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五八零章無解的循環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說道。「芳芳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送走了劉霖后,劉雲海看著和豆豆牽著手,溜溜達達往主屋中走來的閨女疑惑的問道。這可是才中午呢,閨女放學都是下午三點鐘左右呢。「爸爸真笨,不是都告訴你了么。...

什麼事情最讓人心傷?以前的時候蜜雪兒不知道,現在她覺得,看著自己的愛人身體一天天的變壞,卻沒有任何的辦法,才是最讓人心傷的。這也是一種煎熬,煎熬著人心。

她每天都在強顏歡笑,想讓自己的心情好起來,馬上就要臨產了,她要為孩子著想。

這幾天劉雲軒的身體情況持續的惡化,消瘦得眼眶深陷,原先強壯有力的臂膀現在也沒有了幾分重量。

大家最近也是每天都要趕到牧場中來,雖然醫生沒有明說,大家也是知道,劉雲軒的狀況並不那麼好。李明哲一家、王明華兩口子,也是從華夏趕了過來。

說起來這些人中唯一不擔心的就是小芳芳,因為這幾天夢見劉雲軒的那個彩色房間的顏色正在變淡,小丫頭想著等著什麼時候房間消失了,大大就該被放出來了。

「明華啊,幫著照看照看,我這就去韓國那邊,一定用最快的速度將市場打開,作為雲軒蘇醒后的慶祝禮物。」劉霖離開前心情低落的跟著王明華說道。

他的心情很複雜,既想留在這邊見證劉雲軒蘇醒的奇,又擔心看見那不願發生的可怕場面。最後他決定與其在這裡還不如加快工作進程,因為劉雲軒還有家人,還有即將出生的孩子。

「老劉,你忙去吧,這邊有我們幫著照看。」王明華也是嘆了口氣說道。說是照看也沒什麼好照看的,只是跟著劉家的人無助的等待。

「行,大傢伙受累吧。等我從韓國給大家傳來好消息。」劉霖也是嘆了口氣說道。

「芳芳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送走了劉霖后,劉雲海看著和豆豆牽著手,溜溜達達往主屋中走來的閨女疑惑的問道。這可是才中午呢,閨女放學都是下午三點鐘左右呢。

「爸爸真笨,不是都告訴你了么。這段時間老師說下午不上課呢。」芳芳用自己好看的大眼睛看著自己有些糊塗的老爸說道。「我去找大大玩兒去了,現在陪大大玩的時間可多了。」

昨天回來的時候都已經給通知書讓他簽字了呢,沒想到今天又給忘了。她也是覺得最近自己的爸爸有點愛犯糊塗,成天丟三落四的。

劉雲海一拍腦門兒,有了自己閨女這麼一提醒,也是想了起來。最近美國這邊的流感疫情有些加重的趨勢。以後芳芳的學校都是半天課。如果再繼續嚴重下去就會提前放春假。

得虧是有專職的保鏢一直在校外等候,要不然自己去接閨女放學的話,就得給耽誤了。

「美國這邊小學生的課業這麼輕鬆么?」王明華也是看到了小芳芳和小豆豆,有些納悶兒的問道。

「不是學業輕鬆,打去年入冬以來。美國這邊流感爆發,而且多是老人和孩子易得,現在有加重的趨勢,她們學校就安排提前放學了。」劉雲海笑著解釋道。「昨天學校給發了通知書,我還簽字呢,一轉身兒就給忘了。」

說起來美國大規模的爆發流感,也是上了新聞的。只是那段時間正趕上劉雲軒出事兒,新聞上好多對劉雲軒身體狀況的猜測。大家懶得看才沒有去注意。

而且自己牧場中的這些人身體都好好的,可是沒有一個人感染流感病毒。

「,這完全可以說是全美爆發了埃」胖子點開了平板電腦。搜索了一下關於這些流感的新聞后說道。

「這是美國十年來最嚴重的流感疫情啊,五十個州,有四十七個州爆發。」胖子看著搜索到的新聞說道。

「哎,咱們今年也不太好過埃」卑翊在後邊走了過來,聽到劉雲海的話也是嘆了口氣說道。「咱們國內也不老消停的,今年禽流感又大規模爆發。咱們的活禽銷售受到了一些影響。

後山上的養雞場如今也是擴大了規模,也是一項穩定的收入來源。這年啊節啊的需求量就會大增。

可是今年這段時間這禽流感又出了新的變種了。大家不說談雞色變也差不多,飯店中帶雞肉的菜肴大家基本上都不點了。而田園公司養雞場中的大公雞們也是銷量大降。

「不僅僅是咱們,印度的豬流感、柬埔寨的禽流感、墨西哥的禽流感、巴西登革熱、以色列流感、尚比亞霍亂、波蘭流感,好傢夥,這麼老多地方爆發的。」胖子又搜索了一下后大聲的說道。

「我看後邊的介紹了,基本上每年這些流感、瘟疫啥的,都得來一輪啊,有大有小,再過幾年,還不得整出生化危機現實版,搞出點g病毒啥的埃」

「確實,最近這幾年的病毒都太厲害了。」王明華點了點頭說道,「sars、禽流感、流感,再過幾年還不定出啥病毒呢,對了,前段時間不還報道過啥超級細菌么,說是得了這個病菌的,沒個治。」

「這也是一個無解的循環。」卑翊笑著說道,「病毒的進化速度可是比新葯研發的速度快得多。」

「青霉素、鏈黴素、氯黴素……,每一種新型抗生素研發出來后,都會造福很多的人,使人們戰勝疾病,遠離死亡的危險。」卑翊看著大家又繼續說道。

「可是隨著抗生素的大量普及,這些病毒也是一代代的變異著,就拿這幾年的禽流感來說吧,一年一個樣,一年一個變種。最可怕的,它還往人的身上傳播。」

「老寧的一個朋友接過一單案子,一個抗生素藥廠邊上村子的人以前生活得很好,可是要麼不得病,得病就是不治之症。」

「原因就是這個藥廠在生產環節上把控的不嚴,一些藥物散發到周邊的空氣中或是被排放到附近的河流中。周圍的人們日常的飲用水和空氣中抗生素的含量都超標。」

「這可不是好事兒,因為只要他們得病,現有的醫療手段,已經無法為他們消炎殺滅病菌,也就是所謂的『超級病菌』,它的耐藥性太強了。」

「這還真是無解的循環了。」王明華點頭說道,「與其說是咱們現在醫學水平的提高,還不如說是追著病毒在跑。這就是一場人類進化的馬拉松啊,如果人類在這場馬拉松中被落下,等待人類的將是一個大大的災難埃」

「要我說還是咱們華夏的中醫好,沒有那麼多抗生素啥的,這可都是純天然的綠色食品呢。」湊過來聽了一會兒的胖子插言說道。

「中醫與西醫之爭也是持續了多少年了。」王明華笑著說道,「只是中醫講究個傳承,講究個經驗的累積,傳承的少了,新人培養的力度還不夠,就造成了現在這種現象。」

「即使是咱們國內的一些中醫院,名副其實的中醫大夫又有多少?現在的那些老中醫可是很少見了。」

中醫是很神奇的,雖然很多東西沒法讓人們直觀的感受到。比如同一張藥方,通過調整藥物的配伍,就能治療不同的病症,還有穴位、針灸、正骨、刮痧……。但是這需要一個大前提,你得是一位經驗豐富的中醫。

「希望老爺子們能快些找到一位名醫吧,這已經是咱們最後的一點兒希望了。」李明哲嘆了口氣說道。現在美國這邊邀請過來的醫生也有很多了,可都不是隨便找的,都是很有名氣的,不過他們過來后,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

關心劉雲軒的又何止在場的這些人,遠在華夏的李老和王老爺子也都很關心。基本上每天都要打個電話過來詢問一下劉雲軒最新的情況。兩位老人也是希望劉雲軒能快些的好起來。

而且他們也沒有閑著,拿著劉雲軒的病歷遍尋名醫呢,到時候哪位名醫要是有一定的信心能夠治療劉雲軒,就會安排到這邊來。

不過這又哪裡是那麼好找的。劉雲軒的情況太特殊,他們也沒有見過,也是沒有個具體的論斷。除非是在到了最後危急的時候,可能會讓他們試試。說得不好聽一些,那時候也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雲海啊,最近多陪陪嬸子,昨天我跟他說話的時候他都有些精神恍惚的。」王明華擔憂的說道。

劉雲軒的狀況變壞,劉母的身體也跟著變壞,憂思也成疾,劉母始終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她現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很是消瘦的劉雲軒真是自己的兒子。

這兩個多月她都是在恍惚中度過,昨天王明華陪著說了半天的話,可也都是王明華一個人在說,劉母沒有多少的互動。而且就是說話也是前言不搭后語的。

「現在一個是我媽,一個是我嫂子,我都是讓人二十四小時的跟著呢。」劉雲海苦笑著說道,「我聽雪萊說了,我嫂子最近的狀態也不咋好,每天晚上的時候也是偷偷的哭。」

現在雪萊晚上也是住到劉雲軒和蜜雪兒的室中,就是為了方便照顧蜜雪兒。其實何止是這倆人,家裡的人現在就沒有一個反應正常的。想知道《田園牧撤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