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三七六章玩笑開大了(為好友勤勞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不滿意了。如今看到劉雲軒吃得酣暢淋漓,梁樹一家人都很高興。沒有談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今天晚上唯一的任務就是吃好、喝好。梁爺爺終究是年歲有些大了,陪著大家聊了一會兒就早早的休息去了。經過了最...

晚餐的菜式果然如梁樹所說的那樣,都是應景的菜,除了燉菜就是蘸醬菜,相對於紅燒肉來講,劉雲軒更喜歡吃燉出滋味兒的大鵝。

劉雲軒可沒裝假,大塊肉,大碗酒的喝著,不一會兒他面前的桌子上就擺了一小堆兒的骨頭。

梁家村的陪客們也算是見識到了他的酒量,那是酒到碗空。梁家村喝酒可不講究用杯,都是用平時吃飯的飯碗,這一碗下去可也裝不少的酒呢。

劉雲軒也是發現,自打跟蜜雪兒結婚以後,他這酒量也是見長,要是以前喝這麼多的酒還得憑著功夫做點弊,現在就完全不用了,自然而然的順著汗就出去了。

「劉家娃子,不錯,是咱東北的漢子。」梁爺爺看著劉雲軒饕餮般的吃相,開懷的說道。

能吃能喝就是好漢子,也不知道是從何時流傳下來的,尤其是老輩兒人一直都是這樣,所以梁爺爺才有此一說。

在東北人的老觀念里,主家請吃飯,客人要是吃的少了,那是主家沒招待好,讓客人不滿意了。如今看到劉雲軒吃得酣暢淋漓,梁樹一家人都很高興。

沒有談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今天晚上唯一的任務就是吃好、喝好。

梁爺爺終究是年歲有些大了,陪著大家聊了一會兒就早早的休息去了。經過了最初的不熟悉后,王翠花也是展現出了東北女人的直爽,挨個的給劉雲軒他們敬酒,同樣是一口乾。

有人說東北不僅有「人蔘、貂皮、烏拉草」這三寶,還有第四寶。那就是東北的女人。她們熱情奔放、她們感情真摯、她們直率純真。

王翠花能放棄跟著梁樹隨軍的機會,並不僅僅是因為梁樹的服役部隊比較特殊,最主要的是要在家中照顧四位老人。侍弄家中的田地。

對於這樣可敬的女人,劉雲軒對她也很是尊重。如今像她這樣的人已經很少了。無論在哪裡多的是為了紙醉金迷而不惜出賣身體的人。

回到家中的梁樹,倒是沉默寡言了許多,只是不時的幫著自己的妻子忙這忙那的,他也是覺得自己虧欠了妻子太多。

一餐飯一直吃到晚上十點多,劉雲軒都撐的夠嗆。中午的時候雖然菜式比晚上的好,畢竟有那麼多的省委領導,劉雲軒也有些放不開,那有跟這兒吃飯舒服。

飽餐了一頓的劉雲軒他們也是有點累。洗漱后也是早早的睡去,明天還得看看這邊到底適合搞啥合作項目呢,這可是這次過來最重要的事情。

那成想早晨起床后,就看到梁爺爺拿著樹棍就要抽梁樹,而邊上的梁父、梁母還有王翠花兒都在幫著阻攔著。

「哎喲,老爺子,這大早晨兒的咋動這麼大的肝火啊,要是梁樹大哥惹著您了,我和星宇大哥幫您收拾他,可別把您累著。」劉雲軒趕忙上前勸解道。

他是真有點搞不懂。昨天晚上都好好的,吃飯的時候梁爺爺還誇了梁樹好幾句,這睡醒一覺兒。咋還要教訓上了。

「劉家娃子,你起來的正好,你跟我說說,這個混帳東西是不是在外邊為非作歹了?」看到劉雲軒後梁老爺子抓著他的手問道。

「雲軒啊,你趕緊幫我跟爺爺解釋一下啊,還有老侯你也幫著解釋一下,可不光我一個人這樣埃」邊上的梁樹也是急吼吼的說道。

「我說,你們也得告訴我到底是啥情況埃」劉雲軒苦笑著說道,接著又問向侯星宇。「侯大哥,你知道咋回事兒不?」

侯星宇跟他一樣。也是剛起,同樣是摸不著頭腦。貌似這裡邊還有自己的事情呢。

還是王翠花跟著劉雲軒說了事情的經過,劉雲軒聽后還真有些哭笑不得。

原來當初梁樹和侯星宇從劉雲軒這邊當保鏢賺的錢,全都算是他們個人的收入,梁樹就合計這家中的父母這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的錢,就將美金全都換成了華夏幣,這可是一百多萬呢,跟著他的換洗衣服裝了滿滿的一袋子,打算回來后家裡留一部分,再捐村兒里一部分。

侯星宇也是有樣學樣,都換成了現金裝在了袋子中。

昨天晚上的時候,人多,梁樹將迷彩包直接交給了王翠花,也沒來得及說。本來今天早晨王翠花合計給他洗下換洗的衣服,沒想到打開背包剛拿了兩件衣服出來,裡邊全都是成扎的百元大鈔。

這一下可是給她嚇壞了,三兩摞的她倒是見過,這麼十多摞的真是晃花了眼。

她不知道梁樹為啥會有這麼多的錢,就跟著梁樹打聽,梁樹也是合計逗逗自己的媳婦,就說這是跟侯星宇和劉雲軒他們倆一起搶了銀行。

這本是夫妻間的玩笑話,沒想到正六神無主的王翠花一下當真了,嚇的哭出了聲兒,不免的聲音就大了一些,恰巧被梁爺爺給聽到了。

等進屋后看到一袋子的華夏幣,又看到王翠花哭哭啼啼的,二話不說,到外屋拿著燒火棍就要削梁樹。

梁樹一看著玩笑開大了,想解釋又來不及,挨了兩下后就跑到了外邊,接著就發生了劉雲軒看到的一幕。

劉雲軒聽的倒是挺樂呵,要不說呢這倆人打見面開始就包不離身的。而且梁樹這傢伙平時就愛開個小玩笑,沒想到這下捅了馬蜂窩。

「哎,軒子,星宇,你倒是幫著解釋解釋埃」梁樹看著笑嘻嘻的劉雲軒和侯星宇兩人說道。

「老爺子,消消氣兒,這都是梁樹大哥和星宇大哥在我牧場中工作的時候賺的錢。」劉雲軒看著梁爺爺笑著說道。

「劉家娃子啊,你可不能騙我老頭子啥都不懂,咱也當過兵,哪怕是出任務,哪能給這麼多的津貼埃」梁爺爺仍舊不相信的說道。

劉雲軒又只好將這倆人在自己那邊的實際情況講了一下。昨天的時候因為人多,只是粗略的講了一下,並沒有談及小芳芳她們被恐怖份子劫持的事情。

一是劉雲軒不願提起,二也是不想讓梁樹的家人們知道梁樹現在經常乾的都是啥,免的跟著擔心。

不過現在沒有辦法了,要是不說明白點兒,梁老爺子的燒火棍可不是吃素的。

足足過了半個多小時,劉雲軒都講的有些口乾舌燥的了,才算把事情說透,最後還一直說這個薪水,在美國那邊都算比較低的了,相對於梁樹他們的本事,一點都不高。

「我的爺爺喲,我說了你都不相信,不就是跟小翠兒開個玩笑么,您這還當真了。」等到解釋通后,梁樹一邊揉著胳膊一邊說道。

剛才梁老爺子估計是真氣壞了,一點兒沒留手,梁樹又不敢反抗怕傷著老爺子,著實挨了幾下狠的。

「活該,咱家人沒見過世面,那經得起你這麼瞎搞。」梁爺爺仍舊吹鬍子瞪眼的說道。不過現在氣倒是消了,只要自己的孫子沒幹違法亂紀的事兒就成

「對了,這錢你打算咋處理啊?這也太多了埃」梁爺爺又有些擔心的問道。他看著那一大包的錢也是有些眼暈。

「爺、爸,我打算咱家留一些,再給村兒里捐一些,給村上的小學翻蓋一下。」梁樹鄭重的說道。

這時候可不是嘻皮笑臉的時候,這是正事兒。

「行,這錢都是你賺來的,你自己看著辦就是了。」梁爺爺滿意的點點頭說道。「要是富餘的多了,就給村兒里的路鋪點兒山皮土。」

說完以後梁老爺子燒火棍一扔,背著手走了。

梁樹聽的無語,還自己看著辦呢,那最後一句話是幹啥的。不過他也只能受著,誰讓家裡這老爺子最大。

「嘿嘿,梁樹大哥,這次玩笑開大了吧,不僅嚇著嫂子,自己也吃虧了吧。」劉雲軒看著梁樹笑著說道。

「死開,都不說快點幫我解釋。」梁樹沒好氣的說道,說完又跟著自己的媳婦嘻皮笑臉的說道,「走媳婦,咱回屋洗把臉去。」

小翠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剛才可是真的害怕了,雖然平時不化妝,可這臉上也是哭的髒兮兮的。

「嘿嘿,這小子就是活該,以前的時候老首長就批評過他,說將來犯錯誤也是在他這張嘴上,他還老是嘻皮笑臉的。」侯星宇看著扶著媳婦離開的梁樹笑著說道。

「星宇大哥,你也別著急,這邊忙完了咱們就過去你那邊兒。」劉雲軒笑著說道,「反正李老爺子那邊咱也備了案,估計這次你們的假期能多一些了。」

「是啊,還真得謝謝你。」侯星宇也是感慨的說道,「這次我們領導說了,如果沒啥事兒就讓我們在家裡多呆幾天。」

他們的假期可是真心的不容易,經常會有一些臨時性的任務,有時候剛到家沒呆一兩天就會接到通知趕回去。

不過這次好了,領導說了,盡量的安排別的同志出任務,讓他們先把家中的各項事務處理好,到時候再把劉雲軒給帶回部隊去。劉雲軒公司的那些產品領導們可都是很惦記呢。未完待續

ps:大家莫急,稍後還有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