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六五三章朴株勇的投名狀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了。」劉霖故作很不高興的說道,「雲軒的脾氣你應該知道,他對於朋友從來都是夠意思的。」 這也是剛才劉雲軒和劉霖兩人在裡邊聊的事情。給劉霖的感覺,朴株勇對於劉雲軒的關心有些過了,這可不像合作夥伴那...

劉雲軒和劉霖在裡邊交談著,朴株勇同學在外邊享用著美味的咖啡。◇↓,他並沒有覺得劉雲軒慢待了他,他覺得這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朴株勇是個有上進心的人,他知道今天能有自己現在的地位,完全是那次無意中收購白菜所獲得的,也可以說間接上是拜劉雲軒所賜。所以上次劉雲軒來韓國的時候他也是用心的招待,完全把自己擺在了劉雲軒下屬的位置。

社會競爭的壓力大了,老朴同學也更關心劉雲軒的一些事情。沒事兒的時候就上網收集劉雲軒的信息,當然這些信息都是他留著自己掌握的,根本沒想著跟別人分享。

他知道劉雲軒有自己的私人飛機,畢竟angela號那艷麗的塗裝,想要低調都低調不了。他也知道劉雲軒又買了第二架飛機,這是跟劉霖聊天時無意中聽到的。

當時他就覺得自己的眼前是一條金光大道,劉雲軒有錢、有實力,這是好事兒埃良禽還擇木而棲呢,雖然自己並不一定會跳槽到劉雲軒的公司,但是前期的關係維持的這麼好,對於自己的事業總是有幫助的。

可這時候自己眼前的金光大道卻突然變得一片黑暗,劉雲軒竟然昏迷不醒了,這怎麼可以?自己的升職、升職、再升職的希望,不都隨著劉雲軒的昏迷而破滅了么。

當時他就跟劉霖說想要過去看望一下劉雲軒去,一是表示一下自己的關懷之意,另一個也是了解一下劉雲軒的實際情況。不過一直沒有得到應允,他的心也是拔涼拔涼的。這事兒要遭埃

誰知道就在他感到前途更加渺茫的時候,在漫天的烏雲中又射出了一道霞光。劉雲軒竟然奇般的醒了,而且以後還會加大在韓國這邊兒的投資力度。得到這個消息的老朴同志,又醉了,以前是借酒澆愁,這次是高興的喝多了。

回家的時候還給自己的老婆買了個名牌包包,這都不叫事。只要劉雲軒不拋棄自己,以後賺錢的機會大把大把滴。

沒想著這次劉雲軒過來后,又給了他一個天大的驚喜,人家又買飛機了,這得什麼樣的實力,能買的起這麼好的私人飛機,人家的實力得多強啊?

這樣的飛機他看過類似的,那就是三星財團李老大有一架,能被李老大看重的飛機能差得了么?因為在韓國。三星是任何企業都無法比擬的。韓國人一生中不可避免的三件事,稅收、死亡和三星,可見三星在韓國的地位有多麼的重。

自己將來能取得什麼樣的成就,不說全系在劉雲軒的身上也差不多。今天樂天的二老板都親自過來接機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現在讓自己負責聯絡,自己可得把握住這個機會,可不是每天都有餡餅從天上掉下來砸到自己的腦門兒上的。

「老朴,過來吧。大家一起聊一聊。」就在老朴同學還在浮想聯翩的時候,劉霖開門出來喊他進去。得到召喚的老朴同學趕忙小跑著向房間里走去。

「朴株勇社長。感謝你在我生病的時候那麼關心,只是當時真的沒有時間招待外人。」等朴株勇進門后,劉雲軒客氣的說道。

「不敢當、不敢當,劉先生,可千萬不敢這麼說,您叫我株勇就可以了。」朴株勇趕忙說道。大粗腿給自己這麼說。自己可哪裡承受得起埃

他這樣小心翼翼的倒是給劉雲軒弄得一愣,搞不明白他為啥要這麼陪著小心的跟自己說話。他哪裡知道自己在老朴同學的眼裡就是大粗腿的存在埃

「朴……算了吧,株勇啊,我聽劉大哥說了,在韓國這段時間。你沒少幫著出力,這裡有塊手錶,權當謝意了。」劉雲軒笑著將一塊卡地亞手錶遞給了朴株勇。不是卡地亞中的精品,普通款,價格不是很貴,當小禮物送人正好。

朴株勇確實幫了不少的忙,跟著那些經濟公司溝通的時候,都是他跟著劉霖一起去的,要不然劉霖可是有些摸不清裡邊兒的門道兒。

「謝謝您,劉先生,原本是我應該給您的公子送上賀禮的,沒想到卻讓您破費了。」朴株勇躬身接過手錶,嘴裡還忙不迭的說道。

接過手錶后小心的放在茶几上,又欠著半個屁股坐到了沙發上。他根本就沒有拒絕的想法,哪能把大粗腿的善意拒之門外,抱都來不及呢。

劉雲軒一看老朴同志這狀態,下邊的事情也沒法談了啊,就給劉霖使了個顏色。

「老朴,你看你這樣就忒外道了。」劉霖故作很不高興的說道,「雲軒的脾氣你應該知道,他對於朋友從來都是夠意思的。」

這也是剛才劉雲軒和劉霖兩人在裡邊聊的事情。給劉霖的感覺,朴株勇對於劉雲軒的關心有些過了,這可不像合作夥伴那樣的關心,倒像是下屬在關心上級一樣。

而且這次的宣傳工作完全可以說是老朴一手給承擔起來的,劉霖就是跟著走走過場,簽簽合同啥的。劉霖就覺得這樣的情況不老對的,這又不像是要買通自己。仔細的品味了一番后,劉霖就覺得,老朴同志這是要向自己這邊兒靠攏埃

他沒有覺得奇怪,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好多的人都會與合作方保持著密切的關係,因為這裡邊兒有利潤埃雖然沒有真箇的猜中老朴的心思,不過相距也是不遠了。

他也是將這個事情跟劉雲軒念叨了一下,劉雲軒也是覺得這是好事兒啊,以後跟樂天合作的還會多,要是老朴同志將來真的能給自己這邊帶來一些消息自己這邊就是付出一些也值得。

「劉先生,我今天能有如此的成就,都來源於我們的第一次合作。對於您我真的很感激。」老朴連忙說道。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了。

「劉大哥,我就說吧,株勇也是個實在人,當初咱們選合作商沒有選錯。」劉雲軒拍手說道,「啥叫合作,有來有往的,你好我好大家好,這才叫合作。咱們與株勇合作這得省了多少心,我看以後就跟樂天那邊兒打個招呼,以後所有的合作都帶上株勇,咱們放心。」

「來啦,來啦,終於來啦。」朴株勇聽到劉雲軒的話后,心裡不住的念叨著。這就是劉雲軒給自己的保證埃什麼合作都帶上自己,即使不是自己主導,只要分管一些事情,在集團內部的地位都將提升好多埃

「劉先生,感謝您的信任,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為產品的銷售做好一切的準備工作。」朴株勇站起身來像宣誓一樣的說道。

「老朴,坐、坐,這裡都是自己人,還能不相信你么,要是不相信你,雲軒也不會喊你進來了。」劉霖笑著拉老朴同志又坐了下來,還將他往沙發裡邊推了推,看他那麼坐著,自己都累得慌。

「劉霖先生,讓您見笑了。」朴株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主要是在樂天工作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現在也有些風雨飄遙大家都為了保住飯碗而努力呢。」

「哦,老朴,我看你最近工作的不是很好么?」劉霖詫異的問道。他也是給老朴遞梯子,知道老朴可能要爆一些實際的東西出來。

「現在看著還好,誰知道過兩年啥樣啊,大公子、二公子都看中了那個位置,雖然老會長中意二公子,但這都是將來的事情,誰說的准埃」朴株勇嘆了口氣,彷彿很是擔心的說道。

其實這個跟他沒有一毛錢的關係,他的地位是外圍還靠邊兒的位置,無論將來誰當會長都影響不到他。不過這想要遞上投名狀,也不能那麼赤果果的直來直往埃就是那郎有情妾有意的事情,不還得半推半就的么。

「老朴,給咱們說說唄,這可是財閥內部的八卦啊,你放心,咱就當個段子聽,絕對跑不外邊兒去。」劉霖拍著朴株勇的肩膀笑著說道。

朴株勇也不含糊,反正也是決定要靠攏一下,抱抱大腿的,就將自己所知的或是聽到的小道消息一股腦的都給搬了出來。還不時的補充一下兩邊的實力,分管的業務啥的。

還別說,老朴同志的爆料還真挺有用,劉雲軒可是一點兒都不知道這些內情,別說他了,就是劉霖都不是很清楚。雖然現在看著用處不是很大,在將來的合作中也是能佔據一些先機。

「株勇,謝謝你了,以後在樂天有什麼難處了,需要我們這邊兒配合的就直接找劉霖大哥,咱們能幫的一定幫。預祝我們將來的合作愉快埃」劉雲軒站起身來語帶雙關的說道。

「劉先生,那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我過去看看晚宴的準備情況。」朴株勇站起身來告辭說道。

他也知道劉雲軒獲得了這些消息,總得好好的消化一下,明天跟辛東彬見面的時候估計就能用得上了。

他可是很高興呢,來到外邊的時候都哼著小曲兒,自己的抱腿計劃也算是初見成效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