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三七七章定平縣的關鍵問題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這種水草能頑強的活在這種水質中,看來也是有著得天獨厚的能力,沒準它們就能凈化水質。當眾人來到近前的時候,就發現這裡的水質確實比旁的地方稍好一些,最起碼能往下看個二十來厘米的深度。「其實以...

有了早晨的小插曲,梁樹鬱悶了不少,也沒辦法,一位是自己的爺爺,惹不起,一位是自己的妻子,同樣惹不起。

還有兩位幸災樂禍的損友,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軒子啊,估計今天縣裡和鎮里都得來人,你到時候合計合計,幫咱們這邊指點指點。」吃完飯後,梁樹對著劉雲軒鄭重的說道。

此行回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劉雲軒能否通過他的神奇手段,幫著村裡、鎮里、縣裡的群眾們找到一條能讓生活更美好的出路。

是的,梁樹的心裡已經把劉雲軒的能力奉為神奇,經歷過恐怖份子事件的他和侯星宇憑著敏銳的感覺都知道劉雲軒肯定有一些非凡的能力。

不過他們也不想去探究,這不是他們該考慮的問題。那次跟劉雲軒提出讓他給幫幫忙,看看能不能讓鄉親們致富,也是兩人討論后的結果。

他們能力有限不能幫著鄉親們過上好日子,這劉雲軒就成了他們唯一的指望。

「梁樹大哥,我想問一下,為什麼你們這邊的沼澤沒有多少候鳥飛來呢?照說這要是鳥多了,也能發展一下旅遊業啊?」劉雲軒也是將昨天聽到羅縣長介紹的情況產生的疑問問了出來。

「哎,實不相瞞,這都是以前造的孽埃」梁樹嘆了口氣說道,「我小的時候那片沼澤地里的鳥還挺多呢,還有魚啥的。」

「就因為這個,人們也是窮急了,往沼澤里投藥、電擊,捕魚、逮鳥。當時是賺了幾年錢。可沼澤也荒廢了。」

「現如今根本就沒啥候鳥往咱這飛了,就是魚,裡邊也沒啥了。跟人家那保護區的沼澤地相比。咱這連臭水溝都比不上。」

劉雲軒沒想到竟然是這個情況,他也是表示理解。土地貧瘠,這樣做確實是非常快的來錢道兒,可也毀了後代們的福分。

要不然守著一個大沼澤,好好的開發利用起來,大家的生活都會富裕起來。

「羅縣長、梁二叔,你們一起過來了埃」劉雲軒向著正從院子外進來的兩人說道。

「劉總,昨天晚上休息的還好吧。今天您想去哪裡看看,我都陪著您去。有啥需要我們配合的,我們一定全力配合。」

打了招呼后,羅縣長就著急的說道,看來他也是真愁埃

「羅縣長,今天我們也不用去別的地方了,咱們就去那塊沼澤看看吧。」劉雲軒笑著說道,制約著這裡的根本問題就是那塊沼澤,如果那裡能解決了,就好辦了。

羅縣長有些猶豫,這些年有好多的大老闆都打算開發下那片沼澤。可是過去看了后都是搖頭走了。

投資太大了,完全看不到利潤不說,還得搭進去好多錢。不過現在劉雲軒是大老闆。還得以他的意見為準。

好在羅縣長今天下令,其餘的鄉鎮幹部啥的都在自己的地盤呆著,要是過去了,就安排接待,要不然弄的一幫人添亂。

「羅縣長啊,這哪裡還是沼澤啊,都快成臭水坑了。」劉雲軒看著眼前一片黑色的水說道。

不僅水是黑色的,還有隱隱的臭味兒傳來,估計是水下的腐殖物質太多了。還不時的往上冒著氣泡兒。

沼澤地上也沒啥綠色植物,鳥就更不用提了。偶爾有幾隻老鴰飛過去就算增添活氣兒了。

「二叔,我記得前兩年還沒這樣啊?」梁樹看著梁二叔疑惑的問道。他記得那次回來成親的時候這邊的情況可沒有現在這麼差埃

「哎。去年的時候縣上有個皮革廠,經常偷偷的把廢水往這排,後來被大家發現了,給告到了縣上,這才停了下來。」梁二叔無奈的說道

羅縣長也是有些尷尬,因為靠近山林,有很多的皮子,當初那個人就是直接找上門來要投資建皮革廠,可是給他樂壞了,不僅給了很優惠的政策,還很是幫著宣傳了一番。

誰知道這傢伙竟然將皮革廠的廢水偷偷的往沼澤地里排,根本沒有像當初合同上的那樣自己凈化廢水,害得整片沼澤地的情況更糟糕了。

好在亡羊補牢為時不晚,要不然估計現在離得老遠就能聞著臭味兒了。

「梁樹大哥,這裡可是太難搞了。」劉雲軒也是有些撓頭的說道。要是用正常的辦法清理這片沼澤地,沒個三五年,花個幾億的資金,別想清理乾淨。

而這裡耕地面積又太少,根本不適合發展蔬菜種植,即使種上了,農戶們得到的利益也不會很大。

「軒子,真就沒有辦法了么?」梁樹有些不放棄的問道。

「難、難埃」劉雲軒嘆了口氣說道,「這樣吧,咱們能到沼澤地的裡邊看看么?」

「能,咱這邊用著木筏子就能進去。」羅縣長趕忙說道,沒有誰比他更了解這裡的情況,木筏子就是為了來投資的人準備的,只是過來的人越來越少了。

隨著竹篙在沼澤泥里的攪動,氣味兒越發的難聞。裡邊的情況比外圍的稍稍好一些,有那麼幾叢蘆葦,也不知道它們是如何活下來的。

而在前進的過程中,劉雲軒根本就沒有發現有任何的魚類。憑著感知他也是僅僅發現在水下的泥中有些蟲子鑽來鑽去。

看來經過這幾年的時間,這裡的魚類基本是滅絕了。再加上沒有合適的水草和食物,候鳥們也是將這裡遺忘了。

「咦,梁樹大哥,你看看那邊是不是有綠色的水草?」劉雲軒指著一處方向疑惑的問道。

梁樹抬眼望去,只見劉雲軒所指的方向上確實有一些綠色的植物零零散散的分散著,在黝黑的水面上甚是咋眼,不過他對這些也不了解就像梁二叔看去。

「這是目前在這個沼澤地里唯一存活的水草了。」梁二叔說道,「不知道是啥品種,就在沼澤的中間地段兒有一些。」

「走,我們過去看看。」劉雲軒高興的說道。他的目力更好一些,他發現在這種水草的周圍水質要比別處的稍好一些。

這種水草能頑強的活在這種水質中,看來也是有著得天獨厚的能力,沒準它們就能凈化水質。

當眾人來到近前的時候,就發現這裡的水質確實比旁的地方稍好一些,最起碼能往下看個二十來厘米的深度。

「其實以前也有人想培育這些水草,用來凈化沼澤中的水。」羅縣長苦笑著說道,「不過都沒有成功,離開了這塊區域,這些水草很難成活。」

劉雲軒眼睛一亮,看來這些水草確實有凈化水質的能力,別人難培育,自己可不怕啊,自己有著空間水,拔出來泡一泡,那是妥妥的埃

「羅縣長,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試一下。」劉雲軒看著羅縣長說道。「如果真的把這片沼澤盤活了,那麼整個縣裡也都不愁了。」

「不過這個估計是一個非常長的過程,我們公司也不可能一次性投入太多的資金,希望這您能理解。」

「羅縣長,您有什麼儘管說。」劉雲軒看到羅縣長有些欲言又止,笑著說道。

「哎,劉老闆,我這是怕你投的那些錢打水漂埃」羅縣長嘆了口氣說道,「雖然咱們縣裡等人來投資,可也不能坑真心想投資的人。」

「以前好多公司派人來研究這些水草,都花了不少錢,也沒啥用。」

「羅縣長,這您可就想差了,投資就是做生意,誰做生意又是穩賺不賠的。」劉雲軒笑著說道,「既然我看了現場的情況,還決定投資,也是做好了考慮。」

「羅縣長,今天就先這樣,等明天我們公司的團隊過來,再與縣裡詳細的談怎麼樣?」

邊上的卑翊聽著也是不住的點頭,不管這個投資項目將來如何,最起碼這裡的縣長還是不錯的。想必將來過來以後,投資環境也會不錯。

不會盲目的為了吸引投資商的過來,而胡亂的承諾一氣,等著資金到位后又不管不顧,其實現在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沒有。

「劉老闆,您看,您是不是到別的地方再看看,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投資項目?」羅縣長仍然不死心的問道。

經歷的失望太多了,一次次的投資商過來,研究研究再研究,最後都是不了了之,他可是等不起了。

他是真的希望劉雲軒再選擇別的項目搞一搞,那樣多少對縣裡還能有些幫助,他是對改造這個沼澤真的沒啥信心。

「羅縣長,給我們一些信心嘛。」劉雲軒笑著說道,「我們不僅僅會研究培育這些水草,也會著手做一些沼澤清理的工作。」

「這些工作都會同時進行,哪怕我們失敗了,多少對縣裡也是有些好處的。最起碼沼澤的水質多少能好一些。」

羅縣長看到劉雲軒心意已決,也是不好再說什麼,畢竟就是虧了,也是人家的事兒,要是真成了,那就是造福全縣的事兒。

而且人家好歹是以種植有機蔬菜聞名於世的,沒準就興有啥別人沒有的技術能把水草養活嘍。

想通了的羅縣長也是笑逐顏開,一直說,「還是自己膽子小了,沒有劉總有魄力了。」未完待續

ps:臘七臘八凍掉下巴,各位好友們,明天不要忘了喝臘八粥哇!

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