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二八章小麻煩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是你自在啊,沒事跑跑馬,要麼溜溜狗,日子過的多瀟洒。」王明華羨慕的說道。 「各人有各人的緣法,我也是瞎胡搞,才搞出這麼一大攤子。都等著要錢呢。」劉雲軒苦著臉說道。 他原先以為弄兩個簡單...

「軒子,你也真是,昨天也不說攔著我點,讓我喝那麼多。」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餐的王明華,一邊揉著腦袋一邊抱怨著。

昨天最高興的是他,首先飛機交付了。其次板栗順利產崽。用他的話說,這個可是個好兆頭。

就這樣,王明華自己喝了一瓶從國內帶過來的茅台酒,然後就醉了。

「哪天回去?」劉雲軒給王明華扔過來一條濕毛巾讓他敷臉。

「明後天吧,國內的一些飛行手續還要登記一下。」王明華無力的說道。

「今天曼蘇爾說是會過來,現在在紐約呢。你們倆倒是能見一面。」劉雲軒喝了口咖啡說道。

「對了,你這次買飛機沒有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吧?」

王明華隔著濕毛巾用力的揉了揉臉說道,「還真被我媳婦說著了。剛開始倒是有些風聲往外傳。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

「反正我們行的正,賺的錢也乾乾淨淨,讓他們隨便查,反倒沒人查了。」

看來省裡面也還是存在不同聲音的,要不然王明華也不會這麼大的火氣。

「還是你自在啊,沒事跑跑馬,要麼溜溜狗,日子過的多瀟洒。」王明華羨慕的說道。

「各人有各人的緣法,我也是瞎胡搞,才搞出這麼一大攤子。都等著要錢呢。」劉雲軒苦著臉說道。

他原先以為弄兩個簡單的實驗室,花不幾個錢。等建好之後才發現,那真算是半個無底洞。

任何一個公司的研發實驗室,都是重點的安保對象。一些簡單的保險措施,和安保人員都會相應的增加。

牧場中的種牛繁育實驗室還好些,不怕人過來。這麼些狗和槍在這裡呢。

主要是肥料廠那邊,現在經過兩次擴建以後,已經比當初大了好多。

地方大了人也雜,布萊克很怕出差錯,硬是管劉雲軒多要了些費用。

就這樣,劉雲軒的兜里現在又快比臉乾淨了。

兩個人在這邊隨意的聊著,就看見曼蘇爾的車隊緩緩的開了過來。

「曼蘇爾,可是好久不見了,你這次離開的時間可是夠久的。」劉雲軒沖著從車裡走下來的曼蘇爾揚了揚手裡的咖啡說道。

「可別提了。」說完,曼蘇爾就一屁股坐在躺椅上說道,「下個月的羊能送多少,就先送多少吧。」

聽過曼蘇爾的解釋以後,二人才明白怎麼回事。

雖然當初曼蘇爾也打過電話,說是羊很受歡迎,可與現在的受歡迎程度相比可是小巫見大巫了。

拋開別人不說,就是曼蘇爾的父親,沙特王子殿下就要求曼蘇爾每天必須給他一隻羊。更不要說這麼大的王室了。

「曼蘇爾,再堅持幾個月吧。等我新買的羊培育好了,就足夠你使用了。」劉雲軒安慰道。

這不是著急的事兒,那小羊羔得慢慢長大才成。

「克魯斯,昨天哈維爾給我打電話,說是你的飛機已經交付了?」曼蘇爾問想邊上躺椅的王明華。

「恩,昨天和雲軒一起去的。有你的關照,剩下的運送事情都是哈維爾幫我操作,他還是很不錯的。」王明華讚揚的說道。

好歹也幫著自己省下了好多的運費錢。

「恭喜你克魯斯,你已經成了頂級富豪中的一員,要知道私人飛機可是衡量富豪的一個標準。」曼蘇爾笑著說道。

「曼蘇爾,你可別取笑我了,恐怕今年年底的時候我的資產都沒有雲軒的多了。」王明華哭笑不得的說道。

誰敢跟曼蘇爾提富豪,純是有玻再說,以劉雲軒的發展態勢,又與李明哲合作肉品公司,超過自己分分鐘的事兒。

「怎麼還把我扯進來了,你們都是有飛機的主兒了,我最好的車還是曼蘇爾送的呢。」劉雲軒無奈的說道。

「安迪,你的肉製品公司籌備的怎麼樣了?」曼蘇爾問道。

「手續都是丹尼爾在弄,應該快差不多了。」劉雲軒說道。

這個肉製品公司,不可能光賣劉雲軒的牛肉和羊肉,還需要在美國收購一些別的牧場的牛羊。

而且李明哲可不是想小打小鬧,公司在國內和美國這邊都已經註冊完了。還在幾個鎮子上看了看,打算選幾個合適的地方建屠宰廠。

如果想獲得最大的利潤,還得是自己屠宰賺錢。

「哦對了,安迪,可能我經常住你這裡會給你帶來一些麻煩。」曼蘇爾抱歉的說道。

「怎麼了?」劉雲軒疑惑的問道。

「中情局的特工們,可能會對你這裡有一些監視行動。」曼蘇爾攤了攤手說道。

聽到會受到美國中情局的監視,劉雲軒先是一驚,傳聞中的中情局可是什麼事兒都干埃不過一想,又釋然了。

這可能還真跟曼蘇爾有關,他的身份特殊,而且現在美國和沙特還有華夏的關係很微妙。

曼蘇爾這麼長期的住在這裡,肯定會引起美國當局的注意。

相信來過這裡的人也都納入了中情局的視線,王明華和李明哲的身份想必已經被他們查清楚了。

不過自己又不用怕他們,這個牧場就像個小的王國一樣,反正又不會影響自己的正常生活,相信他們也不敢亂來。

「沒關係的,曼蘇爾,就當是美國政府給我們安排的免費保鏢吧。」劉雲軒打趣兒的說道。

「好吧,安迪,我被你打敗了。」曼蘇爾舉起雙手說道。

邊上聽著的王明華,倒是覺得挺刺激,貌似這種情況,以往都是在電影中才看到的。

「他們是不是在遠處用望遠鏡看著咱們?還監聽我們的電話?跟電影里演的那樣?」王明華好奇的問道。

「不會達到那個等級的。」曼蘇爾笑著說道。

「頂多是關注一下我們的社會關係,最嚴重了也就是用遠程收音設備監聽一下,不會直接監聽電話的。」

曼蘇爾這一點倒是懂的很多。

而三人不知道的是,遠在幾公里以外的一間房屋裡,兩個監聽人員面面相覷。

「該死的電影,把我們的行為模式都給暴露出去了。」其中一個戴眼鏡的說道。

「奎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如果不透露出去一些,國會每年哪會給我們下撥那麼多的資金。我們就老老實實的監聽好了。」

另一個人無所謂的說道。

「我們已經監聽一個多月了。也沒什麼有用的信息,真不知道上頭怎麼想的。」眼鏡男抱怨的說道。

他們剛來到這邊的時候,正好趕上德州最熱的時候。又不能隨意外出,只能每天悶在房間里,罪可沒少受。

「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個拿到綠卡的人,我們都會監控一段時間的。只是這位朋友的情況有些特殊而已。」

另一個人起身灌了一瓶飲料,想了想又說道,「不過我估計我們的任務也快結束了。」

「聽4號說在華夏國內的消息已經收集完了,現在正在做評估。」

「我也討厭這該死的工作。」

雖然抱怨,但是兩個人還是得老實的進行自己的工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