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六七一章韓省長打了埋伏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長沒跟你們說么?」王明遠看到兩人的反應也是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沒有,韓省長只是說了一下,然後詢問了一下我關於補償方面的事情。」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是咋說的?」王明喳可得把事情...

等著三人從樓上下來的時候恰好看到雪萊走到了樓梯的拐角處。△,與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的雪萊臉上有了一些淡妝,讓原本英氣的面容多了一絲柔和、多了一絲嫵媚。

「羅伯特,加把勁兒吧,現在就是看得流口水了都沒有用。」劉雲軒在後邊捅了捅旁邊的羅伯特說道。

羅伯特有些不好意思,說說笑笑的還行,這真人當面了,可真是越看越喜歡,越看越想看。

雪萊的感覺多靈敏,當然也是注意到了羅伯特那火辣辣的眼神兒,一絲暈紅立馬飛上了俏臉。

這種感覺跟以往可是不同,以往的時候你們誰愛咋看就咋看,咱也不搭理你,反正完成任務是第一位的。現在不一樣了,也是知道羅伯特對自己有了愛慕之情,要不然今天也不會在蜜雪兒的勸導下化了些淡妝。

從來沒有體會到的感覺,一下子讓小姑娘跟喝了一大杯二鍋頭差不多,腦袋迷迷糊糊的,走路也是有些不穩的,匆忙走下樓梯。

「羅伯特,有戲啊,我看好你喲。」劉雲軒拍了拍羅伯特的肩膀說道。

「恩,我也覺得有戲,我決定了,一定要讓雪萊接受我。」羅伯特攥著拳頭宣誓一樣的說道。

「哪有你們這樣的,雪萊都害羞啦,你們以後可注意點埃」這時候蜜雪兒走了進來說道。

剛才她在外邊帶著小阿福呢,就看到雪萊小臉兒紅撲撲的出來了,這樣的表情可是在雪萊的臉上第一次出現。蜜雪兒旁敲側擊的問了幾句,雖然雪萊支支吾吾的,她也是了解了個大概。

「雲軒啊,早知道你對那個農場有心思。我就直接跟你去省里了。」外邊傳來了王明遠高興的叫喊聲。

「喲,韓省長跟你說了?你咋過來了?」劉雲軒走出門好奇的問道。

「今天上午開完會就接到了韓省長的電話,合計你現在沒啥事兒我就直接過來了。」王明遠笑著說道,「很不巧,那個農場恰巧在在下的分工範圍之內。」

劉雲軒聽到王明遠這麼說,也是有些意外之喜。不是能在王明遠這裡佔多少便宜,主要是這個農場的實際情況能了解得透徹一些。

「還真就這麼巧啊,你說說,這份資料上的介紹屬實不?」劉雲軒從屋子裡拿出來從韓省長那裡要來的豐收農場的資料后問道。

「這個材料已經很翔實了,唯一有些變化的就是耕地面積上,要有一部分作為退耕還林使用。」王明遠看也沒看的說道。

當初這份材料遞到省里的時候他還沒調到錦市工作,不過分管了這塊兒的事情以後他也是將需要掌握的情況都了解了一下。對於這個遼省範圍內最大的農場當然不能錯過。

「其實並不僅僅是你相中了這個農場,也是有別的公司相中了這個農場,最有誠意的是一家乳業公司。具體的我就不跟你說了。所以我們也是給省里打了個文,看看能不能搞成城鎮化的試點兒。」

「雖然豐收農場的面積很大,可是受制於企業自身能力的限制,根本沒有那麼大的資金繼續盤活、更好的發展。所以現在基本上就是兩個選擇,要麼承包給外界公司,要麼靠省政府的撥款。」王明遠又緩緩的說道。

劉雲軒和卑翊互視了一眼,看來韓省長今天還是沒有把話說透啊,在裡邊還是埋伏了一下。

城鎮一體化。可不僅僅是給土地的補償款的問題,還牽扯到這些居民的養老保險等一些配套的福利。這要是算下來,牽扯的可是比較多埃

「怎麼?韓省長沒跟你們說么?」王明遠看到兩人的反應也是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沒有,韓省長只是說了一下,然後詢問了一下我關於補償方面的事情。」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是咋說的?」王明喳可得把事情都給捋順了,要不然這裡邊的事情可就多了。

「還是我們以往的那種合作方式啊,不過在整個農場的經營上由我們控制。現在的豐收農場管理公司只有分紅的權利,他們會跟農戶如何分配,我們不會去參與。」劉雲軒說道。

「怪不得韓省長沒有跟你談這個事情,如果要是還是合作經營的話,農場享受分紅。那麼基本上這個事情就是農場管理層需要考慮的了。」王明遠長出了一口氣后笑著說道。

如果要是豐收農場那邊同意合作經營的話,事情反倒簡單。現在的豐收農場屬於政企合一的管理方式,合作了就好了,可以完全的將企業的部分剝離出去,每年享受分紅,農場中居民的一些社會福利什麼的也就有了保障。

不過這樣的話不僅僅是在農戶方面會有一些阻礙,在豐收農場的現任管理層方面也可能會有些阻礙。為什麼?這相當於權力縮小了,原本的雙重權利就會只剩下行政方面的了。

他都在懷疑,那個乳業公司也是跟豐收農場談了好多年了,也一直都沒有談攏,是不是就有著這種原因在作祟。

「其實這個事情確實有點兒麻煩,因為前期的時候我們會以水稻培育為主,實地考察后還會根據實際情況改良一些耕地為水田,最少的水稻種植面積也得達到萬畝。」劉雲軒苦笑著說道,「這樣的話再去除一些地況不好的耕地,也許前期的分紅就沒有那麼高了。」

如果自己這邊兒要是以買斷的方式承包,那麼需要投入的資金就太多了,到時候每畝地的租金成本800元可是打不住,最少得過千元。十年的承包期,需要支出的承包金就得二十個億,這還是往少了算呢,這麼大的投資,自己玩起來也是很累的。

所以現在劉雲軒和卑翊商量的還是優先開來合作經營的模式,哪怕分出去的利潤多一些也可以。

王明遠點點頭,這都是實際存在的問題,最主要的還是看豐收農場的管理層、農場的居民們是如何考慮的。雖然現在田園公司的合作農戶們都賺到錢了,可是也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著繼續付出辛苦種地。

如果能一次性的拿到一筆可觀的收入,搞點買賣或是做點兒別的營生,也都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不過現在征地中最常出現的補償方式還是買斷式承包的比較多,然後還要給當地群眾解決一些就業問題,保證這些沒有地的農民能夠正常的生活,即使將來老了也會有一份不錯的保險。」王明遠笑著說道。

其實王明遠也是知道,從長遠的角度來考慮,還是選擇以農場的地入股,跟劉雲軒合作這樣的方式是最好的。可他也是只能給予一些建議,有些事情即使現在農場的管理層也是做不了主的,他們也得考慮到農場中農戶的意見。

「卑翊啊,看來咱們還得多做一手準備埃」劉雲軒看著卑翊笑著說道。如果豐收農場只同意買斷的流轉方式,要是價格合適的話,說不得自己就得多張羅點兒貸款了,準備充足一些還是比較穩妥的。

「我建議還是等咱們公司的人員實地評估后再說吧,這麼大的農場陸續的改造也是需要不少的資金呢。」卑翊想了一下后說道。

他本身對於這個項目來說持有的態度是可有可無的。因為現在在黑江省和林吉省公司的信譽很好,想要與公司合作的農戶很多。要是承包了這個農場,就像他下午討論的時候說的那樣,這兩個省的推廣都得往後拖。

不過要是承包了這個農場,對於公司實力的提升也是有很大效果的,將來要是真的培育出了新型水稻,有了自己的水稻種植基地,那也是能夠立馬就見到效益的。

「這個可以有,這叫不打無準備之仗。」劉雲軒笑著說道,「今天明遠過來的好啊,要不然我還真是考慮的簡單了。」

劉雲軒從來都不裝大尾巴狼,不懂裝懂,錯了也咬牙挺著。這次的事情確實是自己腦袋一熱就想著立即上馬,根本沒有摸清裡邊的實際狀況。要不老話說的好,三四而後行呢。

「哎,看來我今天不該來哦,不過我對你們承包這個農場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你們公司在咱們省內的聲譽還是響噹噹的。」王明遠打趣兒的說道。

「你來就對了,要不然談判的時候再出現一些反覆,我們可是沒有那麼多的功夫在這上邊兒耽擱。」劉雲軒也是笑著說道。

他辦事情也是習慣乾脆果斷的,他無論是購買哪個牧場,談判的時間都不是很長,購買安迪牧場的時候尤其的短。

他之所以非常的希望要承包這個農場也是有著自己的深意,這還是今天獲得這個消息的時候猛然間想到的,現在還有些不成熟,他也就沒有說出口。怕自己說出來以後會影響到卑翊和羅伯特兩人的判斷。

他是老闆,他的態度在有些事情的考慮上都有著很強的引導性。因為這個企業就是他全資的,他就是老大,也是唯一的老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