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六九五章卸下負擔的羅縣長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的手臂一邊埋怨的說道。 梁爺爺誰都不怕,就怕梁奶奶。而且這事兒確實也怪他,因為自己的粗心給人家的奶娃子嚇得哇哇的哭,這面上也是有幾分尷尬。 「梁奶奶,沒事兒,我家兒子壯,這點兒事不算啥...

這次趕到梁家村照例受到了非常熱烈的歡迎,整個梁家村的村民們閑著的全都出來迎接劉雲軒他們。

「劉總,真的是感謝你們公司埃這次里爾教授沒有跟著一起過來么?」定平縣的羅縣長握著劉雲軒的手動情的說道。

如今橫在羅縣長心頭的那塊大石終於碎去,讓他這幾年背負的罪惡感也是減輕了不少。

沼澤改造已經初見成效,新培育出來的水草繁殖的速度很快,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栽種了將近五分之一的面積。

效果很明顯,原本即使清除了垃圾仍然臭氣熏天的沼澤地的味道減輕了少許,這就是希望。如果將這些水草全部栽種上,效果一定會更加的好,也許用不了多久,就會還給這片沼澤原本的容顏。

都是一樣的守著濕地,憑啥人家就小樓住著,小車開著,而自己這邊還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一切的根源都是那個被破壞的沼澤,因為自己的疏忽而被遺棄的沼澤。

將來的時候這片沼澤再也不是人們的厭棄之地,而是大家的聚寶盆,是大家發財致富,過上好日子的出路所在。

這些全都要感謝劉雲軒,也要感謝在這邊工作了半年多時間的里爾教授。在羅縣長的心中,這兩個人就是整個定平縣的大恩人。

「羅縣長,里爾教授出來的工作時間太長了,已經提前回美國去了,他也是很想念自己的家人呢。」劉雲軒握著羅縣長的手笑著解釋了一下。

他能夠感受到羅縣長此刻激動的心情,因為羅縣長握著自己的手很用力。他也能想到羅縣長為什麼會這樣的激動。因為他治下的百姓就要過上好日子了。

也許某些尸位素餐的幹部考慮的是自己的座駕是不是進口車,政府的辦公樓是否豪華。可土生土長的羅縣長不是。因為那麼深的負罪感,他連調離定平縣的機會都放棄了,這樣的幹部可敬。

「梁爺爺,我先跟您告個罪,今天晚上我可是只吃菜不喝酒,真喝不動了。昨天在侯大叔那邊兒都給我撂倒了。」劉雲軒又來到了梁樹爺爺跟前兒舉手投降的說道。

「哈哈哈。放心,今天咱們大家都隨意。小侯今天打電話了,千叮嚀萬囑咐的,一定讓我們不能灌你。」梁爺爺暢笑著說道。

梁爺爺的耳朵不是有點背么,所以這個聲音就一直都很洪亮。小阿福可是沒有經過這陣仗,本來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就給驚醒了,咧開小嘴兒這個哭埃

「死老頭子,看你給人家的小娃子都嚇哭了,都跟你說多少遍了。你就是不聽,就是不聽。」梁奶奶一邊用力拍著梁爺爺的手臂一邊埋怨的說道。

梁爺爺誰都不怕,就怕梁奶奶。而且這事兒確實也怪他,因為自己的粗心給人家的奶娃子嚇得哇哇的哭,這面上也是有幾分尷尬。

「梁奶奶,沒事兒,我家兒子壯,這點兒事不算啥。一會兒就好了。」雖然他聽著阿福哭也有些小心疼,卻是沒法說出埋怨的話語。

一則這是長輩。年歲還那麼大了,二則梁爺爺這也不是有心的。

阿福也給面子,蜜雪兒抱起來哄了一會兒就不哭了,不過那小臉蛋兒上還掛著淚珠的小樣子,讓邊上看著的人都跟著稀罕個不行。

粉雕玉琢的小模樣,蓮藕般的小胳膊。肥嘟嘟的小腳丫,這麼漂亮的奶娃子在梁家村可是沒有看到過。

一行人被村民們簇擁著向村子裡邊兒走去,魏翔也是在邊上小聲的給劉雲軒介紹這這邊的情況。

去黑江省的養殖基地的時候劉雲軒並沒有讓黑江省分公司的人過去,用不著。蔬菜種植方面各個分公司都有著成熟的經驗,自己每年看看報表啥的就中了。

而這邊的沼澤改造前期工作都是由林吉省分公司的魏翔分管著的。因為這個沼澤的改造期太長,再安排別的人就浪費了。

「劉總,整個沼澤的垃圾處理已經全部完成了,那些工程機械已經離場,現在就等著水質再改善一些以後進行後續的投入。」魏翔也是撿著重要的跟劉雲軒彙報。

如今魏翔也是滿面春風。雖然沼澤地前期的工作遇到了一些困難,不過也都解決了。現在水質也能夠陸續的改善,前兩天更是接到總公司的通知,以後林吉省這邊的合作農戶規模要擴大。

說心裡話,劉雲軒這黑江省和林吉省兩個分公司的經理也都是有著抱負的。要不然當初也不會歷盡千辛萬苦的來應聘了。

不過無論是魏翔還是方陵新都算是時運不濟,並沒有得到大展拳腳的機會。相對來說魏翔還比方陵新好一些,最起碼他還分管著沼澤這一塊兒。

如今總算守得雲開見月明,現在開始籌備,冬天或是開春的時候就能夠揚眉吐氣了。到時候公司開年會兒的時候,自己手底下的人獎金也能多一些。

「這邊的事情你要把握好,一定不能操之過急。等著這邊什麼時候水質徹底的改善以後,再進行後邊兒的投入。」劉雲軒也是邊走邊說,「到時候可能會引進一些郎德鵝到這邊放養,鵝肝的經濟價值很高,可不能出了差錯。」

在國內飼養朗德鵝,一直都在他的計劃之中。這大鵝可是好啊,鵝肝能賣得超貴不說,這鵝肉燉起來也好吃。基本上沒啥浪費的地方。

不過這東西賣得貴,要求自然的就會更高。要是水質不行,別說賣鵝肝了,鵝肉都不好弄。

「劉總您放心,咱們的規劃中已經預留出來足夠大的地方了。」魏翔點頭說道。

其實這邊的規劃已經都確定好了,只是現在不是時候,也沒法給劉雲軒拿出來看。

步行到梁樹家,這席面也是早就布置上了,就等著他們到來上熱菜呢。

「劉家小子。這都是掐著時間弄的,大鵝都燉爛乎了,今天你就放開了吃吧。」梁爺爺盡量的壓低了一些聲音說道。

他還真怕再給小阿福嚇哭了,好在小阿福現在醒著,雖然梁爺爺這盡量壓低的聲音也不小,倒是沒害怕。還歪著小腦袋朝這邊兒看了看。

「梁,這次來華夏給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吃』,我覺得我回去以後也該鍛煉鍛煉了,要不然會更胖的。」傑克看著滿桌的菜肴捅了捅梁樹有些為難的說道。

可不嘛,這一圈兒走下來,每天的任務就是吃了。帶著別的保鏢們出去遊玩的,最深的印象也還是各種小吃。不過傑克也是個愛吃之人,雖然覺得華夏的菜式稍顯油膩,不過這味道可是真心不錯。

想著控制飯量。又禁不住美味佳肴的吸引。平時他又不怎麼愛運動,現在他的肚皮已經比來華夏之前鼓了不少。

「哈哈,我們華夏吃的文化可是源遠流長,你就放心的吃吧,牧場中那麼多的健身器械呢,不行的話再到安保訓練基地呆幾天去,保准你練出一身肌肉來。」梁樹拍著傑克的肩膀笑著說道。

「no,不。我可不要去訓練基地,那裡是地獄。」傑克腦袋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說道。

訓練基地他去看過。那邊屬於進階式的培訓。只有完成全部的培訓計劃才會給安排保鏢的工作。

可就是普通的訓練,那強度也不是蓋的,一般人真承受不祝當初棕泉鎮過去的幾名參加訓練的警察都是叫苦不迭。這還是康尼對他們放鬆了要求呢。

而訓練基地要求的這麼嚴,也是對他們本身負責。美國槍支泛濫,如果真的遇到悍匪,他們也能有一搏的機會。也不至於為將來留下遺憾。

「傑克,快過來坐下吃飯吧,這燉大鵝我可是一直吃不夠呢,跟咱們在牧場中吃的可是不一樣。」劉雲軒坐下後向著後邊的傑克找了招手說道。

「哎,來啦。」老闆都召喚了。傑克也不想著啥節食不節食的了,小跑著坐了過去。

「劉家小子,嘗嘗這個大鵝燉的味道咋樣,能不能拿得出手。」梁爺爺看著劉雲軒說道。

別看羅縣長也在這裡,可這開場也沒他說話的份兒。這邊是梁家村,梁爺爺在村子里威望最高,有他在別說羅縣長了,就是市裡邊過來的也不好使。人家也是參加過抗戰的老紅軍呢。

「梁爺爺,這味道還是跟以前一樣,等著將來營業的時候,這菜的味道絕對沒問題。」劉雲軒夾了一塊鵝肉放在嘴裡仔細的品嘗了一會兒后肯定的說道。

他知道老爺子為啥這麼問他。沼澤地慢慢的就會吸引遊人過來,這梁家村的農家樂也該弄起來了。而梁樹家裡就是主打燉大鵝的,頂多再配點兒時令的小菜兒。

梁爺爺這是想通過他的品嘗,看看這個菜將來是否能夠招攬顧客。而他也是實話實說,這梁家燉大鵝味道確實贊。

「這我就放心了,大家也別看著了,我老頭子就不招呼大傢伙兒了,自己照顧好自己,餓肚皮可不關老頭子的事埃」梁爺爺點了點頭,又招呼著眾人用餐。

這次的人也不少,都是鄉里鄉親的用不著照顧得那麼周到。

「劉總,今天過來這麼多人,這邊兒估計住不開,要不然您就安排些人到縣裡的招待所休息一下。雖然條件不是特別的高檔,衛生方面還是能讓人放心的。」吃喝了一會兒后羅縣長開口邀請道。

劉雲軒點了點頭又表示了一下感謝,這還真是幫他解決了大問題。

這次過來的人確實多。光保鏢就十多個,加上鮑勃他們機組人員小二十口子呢。要是都安排在梁家村就是給別人添麻煩了。

而自己公司沼澤地那邊的工地,可沒有啥像別的工地那樣的宿舍。那邊的味道太濃烈了,根本都沒法在那裡祝再說現在工人們也都撤了,就等著水質改善後再繼續施工呢。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