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零三章不容寬恕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5-05-10 21:53  |  字數:3769字

田園公司無意去拿捏阜市政府,以換取更多的優惠政策,初步的接洽還是很愉快的。○對於馬市長共進午餐的邀請劉雲軒並沒有拒絕,這是慣例、也是人家的好意,拒絕了面上不好看。

「卑翊啊,一會兒一起去『萬人坑』看看去不?」劉雲軒看著卑翊笑著問道。

「劉哥啊,你可以偷懶,我不成啊。工作量太大了,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搞完呢。」卑翊苦著臉說道。

他可沒有劉雲軒這麼輕鬆,這段時間事情也多,他都快跑斷腿了。他會在這邊停留三天,將整個選用的地塊兒標記出來,剩下的丈量工作會由公司中的員工負責。

不過僅僅是選地塊兒都不是那麼輕鬆的,得仔細的評估。總得選個改造成本小的、能適合大面積建造大棚的地方。他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人,現在國內資金有些緊張,他也得精打細算的過日子。

劉雲軒可沒有半點兒的不好意思,跟著卑翊招了招手就帶著兩名保鏢就趕往「萬人坑」遺址。

雖然劉雲軒拒絕了馬市長的安排,不過也是給他配了一名市政府秘書科的秘書,一是領路另一個要是有了什麼狀況也能幫著協調一下。

「王秘書,你確定咱們沒有來錯?這裡就是紀念館?」趕到紀念館後劉雲軒看著王秘書不敢置信的問道。

在劉雲軒的想像中,作為這麼重要的紀念館來講,這裡應該是莊嚴肅穆、乾淨整潔的,因為這裡邊有著眾多死難者的遺骨。

可是他看到了什麼?放眼望去雜草叢生、建築物破敗。廣場四周坐落著四排磚瓦房,其中大部分的玻璃已經破損,而另一處紅磚房頂的煙囪冒著白煙。門口散養這一群小雞和一條狗。

「劉總,這……我……這裡確實是紀念館,我也沒想到會成了這個樣子。」王秘書看著眼前的景象支支吾吾的說道。其實就是他自己都以為來錯了地方,因為眼前的景象讓人太不可思議了。

「王秘書,你先不用打電話,我們先上去看看吧。」劉雲軒阻止了王秘書撥打電話的動作。他想看看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而不想因為別的事情遮掩過去。自己沒來過也就罷了,既然來了就得了解一下。

踏著台階向紀念碑走去,劉雲軒的心中也是默數著。整整64級台階,每一級台階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損。最嚴重的地方,就連那台階上的紅磚都破損過半。至於從裂縫中長出的雜草就更多了,倒是給這些台階增添了一些點綴。

等著來到紀念碑處,更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就是劉雲軒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了。雖然他已經有了一些預見,但沒想到這裡破敗的會如此的嚴重。

紀念碑前的空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個花籃。紀念碑四周原本應該有的保護鐵鏈也蕩然無存,就連那石柱也僅僅剩下了五根,孤零零的立在那裡。

紀念碑的正面已經嚴重龜裂,左側的水泥也脫落泰半。不知是哪位好心人用鐵絲將紀念碑圍起,以免斷裂,傷著人。在邊上還有一塊木板警示牌,上邊用毛筆字寫著「紀念碑開裂危險請勿入內」的字樣。

「劉總,今天我們是漲見識了。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紀念館。」跟隨著劉雲軒一起過來的一名保鏢感嘆的說道。

他們是複員軍人,對於紀念館這樣的地方總有著特殊的情懷。他們也參觀過別的地方的紀念館。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

聽到保鏢的話王秘書也是覺得臉像火燒一樣。丟臉,丟的不僅僅是紀念館的臉,丟的是整個阜市的臉。

「王秘書啊,看來還得麻煩你打個電話了,要不然這趟我算是白來了。」又前行了一段後劉雲軒看著王秘書笑著說道。

沒辦法,他們遇到了鐵將軍把門。走了幾個展館都是如此。現在他倒是後悔了,早知道讓馬市長幫著協調好再過來了。

王秘書都恨不得早就打電話通知自己的上級了,這邊他還真沒來過,同樣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

劉雲軒不去管王秘書是去聯繫誰,他現在都有了不好的預感。恐怕各個展館內的情況也好不到那裡去。

等了十分鐘左右,從廣場的方向走過來一位手中掛著一串兒鑰匙的大爺,想來應該是在剛才有人居住的那個房子里出來的。

「大爺,這邊兒怎麼連個人都沒有啊?」劉雲軒笑著問道。

「這裡平時不接待個人參觀的,平時有團體過來都會提前打招呼的。」大爺回答道,「你們打算看看哪個館?」

「這邊兒您熟悉,我們來一次也不容易,打算都看看。」劉雲軒說道。「王秘書趕緊過來吧,大爺拿著鑰匙開門了。」

這王秘書看來真挺忙,這麼半天這電話還沒打完呢,也不知道他聯繫了多少人。

前往展館的路上,劉雲軒也是跟大爺聊了幾句。大爺姓石,土生土長的當地人。來這裡負責看門工作,已經工作了六年了。

當劉雲軒詢問道這裡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時候,老石嘆了口氣,「我來的時候就這樣了,紀念碑的鐵絲還是我找人圍的呢。」

「這個是『抗暴青工遺骨館』,這裡邊埋葬的是當年反抗日偽黑暗統治的137位青年愛國人士。」老石費力的打開了展館的門後介紹道。

隨著展館的門打開,一股潮腐的氣息撲面而來。首先映入大家眼帘的是一個被一米多高玻璃保護著的長條狀深坑。

「裡邊有點兒暗,沒有燈,用這個看吧。」老石說著遞給劉雲軒他們一個聚光手電筒。

還真多虧了老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