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零一章晴天霹靂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4-12-06 21:51  |  字數:3072字

坐在飛機上的劉雲軒心裡很焦躁。去眼快

他真的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在可愛的芳芳身上。

蜜雪兒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只是用力的攥著劉雲軒的手。

「安迪,我剛才聯繫過了,f逼那邊也知道了這件事,已經安排了最好的談判專家趕過去了。」

施韋恩打了一會兒電話後過來說道。

「既然現在那些劫匪沒有做出危險的事情來,那他們就會提出要求,到時候我們滿足他們,孩子們就會安全了。」

劉雲軒沒有心思開口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只有芳芳徹底的安全下來,他才會不擔心。

他已經想好了,無論劫匪有任何要求,都會去答應。

哪怕是變賣自己所有的財產。

等他趕回蜜雪兒牧場的時候,家裡也得到了通知,劉母更是一直擦著眼淚。

「媽,沒事兒的,孩子們那麼可愛,劫匪們不會去傷害他們的。」

「頂多要點錢,到時候他們要多少我們都給。」

劉雲軒安慰著自己的母親。

雖然他是這麼說,可是他的心裡也是一點底都沒有。

「雲軒啊,可一定要救出芳芳來啊。」劉母哭著說道。

劉雲軒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帶人前往事發地點。

劉父劉母本打算也跟著,劉雲軒擔心他們受不了刺激,就讓他們在家等消息。

等劉雲軒趕到現場的時候,這裡已經來了好多的家長與警察,他倒是到的最晚的一個。

本來那些f逼的探員們並不打算放劉雲軒過去,想將他攔在外邊與別的家長一起等候。怕他們會刺激到劫匪。

劉雲軒哪管那個,直接將阻攔的探員撥到一邊,大步的走了過去。

場面一下子緊張了下來,甚至有幾個探員都拔出了槍指向劉雲軒。

還是施韋恩拿出自己的證件解釋了一下,這些探員才跟自己的領導彙報後,將槍收了起來。

「安迪。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f逼的分局長博納爾?戴維德,這次的解救行動就是由他負責。」

跟在後邊的施韋恩指著一個身穿便裝,佩戴著f逼警徽的人說道。

「您好,戴維德局長,不知道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劉雲軒焦急的問道。

「安迪先生,請您先放心。」

「目前我們也正在與劫匪溝通,不過他們只是要了些吃的,並沒有提出要求。」

戴維德緩緩說道。

每年的解救人質事件都遇到不少。不過像今天這樣棘手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

現在又得知了這些孩子中,有一位竟然是這位新晉富豪的親人,心裡也是很焦急。

光光這麼一會兒的功夫,自己已經接到了很多的電話。

有得克薩斯州州長打來的,甚至還有中情局打來提供信息的,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開始操心這個了。

現在蒙大拿州的州長和議員竟然也陪同著趕了過來。

聽到戴維德的介紹,劉雲軒並沒有放心,反而更擔心了。

這些劫匪不急於提出自己的要求。肯定有更大的圖謀。

而且時間拖延的越久,變數就越多。解救的成功率也會降低很多。

劉雲軒跟著戴維德來到內圈的警戒線外,將目光投向校車的方向。

有著超強目力的劉雲軒,清晰的看到校車中有三名持槍劫匪,他們的身上也綁著炸藥。

小芳芳就坐在窗邊,而小芳芳顯得不是很害怕,不時的拍拍身邊的小朋友們。安慰著他們。

「我們的狙擊手已經就位了。」

「不過炸彈組給我們提供的消息說這些炸彈都是遙控炸彈,裡邊都是g4炸藥,遙控器就在那名劫匪的手中。」

「更要命的是,他將另一條引線與自己的心跳同步,如果我們開槍的話。他心臟停止跳動也會引爆炸彈。」

戴維德指著電腦屏幕中的炸彈模型說道。

劉雲軒看了一眼,又看向校車,果然那個劫匪首領手中拿著一個遙控裝置,同時炸彈上有一條引線連向他的胸口位置。

而且從他們大膽的行為、沒有做任何掩飾的面孔中,甚至連校車的窗戶都是打開的也可以看出他們的有持無恐。

「砰」劉雲軒狠狠的砸了一下身邊的車蓋,車蓋都被砸出個小坑兒,他現在也是無計可施。

「星宇大哥、梁樹大哥,你們二位有什麼辦法沒有?」

劉雲軒滿懷希望的看向二人問道。

二人也是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最怕的就是遇到這種不怕死的,國內的人可搞不到這麼高明的炸彈,只能遺憾的搖了搖頭。

劉雲軒他們也只好一直在這台臨時指揮車邊上等候,最起碼還能收到最新的信息。

談判專家們也是不停的拿著話筒跟劫匪喊話。

可是沒什麼效果,後來可能是劫匪煩了,拿槍沖著談判專家的腳下就是一梭子,嚇得人們都躲到了車後。

看到人們的反應,劫匪們傳來了猖狂的笑聲。

有些孩子的母親,因為離得遠,以為劫匪是對著孩子開槍,已經被嚇的暈了過去。

「該死的。」

戴維德狠狠的罵了一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並沒有因為人們心中的焦急而停留,天也慢慢的黑了下來。

這次的劫持事件經過眾多媒體的報道,已經引起了美國社會的高度重視,白宮中都打來電話詢問事情的進展。

社會的各界人士也是紛紛譴責這次的劫匪,認為他們太兇殘了,竟然以可愛的孩子們為人質。

「大大,來電話啦,快接電話呀。大大,來電話啦,快接電話呀。」

劉雲軒的電話響起,聽著芳芳歡快的聲音,劉雲軒有些心酸,眼淚一下就涌了出來。

邊上熟悉芳芳聲音的人們也都沉默了。

雖然現在芳芳他們還沒有受到傷害,可是誰又知道這些劫匪到底是如何打算的。

時間每過去一分鐘,他們的危險也多增加一分。

也許以後就再也聽不到這歡快的聲音了。

劉雲軒緩緩的掏出電話,一看竟然是克拉克打來的,劉雲軒的心理不禁湧起了一絲希望。

「克拉克你好,我想你一定也知道了發生的事情,你是要告訴我什麼好消息嗎?」

劉雲軒希冀的問道。

「很抱歉,安迪先生,恐怕我接下來的話會讓你失望。」

克拉克在電話那邊沉聲說道。

「我們通過面部掃描比對,已經將他們的身份查清楚了。」

聽到克拉克的話,劉雲軒的心裡就是一沉,有了不好的預感。

「他們可能是恐怖組織的人,潛伏在美國已經很久了,這次就是他們實施的報復行動。」

「而且您要做好最壞的準備,我得到的情報顯示,他們這次的行動恐怕是自殺式襲擊。」

聽到最後,劉雲軒腦袋嗡的一聲,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靠著邊上的車才沒有倒下去。電話也從他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

邊上的人們也都關切的看了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雲軒,怎麼了?」蜜雪兒關切的問道。

「剛才中情局的克拉克給我打電話,這些不是普通的劫匪,可能是恐怖份子,他們要進行自殺式報復襲擊。」

劉雲軒雙目無神的說道。

雖然劉雲軒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周圍的人們也都聽清楚了。

就彷彿一個晴天霹靂一樣,劈在了人們的心頭。

劉雲軒用力的攥著拳頭,指甲都陷進了肉里。

如果這些人只是普通的劫匪,一切都好談,大不了自己多給些贖金,滿足他們的一切要求。

可是這次是恐怖份子的自殺式襲擊啊。

他很恨自己,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恨自己把芳芳帶到美國來,如果自己不帶芳芳過來,也就不會遇到今天的劫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