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二五五章只是一些小麻煩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子里的。如果劉雲軒當時沒有收拾那個小日本兒,等回來自己都得抽他。 梁樹也是直拍大腿,為啥?他恨自己當時為啥沒跟著去,要是去了,不是也能收拾收拾小日本兒了。 他都沒有去想,如果他也跟著來...

中年人聽到劉雲軒的道歉,也是無奈。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自己打開門做生意,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事情。

今天來店裡的客人又比較多,店員都有些忙不過來,自己才過來招呼客人。沒想到買主是大買主,也真是大.麻煩。

不過他對那個日本人也沒什麼好感,本來這邊的氣氛都挺好的,要不是他過來無故的挑釁,哪還會有後邊的事情。

「哥,沒什麼事情吧?」劉雲海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兒的,畢竟他侮辱了我們的民族,這可是種族歧視。」劉雲軒安慰了劉雲海一下后,又看著中年人問道。

「我想您的店裡一定會安裝了攝像頭吧?到時候還希望您能給警方提供一下。」

其實他心裡也多少沒底,這可不是上次老哈里斯的那些極端主義者,而且自己也傷了人,貌似還挺重。

中年人點了點頭,拿出電話,只能是先報警了。

「好吧,剩下的事情就等著警察先生們來了再說吧。」等中年人打完電話后,劉雲軒笑著說道。

「這款l拿一部,那款m9給我來三部,再給我配上適合照人物和風景的鏡頭四套。」

劉雲軒也不知道該選什麼樣的鏡頭好,不過相信這個人不會為了多賺點砸了自己的招牌。

邊上圍觀的人們聽的都瞪大了眼睛,那位中年人更是差點把手中的電話摔到地上去。看著劉雲軒的眼神兒都有些怪異。

這位的神經可是真夠大條的了,剛將人打的一動不動,現在竟然還有心思購買相機呢。

「怎麼?你們店裡的純貨不足么?」劉雲軒有些詫異的問道。

「有。很多,我現在去給你們齲」中年人忙不迭的點頭。

不一會中年人就取了出來,幾個箱子中裝的都是鏡頭。機身的價格雖然很貴,可是相對於這些配套的鏡頭來說就不顯得貴了。

前期的時候中年人就知道劉雲軒自己要兩部相機,果然還很厚道的問他是不是配三套鏡頭就夠了。

劉雲軒笑著道謝。還是選了四套,畢竟以後蜜雪兒也會使用,萬一分別使用就不方便了。

邊上的人們再次側目,人家是真不差錢兒埃

劉雲軒接過收據后寫好支票遞給中年人,心裡也有點小肉疼。這鏡頭還真是貴哇,竟然比機身都貴。

其實劉雲軒還是不了解單反的世界。也不了解萊卡的原廠鏡頭。

可以說萊卡的鏡頭也是非常有名氣的,而一部單反相機,它的鏡頭也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等待警察的時候,劉雲軒也沒閑著,給查理打了個電話。將事情說了一下,讓他聯繫朋友過來幫忙解決。

接到電話后的查理卻是有點撓頭。

雖然在美國這邊成天喊著人權,喊著平等。可是對於種族歧視這個問題一直都存在的。

雖然那個日本青年侮辱了劉雲軒他們,可是美國也是講究言論自由的,估計這事兒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解決的了。

如果不能私下和解,估計得上法庭走一遭了。

警察們到的很快,先是讓救護人員將山崎送到附近的醫院搶救,又開始詢問案情。

作為報案人。中年人跟警察們大概的敘述了一下事情的經過。

「先生們,你們需要跟我們去警局走一趟。」警察也是客氣的跟劉雲軒說道。

劉雲軒他們的態度很好,動手的兩個人也都留在這裡。再加上趕來出警的都是附近警署的警員。可是知道這家萊卡專賣店裡東西的價格。

看到劉雲軒他們拿著的小皮箱,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也不差。

劉雲軒和侯星宇很順從的坐到了警車的後排座上,警察們也沒有給他們戴手銬,如果這麼配合還要戴手銬,那是給自己找不自在了。

「侯大哥,等到了警局先不要說話。等咱們的律師過來後由律師負責。」

坐在警車後座上的劉雲軒一點也不避諱前邊的警察童鞋,給侯星宇介紹著經驗。

他也是納悶兒。自己彷彿與警察局有很大的緣分。

來到警局后,警察們也沒有著急錄口供。也知道劉雲軒他們要等律師。等查理聯繫的律師趕到后,劉雲軒一看,竟然是熟人,就是上次去過紐約警局的弗格斯。

那次事件結束后,劉雲軒也讓查理幫忙約著一起吃了頓飯,表達自己的謝意。雖然當時的事情不大,可是時間也是很晚的。

「安迪先生,我可不希望你每次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想到我。」弗格斯笑著說道。「我可是聽查理說了你牧場中的牛排可是很美味的。」

相對於查理的擔心,弗格斯倒是沒放在心上。對於日本人,他本身就看不起。雖然劉雲軒的反擊有些激烈,但是也能靠到種族歧視上去。

現在唯一不確定的就是那個日本青年的具體傷情了,只要不是很嚴重很好擺平。

「弗格斯,這可不能怪我,我可是一直都在牧場中的,是你自己沒有時間過去哦。」劉雲軒同樣笑著說道。

「警官先生,我想要與我的當事人單獨的談談。」打完招呼后,弗格斯對著坐在邊上的警察說道。

警察沒說什麼,端著咖啡出去了。劉雲軒又將整個事情的經過跟弗格斯詳細的描述了一遍。

「ok,到時候你們就按著這個跟警察錄口供。」聽完后,弗格斯說道。

「著重的強調,當時你們太氣憤了,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我想你們能理解我的意思吧?」

劉雲軒和侯星宇會意的點點頭,這才喊進警察來錄口供。

交好了保釋金后,劉雲軒他們就驅車返回牧場,畢竟這麼一折騰也挺晚了,劉雲海和胖子的汽車,只能是下次有時間再買了。

「弗格斯,案子怎麼樣?有麻煩嗎?」等回到牧場后,查理關心的問道。

「只是一些小麻煩,不過估計問題不大,那名日本人的胸骨斷了兩根,內臟有些損傷,現在人還沒有清醒過來。」弗格斯說道。

都是律師,查理一聽就知道案子的關鍵點還是在這個日本人身上受的傷。他的傷情會直接關係到對方的律師會以什麼罪名來起訴。

「雲軒,抱歉,當時出手重了一些。」侯星宇罕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侯大哥,不用介意。當時的情況你要是不出手,我都會再補上一腳的。」劉雲軒無所謂的說道。

這時候大家也都圍了上來詢問事情的詳細經過,畢竟當初只是查理轉述了一下。

這下子胖子可是來精神了,將整個過程繪聲繪色的講述了一遍。甚至在提到侯星宇的時候,他也試著來了個側踢,不過那姿勢就遜色多了。

「好,打的好,這小日本子就該打。」

聽完事情的經過,尤其是聽到那個日本人山崎竟然又喊出了「東亞病夫」后,趙父拍著大腿說道。

劉父也沒有責怪劉雲軒他們出手,畢竟身為華夏人對日本人的仇恨是深埋在骨子裡的。如果劉雲軒當時沒有收拾那個小日本兒,等回來自己都得抽他。

梁樹也是直拍大腿,為啥?他恨自己當時為啥沒跟著去,要是去了,不是也能收拾收拾小日本兒了。

他都沒有去想,如果他也跟著來一腳,估計那個山崎就該一命嗚呼了。

晚餐的時候,很是喜慶,倒是有些慶祝的意思。

弗格斯對於牧場中的美味食物更是不迭的誇讚,還一個勁兒的埋怨查理,為什麼不早早的邀請他過來。

眾人中最擔心的還是劉母,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打傷了人,而且對方傷的還很重,作為母親來講,也是應該擔心。

「媽,沒事兒的,道理在咱們這邊,到時候頂多陪他們點醫藥費罷了。」

劉雲軒寬慰著自己的母親說道。未完待續

ps:忘書感謝大家的支持哇!老規矩,今日更新已畢,明日咱們繼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