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六零七章我的地盤我做主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將那些成熟的蔬菜種子收了一下,要不然落到地面上又得胡亂的長一堆了。 這空間也是個操心的地方,現在時間比例增大了,稍一不注意就會浪費好多種子,這段時間他也是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經常偷偷的窺視空...

整個下午劉雲軒心裡都在合計著湖泊底下那神奇的洞穴,就連小芳芳讓他幫著燒幾個雞蛋都讓他打發廚師們幫著弄了,他是真的沒什麼心情。

「雲軒這是怎麼了?奶製品公司那邊的事情不是處理的挺好的么?」草草的吃過晚飯後,吳宇森看著無精打採的劉雲軒向胖子詢問到。

「他估計是在合計這些事情都咋處理好呢,都是事兒趕事兒的。」胖子嘆了口氣說道。沒辦法,他知道劉雲軒憂心的是啥,可是沒法跟老吳同志說埃

「哎,這裡總歸不是咱們的地盤兒,要是咱們的地盤,還容得他們這麼折騰。」老吳也是很氣憤的說道。

這幫傢伙太可惡了,你說你就正常的商業競爭唄,還搞這些小手段。那天的火災要不是發現的及時,沒準都得傷到人。

「是啊,周董不是唱得好么,我的地盤錳我的,現在咱們是客場作戰埃」胖子也很是贊同的說道。

這要是在華夏,有著李老或是王老隨便一個人幫著說句話,都不會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等等,胖子你剛才和老吳說啥?」這時候一直在邊上沉思的劉雲軒驚喜的望向胖子說道,剛才無意中聽到胖子和老吳的對話好像讓他抓到了什麼,不過也是一閃而過。

「我也沒說啥啊,我就是跟老吳說咱們客場作戰,吃虧埃」看著劉雲軒的樣子,胖子有些糊塗的說道。

「不是這個,還有前邊那句是啥來著?」劉雲軒焦急的問道。

「還有……還有……哦,對了。還有周董的歌,我的地盤我做主那個。」胖子回想了一下后說道。

「對就是這個,哈哈……太好了,我真傻,真的,胖子你忒厲害了。」劉雲軒嘴裡語無倫次的說著。還興奮的抱著胖子親了一口。

「哎,你這人,瘋了。」胖子一邊擦著臉上的口水,一邊嫌棄的說道,「別欺負我讀書少,可我也知道我真傻說的是祥林嫂,你這又是要鬧哪樣啊?」

「嘿嘿……沒事兒,今天潛水玩兒累了,我要上去休息了。誰也不要打擾我,我要一覺睡到天亮。哈哈哈……」劉雲軒說完也不管大家的反應,蹬蹬蹬的就跑樓上去了。

「趙岩,雲軒這是咋了?」吳宇森和胖子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率先開口問道,剛才劉雲軒的表現忒「神奇」了,不是這精神還沒好啥的吧。

「估計是他想通了啥事情吧,這一驚一乍的。給我都嚇個夠嗆。」胖子沒好氣的說道。

臉上的口水好像擦不掉一樣,雖然以前點點也經常親的自己滿臉口水。可這性質不一樣埃

來到樓上房間的劉雲軒進屋后先是把房門反鎖好,然後自己一個人又坐在床上傻樂了半天,最後才躺到床上。

有了剛才胖子無意中的提醒,他發現了一個問題,他想岔道兒了。自打懷疑湖泊可能跟空間相通后,他就一直想著到湖底去搞個清楚。

這就大錯特錯了。這是捨本逐末。要是相通的,那麼在空間中肯定也會有對應的地方,類似出口一樣的情況。

在湖底,自己弱得跟個小雞子似的,幹啥啥不行。可在空間里就掉過來了埃就像胖子說的那樣,我的地盤兒你都得聽我的。即使空間里的湖再深,自己下去也是沒有絲毫的問題的。

虧著自己還用那麼緊張的時間苦苦自學潛水,上來后也是很受罪的。這也是在樓下想明白了以後劉雲軒胡言亂語的說了那麼一通的原因。可不真傻么,非得大費周章的下湖底,自己空間里一貓,不啥都能整明白么。

而他告訴胖子他們要好好睡覺,不讓他們打擾,就是本著論持久戰來考慮的。反正空間中和外邊的時間比例是10:1,如果用幾十個小時自己要是還整不明白,估計就是用再多時間也白搭了。

興沖沖的來到空間里,劉雲軒並沒有急於探查空間的那個小湖,而是先在空間里收拾了一番,將那些成熟的蔬菜種子收了一下,要不然落到地面上又得胡亂的長一堆了。

這空間也是個操心的地方,現在時間比例增大了,稍一不注意就會浪費好多種子,這段時間他也是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經常偷偷的窺視空間,看看是不是有啥要收割了。

劉雲軒都想著是不是拿個小本本記下來,就像以前玩的企鵝農場偷菜一樣,記下好友農場中的蔬菜收割時間,還準時去偷菜。

中午沒有吃多少,劉雲軒在這邊兒又吃了一個西紅柿,兩根黃瓜墊巴墊巴。順手又將這裡邊因為上次空間變化散亂在四周的小桃樹都給種到了一起。雖然現在都是小樹苗,不過在有四個月左右外邊的時間自己又能吃到空間桃了。

原先的那些桃樹已經被連根捲起枯死了,空間再逆天,離了土壤和水的植物也是活不成埃

潛進空間湖中的劉雲軒感覺很是愜意。雖然是在水中,可沒有半點兒的不適。就像他本來就能在水中生活一樣,上下左右的隨便亂動,給他的感覺比在陸地上都要靈活。

空間的小湖本就不大,沒用幾分鐘的時間劉雲軒就來到了湖底。

下潛的時候,他也是仔細的留意著空間湖內部與牧場中的湖形狀是否相同。跟他當初預料的一樣,空間中的湖現在也是那種亞葫蘆的形狀,無論是湖的邊緣還是內部,都是與牧場中的湖泊極其的相似。

唯一不同的,就是空間湖水中沒有那些魚的存在。他自己是湖水中唯一存在的生物。

劉雲軒的記憶力很好,按著外邊那些凸出的位置也只在湖底按著順序仔細的查找了一圈兒。

並沒有發現類似的洞口,不過在相似的位置上,有著八塊足有磨盤大的大石頭橫躺豎的放在那裡。

劉雲軒來到近前,試著用手推了推大石頭,整個石頭卻「」的一下,散成了一堆塵土堆在了湖底。

剛才可是給劉雲軒嚇個夠嗆,因為這塊大石頭從外表看著應該是很堅硬的一類存在,外表很是光滑。

來到下一塊石頭的跟前,劉雲軒並沒有急著去試驗這塊大石頭是否也會跟剛才那樣一碰就成粉。而是先圍著石頭仔細的看了一圈兒。

正是這樣,才讓他有了一點點的發現。這塊大石頭上並非是自己初見的那種光滑的樣子。石頭表皮上有著很淺的「花紋」,與其說是花紋劉雲軒到是覺得更像是一些雜亂無章的線條縱橫交錯的布滿了石頭的表面。只是因為年代久遠或是因為浸泡的時間長了,看著很不顯眼。

劉雲軒又查詢了其他的六塊大石頭,上邊同樣的有著這些密布的線條。回到上邊后,他也是試著在泥土上將這些線條憑著記憶描畫了出來,反覆幾次也算是成功了。

因為雖然石頭挺大的,可是上邊的線條之間的距離也是挺寬的,按著劉雲軒現在的記憶力,重新描畫出來並不是很難。

不過他坐在邊上看了半天,也是沒看出啥四五六來。反倒是讓他感覺頭昏腦脹的。即使是現在閉上眼睛,彷彿也是有無數的線條在自己的眼前劃過。就像打麻將打的時間長了,不玩兒的時候,腦子裡想著的也是一些牌面兒一樣。

這些石頭肯定不是普通的石頭,普通的石頭可不會出現在空間中,再一個那塊一碰就成粉的石頭也是劉雲軒生平第一次看見。

可是他翻遍了以前看過的古代男子的記憶長河,也是沒有發現這些石頭出現的畫面,肯定是這些石頭在古代男子心裡的地位不重要,才沒有留下影像。

至於沒有入水口之類的地方,空間中的湖水是怎麼來的,他就不去考慮了,這個太高深了,反正就是自己咋想也都想不明白。

苦思無果的劉雲軒按著以往的習慣站起身來想要活動一下身體,可是剛站起來就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都險些摔倒。

這一下可是給他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因為在空間中,自己可是好久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了。這完全就是用腦過度,或者說是用精神力過度的後遺症。

以前自己收穫空間中的蔬菜后,收穫的多了,也會有這樣的情況,他都是多家注意的。沒想到僅僅是研究了一會兒這些線條就給他搞得這麼疲憊。

「真是的,你要是給我留點兒功法啥的多好,我現在也能修鍊修鍊補補元神,你這要是啥陣法之類的,我也能重新給你補齊了埃」劉雲軒碎碎念的說道。

對於這個事情劉雲軒可是腹誹已久了,自己不求長生不老,最起碼有了修鍊功法啥的自己跟著家人多活個二三十年的也成埃

因為今天精神力使用過度,劉雲軒也沒有了繼續探查下燃,直接回到了空間外。

空間底部沒有漏洞的地方,那就證明現在跟牧場中的湖泊應該沒有直接相通的地方,至於還有沒有別的隱秘的聯繫,只能以後再慢慢研究。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