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七二九章承包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拉克在邊上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 「這個承包商是啥意思?」劉雲軒有些納悶兒的問道。這又不是搞啥建築工程,咋就還承包商了呢。 「老闆,這裡的『承包商』其實就是一個統稱。是指那些可以接受政府...

「克拉克,咱們的安保公司最近運營的怎麼樣?」跟著聊了一會兒肥料廠方面的事情后,劉雲軒看到克拉克雖然也在聽著,不過多少有些無聊,就笑著問道。△↗,

「很不錯,咱們已經接了十多單的私人安保生意了。其實這些應該康尼回來的時候跟您彙報的,不過他現在在島上呢,所以我才過來了。」克拉克解釋了一句。

不管咋說,人家康尼都是安保公司的老大,自己只是對外聯繫人,負責協調一下各方面的關係啥的。在中央情報局工作過的他平時很注重上下級的關係。

不過這次也真沒辦法,康尼在島上主持守衛工作,也是給自己打電話讓自己過來跟劉雲軒彙報一下。

「安迪,墨西哥那邊的麻煩不是都解決了么?怎麼你們還這麼注意呢?」邊上的克倫克有些好奇的問道。

當初的事件也是在美國鬧得沸沸揚揚的。一是死了一位美國公民,另一個也是因為海島的主人是劉雲軒。而且自從911以後,美國民眾對這種恐怖襲擊尤為厭惡,更別說隨後的報道中也提到過當初的襲擊人員是惡名昭著的毒.販。

「克拉克你說說吧,對那邊的事情我還不咋清楚呢。」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主要是我們老闆回華夏的這段時間裡又有一些人在海島周圍窺探,而且也有想要登島的行為。」克拉克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所以在接到情報以後康尼就親自帶人過去了,不過相信他們以後是不敢在過去那邊胡鬧了。」

不管咋說克倫克也是外人,所以克拉克在彙報的時候也得想想有啥不能說的沒有。

「怎麼那邊還是那麼亂?」劉雲軒有些擔憂的問道。要是一直都這麼亂,別說開發旅遊項目了。就是自己家人過去住都得很煩。他都在合計這後邊是不是還有著hr公司的身影。

「他們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教訓,現在已經平靜兩個來月了,估計他們是放棄了。」克拉克笑著說道。

「好了,你就把事情說清楚吧,沒關係的。」劉雲軒看著克拉克說得還是這麼謹慎就笑著說道。

劉雲軒知道他是因為克倫克在這邊,所以他才這麼謹慎。其實真的無所謂。哪個大富豪手底下沒有一些死心塌地的安保人員。更別說克倫克這個沃爾瑪集團中的重要人物了。對於這裡邊的一些隱晦的事情了解得也是一清二楚。

「其實也沒什麼。開始的時候他們仍然像以前那樣在島周圍出現。不過在前兩次想要靠近被我們警告射擊后倒是消停了點。」克拉克說道。

「在第三次的時候他們想效仿那次恐怖襲擊,想在遠處對海島發射火箭彈。不過因為我們提前發現,被咱們的兩名狙擊手直接進行了遠程狙擊。」

說到這裡以後克拉克就此打住,剩下的也沒有繼續說的必要了,想必大家能夠想到後邊的結果了。

劉雲軒點了點頭,這就對了。要是不讓他們見點血還真以為自己是軟柿子,能隨便的揉捏呢。

「墨西哥官方方面呢?他們有沒有對咱們的行動發表什麼看法?咱們後續有什麼別的安排沒有?」劉雲軒直接問道。

「沒有苦主,墨西哥官方即使知道了也當不知道。」克拉克笑著說道,「這些人都是『海灣』的餘孽。現在墨西哥方面流傳出來的消息。『海灣』之所以被覆滅是因為咱們這邊受到攻擊后給了兩國政府資金支撐,所以那些人一直想對咱們做一些報復行動。」

「呃……咱們也安排了一些人直接到墨西哥的境內搜尋這些人,給出了……必要的警告,而且也添置了幾艘快艇在海島周圍不時的巡邏。」

說到最後克拉克也是斟酌著措詞,總不能告訴老闆我們派人過去採取了一些暗殺活動,那些人基本上鬧騰的都被消滅了,其餘的沒啥能水的也跑路了。

別說當著克倫克的面了,就是有布萊克在也不行埃這樣的事情太私密了。屬於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那種。

不過他說得隱晦,這些人也就羅德里格斯和布萊克不了解啥具體情況。以為真的就是過去警告一下呢。

劉雲軒、克倫克還有侯星宇,這三人對於這個警告的程度,看著克拉克那支支吾吾的樣子也是瞬間就明白了。

「安迪,看來你的這個安保公司實力真的很強勁啊,如果將來我那邊要是臨時缺人手的話還需要你幫著支援一下。」聽到克拉克的話后,克倫克眯著眼睛說道。

墨西哥的治安環境那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且這些毒.販肯定不會住在治安好的地區,因為那裡容不下他們。他們更多的還是居住在毒.販們能夠控制的區域。

而就是這樣,還被劉雲軒的人給摸上門去「警告」,嗯,算是「警告」吧。不過這是給別的想要動歪心思的人的警告。這可就證明了這些人的實力,真的很強悍。

「這個沒問題,一定會幫你推薦最合適的人眩」劉雲軒笑著說道,「你也知道康尼以前是ama的總教官,只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再次執勤。我們這邊好多的人員都是他訓練出來的。再有的就是我華夏的長輩幫我選的一些退役士兵,在實力上你完全可以放心。」

這既是劉雲軒在解釋安保公司的實力,也是向著克倫克將來幫著介紹一些生意。

克倫克跟自己還不同,他雖然也不怎麼上新聞媒體的報道,但平時那些酒會之類的活動參加的也挺多的。

而這樣的酒會基本上參與的人員財富級別都相差不是很多,備不住哪個富豪就有點麻煩,需要增加安防力量,到時候克倫克提一嘴既不費事,還能賺著自己兩邊的人情。

花花世界。誰都想多活幾年。尤其這些富豪們,手裡大把的金錢更是惜命。他們有時候涉足的產業可能就會損害到一部分人的利益,碰著那極端的沒準就給你來個魚死網破,反正美國這邊武器也好搞。

這時候有多大的安保力量他們都不會閑多的,那可是多多益善。花點錢算啥,花了再去賺唄。命沒了,可是啥都沒了。

「你放心吧,回去的時候我就帶一些你們安保公司的材料,不過以後我自己要用人的時候一定要幫我挑選最好的。」克倫克笑著說道。

劉雲軒的心思他懂,要不然劉雲軒哪裡用介紹得這麼詳細。

「老闆,如果我們想要提高安保公司的業績,我們是不是可以作為承包商存在?」克拉克在邊上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

「這個承包商是啥意思?」劉雲軒有些納悶兒的問道。這又不是搞啥建築工程,咋就還承包商了呢。

「老闆,這裡的『承包商』其實就是一個統稱。是指那些可以接受政府部門外聘任務的團體或是公司。有時候政府部門因為人員緊張就需要聯繫當地的承包商外包一些任務。承包商中做得最成功的就是黑水公司了。」克拉克耐心的解釋道。

他的大部分關係都是在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方面,這些政府部門外包的任務也是五花八門的,往往也很危險。不過有一點,這利潤方面都是很可觀的。

要是作為政府部門承包商的存在,將來在一些方面他們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如果公司中的火力配備超點標,只要不惹出太大的亂子來他們就當不知道。

「克拉克,這個還是算了吧。」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無論是在我的國家還是在美國,我都不想跟政治界聯繫得太緊密。而且你看看黑水承包的都是些啥活兒,我可不希望咱們的人也跟著參與到戰爭之中。」

「老闆,其實也不都是這樣的任務。有時候也會有一些押送犯人、護送證人、押運保密物品之類的業務。」看到劉雲軒的態度堅決,克拉克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說道。

不過他是真的有些惋惜,黑水這「反恐戰爭」財可是發了又發埃最巔峰的是2007年的時候,向全球十幾個國家派遣了2500多名軍事僱員。

而且在整個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期間。共有20多萬名私人軍事公司的僱員跟隨著美軍東征西討,與正規軍的比例甚至達到了1:1。

美國政府為了換取高效、專業的私營軍事服務,每年都要花費超過千億美元的巨資,這裡邊的利潤可是太豐厚了。

對於這些,曾在中央情報局工作的克拉克可是知之甚詳。其實這也不是啥秘密,有心人也都能夠了解得到。

「如果要是不涉及到國際事務的話,倒是可以承包一些。不過每次的任務都要經過仔細的論證,我可不想像電影中看到的那樣,牽扯到什麼不該攪和進去的事務中。」劉雲軒考慮了一下說道。

「雖然做安保的工作本身就是有危險的,但那些無謂的危險事情,還是少參與一些的比較好。」

「老闆,您放心吧,我們一定會仔細的甄別任務的。」得到了劉雲軒的允許克拉克很高興的說道。

只要不碰那些老闆顧忌的任務就好了,可選的任務還是很多的。而且在美國開安保公司,你要是不成為「承包商」,以後在業界都沒法混,這也是衡量一個安保公司實力的重要標準。

他也想著在業界內再風光一下。以前的那些關係都在,前期的任務給點小好處就能接下來,後邊隨著名聲打響,生意自然就上門了。對於公司的武裝力量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而且私人安保方面做得再好,賺得也是小頭。保鏢所獲得的薪水或是獎金,也是跟參與任務的危險等級掛鉤的。評估出來的任務危險等級越高,自然這獎金就越豐厚。相對來說,好些個保鏢更熱衷於接受這些比較危險的任務。

誰也不想當一輩子保鏢,成天過著刀口舔血的生活,早些賺夠了錢,就可以挑一些輕鬆的工作養老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