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五六九章天塌了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去了。 老闆要是真的有了什麼意外,自己這些人都是有責任的。 「大衛,安迪情況怎麼樣?危險么?大家有什麼能夠幫得上忙的么?」這時候傑爾鎮長和老湯姆兩人也是趕了過來關心的問道。 兩...

水龍捲倒塌后也是風收雨歇,蜜雪兒牧場中的大衛趕忙的組織人員開車趕往田園牧場中查看狀況。

三個牧場本來就挨著,如果是從公路上趕往田園牧場還慢一些,從蜜雪兒牧場里直接穿行過去可是很近。

因為現在三個牧場已經都打通了,必要的路也修好了,開車也就十多分鐘的距離。不過他們也是耗費了雙倍的時間才趕到,雖然「魚雨」主要是下在另一邊,這邊的路上零零散散的也是有一些大魚橫躺在路面上,無辜的張著嘴。

大衛他們趕到田園牧場的時候根本就不用詢問,就看到原先湖泊的位置上已經聚集了滿滿的一大圈兒人,有牧場中的牛仔,有保衛,更多的是抗著長槍短炮的記者。

大衛連忙扒開身前的人趕到湖邊查看,等到看清楚后,才算是稍稍的放下了心。

與他猜測的一樣,自己的老闆真的在這裡。現在這個湖泊屬於半干狀態,即使水龍捲消失后倒灌回來的湖水也不是很多,僅僅是將湖的三分之一多一些填滿。

而自己的老闆現在正趴在大烏龜的身上,因為距離的太遠,再加上底部的光線不是很好,這還是借著周圍記者們的照明設備隱約的看清,牧場中的安保人員也是有幾名正在順著繩子往下去。

大衛皺眉看著周圍的記者們,拉過來這邊的保安隊長問道,「這些新聞頻道現在都是現場直播么?」

「是的,我們當初也試著阻止過,不過效果不大,擋住了地面上的。擋不住天上的。」保安隊長抬手指了指天上正盤旋拍攝的幾架電視台的直升機說道。

「牧場中的人不接受任何的採訪,然後組織剩餘的人員趕快清常」大衛又接著說道,「給他們提個醒,天上的飛機要是堅持不離開,我們就向他們開火。」

他很氣憤,知道這些新聞記者們不顧阻攔的闖進來為的是什麼。都想著在自己老闆的安危上做文章。估計現在水龍捲的事情都被他們拋在了腦後。

他能在這邊一直工作,可不僅僅是為了那不菲的薪水。更主要的也是對劉雲軒的一種回報。

自己剛剛從部隊退役,經過了戰爭的洗禮,情緒很不穩定,這一點他自己很清楚。借著自己在部隊的優異表現,也可以在相關的政府部門謀一份不錯的差事,不過自己還是聽從了父親的勸說來到了這裡。

真正的加入這裡以後,牧場祥和的環境也是感染著他,讓他用了最短的時間適應了正常的生活。他還借著機會邀請了一些自己的戰友過來。他知道,這邊的生活,薪水不論,對大家都有好處。

如今自己的老闆生死未卜,這些記者們估計都想好了新聞的措辭,都想在自己老闆的身上做文章,自己又如何能答應,又如何不憤怒。

有了這邊安保部門最高管理人員的命令。邊上等候已久的保安們也是行動起來,開始驅趕那些記者們。

記者們哪裡是那麼聽話的存在。任憑保安們如何驅趕就是不肯離開。

大衛一看這樣不行,拿出自己的配槍,向著天空開了幾槍,可是給這些記者們嚇的不輕。

「這裡是私人的領土,如果你們再不離開,我們將訴諸武力解決。」大衛看著眼前的記者面無表情的說道。「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我也不怕你們報道出去,記住我下邊說的話。」

「任何非牧場工作人員,還有天上的飛機,請你們馬上離開。我的老闆正等待救援,即使我要負上法律的責任,也在所不惜。」

「所有的安保人員,拔槍。」

大衛不是開玩笑的,他是要動真格的。上過戰場的人本身就帶著殺氣,如今也是再次的顯露出來。

這一下,不僅僅是那些新聞記者們,就連住在附近趕過來想看看情況的棕泉鎮的鎮民們,也都是不自覺的向後退去。

不過也有那不怕死的記者,一直嚷嚷著什麼言論自由,記者有如實報道的權利等等。大衛哪裡管他,直接對著他的腳下開了兩槍,然後平舉瞄準他的胸口,他也只能乖乖的隨著別的人離開。

「大衛,你們趕緊組織救援,我們負責控制好外圍。」這時候趕過來的馬丁開口說道。

看到大衛開槍,他也是嚇了一跳。雖然他也很擔心劉雲軒的安危,不過現在時候不對,無論在哪裡,軍人都是以服從命令為第一行動準則,牧場中的這些保衛人員可是有好多的退伍軍人,他們是真的敢開槍。

「康尼主管,我們已經找到了老闆,現在情況不明,正在實施救援工作。」清場完畢后,大衛又撥通了康尼的電話,言簡意賅的說道。

「我們現在正在飛機上,蜜雪兒夫人給你授權動用任何的手段,一定要保證老闆的安全。」康尼沉聲說道。

說起來,過來田園牧場的這段時間,康尼已經給大衛打了好幾個電話,詢問情況了,看看是否有人員受傷。

這麼大的事情,上了各個台的實時新聞,安迪牧場中的人又怎麼會看不到。可是無論他們怎麼撥打任何人的電話,都是撥打不通,也只能心中焦急的看著電視中的直播。

也是通過電視節目獲悉,那邊的情況很複雜,離得近了電子設備就會失靈,在加上那邊惡劣的天氣,也無法制定飛行計劃。

誰成想,看到最後,竟然看到了劉雲軒好像就是在事故現場,而且還是重傷昏迷的樣子。邊上的劉母和蜜雪兒一下子就昏了過去。在她們的心中,劉雲軒就是家裡的頂樑柱,是天一樣的存在。

現在劉雲軒出了事情,那天可是塌了。

經過了緊急的搶救,兩人總算是蘇醒了過來,不過大家更擔心了,就一起都坐著飛機趕往蜜雪兒牧場這邊。劉雲軒可是牽動著所有人的心。

這時候下去的人員也是通過對講機,將下邊的情況彙報了上來,很不好。

劉雲軒煽誆患破涫,現在已經應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下來的人有上過戰場的,會一些簡單的急救知識,經過粗略的檢查后,得出的結果更糟心。

這些小傷口還是次要的,畢竟已經不再流血,最麻煩的是劉雲軒的身上有多處骨折,不知道是否有傷及到內臟。

現在這邊又沒有急救用的擔架,而且從這麼深的湖底如何將劉雲軒弄上去也是一個問題。上方的葫蘆腰部可是橫在那裡,劉雲軒現在的身體可是經不起折騰了。

「傑克,你馬上聯繫花旗銀行方面,讓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派遣過來最專業的救援人員,聯繫好醫院。」大衛沉吟了一會兒后對著傑克吩咐道。

傑克也是看到這邊的狀況后就趕忙開車過來的,不過現在的他可是有些六神無主的,遠沒有大衛這麼沉穩鎮定。

得到大衛的提醒,他才想起來,自己的老闆可是黑卡的持有人,黑卡可是能將好多的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存在,自己這還是在花旗銀行工作過的人呢,這都沒想起來,真是該死。

看到傑克去聯繫,大衛再次關注起湖底的狀況來。他最擔心的就是大烏龜不耐煩了,自己到處亂跑,再把自己的老闆給拋下來。

還好,大烏龜一直都很乖的浮在水面上,並沒有任何不耐煩的表情,不過就是有,估計大傢伙也是看不出來。也真是感謝大烏龜了,要不然自己的老闆可就不用再等待救援了,直接就屍沉湖底了。

「大衛主管,這裡的湖水一直都在緩慢的上升,您可以先準備擔架和固定裝置,如果救援人員來不及的話,我們也能把老闆弄上去。」底下的人員彙報道。

剛才下來的時候,也只顧著觀看老闆的情況,根本都沒有注意到湖水的水位情況,還以為就這樣了呢,畢竟剛才一路過來,牧場中好多的地方可都是積水。

現在自己的老闆只能等待救援,大家才發現,距離葫蘆腰突出來的地方越來越近。只要過了哪裡,大家小心著點兒,就能將老闆給弄上去了。

老闆要是真的有了什麼意外,自己這些人都是有責任的。

「大衛,安迪情況怎麼樣?危險么?大家有什麼能夠幫得上忙的么?」這時候傑爾鎮長和老湯姆兩人也是趕了過來關心的問道。

兩人一個是鎮長,一個是大衛的父親,外邊的保衛人員也沒有阻攔,知道他們跟老闆的關係都很好,就是知道了現在的詳細情況也不會出去亂說。

「情況不是很好,老闆身上多處骨折,昏迷未醒,正在等待救援人員到來。」大衛嘆了口氣說道,「不過暫時來看,沒有生命危險。」

兩人聽了后心就是一沉,活了這麼久,當然知道這種傷勢有多重,這還是簡單的檢查,並沒有到醫院去做詳細的檢查呢。

「大衛,你也不用跟著擔心,安迪是個好人,上帝會保佑他的。」傑爾鎮長拍了拍大衛的肩膀勸慰的說道。

他也是知道了大衛開槍的事情,當時的場面可是經過了媒體的直播,直接呈現在全國人民的面前,也是一個麻煩。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