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九八章康尼的請求

作者:若忘書  |  更新時間:2014-12-06 21:51  |  字數:3145字

劉母看到二人後,對二人也很熱情。看書神器

她不知道二人的身份,只是通過劉雲軒的介紹知道將來這倆人會負責他們的人身安全。

而且好歹都是自己的同胞,在外邊哪怕平時遇見了,都是親人。

雖然侯星宇一直黑著臉,出乎劉雲軒預料的是,他對自己的父母還有小芳芳的態度倒是特別的好。

甚至在等晚餐的時候,還陪著芳芳玩了一會兒抓手指頭的小遊戲。

也是罕見的露出了笑模樣。

要不然,劉雲軒都以為他是面癱,根本不會笑呢。

「劉先生,老侯老家那邊也有個小開心果。」

梁樹笑著說道。

來的時間很短,不過通過剛才的接觸,他也判斷出劉雲軒並不像一些富豪那樣張揚跋扈,而且劉雲軒對他們也很尊敬。

「梁樹大哥,可別叫我劉先生了。」

劉雲軒阻止道,「你就跟著李叔稱呼我雲軒就成了。」

「是啊,梁樹,在這裡別見外,跟在家一樣。」

「相處久了你就知道了,跟雲軒不用這麼客套。」

「好歹他也跟著老爺子學過功夫。」

邊上的李明哲也是跟著解釋了一下。

「喲,沒想到雲軒也會功夫,老爺子的功夫可是很不錯的。」

梁樹笑著說道,不過看他那樣子並不認為劉雲軒的功夫能怎麼樣。

劉雲軒沒有解釋什麼,也無意去炫耀。

巧的很,侯星宇來自黑江省,梁樹來自林吉省,這一下。東三省可是湊齊了。

美國人不怎麼喜歡吃豬肉,所以劉雲軒他們在這邊也很少吃。

這次借著給這倆人接風的機會,可是做了不少,擺了滿滿一大桌子。

紅燒排骨、鍋包肉、小壇燜肉、紅燒肉、蒸肉,醬骨頭、小雞炖蘑菇、醋溜白菜片、炸茄盒、雪綿豆沙……

康尼他們過來也有段日子了,可是看到這各種樣式的菜肴。不禁感概華夏的美食文化太可怕了。

看著這滿桌的飯菜,就連侯星宇都有些動容,太豐盛了。

劉父又從酒窖里拿出來幾瓶二鍋頭,高興的說著這有菜又豈能無酒。

有了二鍋頭的加入,飯桌上的氣氛更熱烈了。

「來,今天借著給星宇大哥、梁樹大哥接風的機會,我敬諸位一杯。」

劉雲軒說完就將杯中的酒一口乾下。

劉父和趙叔年紀大了,只是適量的喝了一口。

其餘的四位喝慣白酒的可沒有猶豫,一口乾下。

可苦了羅德里格斯、傑克和康尼他們這些老外了。他們知道這種酒聞者香,喝著可烈啊。

「你們喝不慣,隨意啊,我們喝習慣了,可別跟我們比。」

劉雲軒對康尼他們說道。

這不說還好,一說反倒激起了里德的性子,也是一口乾下。

喝完后里德就開始不停的往外呼氣,太辣了。腦門上也開始冒汗。

他感覺有一道火線,從喉嚨處一直延伸到胃裡。

劉母怕里德一下抗不住酒勁兒。趕忙給盛了一小碗雞蛋湯。

他也不管熱不熱了,直接都灌了下去。

「好了,你們要是喝不慣,還有啤酒和紅酒,自己隨便拿。」

劉雲軒還真怕里德因為逞能給喝壞了。

「不,安迪先生。我還要喝這個,太好喝了……美味……嗝……我要喝。」

里德大著舌頭說道。

沒想到這一杯二鍋頭竟然給里德干醉了,康尼看著覺得有點小丟臉。

跟著雪萊急忙的把里德扶回房間里去。

這個小插曲,並沒有影響幾人喝酒的興緻,不停的推杯換盞。

侯星宇和梁樹是真能喝啊。

在李明哲和王明華都有了七八分的酒意的時候。這倆人竟然還是啥事兒沒有。

李明哲和王明華是幹啥的?這迎來送往的可是久經考驗。

要不是劉雲軒有空間水幫著改善了體質,又偷偷的用內力把體內的酒精化成了汗,恐怕他早堅持不住了。

不過他現在也是有些吃力了,內力就那麼點,哪怕是在自己的體內使用,消耗也是很大的。

回來後的康尼看得直咧嘴,現在的空酒瓶已經擺了一小排了,這才多久的功夫啊。

「別老顧著喝酒,都多吃點菜。」

劉母怕他們喝多了,就趕忙的給他們挨個的夾菜。

「謝謝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侯星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話也多說了幾句。

「嗝,雲軒啊,沒想到你小子也這麼能喝,以前可沒看你這麼喝過啊。」

王明華就坐在劉雲軒的身邊,拍著他的肩膀說道。

聽到王明華的誇獎,劉雲軒有點小汗顏,還沒等他說什麼,卻聽到侯星宇說道,「他?一般。」

「他用功夫作弊。」

看到除了梁樹大家都疑惑的看向自己,侯星宇不得不解釋了一句。

這話聽的劉雲軒也是一愣,沒想到這倆人還真厲害,竟然看出來了。

「告罪、告罪,二位哥哥可別見怪,要不然我早趴下了,就沒法陪二位哥哥喝酒了。」

劉雲軒向著兩人不好意思的說道。

「別聽老侯胡說。」

梁樹瞪了一眼侯星宇說道。

「他是直腸子,有啥說啥。」

「雲軒你別介意,要我說,這也是本事,沒想到,你的功夫也這麼好。剛才我可是走眼了。」

「怎麼著,我怎麼越聽越糊塗呢?」王明華疑惑的問道。

而聽著的李明哲則是若有所思。

「你摸一下雲軒身上出的汗,聞一下就知道了。」梁山神秘的說道。

王明華得到指點,一一照做。

這那是什麼汗啊,初時不顯,離近了才問道濃濃的酒味兒。

王明華啥都沒說,直接比了個大拇指。

就像梁樹說的,這是本事,反正我是真喝了,你管我用啥辦法搞出來的。

「好了,下邊大家都隨意的喝吧,自己掌握著量,我可是不敢跟二位哥哥比了。」

劉雲軒看著眾人都有要研究自己汗的心思,趕忙說道。

他是真不敢拼了,再拼下去,自己非得醉倒不可。

到最後,王明華還是有些喝高了。

還是劉雲軒和梁樹兩個人把他扶進去的。

喝完這頓酒,侯星宇和梁樹兩個人對他的態度也好了很多。

最起碼侯星宇回房間的時候,還表揚了劉雲軒一下,「功夫不錯。」

劉雲軒聽著可是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安迪先生,不知道我們是否有機會留在您的牧場繼續工作?」

眾人都回房後,康尼和雪萊拉住劉雲軒問道。

「你們都打算繼續留下來么?你們的公司沒關係么?」劉雲軒疑惑的問道。

他可不知道這些安保公司有啥條條框框,他也不想給自己惹什麼麻煩。

「是的,我和雪萊商量了一下,我們都感覺在這裡工作很舒心。」

康尼解釋道。

「在公司我是雪萊的教官,因為一些情況,為了多賺點錢,才出來執行任務。」

「現在錢已經賺夠了,而且我們倆的合約已經到期了,所以才跟您提出這個冒昧的請求。」

說完康尼兩人都看向劉雲軒。

本來康尼還打算任務快結束的時候再跟劉雲軒說的,可是今天來的兩個人卻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如果現在不說,他擔心以後都沒有機會了。

「好吧,如果你們喜歡的話,那我歡迎你們加入我的牧場。」

劉雲軒考慮了一下笑著向兩人說道。

他是考慮在這邊還是有兩名熟悉環境和美國事務的保鏢能少一些麻煩。

聽到劉雲軒答應了,兩個人也很高興。

雖然以後的薪水會少一些,可是在這邊的生活可是真舒心啊。

而且通過這段時間的工作,也知道劉雲軒一家都是很隨和的人。

平時對待他們也從來沒有那種頤指氣使的樣子,就像朋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