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四四四章這個惡人我來當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有的人是故意的,有的人是被迫的。不辦不行,隨禮的錢一年花的太多了。」 「叔這些年的禮錢都跟著隨出去不少,給信兒了咱就得去埃前些年的時候可是啥樣的事兒都有,老房子裡邊刷一遍漿,這就裝修燎鍋底兒了...

「要是沒睡醒就多懶一會兒床吧。」第二天早起的時候,劉雲軒看著睡眼惺忪的蜜雪兒說道。

因為現在正在搞建設,還要趕工期,以往寧靜的靠山村早早的就喧囂起來。

「沒事兒,醒都醒了。」蜜雪兒躺在床上撒嬌的說道,「早晨我要吃雞蛋餅,快去給我做。」

「你個小饞貓,也不怕把自己吃胖了。」劉雲軒寵溺的點著蜜雪兒的鼻子尖兒說道。最近這段時間蜜雪兒可是比以前懶了好多,每天早晨都要懶一會兒床,也變得更饞嘴了。

「我就要吃,我還要吃那種有特殊香味的脆脆的咸黃瓜,還要喝小米粥。」蜜雪兒仍舊撒嬌的說道。

「遵命,老婆大人,想吃啥,咱就弄啥。」劉雲軒在蜜雪兒光潔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說道。別的都好弄,這咸黃瓜得到村裡踅摸踅摸。

「軒子啊,快弄早飯去,吃完了我好上班去。」王明遠起得倒是早,慢跑了一圈后看到劉雲軒正要出門,毫不客氣的說道。

「真是欠了你的。」劉雲軒沒好氣的說道,「等著,我去找點菜去,家裡現在可是啥都沒有呢。」

家裡一直沒有人住,又是臨時的房子,也就沒備啥菜,昨天的晚飯還是天來叔提前準備好的。

村裡人起的倒是比較早,大棚蔬菜都要採摘裝車,現在都是忙活完了趕回來吃早飯,看到劉雲軒正東家竄西家的踅摸食材都是熱情的挽留,讓他喊人過來一起吃。

要是以前劉雲軒也就應了,可現在不中,都是活動房。農村裡零東馬西的傢伙事也多,地方都不富餘,而且今天還有蜜雪兒欽點的菜式。

這一圈兒下來也是收穫頗豐。不僅僅早餐的食材划拉齊了。還在天來叔家裡發現一個大南瓜,這放到小米粥里可是更加的香甜可口。

「劉哥。這是掃蕩回來啦。」正在刷牙的卑翊看到劉雲軒的樣子好笑的說道。

可不么,小米和麵粉兩個袋子系好了搭在肩上。左手的盆子里裝的是雞蛋,一個大南瓜再夾在腋下,這形象還真是挺可樂的。

「哼,你們就跟著蜜雪兒享福吧,我可是好久都沒有親自做過早餐了。」劉雲軒氣呼呼的說道。這一個二個的都是大爺,要不是自己的親親老婆想吃的,自己才不會給他們弄呢。

劉雲軒的動作很快。蛋香濃郁的雞蛋餅、用香油拌好的醬缸腌黃瓜,煮的那一鍋南瓜小米粥都差點不夠吃。

今天的早餐是蜜雪兒點的單,都是她想吃的,她也是吃的最多的。將最後一碗粥喝下后,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意思。

「好了,今天你就在家歇歇吧,我跟卑翊在村子里轉轉去。」劉雲軒對著吃完早餐又懶到床上的蜜雪兒說道。估計是這兩天的長途旅行真的把她累壞了,到現在還沒緩過來乏。

「劉哥,這邊弄的挺快啊,這都封頂了埃」跟著劉雲軒來到施工現場后卑翊感慨的說道。

「明華大哥為了不耽誤工期。給這邊安排了不少人,備的料也足。」劉雲軒笑著說道。這是王明華公司新發展方向的樣板工程,又是劉雲軒的家鄉。他可是很用心的。

「雲軒啊,過來啦。」這時候劉天來也來到了這邊。他也是每天都要過來看一圈兒,眼瞅著這小樓一棟棟的建起來,他的心中也是很有成就感。

「天來書,問你個事兒,咱們村兒里這隨禮的風咋樣?」劉雲軒拉著劉天來來到一邊問道。

剛才他過來的時候就聽到村裡人閑聊說哪個村誰家的這半年的時間都辦了三次事情了,聽說年根底下還要給老娘辦壽。

以前的時候劉雲軒也是知道東北這邊經常會辦點事情叫叫來往,可是沒想到現在的風氣已經這個樣子了,半年辦了三次都還嫌不夠。還要再辦。他不知道自己的村子里是不是也這樣,這可是要不得的。

「哎。咱們村裡的還好些,這些年都是正常的婚喪嫁娶。」劉天來嘆了口氣說道。「別的村就差些了,這些年也不知道這鼓邪風啥時候刮起來了。」

「有點兒事兒就操辦一下,有的人是故意的,有的人是被迫的。不辦不行,隨禮的錢一年花的太多了。」

「叔這些年的禮錢都跟著隨出去不少,給信兒了咱就得去埃前些年的時候可是啥樣的事兒都有,老房子裡邊刷一遍漿,這就裝修燎鍋底兒了。」

「天來叔,別的村咱們管不著,咱們自己村兒里可是得看住了,這樣的事情可別在咱們村裡發生。」劉雲軒有些擔憂的說道。

這辦事情也是一條來錢的道兒,沒準兒就有誰打起這樣致富的主意。現在的靠山村可不是以前的靠山村了,這是跟著棕泉鎮合作的友好鄉村。看來以後也得跟王明遠提個醒,這樣的風氣得殺一殺。

「嘿嘿,咱們村兒我看哪家敢辦這操蛋的事兒。」劉天來笑著說道,「現在家家都有錢了,侍弄好大棚就夠賺的了,誰動這歪心思,大夥都得戳他脊梁骨。」

「前倆月兜里有錢的後生,竟然開始耍錢了,讓我把他們桌子都給掀了。好傢夥,那桌子上得有個十好幾萬。」

劉雲軒聽的很欣慰,天來叔還真是好樣的。有時候這人有錢了,還真不一定是啥好事兒。腰粗了,沒準就有別的想法,要是沾上了黃賭毒這人可就廢了。

小賭怡情,這可以,要不沒點彩頭玩兒的也沒意思,可要是大賭這可就不行了,要是真的沉進去,賭債纏身,沒準就走上犯罪的道路。

「這樣吧,天來叔,我給你個建議你合計合計。」劉雲軒想了一下說道,「如果村裡的後生沾上這些歪門邪道的,我們公司將會取消與他家的合作。時間的長短根據他們的表現,最少是一年的合作期沒有了。」

「雲軒啊,這樣是不是有些重了啊?」劉天來有些擔憂的說道,他現在倒是有些後悔了,不該跟劉雲軒說這些事兒。

這要是取消一年的合作期,可是得虧不少的錢呢。

「天來叔,其實我認為這都是輕的。」劉雲軒搖了搖頭說道,「人都說亂世用重典,這太平盛世的,也馬虎不得啊,這個惡人我來當。」

「不直接把他們的歪心思殺住,讓他們有了僥倖的心理,真出了大事兒,哭都沒地方哭去。以後誰家要是錢不湊手了,就讓他們打借條上公司里支去,三五十萬的我還借的起。」

劉雲軒這也不是危言聳聽,誰都想享受,都嚮往外邊的花花世界,可是在這紙醉金迷的日子裡也是最容易迷失的。

而且現在靠山村這邊也有好多的別的村子的務工人員,備不住就有一些不良嗜好的。

「成,等回去我就拿喇叭喊去。」劉天來合計了一下也確實如劉雲軒所說的那樣。村裡的風氣是好的,可也不是沒有那好吃懶做的人。

劉天來說完也是呆不住了,他要回去合計合計這個事兒咋跟村兒里說。

「劉哥,咱們這樣做會不會讓鄉親們有啥怨言啊?」等劉天來走後卑翊有些擔憂的問道。他怕有些鄉親們理解不了,

「有怨言也就有吧。」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苦巴巴的一輩子了,好不容易過上好日子了,別福沒享幾天再蹲八離子去。」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兒,總得有人去當惡人,感懷於鄉親們的恩情,不忍見他們將來傷心落淚,劉雲軒不介意去當這個惡人。

再一個就是靠山村現在已經在上層那邊掛上了號,好嘛過段時間一打聽,都是耍錢兒喝大酒的,就不像話了。

好歹也是跟著棕泉鎮有著友好的關係,將來兩邊也會有些合作,到時候人家回去了一說也不好聽。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