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六三八章不講理、忒不講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們只能是盡量的彌補了。」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其實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不管咋說,維斯特是在自己的工地上丟的命,從情感上來講,自己總是覺得有些虧欠。不過時間不能倒退,自己現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在金...

納斯特家人的接送工作自有傑克去安排,康尼和侯星宇兩人也是將所有的保衛工作又都嚴查了一遍。…,

就在劉雲軒還在等候墨西哥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負責人蒙特拉貢的時候,以利亞卻先飛了過來。

「安迪先生,我可以向上帝起誓,這次的事件我們公司事先毫不知情。」以利亞快步的來到劉雲軒的跟前說道。

「以利亞,不要急,我知道不是你們公司指使的,你們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嘛,把頭上的汗擦擦,這邊風比較大,別生病了。」劉雲軒擺了擺手后平靜的說道。

以利亞下車后就一路小跑了過來,僅有一些稀疏頭髮的頭皮上有著一層細密的汗珠,不知道他是真著急還是故意弄出來的,不過劉雲軒不在乎。

「以利亞,你看看這個小島怎麼樣?那邊的山頭和山腳下,將會建造成我的私人莊園,那邊會有牧嘗沙灘、城堡和必要的生活設施,將會是一個非常好的生活的地方。」劉雲軒指著遠處的山頭說道。

以利亞倒是聽得有點兒迷糊,今天不知道誰跟幕後老闆是怎麼通知的這件事情,不過從上層傳過來的話是讓自己無論如何也得過這邊來解釋清楚。自己這急火火的跑來了,這個安迪怎麼還介紹起風景了呢?

別說是他了,就是跟著劉雲軒的這些人也是搞不清楚自己的老闆是是幹啥。

「這邊呢,將會建造成頂級的旅遊區,這邊的沙灘將僅供酒店的客人使用,會為這些尊貴的客人提供無微不至的服務。」劉雲軒沒有理會大家的疑惑而是指著腳下的這片土地說道。

「也許用不了幾年的時間我們就會將所有的工程完工,到時候我和我的家人就將在這裡生活。還會有那麼多尊貴的客人。」

「可是現在我不敢啊,我很害怕,我怕我的家人受到傷害、我怕我尊貴的客人受到傷害、我怕這些猖狂的沒事兒就放火箭彈的毒販埃」

「所以啊,我就想,是不是將這邊停工,然後將我的家人送回華夏。因為那邊是最安全的。沒辦法只能讓我的這些兄弟們幫我掃清一些障礙,大的、小的、台前的、幕後的,有一個算一個,是不是都清理掉以後,我就能在這邊美好的生活了呢?」

「當然了,也許不用那麼大費周章,並不是每個毒販朋友都想著光顧我這個海島,你說對嗎?以利亞?」劉雲軒對著聽得有些愣怔的以利亞提醒似的問道。

聽到劉雲軒的話后,侯星宇和康尼還有邊上隨行的保衛人員都挺直了腰桿兒。看向以利亞。

以利亞聽得心裡發苦,本來他還挺高興的,這下自己可以跟著看看熱鬧了,沒想到,劉雲軒竟然這麼的不講理。

劉雲軒的那些話潛在的意思他當然懂,而且是懂得不能再懂了,因為劉雲軒說到最後的時候完全就是盯著自己的眼睛說的。

前邊說的那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後邊說的。結合今天的事件,劉雲軒所說的掃清障礙。絕對是從**上的掃清,而自己到時候就首當其衝,誰讓當初這邊的毒販就是自己派人接觸的呢。

「安迪先生,這次的事情我們公司真的不知道,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快的就趕過來了,就是怕您誤會。」以利亞擦了擦腦門上的汗說道。他是真的有點怕。他現在都不敢跟劉雲軒對視,因為那雙眼睛不帶一絲的情感,他知道,劉雲軒不是說說玩兒的。

「以利亞,我都說了。我相信你們。」劉雲軒嗤笑著說道,「我們只是需要一點點的信息,別的人才不會那麼無聊的到這裡亂放火箭彈,對吧?一定跟上次的那些人有關,對吧?而以利亞先生就能給我提供一些信息,對吧?不把他們解決了,我如何能夠安心呢,對吧?」

「安迪先生,要是那些人的話,可能是『海灣』的人。」以利亞苦澀的說道,「您放心,等我回去以後,一定會動用全部的資源幫您查清楚。」

不講理,太不講理了。你拍拍屁股回華夏貓著去了,誰也動不了你,然後留著武裝人員在這邊,對一些「障礙」進行清除,而自己就是這些「障礙」中的一個,自己得雇傭多少保鏢才能防護得祝

對於劉雲軒身邊的這些人以利亞可是很清楚他們的實力,如果劉雲軒真的這麼蠻不講理的蠻幹,到時候為了平息事件,自己就是那隻替罪羊。公司是以利益為重的,才不會為了自己進行額外的投資。

「這多好,我就知道以利亞先生一定會理解我的,對了還沒感謝您幫我搜尋的那些車呢,開起來真的爽極了。」劉雲軒拍了拍以利亞的肩膀說道,說完后又看向傑克,「傑克,回去的時候再幫以利亞先生準備一些牧場中的產品,鵝肝、松露都要有,咱們也只能用這麼點兒東西回報以利亞先生的幫助了,希望他的家人也能夠喜歡。」

「是的,老闆,會準備好的,不過需要以利亞先生提供一個地址好安排人給送過去。」傑克點頭說道。

倆人這一問一答的沒啥,以利亞聽得肺都快氣炸了,怎麼著,還想摸清我的家人在哪裡啊,到時候是不是連我的家人也給清除了啊?不過他在這裡可不敢。現在周邊的都是劉雲軒的人,他可不想讓劉雲軒給他扣坑埋了做花肥。

「安迪先生,還是不用麻煩您了,我現在就回公司去,一定會把事情調查清楚,到時候會第一時間的通知給您。」以利亞謙卑的說道。

「好可惜,我是真的想送給以利亞先生呢,不過你這麼忙,我也不多留你了,有機會到我的牧場中做客啊,如果我還沒有回華夏。」劉雲軒很是惋惜的說道。

「雲軒,你真的決定這麼做?」看著以利亞離去時慌亂的背影,侯星宇小聲的問道。

劉雲軒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同樣的小聲說道,「以前的時候我一直不肯踏過這個底線,就是怕這些東西會牽扯到家人。現在已經無所謂了,不將他們肅清,在這邊的每一天我和我的家人都將會生活在危險之中。」

就像他說的那樣,他之所以不想踏過這條線,就是怕愛上這種簡單處理麻煩的方法,什麼事情都是有癮的,這個也不例外。

「放心吧,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就交給我們。」侯星宇肯定的說道。在他的心中,這可是很簡單的,世界上少幾個毒梟或是以利亞這樣的人,也許生活會變得更美好一些。

「安迪先生,謝謝您,我代表維斯特的父母感謝您。」喬伊感激的說道。

他不知道以利亞是什麼人,是幹什麼的,不過剛才他也是跟著在一邊聽著來著,知道劉雲軒這次是真的會幫著維斯特揪出兇手來。

「莫斯、喬伊,讓大家把設備都歸置歸置,先回美國吧,等事情平息下來再復工,也要回去參加維斯特的葬禮。」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這件事情究竟會走向何方劉雲軒的心裡也沒有個底,一方面回去還要查查這個「海灣」的實力,再一個也墨西哥官方的態度。這是在墨西哥境內,自己也只能是小打小鬧的搞一下,要是大動干戈的,人家政府部門哪裡會同意。

這也有個時間問題,到時候這些窮途末路的毒販真的不要命的也要報復自己這邊兒,島上的人可是不安全了。

「傑克,怎麼墨西哥政府這邊兒的人還沒有到?」又等了一會兒后劉雲軒向傑克問道。人家以利亞都飛過來了,維斯特的父母也都快到了,反倒離得最近的墨西哥官方的人還沒有到。

「老闆,剛才我也跟他們聯繫了,再有半個小時左右就差不多了。」傑克回答道。「他們給出的解釋是有個緝毒方面的會議要開。」

「先不等他們了,去食堂弄點飯吧,早晨起來就飛這邊兒來了。對了,讓加西亞他們在國內幫著準備好棺木給送過來。對於維斯特咱們只能是盡量的彌補了。」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其實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不管咋說,維斯特是在自己的工地上丟的命,從情感上來講,自己總是覺得有些虧欠。不過時間不能倒退,自己現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在金錢上的補償。

「雲軒,想開點兒吧,畢竟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想發生。」侯星宇走過來拍了拍劉雲軒的肩膀安慰的說道。

這些人也都看出了劉雲軒情緒的低落,可是都是下屬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去勸說,也就只有侯星宇跟著劉雲軒有著不錯的友情。

「我就是有些後悔,如果在第一次的時候我們就堅決反擊,是不是就能避免今天的事情?」劉雲軒緩聲說道。

「雲軒,你不應該這樣想,如果當時擊傷了毒販,可能會引起他們更加劇烈的報復。」侯星宇勸慰的說道。

沒有那麼多的如果,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後悔沒有丁點兒的用處,一切還要向前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