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六四零章該給他們提個醒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幾天也有人見到他弄了個大箱子,抬進了他的公寓,完全可以裝下兩具火箭筒。」 「嘿。這狗娘.養的。」邊上的侯星宇狠狠的錘了一下拳頭,爆了句粗口。就是這傢伙,使得自己的防衛工作蒙羞,還殺害了一名無辜...

「雲軒,那邊兒咋樣了?」等劉雲軒他們返回安迪牧場后,劉母擔憂的問道。,那邊的海島投資可不小,現在卻死了人,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媽,你不用跟著擔心了,沒事兒的。」劉雲軒安慰著自己的母親說道。老一輩的人都比較信這個,劉雲軒倒是認為沒啥。

「莫斯,剛才回來我想了一下,我們可不可以徵求一下納斯特家人的意見,將那邊船塢的名字以納斯特的名字命名?或是在納斯特遇難的地方立個碑,紀念一下?」劉雲軒對著莫斯說道。

不管咋說,納斯特也都是在自己的島上遇難的,劉雲軒多少都要做點兒啥,以求得心靈上的安穩。

「安迪先生,一會兒我回去的時候會讓喬伊幫著問一下的。」莫斯嘆了口氣說道。今天他也是跟著一起過去的,不過到那邊也是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是盡量給予納斯特家人補償,到時候再跟著喬伊商量商量吧。

「那些回來的工人怎麼安排?要不然讓他們休息幾天後全都加入到野生動物園的工地吧,這樣工期也能快一些。要是這邊的工程結束了那邊還沒解決,我再幫你聯繫一些別的工程,你的開銷也少一些。」劉雲軒建議道。

莫斯的建築公司中,大多是附近鎮子里的居民,要是讓他們一直停工到事情解決對於莫斯的負擔還真挺大。現在野生動物園的工程也快進入收尾階段了,有了這些人的幫忙,最多十天半個月的就差不多了。

「謝謝你了安迪先生,真的十分感謝。」莫斯感激的說道,其實他一直愁的就是這個事兒。

有著海島改造這個大工程,即使沒有別的活。也能讓他的公司壯大起來。可是現在那邊還真不知道要停工到啥時候,不僅僅澆滅了他的雄心壯志,還得為以後支付給工人的薪水頭疼。

因為接了海島改造項目后,他也是人手緊張,一些別的工程都給推了出去,現在要是現找可不是那麼容易了。有了劉雲軒的承諾。最起碼自己公司沒有資金壓力了。

「老闆,布洛克州長過來了。」加西亞走進來彙報道。

「安迪先生,我先去工地忙去了,納斯特家人那邊我們會去諮詢的。」莫斯告辭說道。他知道布洛克過來肯定是有事情跟劉雲軒談,自己在這邊兒就不合適了。而且他也需要回去安撫一下工人們的情緒。

「布洛克,這麼著急的趕過來是不是有什麼好消息了?」看到布洛克后劉雲軒開門見山的問道。

「安迪,襲擊的人已經查到了一個嫌疑目標,不過現在已經躲起來了,我這裡有一些以前的資料。」布洛克將手中拿著的檔案袋交給了劉雲軒。

「hr公司給你們提供的?」劉雲軒一邊打開檔案袋兒一邊笑著問道。

「有一部分吧。也有一些是我們從別的渠道中獲得的。」布洛克也是笑著說道,「不過以利亞給我們送去的資料也是很詳盡的,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搜集的這麼快。」

「雲軒,這個人我有印象,那天晚上就是他帶著人上島的。當時趙博看他就像個領頭的,所以對他進行的警告射擊,真後悔,當初直接將他擊斃就好了。」侯星宇指著劉雲軒手中的相片說道。

這張相片是偷拍的。相片的背景應該是一個脫.衣舞酒吧中,而那名男子也是被幾名半裸的美女侍候著。

「那應該就差不多了。」布洛克聽到後點了點頭說道。「只要確定他以前上過島就能跟我們得到的情報吻合了。」

「他叫赫爾南德斯,是海灣頭目崔維諾一名情.婦的弟弟,現在幫著崔維諾打理一些據點,是他們負責前台的傀儡。」

「我們得到的情報是,他因為上次去島上被擊退後逃跑的時候過於狼狽,回會後被很多幫派成員嘲笑。在他們幫派中經常都是虐殺取樂。因為這個他被嘲笑為膽小鬼,也是受到一些人的排擠。」

「以前的時候就放出過話來會讓島上的人付出代價,前幾天也有人見到他弄了個大箱子,抬進了他的公寓,完全可以裝下兩具火箭筒。」

「嘿。這狗娘.養的。」邊上的侯星宇狠狠的錘了一下拳頭,爆了句粗口。就是這傢伙,使得自己的防衛工作蒙羞,還殺害了一名無辜的人。

「布洛克,你們那邊能掌握他的行蹤么?」劉雲軒指著照片中的赫爾南德斯問道。

「今天我們已經開始全力追查了,可是他一直都沒有露面。」布洛克搖了搖頭說道。

緝毒.警那邊反饋回來的消息是之所以一直都沒有動他,就是想通過他的行蹤看看能不能摸到身後的崔維諾。

不過這次的事情太大,也不知道這些媒體是從什麼渠道得到的消息,已經開始紛紛的報道這次的事件。更是有一些反毒組織要求嚴懲兇徒,為逝去的納斯特討還一個公道。

其實也不怪民眾們情緒激烈,因為墨西哥的這些毒販們的行徑忒惡劣、忒殘忍了。這些幫派經常會在街頭巷尾處決一些告密者,用來警告別的人。

被他們襲擊的人中不僅僅是平民,緝毒.警甚至是當地的警察局長,都被他們殺害過。

而且清剿毒.販還有一個重要的難點,墨西哥好多的警察都參與到販.毒活以墨西哥的禁毒活動才會這麼被動,有時候不得不出動一些軍隊。

「安迪,你今天在島上給以利亞說的話是認真的么?」布洛克又嚴肅的問道。

「我確實是認真的。」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布洛克,換作是你一直生活在危險中,你能睡得安穩么?來到美國以後我一直循規蹈矩,每次的事件都是被動防禦,這樣的日子我已經過夠了。」

「就拿上次的奶製品事件來說吧,要不是因為奶粉本身的營養充足,能夠增加孩子的免疫力,也許就會有無辜的嬰兒在那次的事件中丟掉生命。」

「我一次次的妥協,換來的是什麼?還不是別人更加肆無忌憚的欺辱,現在美國這邊的產業基本已經成熟,就是我不在這邊也能良好的運轉下去。」

「布洛克,世界上有優質牧場的國家很多,荷蘭、澳大利亞、紐西蘭、德國、法國、英國……太多了,而且現在在澳大利亞我已經有了有了一個優質牧場,馬上就能夠有優質牛奶產出。現在我真的要好好的考慮一下以後的發展方向了。」

劉雲軒說的這些話半真半假。真的是,以後的投資方向確實會往別的國家考慮,畢竟雞蛋不能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假的是,不會那麼快的就進行。

現在在美國這邊的基礎還不是很牢固,分不出那麼多的資金和精力,將來對外擴張的契機就是新型的種牛,這也需要一段時間的培育。雖然現在加大了力度,收效仍然不是很理想。

而他今天之所以會這麼說,也是一種發泄。牧場中湖泊的脅迫式勘查,雖然自己這邊收到了一些回報,可他這心裡一直也是憋著一口氣。如今海島被襲,甚至出了人命,一下子就全勾了上來。

也是想布洛克給別的人傳達一下,以後再有什麼針對自己這邊兒的行動,最好考慮清楚,是否能夠承擔起後果。

「安迪,你放心吧,以後除了一些正常的商業競爭,應該不會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了。」布洛克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畢竟你現在的身份已經不同了,其實你要是申請加入美國國籍,早就沒有這麼多的事情了。」

美國現今嚴峻的經濟形勢,很是需要一些富豪們到這邊來投資,以緩解目前緊張的就業壓力。而如果劉雲軒加入了美國國籍,將會對大選產生一定的影響力,畢竟想要贏得大選,競選廣告也是很重要的。

而這些廣告的費用也不少,雖然有著各種規定,但漏洞始終也是存在的,那時候對於劉雲軒資金的使用也寬泛一些,不會有利用外國資金參選的影響。

「布洛克,如果我想的話,我不早就加入美國國籍了么,你也不用勸我了。」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

劉雲軒說得堅決,布洛克也沒有再勸,再說下去就沒意思了。在牧場中吃過了晚餐后,布洛克也是趕忙離開,他要將劉雲軒這次的態度給反饋上去。

「雲軒,我們可不可以派出一些人去尋找這個赫爾南德斯?」侯星宇輕聲的詢問道。

「星宇大哥有把握么?墨西哥那邊可是很亂很危險埃」劉雲軒擔憂的問道。

「沒事兒,到時候我和康尼碰一下,兩邊兒都選點人出來,我一直擔心這次兩國的政府出工不出力,等著事態平息下去后,就不了了之了。」侯星宇搖了搖頭說道。

他和康尼都認為這次的事件是他們的恥辱,需要他們親手去洗刷乾淨。

「行,不過派出去的人一定要注意安全,別的我就不管了,隨著你們怎麼弄吧。」劉雲軒點了點頭說道。

自己確實應該有所行動,給那些「關心」自己的人,提個醒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