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零三章白袍真豪爽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 曼蘇爾也沒有忽視別的人,分別給每人又贈送了一些小禮品。這些小禮品也價格不菲,上邊都鑲嵌了很多的寶石。 其實劉雲軒他們不知道的是,就意義來說,曼蘇爾送給芳芳的那串念珠意義更大一些。這...

劉雲軒看著眼前的四輛越野車,也才明白曼蘇爾為啥說自己的車小了點。人家四輛車都比自己的猛禽F150長了點,最主要的是,人家沒有車廂,全是用來坐人的。

等劉雲軒看到曼蘇爾的保鏢們從車中下來后,再次長見識了。光保鏢就下來6名,還有一些像是傭人的人,從後邊的大巴房車中不斷的往外搬東西。

而劉雲軒透過打開的車門,看到在賓士G65AMG的後排坐是相對的兩排座位,中間還有個小茶几。至於前邊那貌似裝甲車的鋼鐵巨獸,因為只有司機從車上下來,劉雲軒沒有看到內部情況。不過猜想肯定也不一般。

「安迪,麻煩你讓他們把東西送到指定的地方,我先去車上換一下衣服。」曼蘇爾禮貌的說道。說完,曼蘇爾就走到了大巴房車上。

劉雲軒這才注意到,從大巴房車中搬下來的東西有好多的瓜果,蔬菜,餐飲器具,烹飪器具,竟然還有一頭處理好的小羊。

劉雲軒看著這些東西真是不知道說什麼了,自己邀請曼蘇爾來做客,沒想到他帶的東西比自己準備的都多。

曼蘇爾換衣服很快,一身傳統的阿拉伯人服飾。戴著頭巾和發箍,一席寬鬆的白袍。腰間掛著有很多寶石裝飾的腰刀,一看就價值不菲。

「安迪,謝謝你的招待,這個小玩具就送給你了。」曼蘇爾指著停在最後的那輛賓士G65AMG,「你的車有點小,坐著不是很方便,鑰匙先給你,等明天再把相關的手續送過來。」

說完示意保鏢把鑰匙送過來,曼蘇爾接過後放到了劉雲軒的手中。

劉雲軒看看手裡的鑰匙,又看了看車,再看了看曼蘇爾。現在的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賓士G65AMG這款車劉雲軒知道,普通的好像都20多萬美元,更別說這種廠家訂製的加長版了,而且估計裡邊的改裝也花費不菲。

雖然曼蘇爾說是小玩具,可他不能當小玩具看埃

「安迪,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以後我會經常來你這裡做客的,如果沒有合適的車輛,我們出行會很不方便的。」曼蘇爾看著劉雲軒遲疑的樣子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劉雲軒為什麼會遲疑,一輛車而已,有啥大不了的。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劉雲軒也沒什麼好拒絕的了,實在不行以後多給曼蘇爾點空間水喝喝吧。

而在後邊看著的蜜雪兒幾人則完全傻眼了。開玩笑吧,剛見一面兒就送了這麼一輛貴重的車,還是小玩具?

李新宇想想自己家裡送的凱迪拉克大皮卡,又看看曼蘇爾送的加長賓士G65AMG。看來在國內的土豪,在人家面前估計還是差一些埃

忍不住在心中喊道,白袍要不要這麼豪爽啊?

最高興的是加西亞,看看,這就是我的老闆,結識的朋友都是這麼豪爽,管他哪裡人呢。聽說那邊的人都用石油洗澡,人家也不差錢兒。

曼蘇爾也沒有忽視別的人,分別給每人又贈送了一些小禮品。這些小禮品也價格不菲,上邊都鑲嵌了很多的寶石。

其實劉雲軒他們不知道的是,就意義來說,曼蘇爾送給芳芳的那串念珠意義更大一些。這些禮品,包括送給劉雲軒的車都可以用金錢來衡量。但那串念珠就無法用金錢來衡量了。

在阿拉伯國家中,念珠並非佛珠。而是有著特殊的意義,其早期用來計數,多是身份尊貴的人才能佩戴。後來隨著伊斯蘭教的傳播,慢慢的走下神壇。但是現在在阿拉伯人的心裡,仍有束心的作用。

現在阿拉伯國家的一道奇特的風景線,就是在公眾場合中男人們手持念珠不緊不慢的走著。

而曼蘇爾送給芳芳的那串就是自己佩戴了好幾年的,在阿拉伯國家送給對方孩子的禮物是對主人最大的尊敬。

而當時他能作為禮物的只有打獵用的腰刀,送給芳芳這個小姑娘明顯不合適。再一個芳芳的樣子很招人喜歡,曼蘇爾這才將這串戴了幾年的念珠當作了禮物送給了芳芳。

「曼蘇爾,謝謝你的禮物,大家都很喜歡。」劉雲軒代表著眾人感謝道。沒辦法,其餘幾個人都正在仔細的打量著自己的禮物,連蜜雪兒都不例外。

其實劉雲軒多慮了,在阿拉伯國家裡,收取禮物,當面表示很喜歡,才是對送禮者最好的表達謝意的方式。只能說是風俗習慣的不同,有些差異。

晚上的飯菜除了蔬菜以外,都是曼蘇爾帶來的食材。

本來曼蘇爾帶來的廚師是準備用自己帶來的蔬菜的,可是當嘗了一下劉雲軒田園牧場的蔬菜以後,直接就都換了。

這也是目前來講,劉雲軒唯一可以在曼蘇爾面前能挺直腰桿兒說話的東西了。

晚餐很是豐盛,手抓飯、烤全羊、蔬菜沙拉、各種甜品、還有一種蘇打水兌蘋果汁和薄荷葉以及水果丁的飲料。

只有曼蘇爾一個人陪著劉雲軒一家用餐。劉雲軒詢問以後才知道這同樣是人家的風俗。

用餐的時候只有曼蘇爾和劉雲軒還有小芳芳是用手抓飯吃的。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也嘗試著用手抓著吃,但真的很不習慣,主要是太燙了。跟曼蘇爾解釋了一下,就換上了曼蘇爾帶過來的金銀餐具。

劉雲軒不怕燙,小芳芳是感覺這種方式吃飯很有趣兒。米飯是從烤全羊的肚子里加工出來的,裡邊夾雜著一些乾果,帶著濃濃的香氣。

這些東西,芳芳以前可是都沒有吃到過的。芳芳很喜歡吃,抓口米飯,吃一條劉雲軒幫著撕好的烤羊肉,再喝一口,這個白袍大大弄出來的飲料,很是開心。

烤全羊的羊眼睛,被曼蘇爾送給了劉雲軒一隻。在沙烏地阿拉伯,羊眼是被視為珍品的,與在華夏的熊掌地位相似。

劉雲軒只有忍著不適,嚼了幾口咽了下去,還得跟曼蘇爾誇著好吃。不過這種口感,劉雲軒真心不敢恭維。

吃到興起的時候,曼蘇爾還說以後有機會請劉雲軒吃烤駱駝,那同樣是難得的美味。

「曼蘇爾,也許我問的有些冒昧,不知道你的事情忙的怎麼樣了,是否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吃完豐盛的晚餐后,劉雲軒向曼蘇爾詢問道。

自己都收到人家那麼貴重的禮物了,要是能出點力也算是一個回報。

聽到劉雲軒詢問自己的事情,曼蘇爾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安迪,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恐怕你幫不上忙。」

「實不相瞞,我其實是沙特王室成員,我的父親就是外界常說的阿爾瓦利德王子。我是他的小兒子。」

「在911事件以後,美國對我們阿拉伯人的態度就很差,哪怕是因為簽證延期什麼的小事情,都會被他們關在條件最差的監獄。」

「雖然現在狀況稍微好了一些,但是也會有一些問題存在。我的父親沒有王位繼承權,但整個沙特都是我們家族的。所以這段時間我都是在美國處理這樣的事情。」

其實有一點曼蘇爾沒有說的是,雖然目前沙特的人民很擁護王室,不過那是在有石油的前提下,如果將來石油採光了呢?會有什麼後果?

所以沙特的王室成員們都很關注民生和人民的福利待遇。這是為將來的事情做準備。

劉雲軒靜靜的聽完曼蘇爾的解釋,整個人才豁然開朗。

曼蘇爾竟然是王室成員,怪不得有這麼多的保鏢和隨從人員。如果曼蘇爾在美國遇到危險,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再四處鼓動,都有可能影響世界的局勢。

沙特的國王可是有實權的,甚至掌握生殺大權。而不是像某些國家那樣只具有象徵性的意義。整個沙特都是由王室統治。包括一些重要職能部門的負責人,都是由王室成員擔任。

對於曼蘇爾的要處理的事情,劉雲軒還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首先他也不認識美國的高官們,再一個也是那些恐怖分子們太鬧騰了,可以說是一提他們全球恐慌。

哪怕是自己,在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不一樣很是警惕,擔心他們也是恐怖分子。

「曼蘇爾,這些事情我還真是一點也幫不到你。只能祝你和你的人民,以後離這些麻煩都遠一些。」劉雲軒說道。

劉雲軒又看了看外邊的天色詢問道,「曼蘇爾,今天就在我的牧場里休息吧。你要是再趕到休斯頓就太遠了。」

「好的,就是又要給你添麻煩了。」對於這個牧場,曼蘇爾很是喜歡,來到以後感覺整個人的心情都好了許多。而且劉雲軒一家都很熱情,如他們阿拉伯人接待客人的方式差不多。

別墅的空房間多的是,又拿出一些新的床上用品。而那隻游隼則是蹲在特製的架子上,休息在曼蘇爾的房間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