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五七三章接連出招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出來,然後再繼續吃,這樣反覆的循環著。 蜜雪兒的這種狀況很不正常,嘔吐反應一般都是在懷孕初期,現在已經過了那個階段,就是醫生們檢查也沒檢查出什麼問題。一切的生理指標都是正常的。 「醫生...

? 華夏有句話是用來形容一個人比較倒霉的,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出自馮夢龍的《醒世恆言》。

劉雲軒他們就遇到了這樣的狀況。

第一個麻煩,就是醫生預料的不良後果出現了。這兩天經過逐漸的減少麻醉藥物,對劉雲軒進行喚醒治療。他醒是醒了,可是對於外界的刺激沒有任何的自發反應。

即使是用手電筒照射劉雲軒那偶爾睜開的眼睛,他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應,大小便也是處於失禁的狀態。

要不是他的腦電波一如以前一樣的活躍,醫生們都可能會判定他植物人了。現在醫生們也是沒有任何的措施,完全的搞不清現在的狀況,給出的建議,就是讓大家多多的跟劉雲軒聊天,沒準哪句話刺激到劉雲軒就能將他喚醒。

劉雲軒現在這樣的狀況,可是讓所有人都沒了笑模樣。

第二個麻煩,就是那些肉製品公司終於開始行動了。他們的做法沒有出乎劉雲軒他們當初的預計,一是投入大量的優質牛肉,衝擊市場,搶佔份額,二是只要劉雲軒肉製品廠附近的牧場肉牛全部拒絕收購。

最近的肉價波動很大,收購價格卻不降反漲。為了以後對這些大型肉製品公司做出反擊,劉雲軒他們現在每收購一頭肉牛都是賠錢的。現在就是賠錢拉攏跟這些小牧場主的關係,為將來做準備。

這些大型肉製品公司的做法簡單、粗暴,效果卻很好,可是讓李明哲最近忙的暈頭轉向的。

那些肥料公司也不消停,全線產品都是降價銷售。跟肉製品公司的想法一樣,咱就是跟你賠本血拚。他們這樣的聯合行動,要說裡邊沒啥貓膩兒,鬼都不信。

這些還都是次要的,頂多是在金錢上有些損失,而且大家也有後續的準備。現在大家最擔心的。就是劉雲軒和蜜雪兒的身體狀況。

得知了劉雲軒的詳細情況后,蜜雪兒整個人都快崩潰了。一點兒的食慾都沒有,可是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著想,每天都努力的吃。可是過不久就會吐出來,然後再繼續吃,這樣反覆的循環著。

蜜雪兒的這種狀況很不正常,嘔吐反應一般都是在懷孕初期,現在已經過了那個階段,就是醫生們檢查也沒檢查出什麼問題。一切的生理指標都是正常的。

「醫生,真的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么?」又隔了幾天後劉雲海再次向醫生詢問道,現在他的心情說是煎熬也不為過。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靠著病人自身的慢慢恢復。」醫生嘆了口氣說道,「應該還是當初對腦組織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損傷。不過根據安迪先生現在的狀況看,恢復的幾率還是很大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醫生,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將哥哥帶回家裡。讓他在熟悉的環境中,會不會效果能更好一些?」劉雲海想了一下后問道。

電視中經常會有這樣的情節。某某失憶后,帶著回到熟悉的地方就有很大的機會好轉起來。

「可以試一下,如果有什麼特殊的情況,可以直接聯繫我們。」醫生點頭說道。原本他們還想著偷偷的收集一些數據,對劉雲軒這種異常的情況做下研究。可是病人家屬提出來了,而且這樣確實對病人的恢復有一定的好處。自己就不能阻攔了。

人家是有錢人,相應的護理人員和醫療人員都不會缺,劉雲軒現在的狀況呆在醫院和呆在家中沒啥區別。

「雲海,那些人又有後續的手段了,一會兒我把文件給你傳過去。」劉雲海剛從醫生的辦公室出來就接到了查理的電話。

現在的情況也沒有時間用來客套。劉雲海掛斷查理的電話后就來到了醫院中自己的臨時辦公室。

查理給他傳過來的文件,都是今天剛發生的事情。

首先是一些媒體對劉雲軒現在身體狀況的猜測文章,這些天已經看得夠多了,每天的內容都差不多,都是質疑田園公司發布的關於劉雲軒身體狀況的聲明。

而後邊的就是一些視頻文件,劉雲海打開看了一會兒后,用力的錘了一下桌子。視頻中播放的不是別的,都是各種動物保護人士團體的抗議活動。

而活動的地點就是自家的牧場和肉製品公司還有奶粉廠和餐廳。有人抗議不應該宰殺肉牛,認為這是殘忍的。有人質疑劉雲軒牧場中飼養的那些朗德鵝也是通過填食餵養的,只是大家不知道。

更是有一些人抗議奶牛的飼養,他們的理由是奶牛的奶本來就應該給小牛喝,人類不應該去搶奪可憐的小牛的食物。

這些還是差一些的,讓劉雲海頭疼的是有個極端組織。他們的標語寫著「食肉既是謀殺」,他們可不僅僅是像別的組織那樣舉舉牌子,喊兩句口號就完事。他們還會做出攻擊行為。

向著牧場往外開出的運輸車輛丟一些石塊兒什麼的,如果保衛人員要是想去抓他們,就會有別的人幫著阻攔,協助逃跑。

劉雲海知道,這些事情就是像查理說的那樣,都是那些人聯合搞出來的。他們為了對付田園公司,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康尼大哥,一會兒你安排一下,讓咱們的護衛人員在醫院門口隔出來一塊區域,留出來他們能夠拍照的地方就夠了,一會我們推著大哥乘車回家。」劉雲海琢磨了一會兒后將康尼喊過來說道。

反正劉雲軒現在除了沒有任何的反應,看起來與正常人無異,到時候用輪椅推著,讓那些蹲守的記者們看一看,也能讓他們消停點兒。

康尼去安排,劉雲海又將自己的想法跟著大家說了一下,劉母倒是巴不得的呢。她也是覺得將兒子接到家中照顧起來也方便一些,對兒子和兒媳婦的身體也好一些。

「芳芳啊,一會兒出去的時候,爸爸抱著你啊,你就怕在爸爸的懷裡,千萬別哭鼻子讓記者們給拍到哦。」劉雲海又蹲在自己的閨女面前商量的說道。

這幾天小芳芳看著劉雲軒的樣子經常的就會哭一通。她覺得大大成了村子里小孩子們經常談論的「傻子」了,自己跟大大說話大大都不理。自己想想就傷心。

「爸爸,大大都不會自己吃東西了,也不跟芳芳說話,大大會好起來么?」芳芳說著眼淚又蓄滿了眼窩兒。

「你大大會好起來的,現在咱們回家去,你大大會好的更快,到時候你沒事就給大大講一些以前帶你玩兒的事情。」劉雲海也是強忍著心痛的說道。

自己的閨女最近可是懂事兒了很多,都會照顧人了,會經常的幫著劉雲軒擦臉,也會拿著故事書讀給劉雲軒聽。

臨離開之前,劉雲海又來到了醫生的辦公室。

「我知道,這間醫院中仍然有人將我哥哥的一些情況透露給外邊,你不用著急否認,也許是醫生,也許是護士,我現在不去追究。」劉雲海對著醫生說道。

「但我希望到此為止,還請你幫我通知一下他們,如果我哥哥的詳細情況透露出去后,就等著我們的報復吧。」

劉雲海說完以後也沒管醫生的反應,直接的轉身離開。

誰都不是傻子,那些人動手的時間,和新聞中一些貼近實際情況的猜測,這些一聯繫起來,肯定是有人將這邊的一些情況透露了出去。

雖然這些人對於自己的哥哥也算是有救命之恩,但這些不能成為他們的依仗,他不想自己哥哥成為這些人對公司的攻擊手段。

當大家來到醫院門前的時候,等候在這裡的記者們的照相機就的閃了起來。好在大家都是早有準備,讓這些人沒法從表情上分辨出劉雲軒的身體狀況。

而幾名記者就想著從芳芳的表情判斷,畢竟孩子嘛還是不怎麼善於偽裝的。可是他們失望了,小芳芳乖乖聽話的伏在劉雲海的懷中,讓人根本看不到,就像困了、累了,正在休息一樣。

現在這些記者們也是有些疑惑,不知道劉雲軒的身體狀況具體怎麼樣,是否如前幾天傳說的那樣。

不過通過剛才的照片看著跟好人沒啥區別,估計就是行動不方便,這才坐著輪椅。

其實,原本劉雲軒的身體狀況,經過最初的報道后,不應該再引起這樣的關注。奈何背後的推手太多。

而且給這些人的任務也簡單,根據自己所見、所知,正常的猜測就可以了,不用過多的進行負面報道。

對於當初劉雲軒大戰媒體的事情大家也是心有餘悸,很怕自己的言詞有失偏頗讓劉雲軒再給抓到痛腳。

這也是為什麼劉雲海要採取這樣的辦法堵這些記者們的嘴,他也不想用劉雲軒當擋箭牌。可人家都是正常的猜測,你就是給報社發律師信都沒用。未完待續……

PS: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