到長條形的沙發上得意洋洋的說道。

小阿福也給面子。放到沙發上就噌噌的向著坐在另一邊的蜜雪兒爬了過去。不過這路程也有幾分艱辛。沙發太軟了,小傢伙支撐得不穩,也是摔了幾個小跟頭。

「雲軒啊,你們的小阿福可是太厲害了。」劉霖看著小阿福感慨的說道。

這才多久啊,上次在國內的時候小阿福剛會撅小屁屁呢,這就會爬了。當年自己家的孩子可沒有這麼利索。

小阿福會爬了,最高興的還是小芳芳。現在好了,自己能逗著小阿福玩了。以前的時候他可是只會躺在嬰兒車裡邊呢。

「好了,他們回來了,正好我準備的這些還可以算作我們慶祝一下的禮物了。」前田浩一指著提著幾個大保溫盒走過來的手下笑著說道。

「這裡邊是我們箱根大涌谷溫泉的長壽蛋——黑玉子,用溫泉煮出來的,別有一番風味。」前田浩一打開保溫盒后指著裡邊的黑色雞蛋介紹道。

「大大,這些雞蛋怎麼黑黑的。」還沒等劉雲軒說話,芳芳探著腦袋看著保溫盒中泡在溫泉水裡的黑殼雞蛋好奇的問道。

聽到芳芳的喊聲,坐在邊上的人們也是過來仔細的觀看。還真是,雞蛋殼可是夠黑的,大傢伙兒也都沒有見過。

「這其實也是溫泉煮蛋,只不過只有大涌谷那邊的溫泉里的礦物質能夠將普通的雞蛋煮成黑色的外殼。吃起來也是比普通的溫泉煮雞蛋更加的鮮美。」前田浩一拿出來一枚黑雞蛋遞到了芳芳的手中笑著說道。

「敲的時候要小心,蛋清比較嫩。」看到小芳芳要磕開,前田浩一又好心的提醒道。

等著芳芳敲開后,大家才知道為啥他會說蛋清比較嫩了。豈止是嫩啊,這個蛋清完全就像沒煮熟一樣,磕開蛋殼后,順著蛋殼的裂縫都流出來好多。

「哇,大大你快吃,好好吃哦。」芳芳試著舔了一下手指上粘著的蛋清后高興的說道。

「這就是溫泉煮蛋特殊的地方。蛋黃已經熟透,蛋清卻是沒有凝固得徹底。而且吃的時候也沒有生雞蛋的腥氣。」前田浩一一邊將黑雞蛋分發給眾人一邊笑著解釋。

「以前倒是聽說過泉水煮蛋,還真沒過去吃過,不過現在可是有口福了。」劉霖笑著說道。

國內的溫泉也是有好多的,不過他頂多是跟著過去洗洗,還真沒有嘗試過著溫泉煮蛋。當時他都以為這就是商家炒作出來的噱頭。

他可知道別看芳芳年紀校這小嘴在劉雲軒的寵慣下可是很挑的。現在芳芳都是拿著勺子大口大口的吃著看來味道是真不錯。

「這個的味道確實不錯。又嫩又香,而且蛋香內斂,只有品嘗到嘴中后才能體會到,真的沒有想到煮雞蛋也能如此美味。」劉雲軒吃了一顆后也是不住的讚揚著。

這東西確實好吃,以前劉雲軒對於煮雞蛋可不怎麼喜歡,總覺得這東西吃到兩個以後就會有一股雞糞味兒。不過這溫泉煮蛋卻完全不同,讓他都又連著吃了三個。

就在幾大家正品嘗著美味的泉水煮蛋的時候,餐廳的入口處卻傳來了一陣騷亂。而劉雲軒的這些保鏢們也是立馬放下正在吃的雞蛋,全方位的將劉雲軒他們保護了起來。

劉雲軒透過縫隙向著餐廳的門口望去。二十多個西裝男魚貫而入,沒有白領的儒雅,反倒有股子彪悍的氣息。他知道,這些人肯定不是普通的公司職員,應該是日本某個黑幫的成員。

「劉桑,沒關係的,估計他們也就是到這邊用餐。」看到劉雲軒這些保鏢們嚴陣以待的樣子,前田浩一趕忙說道。

日本的黑幫文化也是源遠流長。但現在的黑幫大多都是集團化、公司化,他們有著自己的正當生意。當然了這並不是說他們不再為非作歹。只是在這樣的公眾場合,他們也是有所收斂,並不會隨意的就找人欺負。

而劉雲軒這些保鏢們的動作,也是引起了那幫人的注意。說來也是巧,劉雲軒這些保鏢們跟他們的打扮也是差不多,唯一有區別的就是人種不同。

劉雲軒也不想惹起什麼麻煩。沖著侯星宇點了點頭,示意他讓保鏢們坐下繼續用餐。

有了劉雲軒的示好動作,那邊的領頭男子也知道不是針對他們的,沖著這邊點了點頭后,向著餐廳裡邊走去。

「前田。你們這邊的黑幫都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的么?」等著那邊的人走後劉雲軒有些好奇的說道。

「劉桑,他們也是一些公司的註冊員工,只要他們不違法亂紀,政府也不會過多的參與,因為他們是合法的。」前田浩一笑著說道,「您知道山口組一年的收入有多少么?」

劉雲軒搖了搖頭,雖然這山口組是日本的第一黑幫,可這也都是以前聽說的,更多的還是在影視作品中看到的,哪裡知道他們會有多少利潤。

「他們每年的年收入達到800億美元左右,在全球黑幫中排在第一位。就是在日本企業銷售額排行榜上,也僅僅是排在株式會社日立製作所的後邊,排名第八。」

聽到前田浩一的介紹,大家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尤其是劉雲軒,感受更深。自己撲騰這麼久,年收入才多少?滿打滿算的幾個億美金而已,跟人家一比,啥都不是。

「現在的山口組正走在洗白的道路上,他們上個月還發行了報紙作為他們的輿論平台。」看到大家都很有興緻前田浩一繼續說道。

「其實他們的收益還是走在罪與罰的邊緣,只是有些事情都需要證據。而且他們對於公益事業確實也做出了不少的貢獻。」

「在每次地震受災的時候,山口組也會組織會員們到災區進行搶救工作,他們的行動往往會趕在警察的前邊。」

「以前光聽說過,這次是真漲見識了,他們真的完完全全的洗白了么?」劉霖在邊上好奇的問道。

「這個估計只有他們內部的人才能知道。」前田浩一聳了聳肩膀說道。

對於這些前田浩一併沒有什麼忌諱。這些東西就是自己不說,劉雲軒隨便搜集一些資料也能搞清楚。雖然他也是認識一些黑幫的骨幹成員,但他可從來沒往裡邊參合過。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