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一零零章里爾教授的研究成果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飲料一樣,從頭頂舒爽到腳跟兒。如果里爾教授不是男人的話,劉雲軒真想抱著他親一口。 現在自己一直困擾的問題,在里爾教授的幫助下,終於解決了。以後不用那麼小心翼翼,有錢了就可以大規模發展了。...

回到牧場中的時候,沒想到里爾教授也在這裡。

「里爾教授,什麼時候過來的?」劉雲軒跟著里爾教授打招呼道。

「上午就過來了。閑著沒事兒,到這裡看看。」里爾教授坐在那裡矜持的說道。

耶?這可不像里爾教授平時的為人埃劉雲軒看向一邊的蜜雪兒給了一個詢問的眼神。

「里爾教授跟你開玩笑呢,目前牧草的研究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蜜雪兒邊上解釋道。

怪不得了,平時的里爾教授可是很喜歡玩笑的性格,像這麼穩當還真少見埃劉雲軒心裡想道。

「里爾教授恭喜埃這麼些天的辛苦付出,總算有了收穫。」劉雲軒恭喜道。同時他自己也很高興,現在的牧草有了一些科學的依據,將來賣的時候也能提高身價埃

「這還是要感謝你,安迪,要不是你給我們提供方便,我想我們也不會這麼快出成果的。」里爾教授感謝道。

他是真的感謝,在田園牧場里,吃飯有人做,困了就去睡,除了研究就沒什麼別的需要他的地方。現在還沒開學,也不用回學校授課。

美國可不像國內,在私人的領地上進行研究工作,要完全按照地主的要求來。哪像劉雲軒這裡,想怎麼弄就怎麼弄的。

「里爾教授,有什麼成果?方便跟我說說么?」劉雲軒詢問道。

「這有什麼不可以的,不過你是不是要先吃午飯啊?要知道老頭子我上午來到這裡光喝咖啡了。」里爾教授調皮的說道。

劉雲軒一怕腦門,不好意思的說道,「怪我,怪我,一聽到這個,把吃飯的事兒都給忘了。其實我們也都餓很久了。」

幾個人午飯吃的很快,李新宇對這事兒不上心,吃完就鑽屋裡研究這些槍去了。把李新月也拉走了,需要她給拍照。

午飯後,劉雲軒特意拿出來從王明華那裡弄來的茶葉,請里爾教授品嘗。

他也不會弄功夫茶,就用個茶壺沏的。

里爾教授喝了一口,坐在那裡慢慢的品著。

「里爾教授,我們華夏的茶葉喝的慣么?」劉雲軒問道,他現在對於牧草的研究結果也不那麼急了。反正都是自己的東西,早一會兒晚一會兒沒啥差別。

美國是個咖啡大國,雖然也喝茶,但一般都是茶飲料還是冰的,或是英國的紅茶和一些袋裝茶。

這可是頂級的杭州明前龍井,就那麼點劉雲軒拿走的時候王明華還一陣捨不得。

「華夏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這種茶我也是第一次喝,剛開始喝有些苦澀,回味的時候又有些甘甜。」里爾教授又喝了一口后說道,「口味雖然清淡,卻又有些綿長。就好像喝一口以後,嘴裡邊一直有著這種濰你要是讓我形容,我卻說不好」

「厲害,厲害啊,您這是一語中的。」劉雲軒向著里爾教授豎起大拇指說道,「華夏茶喝的就是那種意境,那種回味。沒想到您第一次喝就能有這樣的感受。」

看來這做學問的人就是不一樣,劉雲軒心裡想道。

「安迪,以後這種茶,你們的華夏茶,可不可以給我一些喝?我想我已經愛上了這種味道了。」里爾教授不好意思的說道。

「可以的,不過我現在也就這麼多,等過些日子我朋友從華夏給我帶過來茶樹苗,我到時候種植一些,到時候分給您一些。」劉雲軒說道,只要王明華搞過來以後,有空間幫助還用怕沒茶喝么。

「這可真是個好消息,安迪,遇見你也許是我一生最幸運的事兒。」里爾教授開心的說道,「對了,我還沒有跟你說我的發現呢。」

「你的牧草主要是紫花苜蓿,這種牧草原本在產量和適口性還有營養成分方面就比普通的牧草高很多。」

「通過我們仔細的實驗發現,您牧場現在的紫花苜蓿比普通的牧草在各方面還要高3-5倍。」

「其實這已經不是原來的紫花苜蓿了,這應該是一種新品種的牧草。也可以說是紫花苜蓿的一個變種。」

「同時我們也在研究中發現了一種未知物質,這種物質的作用有一種刺激作用。」

看著劉雲軒聽到刺激作用有些緊張,里爾教授趕忙接著說道,「當然這種刺激作用是有益的,它能刺激本體。」

「這也是為什麼您的有機蔬菜各個方面的檢測得分很高,而您的牛在同齡階段又比別的牛長勢快。」

「那對我們人類食用這些東西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么?」劉雲軒關心的問道,如果真的有某些東西科學解釋不了的,再懷疑對人體有害,那自己就有**煩了。

里爾教授想了一下說道,「如果拿我們人體來比喻,就是既能加速我們的新陳代謝,緩慢增強我們的體質,又不會對我們的壽命產生影響。」

「所以,我們人類食用是沒有壞處的,反而長期食用的話對身體還有一些促進作用。不過我一直搞不明白的是,這些物質的來源問題。如果能將這種物質提煉出來,我想對人類的很多疾病都是有效果的。」

聽里爾教授這麼說,劉雲軒長出了一口氣。沒有什麼不良反應就好。至於來源當然是自己的空間水,但是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跟那個湖水有關,它可能與地下河道相同。」

「而且我們這裡也施用過蚯蚓處理過的有機肥,是不是這個各方面綜合的結果呢?」劉雲軒只好把可能的原因往別處帶,至於里爾教授能不能研究出個結果來,他就不關心了。

與自己的安全相比,還是不要在意這些了。

里爾教授想了想說道,「這些也不是沒有可能。在地殼這麼些年的變遷中,誰知道都存在過什麼。也只能慢慢發現了,不過這種物質在這些植物中的含量較多,而在肉牛中的含量隨著進食時間流失的很快。」

「也就是說這種物質對植物有最明顯的效果,而在動物體中就像一個過客,無法持續作用。而且目前也不知道這種物質是否具有遺傳性,而遺傳的作用有多大也是未知。」

「其實我們現在有太多的用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存在,這也是科學存在的目的。如果什麼都弄的明白了,人們也會失去進取精神。」

「只有通過這一項一項的研究,人類才能進步。」

里爾教授並沒有追求這種物質的來源,就像他說的那樣,目前這種物質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難道非要追究個來龍去脈,就像是先生雞還是先生蛋的問題。

而且啥都明白了,也就都不用學習研究了,反正啥都懂了,人人都是科學家。

劉雲軒現在的感覺,就像三伏天喝了一瓶冰鎮的飲料一樣,從頭頂舒爽到腳跟兒。如果里爾教授不是男人的話,劉雲軒真想抱著他親一口。

現在自己一直困擾的問題,在里爾教授的幫助下,終於解決了。以後不用那麼小心翼翼,有錢了就可以大規模發展了。

最主要的是,可以將這些種子引入到國內了。雖然在國內也有一個種子基地,但是一直沒有一個良好的科學解釋依據。

在本省有王老爺子扛著,還沒啥事兒。如果去別的省呢?讓那些磚家叫獸隨便的得吧幾句,萬一引導向壞的方面,自己有嘴都說不清。

「安迪,我有一個過分的請求,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讓我擁有給這種物質命名的權利。」里爾教授像小孩子一樣靦腆的說道。

看著劉雲軒彷彿在那裡考慮著什麼,里爾教授又解釋了一句,「我知道這種要求很過分,雖然是通過我的研究在您的牧草中發現的,但畢竟這些東西都是屬於您的。」

里爾教授很忐忑,不自然的竟然用上了敬語。

其實他哪裡知道,劉雲軒正在那裡幻想著將來的形勢一片大好。根本就沒聽清里爾教授說的是什麼。

還是邊上的蜜雪兒發現狀況不對,捅了一下劉雲軒,又在他耳邊重複了一下里爾教授的話,劉雲軒才反應過來。

「不,里爾教授您不用介意的。這是您的研究成果,如果讓我佔有它,雖然我不相信上帝真的存在,但我想上帝也不會原諒我這麼乾的。」

劉雲軒看著激動的里爾教授又接著說道,「您是一位真正的學者,真正的科學家。與您相比我只是個沾滿銅臭的商人。」

「我只有一點要求,對於這種物質的研究,您有全權處理的決定,而我只需要這種物質能控制在我的牧場中就可以了。」

「謝謝你,謝謝你,安迪。在這裡我以上帝的名義起誓,我只會對這種物質進行理論上的研究,而且有任何的成果都是屬於您本人的。」里爾教授說道。

「好了,里爾教授,我想您也知道雲軒是什麼樣的人,你只管放心的研究吧。我可等著參與到這個偉大的研究中呢。」邊上的蜜雪兒說道。

蜜雪兒對於劉雲軒現在已經是相當了解了,他根本就不圖名兒。只要這種物質能一直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劉雲軒是不會在乎里爾教授怎麼弄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