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六二四章也得展示一下肌肉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大家喝個痛快,好好的放鬆放鬆。 「就是,都是大老爺們,墨墨跡跡的像啥樣子。雲軒的酒碗都端這麼半天了,你們的屁股就那麼沉,都給我站起來,幹了。」侯星宇也是站起身端起酒碗一飲而荊 有了侯星...

一路的飛行自是不需贅言,反正距離又不遠,趙博他們感覺還沒享受多久,這飛機就降落到安迪牧場中了。※%,

「加西亞,你們怎麼回來得這麼早,怎麼不在外邊多玩幾天啊?」劉雲軒走下飛機后,竟然看到加西亞帶著車過來接自己。

「我們在外邊遊玩了幾天感覺也就那麼回事兒,好些地方還不如咱們牧場中呆著舒服呢。」加西亞一邊給劉雲軒拉開車門一邊說道,「眼瞅著這小少爺的滿月酒會就要到了,我和羅德里格斯一商量就回來了,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

「成,你有心了,等以後有機會的,再給你們放假,想去哪兒玩兒都成。」劉雲軒拍了拍加西亞的肩膀說道。

加西亞和羅德里格斯對於自己的忠誠那是沒得說,無論什麼事情都是以牧場的事情優先考慮。這一點,劉雲軒很高興,但也不能讓老實人吃虧,以後會慢慢的給這些勤勤懇懇的人一些補償。

這不用每天掛到嘴邊兒去說,要看以後的實際行動。

「快點,讓我看看我大孫子被風吹著沒有。」回到主屋的時候,劉母看著小阿福緊張的說道。

「媽,咱家阿福啥體格您還不知道么,這點兒小風算啥埃」劉雲軒笑著說道。「今天還得勞您老下廚啊,星宇大哥他們我接回來了,幫著弄點兒家鄉飯菜吧。」

「還用你說啊,大骨頭早就燉爛乎的了。」劉母笑著說道,「這些孩子們為了咱家吃了這麼多的苦,咱咋能虧著人家。」

對於海島那邊的情況劉母了解的不多,可即使是這樣,她也知道那邊的情況應該很危險。要不然也不會將侯星宇他們派過去。她之所以沒問,就是怕給劉雲軒添亂。

晚餐很豐盛,沒有搞以前的中西合璧的菜式,全都是地道的華夏家常菜。華夏的白酒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正中的二鍋頭,劉雲軒可是把剩下的全都給抱了出來。他知道這幫傢伙就沒一個酒量差的。

看著這滿桌子的華夏菜式,就連平時比較愛開玩笑的趙博都有些沉默。不是別個,多少有些思鄉的愁緒。

以前的時候雖然在部隊中也是很少回家去,可那好歹也是在華夏的地盤上,現在卻是遠渡重洋,在美利堅的土地上。

「來,大家一起幹了這杯酒,在我劉雲軒這裡沒有那麼多講究,大家就跟在家中一樣。別有那麼多的拘束。」劉雲軒端起酒杯說道,「短時間內想回家是有些夠嗆,你們想走我也不放你們,不過別急,以後咱們也是有探親的假期的,到時候大家輪著來,都在家中多呆幾天。」

他也是知道這些人心中想的是啥,自己的那些鄉親們多少還差一些。畢竟自己以前在村子里跟大家還是很熟悉的。這些人不同啊,他們完全是換了個環境。而且過來后也是跟著侯星宇直接執行任務,神經可一直都是緊繃著的。

他今天之所以會準備了這麼多的酒,就是想讓大家喝個痛快,好好的放鬆放鬆。

「就是,都是大老爺們,墨墨跡跡的像啥樣子。雲軒的酒碗都端這麼半天了,你們的屁股就那麼沉,都給我站起來,幹了。」侯星宇也是站起身端起酒碗一飲而荊

有了侯星宇帶頭,那還有啥好說的。喝唄。

勁烈的二鍋頭,配著美味的佳肴,沒過多久,整個的氣氛也都打開了。早有經驗的加西亞他們可是早早的給自己準備了啤酒,他們知道那華夏的白酒自己可是搞不定。

醉了,都醉了,就連劉雲軒也有些小醉。今天的目的就是要陪著大家喝得盡興,二鍋頭喝沒了,就換茅台,白酒喝沒了,咱們接著再來啤酒。

小芳芳看著餐桌邊上那擺著的一堆酒瓶子都有些眼暈。她覺得很神奇,這麼多的酒都是怎麼灌到這些人的肚子中的,難道他們就不怕會撐破么?自己就是喝一杯果汁都得喝好久呢。

蜜雪兒也沒有阻止劉雲軒的過度豪飲,她知道這些人當初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前去島上執行任務的,對於這樣的人,她也是很敬佩,要不是還要給小阿福餵奶,她都想敬一杯。

一頓豐盛的晚宴,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十點多鐘。喝到最後的時候,只剩下劉雲軒和侯星宇他們了。沒辦法,這幫人連吃帶聊的,戰鬥力都很頑強,大家總不能一直干坐著看他們吃喝埃

雖然劉雲軒盡情的陪著大家喝酒,可也還是沒醉得徹底,醉到人事不省的地步。原本他的酒量就比較好,現在心情又很愉悅,這酒量又跟著漲了不少。這喝酒可也得講個心情不是。

第二天早晨,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宿的劉雲軒剛剛醒來,就爬過床頭,想看看熟睡中的大兒子。

「去,先去洗臉刷牙去,滿嘴的酒氣,別再給阿福熏著。」蜜雪兒在後邊用力的抱著劉雲軒的腰,阻止他影響孩子健康的行為。

「是,老婆大人遵命。」劉雲軒扭過身子怪模怪樣的敬了個禮說道,不過在臨下床之前還是偷偷的啃了蜜雪兒一口,你不讓我欺負阿福,那我只好欺負一下阿福他娘啦。

洗漱完畢,美美的吃了一頓粥香四溢的早餐,一直到喝得肚皮鼓鼓他才行下筷子。宿醉之後,還是這香甜可口的米粥養脾胃埃

「星宇大哥,那幫弟兄們怎麼樣?」劉雲軒對著走進來的侯星宇笑著問道。

「都被我給送安保公司的訓練基地那邊兒去了,到這邊兒可不是養大爺來了,在那邊兒做一些放鬆性訓練,以後再讓康尼給他們安排任務。」侯星宇坐下后也是不管燙不燙的猛灌了幾口粥后說道。

他昨天晚上也是累個夠嗆,雖然沒有喝倒,也是有些走路不穩。不過還有那麼多的醉漢需要照顧,這一宿也沒咋休息好。現在他回來了,康尼也是回到安保公司那邊兒加強其餘人員的訓練去了,這次的事情還是反映出了安保公司的不足之處。

「你們有你們的一套標準,我就不跟著瞎參合了。別讓大家太受罪就成。」劉雲軒笑著說道。

現在這些人還都是按照以前在部隊中的標準走呢,該咋弄人家侯星宇這麼多年下來那可是駕輕就熟的,自己在這方面可沒啥發言權。

「這幫小子過去之前還讓我幫著感謝你呢,都說你忒大方,給的獎金多。」侯星宇笑著說道。

「星宇大哥,當時啥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是沒有多少富餘的資金了,要不然我還想著多給點兒呢。」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雲軒,你也別往心裡去,大家吃的就是這碗飯,你要是過於的在乎,會給大家增加心理負擔的。」侯星宇輕聲的寬慰道。

現在這邊就他們倆在用餐,說些透底兒的話,也不會讓別人聽見,要是劉母知道當時的情況,還不定得擔心成啥樣呢。

「哎,你說的這些我也懂,可我心裡總是過意不去。」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

人都說一將功成萬骨枯,雖然現在不是戰爭年代,可這商業競爭也都是血淋淋的。當初跟老哈里斯有糾葛的時候,自己也是堅守著這根底線。

「雲軒,你理解錯了。」侯星宇搖了搖頭說道,「咱們不用去欺負別人,可是當別人欺負到頭上的時候,就該給予強有力的反擊,把敵人打痛了,打怕了,下次他們再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他就得掂量掂量。」

商業競爭方面的事情侯星宇不懂,可是這次的事情如果自己這邊的武力值再高一些的話,想必那些人連上島的勇氣都不會有,也不會讓當時的情況那麼危險。

「星宇大哥,以後海島的守衛工作主要還是交給咱們的人,到時候你多費點兒心,下次要是還有人想著上去搗亂,就不用跟他們客氣了。」劉雲軒淡淡的說道。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自己已經給他們警告過了,要是還以為自己是軟柿子,誰都想過來捏一捏,沒辦法,只好像侯星宇說的那樣,要把他們打痛了、打怕了,以後看他們還敢不敢亂伸爪子。

侯星宇點點頭,沒有說什麼,繼續仔細的品味著面前香濃的米粥。

他在美國的這段時間也都沒怎麼閑著,也是搜集了不少的資料。美國這邊的槍支泛濫,給護衛劉雲軒的工作也增加了一些難度。有時候適當的展示一下肌肉也是必要的,最起碼敵人會想一下如果越線了,會不會受到殘酷的報復。

今天他也是給劉雲軒提個醒,不要總是想著先防守后反擊,有的時候這防守和反擊要同時進行才好。

這幾天牧場中的氛圍都很不錯,在牛仔們的心中,所有的麻煩都已經解決了,剩下的跟肉製品公司的競爭那都不叫事兒。咱們牧場中出產的牛肉就是好,就憑這一點就不怕他們,有功夫操這個心,還不如好好的幹活呢。未完待續。。

ps: 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